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4.防洪抢险的民俗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4.防洪抢险的民俗

黄河既为中华儿女创造5000年的历史文明提供了一个施展聪明才智的大舞台,同时,好像故意要考验她的不畏艰辛的儿女,每每以不羁的洪水摧毁黄土地上的生命财产。这就有了一部可歌可泣的防洪抢险的历史。

搏击洪水数千年

黄河防洪的历史,可以追溯至远古时期。《国语·周语》记载,共工“壅防百川,堕高理库”。《淮南子·原道训》记载:“鲧作三仞之城。”这些都可以看作是先祖营造简单堤防的记录。

西周的堤防已有相当的规模。《国语·周语》:“防民之口,甚于防川,川壅而溃,伤人必多。”防洪的作用被引以为喻,可见沿河筑堤早成为尽人皆知的事实。

春秋战国时期,黄河堤防进一步增加。《管子·度地》具体论述筑堤的最佳季节为“春三月”,作堤的方法是“大其下,小其上,随水而行”。固堤方法是‘:树之以荆棘,以固其地,杂之以拍杨,以备决水”。护堤措施是“岁卑增之,令下贫守之”。显见得防洪治河的组织也有了井然的系统。

秦汉时期,“决通川防,夷去险阴’”(《史记·秦始皇本纪》),使黄河有了统一的堤防,这可能就是民间传说故事《秦始皇打马修大堤》的历史根据。这个故事,在黄河下游流传很广,新编的河南省《范县志》保存了这个故事的地方版本:

范县城北,有一条西南东北走向的大堤,弯弯曲曲如一条看不见首尾的神龙横卧在这里,这就是传说中秦始皇走马修的大堤,老百姓呼为“秦皇堤”。据说,很早很早的时候,黄河经常在这里发大水,给人们带来了深重灾难,老百姓流离失所,无家可归。秦始皇统一天下后,决定治理黄河,征调了成千上万民工修堤。民工们日夜不停地干活,累死饿死的人不计其数,可是大堤还是修不起来,挡不住黄水。

秦始皇得知后,骑着神马,带着文武大臣亲自来监工。有人禀报有大山挡路,秦始皇手举赶山鞭,运足力气,向山头猛抽一鞭,只听“喀嚓”一声把大山赶跑了。秦始皇骑着神马继续朝前走,忽遇蚊龙作怪,天昏地暗,倾盆大雨下了三天三夜,黄水上涨,修堤不得进行。秦始皇又扬起打神鞭,向水中打去,打得波浪滚滚,河水倒流,鱼虾尸体漂满河道,黄河变成血河。蚊龙抵挡不住,顺着黄河向东海逃跑。

秦始皇骑着神马继续向前走,走过之后大堤慢慢起来啦。神马又累又困,走着走着,睁不开眼睛了,摸着瞎往前走,结果走得弯弯曲曲,因此大堤也修得弯弯曲曲。神马走了一天又一天,这天神马再也走不动了,就卧在这里,变成了一座山。秦始皇念神马修堤有功,给这座山赐名为“石马山”。

大堤修好后,挡住了黄水,人们开始安居乐业,再也不用担心黄河发水了。人们为了纪念这件事,就把这条大堤叫做“秦皇堤”。

同一母题的别的说法,多半是说,秦始皇骑快马沿黄河一直跑到海边,所过之处,令人立刻修起大堤。从那时起,沿着黄河大堤就可以一直走到海边。

到汉代设置了河官和专职修堤人员。

唐代规定了沿河地方官对堤防修守管理的职责:“近河及大水有堤防之处,刺史、县令以时检校。若须修理,每秋讫,量功多少,差人夫修理。着暴水泛滥,损坏堤防,交为人患者,先即修营,不拘时限。”(《营缮令》)

从北宋起,制订了黄河堤防岁修的法规。乾德五年(967年),宋太祖赵匡胤“分遗使行视,发畿甸丁夫缮治”黄河堤防,“自是岁以为常,皆以正月首事,季春而毕”(《宋史·河渠志》)。

金代颁布了《河防令》,对河防要事作出了明确规定。

明成化七年(1471年)设总理河道,制定了“国防二守”的制度。“四防”为:风防、雨防、昼防、夜防;“二守”为:官守与民守。清代有人对“国防二守”作出了具体解释:一四防何谓?风、雨、昼、夜。风能刷水汕堤,宜护;雨则冲堤淋沟,宜修;昼恐水涨,宜卸;夜防盗决,宜巡。何谓官民?官乃在官兵夫,非专指官员而言也。民乃近堤百姓,非统合境内而言也。兵夫只可修守于平时,若遇水涨工险,方下塌签桩之无暇,故当伏秋大汛,例调民夫上堤协守,俗所谓站堤夫是也。迨水落工平,仍归兵夫修防。”

清代沿袭明代守堤防洪的制度,发展了堤防养护的方法,一直延续到民国时期。

防洪队伍的历史传承

黄河防洪的队伍,从战国时起就有“水官”之称。到汉代,有了“河堤督尉”与“河堤谒者”等专职官员。宋代设专管河事的官员,名为“河堤判官”。金代颁布了《河防令》,不仅设河防官职,并且有了专职的“河防军夫”、“河桥埽兵”。明代设总理河道官,官守与民守并举。官守设河兵与堡夫,民守则规定黄河堤上“每里十人以防”,“三里一铺,四铺一老人巡视”(《明史·河渠志》)。清代黄河防洪沿袭明代制度,设河道总督一职,总理河务。雍正二年(1724年)增设副职,七年(1729年)增设河南、山东河道总督,沿河管河道、管河同知、通判、县丞、主簿等。另设河营武职,有参将、游击、守备等职,形成了文武两套班子。文职机构司钱粮、料物;武职机构为河营。官兵按军事编制,既参加河防修守,又参加防汛、抢险、扦桩、下埽。

清代河兵于康熙十七年(1678年)成立为20营,每营额设河兵500人,驻守徐州以下沿河。当时河南尚未设立河营,额设堡夫为1396名。到雍正二年(1724年),从徐州以下各营中借调1000名河兵协助河南堡夫驻守河防。雍正五年(1727年),河南组建两个河营,北岸称怀河营,南岸称豫河营,共有河兵1700名。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于钢瓦厢决口改道后,河兵人数减少。

清代河兵,是一支熟谙技术的治河专业队伍。清政府培训这类专业人才的方法一般有三种:一是把部分候职人员下放到河工学习河务;二是选有家传治河技术的河工人员子弟,无论兵夫、官员,要他们经常到河工见习治河技术,达到一定水平后,遇有机会,补为正式河工人员。河兵、堡夫在当时世代相传者甚多。河官世代接任的也不少,如最高官阶的河道总督中,就有嵇曾筠——嵇璜——嵇承志祖孙三代连任,李宏——李承翰——李特亨祖孙三代相传,吴嗣爵——吴(王敬)父子两代相传,高斌——高晋叔侄相传;三是从河兵、民夫中选拔。有的在河工作夫多年,进入河营成为一名熟练的河兵。有的老河兵升职为河营武职官员。

河营驻扎地多设在大堤上,一般称为“堡”或“铺”。各铺设旗杆,挂方形黄旗,因为黄色象征泥土,取以土制水之义。旗上大书“普庆安澜”或“四防二守”。

堡前立“相风鸟”,刻木为鸟形,尾插小旗,立于长杆梢顶,四面可以旋转,为守堤堡兵和筑堤、建埽、运料河工测看风向风力之用。

当时堡中还备有大小号旗,又称作“牙旗”,防汛时用以示号令,筑堤时则用以划分工段。每十丈一小旗,每百丈一大旗,使兵夫有所遵守。

各堡分管地段,交界处设木制牌坊,额书“某汛某堡”,明确责任段落;堡房前设挂牌,书写兵夫花名,明确个人责任;又有专设“虎头牌”,上书“昼夜巡查”,意在触目警心,类似后来的宣传口号。

各堡常备工具、用器、标识有志桩、打水杆、试水坠、算盘、铜尺、秤、丈杆、五尺杆、围木尺、梅花尺、囗绳、夹杆、均高、旱平、地囗、响囗、水平、大小牌签、铜锣、钱柜、循环签、布棚、灯笼、壁灯、火把、雨伞、笠、蓑衣、打草镰、艾、拥把、木推把、竹搂粑、埽帚、大签子、杠子、抬土筐、闸版、闸耳、闸关、关翅、令箭、会牌等。

清末山东设河防总局,1904年又改为总办。民国初期,黄河仍分省管理,仍设河兵、汛兵,其职责也与清时一样为司守修防和维持河防治安。河兵组织设班、连、营,分别设汛目、汛长、河防营长等职为领导。民国6年(1917年)成立山东河务局。民国18年(1929年),河工体制改变,河兵、汛兵改为河防防守与施工的修防工人,组织改变为守防工巡段,各段均设段长。1933年,成立黄河水利委员会(习惯上称为“前黄委会”),设委员长、视察等职。

建国以后设黄河水利委员会(简称“黄委会”),各省设黄河河务局,沿黄各县设黄河修防段。黄河大堤每0.5公里有一座防汛屋子,由沿黄村庄派人驻守护堤。从50年代中期至80年代初期,守堤员均由农业合作社、人民公社化以后的大队(村)指派,其职位名为“防汛员”。自1985年开始,农村实行生产责任制以后,堤防管理也实行了承包制,由黄河河务部门、村民委员会、承包人签订承包协议书,承包人一方称为“护堤员”。

由古到今,习俗的传承脉络是能够看得明白的。

河工储备

黄河修防工程巨大,物料、工具的运输储备向来为国家与沿黄人民所重视。储备的物料因时因地有所不同。

运料工具有:

条船:三桅船,是清代最大的运料船。

圆船:分大、中、小三号,大号长四丈二尺,中宽七尺六寸,舱深三尺二寸;中号长三丈九尺,中宽七尺,舱深三尺;小号三丈六尺,中宽六尺五寸,舱深一尺七寸。使用时两只船相并,俗称“一帮”。

柳船:多用于防汛时运送柳枝。定制长八丈,中宽一丈六尺,舱深五尺。

篓与篓钩:柳船的附设用件。篓又称为“柴篓”,用苇子捆扎而成。船运柳柴时,两人上船,持柳钩将篓钩定,使贴近船帮,用缆跨系,两边共系六节或八节,使两面相平,然后在上面堆积柳柴,虽遇风浪,船仍能运行稳重。

犁:运料船附件,船行下水,安装于船底,用以留拽。

关:运料船附件,以关盘(又名“升关坝”)固定船上,船行上水,水手各以木制“关翅”拨关支转。

四轮车:即太平车,用于运秸料,即称为“料车”。

箱:俗名“板毂车”,用厚阔板木做轮,短毂无辐,以牲畜拉运石料,行泥沼地上,不沾不塞。

拖车:俗名“拖拖”,状如车而无轮,专用于淤地转运柴料。

千斛拖:三轮长架车,旱地运石料用。

加工物料的工具有:

刹刀:用以收割苎麻。

芒刮刀:用以剥取苎皮。

绳车、绳床、拧绳架、滑子:用于加工料绳。

篾箍头、手钩、拦脚板、皮裤:四种用于采集、搬运苇料的工具。篾箍头用熟竹皮制成,用以捆苇料。手钩,铁刃木柄,长四五寸,一手持一个,用于拖搬苇料。拦脚板,木制厚板,缚脚上,防割苇时伤脚。皮裤,用牛皮制成,下水割苇时穿用。

铡刀、抽子、竹响板、滑皮石滚:四件制作苇缆的工具。铡刀用以去苇根。抽子又名“梳子”,木制内设钢片,用以劈苇。竹响板,或称“响板”,用于去除苇叶。滑皮石滚用以压扁苇秸。

人字架、拖架、拍子木:三件编制苇缆的工具。人字架用两根木棍,上端缚住,使成人字形,下端埋入土中固定,中间横架两条竹片,每片各凿四孔,每孔各安铁件。拖架用木制作,竖高二尺六寸,横榇三尺二寸,其架上横置一条竹片,中凿一孔,安装铁件。打苇缆时,先用绳撅绊定人字架,再用巨石压住拖架,使它不动摇,然后将苇胚一头分作四股,挂在人字架铁件上,一头合成一股,挂在拖架铁件上,操作的人,推递抽子自然索结成缆。抽子为木制,竖长一尺二寸,横长一尺八寸,成十字状。

料场防火,立牌以为警告,牌上绘虎头,大书“小心火烛”四字。防火用水缸、木制太平桶贮水。备救火器具有麻搭、水外、抓钩。

开凿料石用铁晃锤、铁撬、小晃锤、铁手锤、铁手錾、铁囗等,起吊石料用吊杆(由支架、木铃铛、千斤绳、肚斤绳、虎尾绳结构而成)。

制砖工具有大砖模、小砖模、拐铁、竹荡刀;烧砖用挑草叉、棍叉;修窑用浮梯;运砖有砖架。

料场木工工具有锯、钻、刨、凿、墨斗、墨笔、曲尺、手锯等。

编笆埽工具有唤锥、唤针。

河工工地

清代时黄河筑堤或防汛的大工程,名为“大工”。凡属大工,必于大坝头上竖立长杆,上扣三环,系长绳备升旗用。旗有三面,分黄、红、蓝三色,派兵把守。用土升黄旗,用石料升红旗,用柳草料升蓝旗。夜间则以三色灯笼代旗。总名为“三升旗”,又称“标旗”。

