加书签
《流沙河诗集》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流沙河诗集》

这是诗人流沙河二十多年来新诗作品的结集。

说来也有趣得很。27 年前的流沙河,因《草木篇》而招祸,也因《草木篇》而知名。其实,当时的流沙河只有两册薄薄的小诗集问世,并未引起很多人的关注。想不到的是,一组寓言诗《草木篇》撞疼了有些人过敏的神经,小小的流沙河因而被推上偌大的文坛大出风头。正像流沙河的夫子自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一朝挨批,四海骚然,流沙河小小的年纪,几乎被人们早早地“拜识”了——到底“拜识”了多少?多深?天知道!

说起流沙河早期的诗歌,田园诗的韵味儿很浓。自然,这田园诗有着新时代的烙印,与40 年代的田园诗迥然不同。我倒觉得,流沙河那时的诗很有点相像于刘绍棠那时的小说——不幸得很,两个人都在那场风暴中倒了下去。他用清丽的嗓音和纯真的感情去讴歌新的时代和新的人物,比如《乡村夜曲》、《告别火星》、《给女拖拉机手》诸篇就是如此。单纯得有点儿幼稚,热情得失之于浮泛。一俟《草木篇》发表,正当人们对他的思想与艺术趋于成熟而刮目相看时,竟然一夜之间,身败名裂。究其实,《草木篇》这样的诗,倘不是罗致人罪的话,即使今天读读,也十足使人清醒的。流沙河的复出,在1979 年。二十多年的磨难,使他的诗风变得深沉得多了。读《诗集》中的《情诗六首》、《妻颂》,哪个男儿能不垂泪!其《故园六咏》曾获1979—1980 年全国中青年诗人优秀新诗奖。《六咏》中之一咏《我家》云:

荒园有谁来!

点点斑斑,小路起青苔。

金风派遣落叶,飘到窗前,纷纷如催债。

失学的娇女牧鹅归,苦命的乖儿摘野菜。

檐下坐贤妻,一针针为我补破鞋。

秋花红艳无心赏,贫贱夫妻百事哀。

诗写于70 年代中期,实写诗人家居的凄苦。从诗人怨而不怒的吟唱中,人们不难看出那个时代蒙冤受屈者生活的一角。

流沙河的诗,有浓烈的旧诗词的风致。其严整、凝重、工巧,在时下新诗之林中,一标独出。据说在二十多年的逆境中,他阅读了大量的古籍,写过历史长诗,译过中篇小说,研究过《说文解字》,旧学新学都下过相当大的功夫。“百炼钢成绕指柔”,他的新诗,汲取了民族诗词的优长之点而不露痕迹,妙然天成,决非一日之功。读《流沙河诗集》,对于医治一些无真情实感的浮露浅薄,朦胧晦涩的新诗,也是一剂有效的药石。(1983.12.30)

--泉石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