夏日工地备布棚,为司事者遮阳避暑。

工地临时住所,以席制庵,名为“席抬棚”。工地迁移时,可随时携带。

工地上竖立丁字架,两旁各悬灯笼一盏,或者竖独杆,上设雨搭,下悬灯笼一盏。又有壁灯,上书“普庆安澜”。大汛时,为方便上下巡防,灯笼通宵不灭。

控水的长城——堤

黄河堤防起于春秋战国时期,从秦代起得到了统一管理,两汉起有了保护堤岸的埽工,宋代以后埽工已广泛使用。明万历年间(1573——1620年),潘季训(1525——1595年)提出“以堤束水,以水攻沙”的治河方略。束水的方法就是“坚筑堤防”。他将堤分为缕堤、遥堤、格堤、月堤四种。缕堤是近河的堤,用来约束水流;缕堤以内筑月堤,作为前卫,以免水冲缕堤;遥堤在缕堤以外,是第二道防线;遥堤与缕堤之间,修造格堤,防止缕堤决口以后顺遥堤流下冲出新的河道。这一套堤防模式,对后代影响至深。

在以后的各个历史时期,各地筑堤的类型变化很多,名称变化更多。元代《欧阳元至正河防记》碑文上列举的堤名就有刺水堤、截河堤、护岸堤、缕水堤、石船堤等名目。

按现代河防部门的总结,堤的名称与用途大体的情形是:

大堤,又称“临黄堤”、“正堤”、“大坝”、“黄堤”,即黄河下游现今设防的大堤。

遥堤,离主河道较远的大堤。

缕堤,依河势修筑距主河槽较近的堤,为防御一般洪水的二级大堤。现行临黄堤不少是在明清缕堤的基础上培修而成的。

埝,有时与“堤”的含义相同,但一般又认为正规修筑的为堤,规模较小的为埝。

堰,在黄河下游许多地方,“堰”与“埝”通用。

子抬,也称“子堤”、“子堰”。这是指汛期为防止洪水自堤顶漫溢,在堤顶离开临河堤肩一定距离临时修筑的挡水小捻。

小堤,又称“小埝”,规模尺度都比较小的挡水堤。

民埝,又称“民堤”、“夹堤”,是滩区群众为保护耕地、村庄自修自守、逼近河岸的小堤涸影响防洪应在废除之列。

生产堤,1958年沿黄河滩区普遍修筑的民埝,因影响防洪,1974年后相继破开了进水口门。

月堤,又称“越堤”,在险工堤段又称“圈堤”、“套堤”。在大堤的危险地段,于背河加修的重堤,两端弯接于原堤,平面上堤形弯如新月。经月堤加固后,大堤稳如泰山,形成安全地带,居民往往选为村址。济南洛口对面就有一个建在月堤上,又以堤为名的月堤村。

格堤,又称“隔堤”、“横堤”、“撑堤”。在遥堤与缕堤之间修筑的横堤,有利于防洪,也有利于淤淀滩区靠堤的洼地。

围湖堤,也称“围湖坝”。在黄河下游是特指东平湖的围湖大堤。

民间的称呼多种多样,如山东菏泽地方称缕水堤为“二堤”,临黄堤为“三堤”。旧时滩区居民又称民埝为“护村堤”等等。

历来修筑的黄河大堤,有不少有名的堤段,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在人们的心目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有些还产生了千古流传的故事。这其中最著名的大堤有这样一些:

御坝:在河南武陟县境内。黄河流到武陟,地势平旷,河首滚动无常,容易泛滥成灾,又加沁河在这里流入黄河,河口的钉船帮与原武之间迁徙不定,十八里地段没有修筑大堤,所以从康熙六十年(1721年)到雍正元年(1723年)黄河在武陟四次决口。洪水淹没新乡、彰德、卫辉,经卫河入海河,直逼京畿津门,危害华北。是否要修筑从钉船帮到詹店的大堤,当时曾有激烈的争论。雍正皇帝登基之后,立即决定修筑这一段大堤。雍正元年秋汛,大堤刚刚修成,黄河沁河一起涨水,汛后水退,出现了奇迹,南岸河道主流攻沙,河床涮深,大堤背水,泥沙淤积,成了高滩,大堤由临水险工变成了滩坝。此后200多年来,黄河再也没从这里决口。雍正二年(1724年)四月,雍正皇帝胤祯亲书“御坝”二字,由新增黄河同知孔殛勒石立碑,至今仍立在这一段大堤之下。采风到御坝时,见这一段大堤到今天仍可称为模范,巍巍20公里确有固若金汤的气概。堤顶的防汛屋子上大书“保卫华北”,使人明白它的极端的重要。御坝碑北,现有一个村庄,就以御坝为名,御坝村中的人对自己眼前的这一条大堤的历史显见得十分熟悉,我来村中,村中正立着一个作宣传用的牌坊、牌坊横额写着“御坝村”三个醒目大字,两旁是一副对联,那联语却是:“雍正皇帝修御坝,干部群众干四化。”我体会他们的意思是在表示:一个封建皇帝既修得如此壮观大堤,我们更能把一番“四化”大业干得轰轰烈烈。笑着走出御坝村,一步步,从头到尾,把御坝走下来,心中确有一股豪气升起。

北金堤:西汉平帝时,黄河决口,河水流入汴渠,泛滥60余年,东汉明帝永平十二年(69年)征发民工数十万人治河,由王景主持。他勘察了由荥阳至千乘海口的地势,指挥筑成了长堤,被后人称为“金堤”。1855年钢瓦厢决口黄河改道后,这条大堤处于河道以北,就被称为“北金堤”。现今这一道堤起自河南省濮阳南关火厢头,经山东莘县高堤口,到阳谷县颜营,长120多公里。

太行堤:明弘治六年(1493年)副都御史刘大夏主持治河,采取遏制北流,分水南下入淮的方策,在筑塞北岸荆隆口、黄陵岗等七处口门后,于弘治七年(1494年)自北岸昨城(今河南延津县境内)起经滑县、长垣、东明、曹州、曹县至虞城,修成约180公里的长堤,统称“太行堤”。现在从河南省延津县魏丘,经封丘县黄德到长垣县大车集44公里的堤防就是太行堤的一段,下与中段临黄堤相接,构成二道防线,仍在发挥作用。

障东堤:清代光绪元年(1875年)四月,山东巡抚丁宝祯奏准在黄河南岸修筑了铜瓦厢决口后的一段新堤。起自山东省东明县谢寨至东平县十里铺,堤长125公里。

黄河大堤的各部位各方位都有习惯称呼,乍到黄河的人一时半刻搞不清这各种各样的名称,而这对于参与筑堤的人却是再熟悉不过的物事。

堤身:堤基以上的部分。

堤顶:堤身上部的平顶部分,要求有一定宽度及超洪水位和超风浪的高度。平时晴天就是一条通车的路,雨天有人管理,禁止车辆通过。我几年来沿黄采风,经常在堤顶行走,由堤顶看黄河流水,看河滩田地,看堤旁人家,印象都终生难忘。

花鼓顶:培整堤顶,要求做成中心高于堤肩,形成中间稍高、两肩略低的漫弧形路拱堤顶。

堤口:又叫“堤肩”、“堤唇”,堤顶两侧与堤坡相接的地方。

堤底:堤身下部与堤基相接的底面。

堤基:堤防的基础。

堤根:又叫“堤脚”,堤坡下端与堤基表面相接的部分。

堤爪:施工时人畜上下堤顶的坡道。

堤坡:又叫“坦坡”、“坦”、“边坡”,堤身两侧的斜坡。

临河坡:堤防靠河一侧的堤坡。

背河坡:堤防背河一侧的堤坡。

堤内与堤外:一般说,堤防的背河一侧被称为“堤外”,临河一侧称为“堤内”或“堤里”、“堰里”。但在一些地方,居住在背河一侧的人家偏又称自己所在地方为“堤内”,而称临河的滩区为“堤外”。

临河:又叫“堤前”,指堤防靠水的一侧。

背河:又叫“堤后”,指堤防背水的一侧。

平工:又叫“背工”,大堤临河有较宽滩地,平时不靠水,只在大水漫滩偎堤时才靠水的堤段。

险工:大堤平时即靠河,经常受水冲击,历史上又常出现险情的堤段,被称为险工。过去险工堤段用秸料埽、砖埽防护,现在则用石砌工程防护。黄河下游现有险工约60处,用于防护的坝、堆、垛、护岸5500多道。通常人们从照片与影片上看到的黄河,多是险工堤段,因为在这些地方,最能看出黄河堤防的雄伟身姿。

堤中的关镇——埽

埽,是以薪柴如庄稼秸秆、苇、柳枝与土、石为主体,以桩绳为联系建成的一种水工建筑物。埽的作用是抗御水流对河岸的冲刷,防止堤岸坍塌。此外,也用于堵复堤防决口和截流工程。

埽的称谓,文献记载始见于北宋。《宋史·河渠志》已有作埽的很详细的记录:“以竹为巨索,长十丈至百丈,有数等。先择宽平之所以为埽场,……密布芟索,铺梢,梢芟相重,压之以土,杂以碎石,以巨竹索横贯其中,谓之心索。卷而束之,复以大芟索系其两端,别以竹索自内旁出,其高数丈,其长倍之。凡用丁夫数百或千人,杂唱齐挽,积置于单薄之处,谓之埽岸。既下,以橛桌阂之,复以长木贯之,其竹索皆埋巨木于岸以维之,遇河之棋决,则复增之,以补其缺。”

宋时已有马头埽、锯牙埽、木岸埽等名目,但宋元之间,主要采用的还只是卷埽。

明清之间,卷埽的制作技术有了改造和创新,同时又创造了软厢埽等一些新的形式。

成书于清代的《河防志略》记载:“卷塌下埽之法,凡应用埽个须卷长十丈、八丈者方稳。高一丈者,埽台要宽七丈,方卷得紧。如遇堤顶狭窄者,架木平堤,名曰软埽台,然后卷下。先将柳枝捆成埽心,拴束充心绳、揪头绳,取芦柴之黄亮者,拧打小纟要总系于埽心之上,每丈下铺滚肚麻绳一条。或不必用麻者,即用芦缆,又将大芦缆二条,行绳一条,密铺于小缨之上,铺草为筋,以柳为骨。如柳不足,用柴代之,均匀铺平,需夫五六十名。如长十丈者,共需夫五六百名。八丈者四五百名。用勇健谙熟埽总二名,一执旗招呼,一鸣锣以鼓众力,牵拉捆卷,后用牮杆戗推。埽临岸时,将小纟要均束于埽,埽岸上每丈钉下留撅二根,将滚肚绳挽于留极之上,每揪头绳一根,亦钉密橛一根,看水势之缓急,定揪头绳之多寡,渐次将埽推入水中。”

清乾隆年间始见的软厢埽,因布料方式不同,分顺厢埽与丁厢埽两种。厢埽的材料仍是秸料、土和桩绳。

顺厢埽的制法是,把秸料与水流方向平行铺放。施工时需借助捆厢船进行,也可用摁枕代船。工作时,先于堤岸上钉顶桩数排,在前排顶桩上挂底勾绳,绳的另一端活扣于相厢船龙骨上或活扣搭于枕的支杆上,并用核桃绳横边数道,结成网状。然后在网兜上顺铺柳枝或秸料,同时上人踩踏,使料下沉,顺势略松底勾绳,将船外移至底坯宽度,随时打匀花料,使埽体饱满。接着再用细软柳条横铺或斜铺一坯,以增强埽体纵横连结的力量。待料铺够一定厚度,在埽面上打桩拴绳,系于顶桩,压花土,搂第一坯底勾绳,通过后部腰桩,拴于堤岸顶桩上。首坯厢修完毕后,如前法在首坯之上逐坯加厢,直到埽体压到河底时,即将底勾绳全部搂回拉紧拴于顶桩上,再压顶土,即完成。

丁厢,是把秸料垂直水流铺放做成的埽。建埽时,首先在枕上(或船上)拴核桃绳,大约每隔六至九尺一根,作为提枕绳,用木杆将枕支出岸外一定宽度,布置底勾绳,拴横连绳,在枕后顺厢铺料,然后作头坯丁厢,自中部向两侧上料厢修。头坯上料不可太厚,埽面上打家伙桩,同时将提枕绳、底勾绳绕过家伙桩后部的腰桩,拴在堤岸的顶桩上,务使丁厢部分与底坯顺厢牢固地结合在一起。头坯丁厢完毕,也如做顺厢一样,坯坯加料,压土、包眉子加厢。

无论做顺厢还是做丁厢,在上料压土时,都要掌握在埽体没抓泥之前,“厚料薄土”,抓泥之后,“厚土薄料”,埽体完全到底之后,上部压大土。

旧时,黄河堵口常用顺厢法;修筑护堤碌,水下部分用顺厢,出水以后用了厢。

修埽的办法,直到本世纪50年代还被广泛地使用,因此在当时,埽,不仅是一种水工建筑物的具体名称,还常常被借用来作防洪系列工程的名称。现在称为“某某险工”的工程,在往日即被称为“某某埽”。

50年代之后,秸埽渐被淘汰,它的位置多被石筑工程代替,可以说结束了一个埽工的时代。但它在老河工和沿黄居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埽的种类很多,主要有:

磨盘埽:半圆形的丁厢埽,因形似磨盘而得名,用于弯道正溜回溜交注处,上迎正溜,下抵回溜,常用作群埽中的主埽。

月牙埽:形似月牙的丁厢埽。常用在险工的首尾,作为藏头埽或护尾埽,可抵御正溜及回溜淘刷。

鱼鳞埽:埽的形状是头窄尾宽,各段连接起来常连续作数段或数十段,呈鱼鳞状。是常用的一种了厢埽,头窄易藏,生根稳固,多用于大溜顶冲或有兜溜、纹边溜的地段。

倒鱼鳞埽:将鱼鳞埽倒过来厢做的一种埽,多用于大回溜处。

雁翅埽:埽形斜长而外窄内宽,数段相连,形似雁翅,也是丁厢埽的一种,有抗御正回溜的作用。

扇面埽:比磨盘埽小,外宽内窄,形似扇面,可抗御正溜与回溜。

耳子埽:位于主埽两旁的比较小的丁厢埽,形似主埽的两耳。用于抗御上下回溜。

龙尾塌:黄河下游两岸堤防多弯,易于兜风,汛期洪水到来,遇大风撞击堤岸,这时就捆扎小埽用绳桩系于临堤水面,随风浪起落,保护堤岸,俗称为“龙尾小埽”。

凤凰单展翅:形长而斜,一头宽,一头窄,宛如展开的一只翅膀,起藏头防冲作用。

凤凰双展翅,中间宽,两头窄,像是展开的两只翅膀,起防头护尾作用。

等埽:也叫“旱塌”。按照河势变化,在河水未到之前,预先在旱地上做的埽。

肚埽:下埽多路的情况下,紧靠堤岸初下的埽,名为肚埽。

面埽:厢修埽段在二三层以上时,最上一层为面埽。

迈埽:防汛时,埽外厢埽,迈出一路,叫做迈埽。

套埽:原有埽段,由于埽身低矮单薄,不足以抗御大溜的冲击,将原埽加高加大,加大的部分为“套塌”,也称为“埽外厢埽”。

二路一层:下埽分层、分路,竖分上下为层,横分内外为路。顺堤初下为肚埽,埽外迈埽为面埽,这种形式为“二路一层”。

二路二层:埽上加埽为套埽,再次埽上套埽,虽仍为套埽,却有了“二路二层”的别名。

藏头埽:为掩护他埽而厢作的埽叫藏头埽,可做成磨盘埽、鱼鳞埽、月牙埽等形式。

护尾埽:在险工段末端修筑的埽,作用是使水溜外移,通常采取月牙埽和鱼鳞埽等形式。

当家塌:在一段险工中最吃重的主埽。

边埽:也叫“贴边埽”,指埽身狭窄紧贴堤捻的埽。

包滩埽:保护滩岸所做的埽。

护崖埽:也叫“护岸埽”、“护沿埽”,为顺溜保护堤岸而做。

萝卜埽:堵口合龙时,做成的上口大下口小的埽个,也称“合龙占”。

接口埽:用顺厢埽培口,掩护埽占接口所做的埽,在两占接合之处,用它来塞漏。

门帘埽:堵口合龙后,由于口门透水,在合龙前做一段长埽,用作掩护。

此外还有搂崖埽、龙尾大埽、沉水埽、神仙埽、兜缆埽、柳盘头、鼠尾埽等名目。

旧日的黄河堤防做埽为常年大事,各堤各段都有善做埽的大工,这些人在做埽的过程中不仅亲自动手,而且能够充任指挥。最有权威的被称为“大坝师”,其次为“大旗”,再次为“棚头”,做大埽时非他们参加不可。

厢埽的工作细致而繁复,最繁杂的莫过于打桩与拴绳。

厢塌管束柴料的桩绳结构,在黄河埽工中称为“家伙”。做埽所用的秸料、梢料,必须用桩绳捆束,再分坯压土或压石,连结成整体,这才能逐渐下沉入水。按埽工的不同形式和不同作用,在每坯料上要挂打不同形式的桩绳。家伙的名称很多,按性质不同分为软家伙与硬家伙两类;此外还可分为重家伙、轻家伙、明家伙、暗家伙。

软家伙:将绳缆在桩上绕几圈,然后拉出拴在顶桩上,用绳多,走扣多,受力慢,到埽身下沉时才发生后拉作用,所以称为“软家伙”。

硬家伙:绳缆拴在少数桩上,用绳少,绳扣也少,直向后拉,叫做“硬家伙”。

轻家伙:用桩绳少的叫“轻家伙”。

重家伙:用绳多,力量大的叫“重家伙”。

明家伙:桩绳在埽身上外露或部分外露的叫“明家伙”。

暗家伙:除顶桩之外,全部桩绳都在埽肚内的叫“暗家伙”。

在修埽施工中,按不同需要打几根桩,拴几条绳,俗称“打家伙”,也叫“下家伙”。家伙的种类与名称很多,能熟练运用与操作十分不易。从今人的眼光看,光是那些繁多的名称,就足以令人眼花缭乱。

这样的名称有。羊角抓子、鸡扑抓子、单头人、双头人、对抓子、腰抓子、包头抓子、蚰蜒抓子、群抓子、三星、棋盘、五子、连环五子、七星(圆七星)、扁七星、连环七星占、七星占、八卦、九连环(九宫桩)、十三太保、三排桩、满天星等等。

桩绳的拴法,分为顶桩拴绳、腰桩拴绳、签桩拴绳几类。具体的拴法又很多,光是绳扣的名称就不下几十种,如琵琶扣、死扣活鼻、抄手扣、弓弦扣、麦穗扣、缆绳关门、五子扣、拴群绳、猫耳朵、回背二背扣、一压二背三回掖等等。

由传统埽工发展出来的柳石工,虽成了独立的工程种类,其根源于埽的痕迹其实处处可见。

所谓柳石工,就是以带叶的柳料和石料,用桩绳联系而修做的堤岸防护工程。常见的有柳石坝、砖柳坝、柳淤坝、透水柳坝、桩柳坝、软硬柳坝、沉柳坝、柳石垛、砖柳堆、柳淤堆、柳石护岸、柳石枕护岸、挂柳护岸、柴柳护岸、柳枕子抬、桩柳子埝、桩柳护岸、阶级护岸、桩柳前战、柳淤护岸、活柳护岸、编柳护岸、柳石护坦、活柳桩篱、柳石潜水坝竺形式等。

柳在黄河防汛中有这许多用处,所以沿黄河行走,常看到如烟如云的柳林与柳丛,村里也常有一片柳林,不过那名字却不中听,叫做“村头荒”。

埽的同胞兄弟——坝

坝,是以土石为主要材料修筑的抵御洪水的一种水工建筑物。黄河下游的险工工程,从前主要是秸料埽和砖坝,建国之后都改成了石坝,防洪能力大大提高。

石坝的结构由土坝基、护坡、护根三部分组成,具体名称很多,如:

垛:短的丁坝叫“垛”,具体又有人字形、磨盘形、鱼鳞形多种。

护岸:简称为“岸”,这是顺堤线或河岸修筑的防护工程。按修筑的方式,分为乱石、扣石、砌石三种,一般修在两坝或坝垛之间。

丁坝:从堤身或河岸伸出,在平面上与堤线或岸线构成丁字形的坝。是黄河下游防洪或河道整治工程中的主要建筑物,通常成群布置,按建筑形式的不同分为正挑丁坝、上挑了坝、下挑了坝三种。

其他还有依长短形状和功用不同的各种各样的坝,如长丁坝、短了坝、联坝(连坝)、主坝、次坝、旱坝、等坝、潜坝、格坝、滚河防护坝、防洪坝、防滚河坝、束水坝(对坝)、迎水坝、挑水坝、导水坝、领水坝、顺水坝、滚水坝、减水坝、抢水坝、戗水坝、越坝(月坝)、人字坝、磨盘坝、雁翅坝、鱼鳞坝、倒鱼鳞坝、扇面坝、回溜坝(托坝)、圆头坝、拐头坝、大头坝、脚刀形坝种种;因建筑材料不同和垒砌方法不同又有土坝、秸坝、夹土坝(铁心坝)、砖坝、胶泥坝、灰土坝(灰坝、三合土坝)、竹络坝、玲珑坝、乱石坝(抛石坝)、扣石坝、丁扣坝、粗了扣坝、席花坝、干砌扣石坝、浆砌扣石坝、平扣坝、龟背扣石坝、砌石坝、土工布袋坝、沉排坝、石垛、石堆种种。

黄河下游有许多历史颇长、名声很大的坝,这些坝的命名和坝名的流传,在人们心中留下了特别的印象。

娘娘冢坝:在河南省孟津县境内,今称铁谢险工9号坝。始建于1912年,目的是保护东汉刘秀阴丽华皇后的陵墓免遭黄河水冲刷,所以官名本叫做“阴后陵坝”,但是民间向来叫“娘娘冢”。大冢里埋着一个娘娘,通俗明白,所以“娘娘冢”叫得很响。“阴后陵坝”终于叫不出去,远近只知有“娘娘冢坝”。

马公坝:又名“刘家坝”。现称河南省巩义市裴峪控导工程11号坝。始建于1924年,因当地绅士马公秀倡导集资修筑而得名“马公坝”;又因为陕西省督军刘雪亚和他的弟弟刘茂恩(此人后来成为河南省主席)也曾出资相助,也有人称之为“刘家坝”。

将军坝:现称郑州市花园口险工90号坝。始建于清乾隆二十年(1755年),当时这条坝的旁边有一座将军庙,所以取名“将军坝”。现坝长120.8米,浆砌石护坡,根石深23.5米,为黄河下游实测根石深之最。这座坝现在处于花园口黄河游览区的中心地段,站在坝上看大河东去,惊心动魄,离开大坝回望,犹如铜墙铁壁。所以一般人并不知这座坝最初得名的原因,只道是这坝巍巍然像似一位将军。

东大坝:在花园口险工下首,今为127号坝,始建于清代,因为位置在国民党军队扒花园口的口门以东,所以叫“东大坝”。坝长666米,从1964年以来,浆砌这条坝的石护坡用石45185立方米。这里发生过那么多的历史事件,立在这长长的石坝上,人会觉得黄河从自己心中流过,滚滚滔滔。

盖坝:在河南省开封市黑岗口险工,始建于清嘉庆十三年(1808年),地处明崇祯九年(1636年)黄河决口的口门临河一侧,坝形平面微向临河突出,传说是取了“遮盖”的意思才取名叫“盖坝”的。此地在很长时间为一处热闹的码头,现在许多人常到这里游览。

东坝头:现在称东坝头险工28号坝。清咸丰五年(1855年)以前,这里也是一段险工,好长一段堤坝用黄色的琉璃瓦贴护,远望如一道闪闪发光的铜壁,因此俗名“钢瓦厢”,当时黄河由这里折向南流。1855年6月,黄河由钢瓦厢决口夺溜,下游正河断流。决河之水先向西北斜注,淹及封丘、祥符二县,复折转东北漫淹兰阳、考城及长垣等县,到山东张秋镇穿运河,夺大清河入海,形成直到今天的河道。这次决口之后,当年引人注目的钢瓦厢埋在了黄河河底,至今有人能够遥指它的确切遗址。当大水漫溢的时候,铜瓦厢附近的居民纷纷逃上了河东的断堤之上。河势稳定以后,断堤裹护,即称为“东坝头”,紧傍着东坝头发展起来的村庄也以“东坝头”作了村名,现在已发展成一个不小的镇子,且在很长时间内作为大河上下重要的码头而为人所知。因有这数种原因,东坝头更变成了历史事件的重合点。我两次到东坝头,都到了现今称着28号坝的地方盘桓很久。比起它前后的堤坝来,这里都显得过于平凡,直接临水,一点都不高,但是村中的老者都对这坝怀着深深的敬意,当他们看出我以为这坝头其貌不扬的神情时,就说:“别看这坝不高,根脚深着哪,大溜正顶着,一点事没有!”再看它的近旁,房屋几乎盖到了河边,河边那一方空地上,一群鸡正刨着找食吃,果然是一番平安的农家景象。

杨坝:今为河南省长垣县周营控导工程1号坝。始建于1934年,为纪念当地马寨至冯楼筑围坝堵口时牺牲的杨庆坤和耿高升,定名为“杨耿坝”,后来简称为“杨坝”。

江苏坝:今指山东省鄄城县苏泅庄险工1—10号坝。1925年鄄城县李升屯大堤决口,洪水直冲至苏北地方,次年决口虽然堵合,但若再次决口,洪水仍将威胁江苏,为此,江苏出钱出人在这里筑起10道坝防,工程结束后,部分民工留在当地落户定居,所以起名为“江苏坝”。

梯子坝:在山东省邹平县境内,原坝长2000米,始建于清光绪十年(1884年),当时为齐东县城的护围。因为这条坝直插河心,形如梯子,才有了“梯子坝”的名称。清光绪十八年(1892年)坝前头冲垮300多米,使齐东县城塌入河中,后来加固,现坝长1640米。

每一条坝都有一个故事,连起来就是一部别样的黄河史。

筑堤传统

不同形式的筑堤工程,在从前有创筑、修筑、补筑等名目。

河工常年进行的计划内的工程项目名为“岁修”。

例年于3——5月进行的修堤工程叫做“春修”。

每年汛期过后,在10——11月封冻之前,针对汛期发现的问题,做汛后处理、加固等工程则名为“冬修”。

筑堤工程有传统要领,叫做“五要三坚两不宜”。“五要”是:一、勘估河工要审度地势,选择较高处。堤线选定,既不要堤距太近,与水争地,也不可太直,以免以后河势趋弯,贴溜出险;二、取土塘坑要远,要离开新筑堤脚15丈以外;三、填筑土坯要薄,虚坯1尺,硪实成6——7寸;四、行硪要“连环打套”;五、施工人员要认真操作,监工人员要常在工地。“三坚”是:一、底坚。老土要用重硪套打,新士须挖去1——2尺,然后行硪套打数遍,再筑新工;二、坦坚。每坯松土要包坦套打,完成之后,再普遍套打一遍。临河堤坡更要特别关照;三、顶坚。堤顶坚实,遇大雨就会减少水沟浪窝。“两不宜”是:不宜在隆冬和盛夏施工。因为冻结和暴雨都会影响施工质量。

近现代黄河下游大堤修筑大体经过了这样几个阶段:

清咸丰五年(1855年)黄河在河南钢瓦厢决口,20年间河水漫流,沿河只有简单的民捻。到光绪元年(1875年)山东巡抚丁宝祯奏准,开始修筑南岸大堤,名为“障东堤”。此后大堤逐渐形成。

1938年6月6日,国民党军队在郑州花园口扒堤决口,黄河南迁入淮,花园口以下大堤废弃。

1947年3月15日,花园口堵口合龙,黄河回归故道(简称“归故”)。在此前后,解放区沿黄人民昼夜突击,完成了复堤工程。

建国以后,1950——1958年、1962——1965年、1974——1977年,共有三次大规模的复堤活动。

民间称筑堤活动为“修堤”、“修黄堤”、“砸黄堤”等。

筑堤的工程队,除专业人员外,主要由沿黄农民组成。

1946年,黄河“归故”之前,解放区复堤时规定,沿黄河县区,20——45岁男子均须参加。30人为一队,每队选出记工员、安全卫生员、炊事员、队长和司务长,总称为“三员二长”。

1950年,山东鄄城县的筑堤民工组织则按工种分编队伍:土工,木车每25——30人编为一队,胶轮车15人为一队。民主自选队长,固定车头车尾;硪工单独编队设专人指导,县指挥部设硪工大队长、行政区设中队长。每10架硪为一个分队,每5架硪为一个小队。每架硪有一个“硪头”,小队长由硪头选任。

筑堤的工种,在40年代时有土工、石工、硪工、卯工、边铣、征二、临干、卯杂工、什工(临医等)、锥探工、船工、民技工等名目。但人数最多,而为工程队骨干的历来都是边铣工、土工和硪工。

边铣工,在工地上被简称为“边铣”,这是介于指挥与工人之间的一个职位。其人必须是深明各种筑堤技术者。他的职责几乎牵涉到施工中的所有技术环节,正进行着的工程处处离不开他的具体指点。因此,这一职务多由在筑堤工地上工作多年的老河工担任。他的具体工作有掌握清基封底、工程尺度、土坯厚度、边坡、两工段接头、新旧土结合、铲草开蹬、上质调配、植草护坡、指挥土工倒土、硪工行硪等项目。

清基封底,就是修筑新堤、戗堤或帮宽旧堤时,上土之前将施工范围以内的一切树根、草皮、砖石、松土和其他杂乱东西清除干净,将地基面普遍压实。

铲草开蹬,帮宽旧堤或修做前、后戗堤工程,为使新土和旧土结合严密,由边铣工逐坯铲去旧堤草皮,叫“铲草”;切去当坯的一部分旧堤坡,使略呈小斜坡,名为“开蹬”。所铲草皮留待移植于新堤坡。开工上新土后,边铣又要监督硪工,行硪到头到边,使新士与旧堤严密接合。

逐坯开蹬,铲草开蹬的工作,要随上土填筑逐坯进行,不得一次开完多坯。人工培堤一般一次开蹬长度在10米左右。这时的边铣,既是指挥者,又是劳动者,施工的节奏全由他的行动来决定。开蹬的技术颇为讲究,做得好方能使新土与旧士“接茬”结合得好。

钩皮倒毛,又称“钩坯倒毛”。培修旧堤填筑新士之前,或新土坯晾茬子时间过久,在上新土之前,要将原坯新土表面扒松,以利新旧结合,这也要边铣工在场指导。

土坯厚度,修堤施工分层进行填筑,每铺筑一层,称做“一坯”,一坯土的厚薄虚实称为“坯头”或“坯土”。坯土的厚度叫做“虚坯”,硪实以后,名为“实坯”。施工中的坯土要到边到位、厚薄均匀,这一切都要靠边铣的指挥与检查。

边坡,堤坡的修筑,按不同情况作不同处理,有陡坡、走马坡(又称跑马坡)、卧羊坡(又称卧牛坡)、腰鼓坦等形式,有螳腰、凹腰等问题,都要边铣工临场处理。

堤顶,从前堤顶有两种修筑的形式:平坦无高无洼的为“平顶”;堤顶中间稍高,分向两堤肩低下,以利排水,名为“花鼓顶”,或称“鲫鱼背”。如出现中间低四,两堤肩反而高的则称为“凹顶”,这是不利于排水而易生水沟、浪窝的形式,边铣工是一定要求大家重做的。

两工接头,修堤施工在两工段接头处,双方都倒上都只使自然土坡到达分界线,互不过界,行硪也不到头,逐坯积累,形成松土沟堑,俗称“接头沟”或“尖头沟”,最容易造成堤身隐患。根除这种隐患的重任,也落在了边铣工的肩上。为了提高工程质量,历代边铣工创造出了“斜压肩”(也称“斜插尖”)的办法。在两工段进度不齐,坯土不能平行起工,互相吞压硪实时,起工高度相差在两坯土以上的必须做“斜插尖”,起工快的一方作“斜插尖”,将斜插尖坡伸向进度慢的一方,而且对插尖坡逐坯包坦行硪;起工慢的一方,则应膛坦开蹬行硪,到边到头,达到结合严密。这一个至关重要的环节的执行者,自然也是双方的边铣工。

淤土包边,堤坡或戗体边坡用淤土包修,又名为“红土包边”。

淤土封顶,堤顶或戗体顶,用淤土修筑。

包边盖顶,培堤或帮戗、帮宽完工后,边坡和顶部都要用粘性土做保护层,保护堤面减轻风雨侵蚀。堤顶经行车、风吹损失严重时,也要再做淤土盖顶,称为“红土包边盖顶”。一般在施工取土过程中就注意“有淤留淤,无淤找淤”。固定专车运土,由边铣工指挥倒土,亲自动手做关键部位的工作。

边铣工因为时时要与沙土打交道,他们对各种沙土的性质与用途一般都能娴熟于心。

沙有黄沙、青沙、白沙、流沙、胶沙、粉沙、铁板沙、马牙沙等种类,含沙的土被称为“沙壤土”,如“沙质粘土”、“黄土”等,都不是筑堤的好土料。

土也有多种:黑胶土细腻胶粘,风揭不易扬尘,抗水溶,耐冲刷,是筑堤的上好土料。粘土又称“淤土”、“红土”,御水能力最强,是筑堤工地上最宝贵的土料。但是淤上又有多种,非有经验的不能细致分辨。“风化淤”俗称“老淤”,经自然风化或耕作,原有淤积层次破坏,成为散碎状块,但仍可用;“格淤”,俗称“花淤”,层沙层淤,层次分明,可以挖成块的部分使用;“新淤”又称“嫩淤”、“稀淤”,含水量大,一般不用;“块淤”,俗称“牛头淤”,这是未经风化的原始淤土,表面经磨擦光润油滑,挖起时为大小不同硬块。边铣工一见这样的淤土必眉开眼笑,派它个得力用场。

土工,指筑堤过程中专司运土的人。

筑堤之前,先要对筑堤土方工程取土场的位置、范围等明确标定,此举称为“号土场”。

现代筑堤,所用土料统以1立方米为计算单位,俗称“土方”,称1立方米为“1方”。

取土的坑塘,名叫“上塘”或“方坑”。一般选在土质好、距离适当、有足够取土深度的地方。各土塘之间留出土路(也称“土埂”)。

取土坑塘内所留的土埂隔墙,名叫“土格”,以防土塘相连,串水成河。

如遇高洼不平地势复杂的坑塘,为了给最后计算挖土深度留下依据,挖土过程中,在一定范围内选有代表性的地点留下土柱,这上柱俗称“土桩”,也叫“土标”。

筑堤取土有传统的方法和要领,其要点是方坑离新堤堤脚不能太近,太近则地势低洼容易积水,危害堤身;采取先远后近方法取上,要精于计算,力求方坑工完土清;用先近后远方法取上,要注意留下和保持好运土坡道;土质较干,取士深度要一挖到底,以利调和;土质较湿时,要分层挖取,以便晾晒。

修堤取土上塘在约300米以内的,称为“主土”,俗谓“就地取土”;距离较远的土方,名为“客土”,也叫“远调土”。

隔堤取土,上坡过堤顶再下坡,名为“过梁土”。

土工运上,1950年以前,多用抬筐与挑篮;1951——1952年期间,多用木轮小车;1953——1957年期间,以胶轮小车为多;1956年以后胶轮小车与地排车并用;自1956年起开始使用拖拉机;1980年起大堤工地上出现铲运机。

独轮车有木轮、胶轮之分,总称为小车。具体则有三种类型:一种形制较大,车上起脊架,车轮上部罩在上部凸起的脊架之中,俗称“红车”,也叫“二把手”;第二种形制较小,无脊架,后支腿较高,俗名甚多,有“高车子”、“土车”、“二红车”、“小翻车”等称呼;第三种形制最小,车轮低矮,车架简单,名为“拱车子”、“二人抬”。

50年代初,用木轮车运士时,以秫秸(高粱秸)扎成长3市尺、横4市尺、5道筋的“大车拍”,放在车顶上可以多装士。改用胶轮小车后,每车用两只“元宝篓”装土。推车的土工自带3——5米长木板,过沟时用为独木桥,其名则称“开棍”。

用小车运士,一车二人,一人推车,一人装土,上坡时,装土的那一人用系着铁钩的绳索拉车,俗称“拉死钩”;一人一车,自装自运,另组织若干人持拉绳候坡下,谁到即为谁拉车,俗称“活拉头”或“活拉钩”。这种专司拉车的民工也叫“拉钩工”。

旧时抢筑土堤,为突击运土料,加快施工进度,民工每抬一筐上或每挑一担士,当场支付工钱,名为“现钱士”,其活动也叫“跑买现钱土”。

旧时上工常有各种作弊行为,其手段也有俗称。

在土塘内所留的土柱上添一段土,伪造上塘挖取深度,被称为“戴帽”。

将旧堤顶上削去,刨松,再把松土搂下盖在堤坡,冒充新土,俗称“剃头”,铲去堤根旧土,将松土翻上盖在堤坡冒充新土,则被称为“修脚”。两种行为又常被合并称为“剃头修脚”。

这些作弊的行为,一被发现就会受到处罚。

硪工是指修堤土方工程中,专司人力击实的工种,因为他们所用的工具一般称为“硪”而得名。

筑堤击实上层的这一种工具,黄河下游的人通常称为“硪”,若称其为“夯”,大家也都明白,但习惯上还是称为“硪”。

近代黄河下游筑堤,曾用过多种不同形式、不同重量的硪。

清人麟庆纂辑的《河工器具图说》罗列了当时所用过的硪的名称,有礅子硪、束腰硪(又称“腰硪”)、片硪(又称“片子硪”)、灯台硪、云硪、铁硪、乳硪数种。其中,墩子硪、束腰硪宜于平地,灯台硪与片子硪宜于坦坡,四者统名“地硪”。云硪重二三十斤,下大上小;礅硪最重,豫东用之;灯台硪稍轻,淮徐用之;腰硪、片硪最轻,高宝用之;铁硪不同于一般的石制硪,用生铁铸就,有沉重和硪面平整的特点;乳硪底面凿如五乳之状,用以敲拍灰僵堤面最为得力。硪绳旧称为“辫”,分长短两种,以长者为佳,长辫抛得起,落得重。

传至现代,如云硪、铁硪、乳硪等形式的硪,都已很少能够见到实物了。旧称灯台硪的一种也已失传,大家反称当地礅子硪与束腰硪为灯台硪。

1954年以前用的灯台硪、片硪(又称“烧饼硪”),重量差不多,一般都在32.5—35公斤左右,直径多在1尺以上。因为这两种硪都没有硪把,又都由八人操作,所以统称为“八人饿”。

1956年前后,改用碌碡硪,形如打埽用的碌碡,重约75公斤,底径25厘米,高60厘米,木质硪把高1.7——1.8米,用铁丝将把子标绑在石硪上,一人掌把,八人拉硪,因此俗称“九人硪”。又因为它与灯台硪的低矮、片硪的扁平形成鲜明对照,民工们又常叫它为“立硪”、“立柱硪”、“立柱”。

1962年,一度倡导过重150公斤的“石滚硪”,因为过于沉重,不易操作,很快停用。

1965年以后,筑堤压实渐次改为拖拉机碾轧,石硪偶然用于打坦、包边,或者夯打拖拉机压不到的死角。

硪的单位为“架”,为“盘”。一架硪有一人指挥操作,俗称“硪头”。硪的操作则称为“拉硪”、“打硪”。在工地上,又有“行硪”的术语。

硪工的工作随在土工之后,土工每上一坯土,硪工即按规定行硪击实,然后再加土,再行硪,工程上称为“层土层硪”。

硪工的工作有严格的标准。用灯台硪或片硪,拉低高2.4米,共打5遍,最后达到每平方米9个硪花(硪击地打出的印痕叫“硪花”);用碌碡硪则要求拉高1米,套打2遍,每平方米25个硪花。

各种工作的标准被总结成人人明白的形象称谓,很复杂的安排都凝结在短短的一声交代之中:

虚土坯行硪时,硪花纵横排列,要求一部分硪花重叠搭连,叫做“切边”;第二遍行硪时,要求错开第一遍打的硪花行列。打在两行之间,名为“压启”。处处“切边压肩”就表明硪击严密,不漏空白。

虚土行硪,不论单遍双遍,一律“切边压启”,硪花排列纵横双向错开,名为“行硪纵横交错”。

硪实堤坡,俗称“包边硪”或“包坦硪”,要先从坡下向上打,以免平坯行硪时将坡肩部位的松土外挤。

修堤虚坯行硪时,在一个硪花位置上打两遍,名为“压花套打”;“压花套打”2遍,叫“套二硪”;“压花套打”3遍,叫做“三遍套打”。

若不按规定逐坯行硪,中间夹带松土坯层,这便是投机省工作弊行为,俗谓“假坯”。

拉硪不稳,落硪不平,硪花一边深,一边浅,名为“马蹄花”,这也要影响硪实的质量。

硪工的工作虽只硪实一项,但其中的窍门很多,1951年修堤时,当时的寿张二段工地,青年硪工吕端起,悟出其中道理,总结了“高夯高号”、“高夯快号”、“高夯打坦”、“快号李夯”等一整套工作口令,提高了硪工质量,一时远近有名。

硪工的工作至关重要,所以向来验收从严。

钎验,用钢制的验硪针在硪实的坯头上用力插入,反复多次,凭插入的深度和插入时的手感确定质量好坏。

硪验,在有代表性的硪实坯土上,用规定的硪具原地硪击三下,量取硪花深度,据以验收,此法被称为“硪打沉陷法”。

较为先进的又有“验硪锤”、“土方干么重秤”、“开膛验收”等验收手段。

硪工劳动,为协调动作和鼓舞情绪,总有歌唱相伴,其歌俗称“硪号”。

硪工唱号子,俗称“打号”、“喊号”。唱号时,一人领唱,名为“领号”、“领”;众人应和,名为“应号”、“应”。领号者叫做“号头”。

硪号的分布,黄河下游地区所在皆有。据苗晶等先生所作的《山东民间歌曲论述》所载50年代的调查,仅分布于山东河段的就有“二板号”、“快号”、“慢四板”、“十二莲花”、“小号”、“爬山虎”、“程号”、“小了了号”、“打手硪号”、“两头停”、“大平洋”、“大号”、“一号”、“长号”、“短号”、“二人号”等100多种。

实际上,硪号的名称各地不同,按行硪方法不同、操作快慢、演唱方式、歌唱内容都可以随意命名。东明县王店乡东肖集村老号头肖宝说:“歌点合硪点,都中,新戏旧戏都能唱。”硪号的名称、曲调、内容,都很难概括,更难以穷尽。

从民俗学的角度看硪号,有很多意味很浓的方面。

硪号的曲调,受地方戏影响很深,在河南和鲁西南采风时,到处都听见有人在唱豫剧,硪号的曲调也就应的是豫剧的板眼,而到鲁西北,赶车的、扛锄的,嘴上都是一段吕剧的唱词,硪号也变成了“四平调”之类。介乎这两个地区之间的,是山东梁山的硪号,上下都感到了它与自己所唱的号子不同,一致称之为“梁山号”。

硪号是随劳动的节奏和劳动者的情绪变化而变化的。一般情况下,开始劳动之前,号头先慢慢唱起来,大家也慢慢应号,唱着号子,各就各位。这时;号头及时改号(变换节奏),开始拉硪,由慢到快,不知不觉间紧张起来。在这个过程中,号头的技巧在众人的感觉中优劣分明:“一样的号,这个人喊和那个人喊,全不一样:有催硪的,有不催硪的。”工地上十数架硪开展竞赛,打得好的,硪上挂红,这时越打越快,越擎越高,各家号头所唱的,或为自家鼓劲,或善意地讽刺对手,赛劳动变成了赛硪号,气氛热烈得近于疯狂。山东鄄城旧城镇水利干部彭忠在筑堤工地上工作数十年,他回忆当年打硪的种种情形时说:“唱‘小撂撂号’,甩硪不高,唱‘大撂撂号’,甩硪极高。‘大太平号’慢,稳稳当当。高兴时,一架硪两个号头,一问一答唱‘对花号’。打一天重硪,到傍晚,夕阳西下,柳树影儿老长,剩下的只有轻松自在的排坦活,号头一唱‘排坦号’,应号的百样腔都出来了。不在堤上干过,一辈子也唱不出那样的调。”这真是身在其中的人才说得出的体会。

黄河筑堤打硪,是常年累月的活,光靠一股冲劲是不行的。这样的特殊环境,多年磨练出来的性格,全都融化在硪歌歌词当中了。于是黄河硪号便丰富得足可以写一本大书。

在别处和别种场合,打硪打夯,常常是短暂的突击性的劳动,夯歌硪歌只体现力量,往往是有声无词。黄河筑堤打硪,一次工程几个月,甚至几年,天天唱硪歌,要有变化,这便不能无唱词,而且唱词不能千篇一律。

中原地方是历代演出历史大事件的舞台,人们对于历史有一种事事如亲经亲历的感觉,硪歌中的《十二个月》,将历史与戏剧融合在一起,配着硪点,抒发着沧海桑田的感叹,有文人莫能力的大器:

硪头:喂呀嗨!喂!喂!喂!

众应:喂喂,喂喂扬!

硪头:嚎嚎来两号呀!

众应:喂喂喂,喂扬!

硪头:拉上去呀!

众应:喂喂呀,嗨呀!

硪头:正月里,正月正,

众应:海扬海!

硪头:白马银枪小罗成,

众应:晦呀晦!

硪头:一十二岁打登州,

打罢登州救秦琼!

众应:打罢登州救秦琼呀!

(以下每节都反复应唱如上)

二月里,龙抬头,

孙膑下山绮青牛。

手使一对檀香拐,

他和庞涓结冤仇!

三月里,三月三,

三人结义在桃园。

桃园刘备三结义,

关公月下斩貂蝉!

四月里,麦消黄,

宋太祖领兵下南唐。

力杀西门刘金定,

城头观兵赵君王!

五月里,五端阳,

伍子胥拉马过长江。

子哥拉马过长江,

江边抛下女娥皇!

六月里,热难熬,

关二爷马上手提刀。

提刀不为别的事,

八孔桥上会曹操!

七月里,七月七,

天上牛郎会织女。

织女掉下伤心泪,

一个河东一河西!

八月里,八月八,

骊山老母把山下。

下山不为别的事,

只为徒儿樊梨花!

九月里,九重阳,

天下好汉王彦章。

打遍天下无敌手,

来了存孝比他强!

十月里,十月一,

宋江要杀阎婆惜。

宋江抓住婆借手,

叫声淫妇自找死!

十一月里,冷似冰,

白袍薛礼去征东。

三鞭打遍东海岸,

走马捎带凤凰城!

十二月,一整年,

吴王领兵下江南。

杀了刘王心不甘,

铁笼山上把营安!

十三个月,一年多,

赵子龙大战长级坡。

长级坡上救阿斗,

吓得曹军乱发愁!

流行于河南省台前县的一段硪歌,将戏剧舞台上五种类型的脸谱,一一描写,在现场很能鼓动劳动者的劲头:

红脸大汉数关王,

杀人放火数孟良,

康茂财登台拜过将,

赵匡胤千里送京娘!

黑脸大汉数敬德,

梁山将结拜黑李逵,

包文正陈州把粮放,

三闯辕门张翼德!

花脸大汉数朱温,

斑鸠店上程咬金,

威镇汉中有魏廷,

十二把飞刀盖苏文!

白脸大汉有薛礼,

汤阴县里有岳飞,

淄川盘阳罗士信,

临潼斗宝伍子胥!

黄脸大汉数秦琼,

登州府里老杨伶,

三原大刀王君可,

陕西临潼谢应登!

欢快轻松的《对花歌》,由两个硪头领唱,明显是由民歌那里直接移植过来的:

甲:俺说一来谁对一?

众应:呀呼晦!谁对一?

甲:什么花开在水里?

众应:呀儿呀儿呀呼海!

乙:恁说一来俺对一,

众应:呀呼晦,俺对一!

乙:水仙开花在水里!

众应:呀儿呀儿呀呼嗨!

(以下每唱一“花”,反复如上)

俺说俩来谁对俩?

什么开花闹嚷嚷?

恁说俩来俺对俩,

韭菜开花闹嚷嚷!

俺说三来谁对三?

什么开花一头尖?

恁说三来俺对三,

辣椒开花一头尖!

俺说四来谁对四?

什么开花一身刺?

恁说四来俺对四,

黄瓜开花一身刺!

俺说五来谁对五?

什么开花一嘟噜?

恁说五来俺对五,

葡萄开花一嘟噜!

俺说六来谁对六?

什么开花爬墙头?

恁说六来俺对六,

眉豆开花爬墙头!

俺说七来谁对七?

什么开花把头低?

恁说七来俺对七,

茄子开花把头低!

俺说八来谁对八?

什么开花抱娃娃?

恁说八来俺对八,

玉米开花抱娃娃!

俺说九来谁对九?

什么开花酿黄酒?

恁说九来俺对九,

稷子开花酿黄酒!

俺说十来谁对十?

什么开花罩满地?

恁说十来俺对十,

莲蓬开花罩满地!

充满幽默感的硪号,首推《十道黑》:

硪头:两个木匠去吊线,

众应:哼哎嗨哟!

硪头:二人扯拉一道黑,

众应:哼哎嗨哟!

(以下每唱一“黑”,反复应和如上)

二八佳人去绞脸,

柳叶眉弯弯两道黑!

庄稼老头耩黑豆,

哩哩啦啦三道黑!

粉白墙上写“王”字,

横三竖一四道黑!

两个光棍逮鹌鹑,

庄稼棵里捂道(五道)黑(黑天)!

羊肉包子没卖完,

放到锅里馏到(六道)黑!

买个小猪不吃食,

手拿钢刀吃到(七道)黑!

新娶的媳妇走娘家,

在家的光棍巴到(八道)黑!

三天小孩得脐风,

手拿艾棵灸到(九道)黑!

两个闺女去拾子,

拾来拾去拾到(十道)黑!

老鸹趴到猪身上,

浑身上下都是黑!

用硪号直接指挥拉硪动作和传播拉硪经验的,可能是最原始的硪歌,在鄄城县采录到如下两段。

其一:

说干咱就干哪,

绳子背上肩哪,

大家用力拉呀,

石夯跳得欢哪!

一人不用力啊,

绳子拉不齐啊,

石夯落不正啊,

就会出危险啊!

大家一齐拉啊,

石夯飞上天啊,

用力用得齐啊,

省力不危险啊!

头遗轻轻打呀,

二遍狠狠墩哟,

三遍要打平呀,

打夯咱领先哪!

其二:

一夯又一夯啊,

打的是地方呀!

一不要你慌哟,

二不要你忙呀,

老牛拉大车哟,

要个稳当当啊!

用以鼓舞斗志的硪歌,豪壮响亮,最具男子汉气派:

一根那木桩咳哟,

嚎咳哟咳咳咳咳!

力量单咳哟,

嚎咳哟咳咳咳咳!

千根那万根咳哟,

嚎咳哟咳咳咳咳!

铁牛坚咳哟,

嚎咳哟咳咳咳咳!

不怕那黄河咳哟,

波浪涌咳哟,

嚎咳哟咳咳咳咳!

人多那力量大咳哟,

嚎咳哟咳咳咳咳!

能战胜咳哟,

嚎咳哟咳咳咳咳!

用硪号议论时政,自古有之,所倾诉的感情,真挚而深沉。

其一:

提起那旧社会啦,

嘿太黑暗!

老百姓受的苦,

说不完咳!

借打堤啦为名嘿,

要民钱哟!

他们吃喝呀哈,

又来玩哟咳!

洪水冲来哟,

多凶猛啊!

浪花滚滚哟,

就把那庄稼淹啊!

糠菜糊涂啦,

吃不饱哟!

哪有棉衣哟,

来抵寒呀咳!

没法哟咳,

只有去逃荒呀!

受苦哟受难,

在外边哟咳!

其二:

远远跑起修金堤,

听我唱个新硪曲!

自从来了共产党,

杨勇将军呀领导我们打游击!

俺的家乡呀变成根据地,

民主政府呀减租又减息!

俺老百姓跟着共产党,

自由平等呀衣食足!

黄河水呀黄又黄,

蒋介石呀毒心肠!

害了老百姓呀又打共产党,

只想一党专政呀,

好似野心狼!

解放区人民一条心,

把进犯的反动派消灭尽!

像一切的苦重劳动场合一样,为避疲劳追求刺激,劳动的歌谣不免借助讲男说女,硪工们称为“荤口号”。这种号子有传统的歌词,更多即兴的顺口溜。常常是有年轻的媳妇从旁经过,硪头即转唱“荤口号”。这一类的硪歌,在民间文化意识上,很值得研究,但时过多年再采访当年的老号头,多不愿再说,追问再三,终不肯重演当时曾热心过的那些“没出息”的唱词。仅见的,也只有这类歌谣开头还说得出口的几句。

其一:

谁家的姑娘不纺花,

到堤上偏大妈(乳房)!

谁家的姑娘不做活,

到堤上看打硪!

……

其二:

号头:那边厢来了一个,

众应:嗯哎嗯哎咳哟!

号头:俊俏的小佳人,

众应:俊俏的小佳人!

号头:雪白的脸蛋哎,

众应:嗯哎嗯哎咳哟!

号头:弯弯的两道眉,

众应:弯弯的两道眉!

……

最富黄河特色的硪号,是那些说故事一样的长号。号头讲唱,众人一边应和,一边认真地听着,一遍一遍地打硪,一节一节地听故事,所讲的大都是戏曲情节的演义。梁山的硪工干脆称这种长号为“喊戏”。这个县的赵(土固)堆乡有一位号头,能喊几十出戏,在那一个河段十分有名,可惜我几次都没有找到他。蔡楼村的号头李文全也极其推崇那一位能够喊几十出戏的同行,只是在找不到那人之后,才为我喊了《陈州放粮》的头一节:

好一个千岁一条龙,

两杆御笔拿手中。

把笔搞得十分饱,

未来往往上边行。

上写着本衙提笔望北拜,

下缀着南衙保爱卿。

皆因为陈州把粮放,

一去三月没回京。

一去三月没回转,

朝里出了大奸佞。

头一家掌朝大史曹归远,

第二家九千岁郭槐大奸佞。

两家奸臣来动本,

都说你放粮粮不清。

还说你没有把粮放,

米里掺砂害百姓。

宋王听了奸臣的话,

听其奸言灭其忠。

……

流行于山东惠民县的长号,能够完整地描写隋炀帝下江南的历史传说故事:

号头:龙帘高挂紫金钩,

众应:咳哟咳呀!

(此后每唱一句皆应和如上)

隋炀帝无道坐高楼。

扬州出了个琼花观,

他一心观花下扬州。

水路旱路他不走,

出圣旨叫百姓旱地挑沟。

沟内无水船不能走啊,

沟内撒粟如水流。

文武百官全不用,

挑选美女来拉舟。

周身衣服脱个尽,

胸前挂上个红兜兜。

宝剑一挫龙绳断,

晃得民女栽跟头。

民女双双跌成堆,

昏王大笑坐船头。

但愿昏王早死了,

扶保明主立春秋。

这一日来到琼花观,

程咬金探地穴掉在沟里头。

地穴探出五花棒,

打死了杨广显了一只牛。

为啥年年把春打?

怕的是一年不打昏王要出头!

硪号的别一面毕竟属于民间音乐的范畴,在从前,河南许多地方的筑堤民工,不打硪的时候也常唱硪号来娱乐。经过专业音乐工作者的改编,硪号早已搬上了舞台。全面地了解硪号,是不能离开音乐曲调的,而硪号的曲调因为多年不再打硪,渐渐地又要消失在产生它的黄土地上。为使读者对硪歌的音乐有一个初步的了解,从苗晶等先生所编的《山东民间歌曲论述》中抄出两段曲谱供感兴趣的人欣赏。

第一段是开硪时所唱的号子,名为《二板号》:

第二段是大堤筑成“排坦”时的硪号,由堤坡下面向上排打,因此号名《爬山虎虎》:

千里大堤万人守

黄河大堤常年性维修养护活动,主要包括堤身维修、消灭隐患、植树造林、种草护坡等。

(1)传统护堤组织

黄河下游的堤防管理,建国以来实行的是统一领导、分工负责的制度。沿黄各县(市、区)、乡(镇)分别建立由当地政府领导、河务部门和有关人员参加的堤防管理委员会,负责组织、协调、监督堤防管理事宜。沿河行政村建立堤防管理小组,选派护堤员,负责堤防工程的日常管护工作。

各村管理堤段都立有边界桩(或称“分界桩”),河南省中牟县境内,边界桩刻成石碑形式,看去十分醒目。碑上写明某村上界与某村下界,并刻写着管理堤段的长度。在武陟的大堤,边界桩上直书护堤员姓名,责任更加明确。

由沿黄各村选出的护堤专职人员,名为“护堤员”或“守堤员”。按每一华里(500米)配备一人。

沿河大堤每500米在堤顶背河堤肩处,修建堤屋2——3间,平时供护堤员巡堤避风雨用,汛期作基干班上堤守防的驻地,因此其名叫“护堤屋”,也叫“防汛屋”。

护堤员除日常养护工作之外,有几种区域要他们特别地关注。这里发生的情况时时处在他们的监督之下。

护堤安全保护区,这是为确保堤防安全、完整而划定的禁区。这个禁区在堤身、护堤地、淤临淤背区堤脚以外,临河50米,背河100米之内。禁区内,禁止取土、打井、挖沟、挖塘、挖窖、埋葬、建房、开山采石、堆放垃圾等。同时在堤防工程两侧,各200米范围内,不准爆破作业。

护堤地,又称“柳阴地”,大堤临河与背河堤坡脚以外,划定一定范围为国有土地,用以植树;以保证大堤的安全与完整。河南省规定:兰考东坝头以上,背河与临河护堤地各不少于30米;东坝头以下,临河不少于10米,背河不少于6米。山东省规定临河堤脚以外7米,背河堤脚以外10米;河口地区利津县南岭子和垦利县纪冯以下,背河与临河都是50米。大堤因加固、淤固或修建工程占压了护堤地,还应按要求向外顺延。

(2)堤身养护

护堤员的重要职责之一是平整堤顶。要求对堤顶经常维修、养护,保持平整。根据大堤土质、气候降雨等不同特点,采取相应的养护措施。冬季干旱,沙土堤段要经常洒水、垫土、硪实;夏秋雨季堤面易受冲刷,要求及时填垫平整。他们总结的经验是:“平时备土雨天垫,雨后及时平整是关键。”

平垫水沟浪窝,是护堤员的另一项重要的经常性工作。要求雨天及时排走堤顶积水,避免生成水沟浪窝。一旦形成,要及时填垫修整。所谓“水沟”是雨水冲淋形成的狭长沟壑,又称“雨淋沟”。“浪窝”则指雨后形成的坎潭坑穴。

护堤员为防雨水冲淋大堤形成堤身水沟浪窝,常常修筑一些简易的排水沟,名叫“龙沟”或称“阳沟”。遇有大雨,护堤员必冒雨沿堤巡查,注意观察积水及流向,及时用铣挖堵导流,将积水引向排水沟,技术术语为“冒雨顺水排堵”。

堤身养护比较庞大的工程是备积“土牛”。“土牛”一事,传统久远。《礼记·月令》中有:“出土牛以送寒气”的记载,那时的土牛,是人们用以攘除火灾的灵物。到了明代,河防上的人借“土牛”之名,称预先修筑在干滩上的一种埽体,把“土牛”与御水联系在一起,但和今天的“土牛”还不是一回事。

清雍正九年(1731年)河督稽曾筠建议在江南,黄、运两河“循照豫省例,添设堡房,召募堡夫,每名按月给工食银五钱,令即常川防守,挑积土牛,以资修补堤工之用”。据此,我们可以知道,在清雍正九年之前,作为修堤常备土方的“土牛”在河南沿黄就较普遍地存在了,后经官方推广,终于成了定制,一直延续到了今天。因为有攘除水灾的含义,样子又极像卧牛,人们自然感到亲切,“土牛”之名也随之流传不衰。作为维护大堤的一项得力措施,千里无例外地被积备在大堤背河一边的堤肩上。我沿大堤行走时,曾对“土牛”作过步量,一般是宽2步、长13步,高及于胯,间距为31——35步。

旧时护堤还有清淤疏河之举,其用具与方法是:

铁板:头如犁铧,镶木质长柄。

铁罱:铸铁如两勺,贯以枢梁,双合无缝,用两根竹竿为柄,可驾船用以捞淤土。

吸笆:编条为斗,今日向下,两旁系绳,中间贯通一根竹竿,可插入河底,清除淤沙形成的土埂。

铁笆:铸铁为竹笆样式,以船拖拉清淤。

铁蓖子:铸铁如蓖子形状,大者高6尺6寸,上面有铁环,下有14个铁齿,每齿长7寸;小者高2尺8寸,下面有21个齿,每齿长4寸5分。系于大船之尾,急行可使流沙不得停滞。

虎牙梳:木质铁齿,用途与铁蓖子相同,只是较为便捷。

混江龙;以硬木作滚车,轴长1丈1尺5寸,周围1尺2寸,周身密排铁箭,两头凿孔穿钩系绳,有轮3个,每轮排铁齿40个,每齿长5寸。用船牵挽,翻动河底清淤。

清河龙:清淤用船。船有9个舱,最末一舱安舵为龙尾;中间7个舱为龙腹,每舱宽8尺、长9尺、高6尺,各自为独立的一节,用铁钩连接;第一舱为龙头,长2丈,船头两板相合处安一木柱,用为绞关,柱下围以铁齿。柱后设龙口。龙口内末尾有铁制龙舌,舌上部分为龙喉。其用法是,以人推关,船进,齿动,泥松,沿龙舌、龙口、龙喉挖积淤泥置龙腹各舱。龙口内有“探泥”、“格水”,分离泥水;龙喉之外有板,名叫“批水”,用以分水,象征龙颊。各龙腹之外有把,名叫“剔泥”,象征龙爪,用以梳泥。配合行动的有一条小船,名叫“子龙”,负责探水深浅、系绳、解卸等。这套器具在清淤当中曾发挥过很大作用。从民俗学的角度值得注意的是,各部位都能具体以龙身为名称。

从前护堤排除堤根积水,也有相应的工具与相应的措施。

戽斗:柳条编成的筲,两旁系绳,二人持绳戽水。

水车:又名“翻车”。车身用板做槽,长2丈,阔4寸至7寸,高约五尺,槽中架行道板1条,置大小轮轴与行道板上下相通,装龙骨板页。大轴两端各带拐木4根,置于岸上木架之间,人搭手木架,用脚踏动拐木,龙骨板随之转动,通过行道板刮水上岸。这种水车直到现在还在南方各地农村广泛使用着。

水轮车:型制与水车大致相同,不同的是,要在流水岸边掘一狭坑,将水车放置坑中,另外做一竖轮,岸上安架子,架上立轴安卧轮,与水车竖轮辐支相间,用牲畜拉转卧轮,拨翻竖轮翻水上岸,比人踏更为快捷。

(3)消除隔患

历史上,黄河固堤身隐患形成漏洞,造成决口的险情,可以说是屡见不鲜。因此才有“千里金堤,溃于蚁穴”的警人之语。护堤措施因此才有查找隐患的举动。沿黄居民历来也有协助河务部门普查堤患的传统。

形成隐患的原因各种各样,隐患的名目大体有如下数种:

堤基隐患,这是由于大堤基础坐落在多沙土层或粘淤裂缝、腐烂树根、秸柳埽体、暗藏墓穴、老龙门口等处生成的隐患。

天井,旧时又称之为“井穿”。大堤在修筑时质量欠佳,或者有冻土、淤泥头,架空形成洞穴,遇雨往往造成自上而下的竖洞甚至从堤顶进水,堤坡出水。

暗沟,大堤内因过去战事挖掘的战沟、交通壕,后来修堤没彻底翻填硪实,成为堤身的弱点。

走漏,堤身内因为有洞穴形成险象,俗又称为“跑水”、“漏水”。

虚土层,堤身内有筑堤时没有硪实的松土层,俗又称为“夹坯上层”。

鼠穴,大堤内家鼠和鼹鼠掏挖洞穴的总称。

獾洞,大堤内獾、狐等挖筑的藏身之洞的总称。

清除隐患的手段也有多种:

春天用榔头打长四五尺的铁制大签子入堤土中,名为“签堤”。签出獾洞、鼠穴、水沟、树根腐烂、冰雪裂纹等隐患,当即开挖补实。

经常制造隐患的是以堤坝为巢穴的动物,其中大型的有獾与狐,小型的有鼠、粪猪、地爬狗等,堤工总称之为“害堤动物”。河务部门历来对捕捉“害堤动物”的人都给以奖励。1950年,河南省武陟县七区,曾组织3个捉獾小组,共27人参加,20天内捉獾狐10只,开挖回填洞穴30多个,每人得小米560斤。据河务部门统计,截止到1987年,河南河务局所属河段共捕获“害堤动物”63万只,山东河务局所属河段捕获“害堤动物”33万只。

河堤为害鼹鼠最多,民间捕鼠,多用鼠弓。鼠弓有三种形式:一种用铁签张于弓上;第二种用挑棍、撑杆,悬消息布置;第三种用木棍扎成三角架,坠以大砖,悬挂消息。

獾在大堤上营造洞穴,往往形成隐患,历来护堤都十分重视捕獾。清乾隆年间甚至专设“獾兵”,每汛配备一二名,成为捕獾专业人员。沿河村庄也有世代相传以捕獾为业的猎户,俗称为“獾户”。捕獾的方法有水灌火熏种种。捕獾的用具有“獾沓”(带长柄的网)、獾叉、獾刀、獾兜、獾刺、挠钩等。

捕狐,旧有“狐柜”,做长方木箱,前面用挑棍挑起闸板,用撑杆撑起挑棍,后面悬绳于挑棍而系消息于柜中,以鸡肉为饵。狐入柜中,一碰消息,绳松,棍仰,杆落,板下,狐狸即被关在柜中。另有猎狐又兼防盗的鸟枪(枪把为木制鸟嘴形,因名“鸟枪”,非猎鸟枪之谓),配贮铅子的葫芦和装火药的角袋。

隐患难以发现,单靠少数人更难发现,河务部门按时发动群众普查检举,往往收到很好的效果。

1947年黄河回归故道后,经民众报告查到的隐患有獾洞狐穴、水沟浪窝、战沟残缺、坑穴、井穴、暗洞、红薯窖、军沟、碉堡、人挖洞等十数种。

(4)植树种草

黄河堤防植树,有着悠久的历史。宋开宝五年(972年)宋太祖赵匡胤吓诏:“缘黄、汴、清、御等河州县,除准旧制种艺桑枣外,委长吏课民种榆柳及土地所宜之木。”(《宋史·河渠志》)《宋史,王嗣宗传》记载:王嗣宗“以秘书丞通判澶州,并河东西,植树万株,以固堤防”。并严令不准私自砍伐。明代右都御史总理河道刘天和总结了堤岸种柳的经验,倡导“施植树六法,以防堤岸”,后人称之为护堤“植柳放法”。用植卧柳、低柳、编柳、深柳、漫柳、高柳等六种栽柳的办法,御水防冲,保护堤岸。这六种方法一直流传到今天。

卧柳,初春筑堤时,每培土一层,即在堤内、外侧各横铺铜钱粗柳枝一层,白堤根直栽到堤肩,日后成活,即成护堤卧柳。

低柳,凡在非植树季节培修的堤防,不论新修或旧培,均在春初用小镢在堤内外乍堤根到堤肩,栽铜钱粗柳株。日后成活繁茂,即成护堤低柳。

编柳,又称“活龙尾埽”。自堤根沿堤坡至一定高度,扦栽柳桩成排,在其背后填土,再卧栽柳极,并用柳条在柳排桩上编篱,一级之上又做一级。这样用栽低柳、卧柳、编篱相结合的办法植柳,日后成活,根叶繁茂,形成活柳埽垛,可抵御堤防风浪。

深柳,如水势迫堤岸较猛,冲力较强,难以单靠植低柳、卧柳和编柳防御,可在距堤岸稍远处,以大铁镢先打下窝孔,另选长直带根带梢的柳株,栽入窝内,再用淤泥堵满塞严。多者可栽10多道,少者栽四五道。日后成活,再经数年不毁,即可形成柳林带,能抵挡一定的水流冲击。

漫柳,在坡水漫流难以筑堤抵挡的地带,可沿河岸坡滩广种密植低小的柳丛或柽柳(俗称“红荆条”、“三春柳”、“沙柳”),使其连续成片,具有一定宽度,可耐短时间洪水浸淹,水退落淤,随淤随栽,积累增高,数年之后形成柳丛林带,能起阻拦水流,防护堤岸的作用。这种办法,有人称为“随河柳”。

高柳在大堤背河、临河两面距堤脚1——2米,各成排栽植高大的柳桩。临河一侧并结合栽植卧柳。日后成林,即成为高低相间的多级护堤防浪林带。

1947年黄河归故以后,1948年渤海行署和山东河务局曾联合发布训令:“为保护堤身,巩固堤根,应于内外堤脚二丈内广植树木,禁止耕种稼禾,以期保证大堤稳固。”

建国以后,总结历史经验,提出的堤防绿化的原则是:“临河防浪,背河取材,以柳为主,乔灌结合。”所谓“临河防浪”是指在临河柳荫地,为防风浪冲堤,以栽植丛柳缓溜护堤为主;所谓“背河取材”是指在背河柳荫地,以培育河防料源,发展速生经济用材林为主。

1956年河务部门具体规定:临河堤坡栽白蜡条、紫穗槐、杞柳等灌木。所有堤线的背河坡,可植榆、杨、椿等一般树株或其他经济林木。在临河柳荫地内,从距离外沿1米处开始,栽植丛柳、低柳各1行、高柳2行,形成三级四行护堤防浪林带,名为“三级防浪林”。

1970年3月,山东河务局黄河绿化工作会议决定:“黄河大堤……临背河柳荫地、临背堤肩、背河堤坡和临河防洪水位以上堤坡种植乔木;临河柳荫地和临河防洪水位以上堤坡也可乔灌结合,适当种植条料;……废堤废坝,空闲地带除留作育苗的部分外,其他一律植树。”

1976年黄委会《关于临黄堤绿化的意见》规定:临河堤坡一律种草不植树。临背河堤坡原有乔灌木,应结合复堤逐步清除。临河柳荫地可植丛柳,缓溜护堤,使其成为内高外低的三级防浪林。背河柳荫地以发展速生用材林为主。堤肩可植行道林,选植根少的杨树、苦楝、泡桐等。

1979年以后堤防植树的办法是:临河堤坡设防水位以下不植树;背河堤坡已经淤背的全部可以植树,没有淤背的在计划淤背的高程以上可以植树;临河柳荫地植一行丛柳,其余为高柳,背河柳荫地因地制宜,种植经济用材林;临河堤肩以下半米各植两行行道林。

沿黄大堤植树,特别是栽植柳树,传统既久,对民间生活影响至深,柳根柳于可以护堤,柳于大枝可以当桩,柳枝可作埽料。依据这些需求,堤边的柳,总是在长成直桩之后,锯去树冠,使它抽发萌枝,高直细软,尽皆符合作埽料的条件。民间流传的谚语是:“养枝蓄柳,服从防汛,小树不修,大树少剪。”

种草护堤坡是建国以后的新事物。从前的黄河堤防,杂草丛生,护堤作用差,易出水沟浪窝和隐患。1950年,河南省第一次黄河大复堤时,濮阳修防段,开始种植葛巴草,由一位名叫吴清芝的人负责,先在桑庄一带堤上试种十余里。葛巴草根浅,枝蔓,节下生根,草叶茂盛,匍匐在地,草棵不高,每平方米四丛,长起来就可以覆盖严密,护堤效果很好,很快推广于千里大堤的所有地方,堤工编谣称赞它的好处:“堤上种了葛巴草,不怕雨冲溜来扫!”

现在,堤坡植草已经成为护堤的一项重要措施,除种葛巴草之外,还引进了本特尔草、鲁牧草、地毯草、马拉尼草、铁板牙草、龙须草、四季青草、羊胡子草等新的品种。

堤上种草的养护也不断有新办法出现。杂草高矮不齐,不利于护堤,统在清除之列,清除的方法,除用人工之外,还有以草除草的手段,引种铁板牙草,一经繁衍,杂草自行枯萎。草皮老化,防洪效果随之下降,剔除部分旧草皮,就能促使重生新草,其措施名为“草皮更新”。这都是护堤员人人明白的事体。

惊心动魄的大河防汛

黄河防汛,在春秋战国时就形成了汛期防守的制度。《金史·河渠志》称汛期为“涨水”,防汛为“守涨”。明代制定了“国防二守”制度,并规定“五月十五日上堤,九月十五日下堤。”(《明史·河渠志》)以后历代皆沿袭这一制度,不断完善,直至今日。

(1)汛情种种

水文情报预报是防洪的耳目,早在殷商时代,就有预报洪水的记载。到宋代,对年内黄河水情变化规律,有了一定的了解,“立春之后,东风解冻,河边人候水初至,凡一寸,则夏秋当至一尺,颇为信验,故谓之信水’”。在有些地方,形成了官方的定制,每年清明日,使人临河致祭,立标水头,舰候水痕,并作记录,谓之“清明水”。

自宋代开始,对全年中不同季节有规律地出现的汛水,各以物候命名。清乾隆二十一年(1756年)刘藻所撰《曹州府志·黄河水候》载:“二月、三月桃花始开,冰伴雨积,川流狠集,波澜盛长,谓之‘桃花水’。春末芜菩华开,谓之‘菜花水’。四月末,垄麦结秀,擢芒变色,谓之‘麦黄水’。五月瓜实延蔓,谓之‘瓜蔓水’。朔野之地,深山穷谷,固阴冱寒,冰坚晚伴,这乎盛夏,消释方尽,而沃荡山石,水带矾腥,并流于河,故六月中旬后谓之‘矾山水’。七月寂豆方秀,谓之‘豆花水’。八月囗囗花,谓之‘荻苗水’。九月以重阳纪节,谓之‘登高水’。十月水落安流,覆其故道,谓之‘覆槽水’。十一月、十二月,断水杂流,乘寒复结,谓之‘蹙凌水’。水候有信,率以为准,非时暴长,谓之‘客水’。”

在诸多的汛水中,“桃、伏、秋、凌”最为明显,成为历来防汛的重点,因此它们又被合称为“四汛”。

“四汛”之中,“伏汛”与“秋汛”最大,所以习惯上连起来称为“伏秋大汛”。

“四汛”当中,以“凌汛”形成原因最为复杂。黄河下游每当冬春季节,多数年份发生结冰、淌凌、封冻(俗称“封河”)、解冻开河等一系列现象。解冻时,冰块堆积,抬高水位,便形成了凌汛。封冻时,冰厚一致,冰盖表面平整,俗称“平封”,“平封”解冻多数情况下可能平稳。封冻时冰厚不一,表面极不平整,俗称“立封”,这种情况多发生在急弯、浅滩等处。“立封”在开冻时就容易出现险情。

解冻,俗称“开河”。一般是冰面与近岸处先融,渐开至河心,冰面不久即破碎,蓄水释放,水位下降,这种形式的开河,俗谓之“文开河”;上游冰消,下游天冷,河上冰封如故,水鼓冰开,冰盖被鼓裂,大块冰凌随河槽蓄水蜂拥而下,迫使下游河段节节解冻开河,俗称“武开河”。此时若形成冰坝,冰水越来越大,就成了危险的凌汛。若封冻冰层大量融化,冰层解体后遇到水位上涨,使冰盖融裂,形成流冰,导致开河,则称为“半文半武开河”,也有发生凌汛的可能。

民间关于封河与开河的时令,有不少世代相传的谚语,如:“天冷水少北风托,弯多流缓易封河”;“三九不封河,就怕西风戳”;“一九封河三九开,三九不开等春来”等等。

水情的传递,历代方法不同。

明代万历元年(1573年),仿照“飞报边情摆设塘马”的办法,创立了乘快马传递水情的制度。

清康熙四十八年(1709年)开始用“浑脱”装载文报向下游传递水情。在皋兰、青铜峡设立水志桩,遇涨水,以“羊报”报警。就是将大羊挖空腹腔,密缝浸以麻油,选勇壮兵卒,缚于羊背,腰系水签数十支,至河南境地,沿溜掷之,沿岸检签即知涨水尺寸,得以根据情况准备抢护。

清乾隆元年(1736年)至三十一年(1766年)期间,在河南沁河武木栾店、黄河干流陕县的万锦滩和洛河巩县,相继设立水志桩,记载涨落水位,河水陡涨时,驰报河道总督,再上报皇帝。

光绪十五年(1889年),开始用电报传递水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黄河两岸开始架设电话。

从前民间还有一些观测水情的土法,据说也有成效。清乾隆《曹州府志》记载,在农历四月“麦黄水”期间“河中有山蛆浮出,渔人网得之,以占高原涨水。按:囗,土人谓之山蛆,上源山隙潜生,每重不过一斤。明崇祯辛未浮河而下,有重至五七斤者,未几,荆隆口决”。

(2)防汛队伍

黄河防汛的组织与指挥,自明代提出“四防二守”,历代沿袭,不断完善。

1950年,中央人民政府政务院发布了《关于建立各级防汛机构的决定》,规定黄河下游设黄河防汛总指挥部,设主任、副主任等职。沿黄各地、市、县、区也成立相应的防汛指挥机构。在生产队、自然村设立黄河防汛领导小组。

黄河防汛的队伍的组织,实行专业队伍和群众队伍相结合、军民联防的原则。群众防汛队伍,通称为“人防队伍”。临黄大堤乡、村组成基干班、抢险队、护闸队。基干班按临黄堤分别不同河段,每公里组织12—20个班,每班12人。每县组织几个抢险队,每队30——50人。下游每年组织的防汛人员都在150——200人。

基层的防汛组织,因为主要成员都是民兵,所以队伍多用军事名称。乡或区称防汛防凌营部,村组织称连部。有汛情上堤时,乡里的干部驻防汛屋具体指挥,名为“包防汛屋脱产干部”。由基于民兵组成的防汛班,俗称为“基干班”。

基干班上堤后,就坚持昼夜巡堤查险。其巡查的方法,明显由明代“国防”传承而来。1990年5月,山东梁山县防汛指挥部印发的《黄河防汛抢险技术手册》的许多条文,处处显露出这种传承的痕迹。

关于巡堤的方法,《手册》作如下规定:

第一,巡查临河堤坡时,一人背草捆在临河堤肩走,一人拿铁锨在堤半坡走,一人持探水杆沿水边走(堤坡长可增加人)。沿水边走的人,要不断用探水杆探摸,借波浪起伏的间隙,查看堤坡有无险情。另外二人注意查看水面有无旋涡等异常现象,并观察堤坡有无裂缝、洞穴等险情发生。在风大流急、顺堤行洪或水位骤降时,要特别注意堤坡有无崩塌现象。

第二,巡查背河堤坡时,一人在背河堤肩走,一人在堤半坡走,一人沿堤脚走(堤坡长可增加人),观察堤坡及堤脚附近有无渗水、管涌、裂缝滑坡、漏洞等险情。

第三,对背河堤脚外20——50米范围内的地面及积水坑塘,应组织专门小组进行巡查,检查有无管涌、翻沙、渗水等现象,并注意观测其发展变化情况,对淤背或修后战的堤段,也要组织一定力量进行巡查。

第四,堤防发现险情后,应指定专人定点观测,或适当增加巡查次数,及时采取处理措施,并向上级报告。

第五,巡查的路线,一般情况下,出发去时查临河堤坡,返回时查背河堤坡。当巡查到两个责任段接头处时,两组应交叉巡查10—20米,以免漏查。

第六,在开始漫滩时,可由一个小组从临河去,由背河返回。巡查的间隔,视水情、天气和险情而定。一般情况下,每隔半小时巡查一次。

第七,当水位上涨、偎堤水深增加,出现“横河”、“斜河”威胁堤防时,应派两组同时出发,分别从临河与背河巡查,再交互巡查返回,并适当增加巡查次数。必要时应有固定人员进行观察。

第八,当洪水位达到保证水位时,应增加巡查小组数目,每次上两个组分别从临河与背河出发巡查,再交互巡查返回。第一组出发后,第二组、第三组……相继出发,各组次出发的间隔时间要相等。

关于巡堤的工作制度,《手册》规定:

第一,巡查制度。县、乡各级防汛部门或河务部门,要给上堤人员介绍防守堤段的历史情况和现存的险点、薄弱环节及防守重点,并进行实地指导。巡查人员必须听从指挥,坚守岗位,严格按照巡查办法及注意事项进行工作。

第二,交接班制度。交接班时,上一班的班组长,必须在已巡查的地段,将出现的问题向下一班交代清楚(包括水情、工情、工具物料数量及需要注意的事项等),对尚未查清的可疑险象,要共同巡查一次,详细介绍其发生、发展变化的情况。

第三,值班制度。防汛队伍的各级负责人和带领防守的干部,必须轮流值班,坚守岗位,掌握换班和巡查组次出发时间,了解巡查情况。解决发现的问题,作好巡查记录,及时向上级汇报巡查情况。

第四,汇报制度。交接班时,班组长要向带领防守的干部汇报巡查情况。值班干部平时一日汇报一次巡查情况,发现险情时,随时上报并进行处理。抢险情况要及时上报。

第五,加强纪律教育。巡查人员上堤后要坚守岗位,不经批准不得随意下堤,休息就地或在指定的地点。

第六,奖惩制度。要加强政治思想工作,工作结束时认真进行评比。对认真执行任务、作出显著贡献的,予以表扬、记功和物质奖励。对不负责任的,要给予批评。玩忽职守造成损失的,要追究责任,情节、后果严重的,要依法律追究刑事责任。

《手册》在“注意事项”部分中,细致地总结了前人、民间防汛的经验:

第一,巡查、休息、接班时间,由带领巡查的队长统一掌握,执行任务途中不得休息。不到规定时间不得离开岗位。

第二,巡查时必须带铁锨、口哨、探水杆等工具,除随身的草捆外,其他物料及运土工具可分放堤顶,以便随时取用。夜间巡查,一人持手电筒在前,一人拿探水杆探水,一人观测水的动静,聚精会神,仔细查看。

第三,巡查人员必须认真负责,不放松一刻,不忽视一点,注意“五时”,做到“五到”、“三清”、“三快”。

“五时”是:黎明时(人最疲乏);吃饭时(思想易松劲);换班时(巡查容易间断);黑夜时(看不清,容易忽视);狂风暴雨时(出险不容易判别)。

“五到”:

眼到:看清堤顶、堤坡、堤根有无崩塌、裂缝、漏洞、散浸、翻沙、鼓水等险情。看清临河堤坡有无浪坎、崩坎,近河水面有无旋涡等现象;

手到:当临河堤身上帮有搂厢、柳枕、挂柳、防浪排等防护工程时,要用手检查堤边签桩是否松动,桩上的绳缆、铅丝松紧是否合适,风浪冲刷堤坡时,检查有无崩塌淘空现象。水面有旋涡处,要用探水杆随时探摸;

耳到:细听水流有无异常声音。夜深人静时伏地静听,有助于发现隐患;

脚到:在黑夜雨天,淌水地区,要赤脚试探水温及土壤松软情况。如水温低,甚至感到水凉,表明水可能从地层深处或堤身内部渗出,属于出险现象。土壤松软,亦非正常,可能有跌窝崩塌出现;

工具物料随人到:巡查人员在检查时,应随身携带铁锨、探水杆、草捆等,以便遇到险情随时抢护。

“三清”:

出现险情要仔细鉴别,查清原因;

报告险情要说清出险时间、地点(堤防桩号)、现象、位置(临河背河、距堤根距离、水面以下或以上)等;

报警信号和规定要记清,以便出险时准确地报警。

“三快”:

发现险情要快。争取抢旱抢小,打主动仗;

报告险情要快。以便上级及时掌握出险情况,采取措施;

抢护要快。根据险情迅速组织力量,及时地抢护,以减少抢护困难和危险程度。

《手册》中规定的报警方法,大部分是沿黄人民熟悉了数百年的方法。

第一,警号方法:

口哨警号。凡发现险情,吹口哨报警;

锣鼓警号。南岸备鼓,北岸备锣。凡发现漏洞或严重的裂缝、管涌、脱坡等较大险情,就敲锣或打鼓。人们从报警的锣或鼓声中即可辨别险在南岸或北岸。

第二,出险标志:

出险抢险地点,白天挂红旗,夜间挂红灯或燃火堆。若挂红灯,灯应能防风雨。

第三,注意事项:

吹口哨报警,由查水人员掌握。敲锣或打鼓、点火报警,由带领巡查的值班干部掌握,或指定专人负责,不得乱发;

发出警号的同时,应立即组织抢护,并火速报告上级指挥部;

防汛指挥部接到报警信号后,应迅速组织人员、物料进行增援,但原岗位必须留足够的力量继续工作,不得停止和间断巡查。降下警号标志后,抢护人员应迅速各回原岗位;

所有警号、标志应向沿河群众广泛宣传,在洪水期间,附近学校、机关等,严禁敲锣打鼓和吹口哨,以免混淆。

洪水期间沿河人民也都十分注意水情的变化,干百年来大家积累了不少观察洪水和险情的经验,总结为谚语,如:

“黄河上涨,必有先兆:水先泡则方盛,泡先水则将衰。”

“‘晾脊’涨水之兆,‘晾底’落水之征。”

“涨水如弓背,落水似锅底。”

“涨水不响落水响。”

“山洪响,河水涨。”

“黄河洪水,七上八下。”(洪水多发生于7月上旬至8月下旬期间)

“吉凌轻,白凌重,黄凌分命。”

“小水上提,大水下挫。”

“小水走弯,大水走滩。”

“大水抹尖,小水坐弯。”

“大水漫滩,小水坐弯。”

“大水走直,小水走弯。”

“一弯变,多弯变。”

“沙滩坐弯河上提,滩尖冲掉河下挫。”

“群鸟乱叫,滩沿塌掉。”

“鱼鹰飞鸣,塌滩不停。”

“滩长于北则南堤险,滩长于南则北堤险。”

有些地方,水情河势变化,有一定的规律,当地人也总结为谚语,如:

位在黄河南岸的巩义赵沟村傍有一座属于邙山山脉的磨盘山,河的斜对岸是孟州化工镇的化工滩。只要黄河在磨盘山下坐弯,对岸的化工滩也必常有险情,所以俗谚说:“河坐磨盘山,专塌化工湾。”

北岸的温县县城,城南不远就是黄河,对岸邙山下上起孤柏嘴,下至官庄峪有一段凹岸,名叫仓头。每当温县城附近黄河坐湾,仓头一带就要受水灾涸此有谚语说:“河坐温县城,仓头猛一穷。”

孤柏嘴在黄河南岸的荥阳境内,地处邙山坚实高地,河对岸是武陟县的驾部、唐郭两个村庄。若黄河水紧经孤柏嘴流过,驾部、唐郭两村滩地可以外移,而南岸的仓头一带可免水灾之虞。所以两地皆有谚语,一说:“孤柏嘴着了河,驾部、唐郭往外挪。”一说:“孤柏嘴着河,仓头吃白馍。”

对于防洪中的洪溜的分别,则有主溜、中溜、前行边溜、正溜、回溜、坝前慢溜、坝前边溜、洪水大溜、坝前大绞边溜等名目。

(3)抢险如救火

防汛过程中,出现险情的种类很多,积多年经验,公认为最主要的是“堤防八大险情”,这包括严重渗水、管涌、裂缝、滑坡、漏洞、堤岸坍塌、风浪淘刷、漫溢等8种情况。

渗水,又称“散浸”、“堤脚涸水”,背水坡或坡脚及附近地面出现湿儒或渗出纤细明流的险象,严重时会导致管涌、流土、滑坡等险情。

管涌,又称“地泉”、“翻沙鼓水”,大堤背水坡脚附近发生渗透变形,出现像睦水冒沙的一种险情。

裂缝,大堤出现的裂缝有纵缝、横缝、斜缝、龟纹裂缝、表面裂缝、内部裂缝等不同形式,发现后要进行监视。

滑坡,又称“脱坡”,堤坝斜坡向下向外滑坠的险情,多发生在高水位的背水面和落水情况下的临水面。

漏洞,大堤内部有孔洞、松土、冻土等隐患,在高水位时因渗水漏水集中,贯通临河面与背河面形成的险情。不及时抢堵,往往造成溃决。

堤岸坍塌,洪水时河势溜向变化,大溜靠堤,临水坡下部被淘刷,导致塌岸等险情。

风浪淘刷,大风冲浪,直扑大堤,临水面反复受到冲击,严重时可导致堤坝坍塌,是堤防重大险情的一种。

漫溢,洪水从大堤顶部漫过,由上及下急骤冲刷堤身,这是最危急的险情。一旦发生,很难抢护。

渗水抢险,抢救办法是临水截渗和背水导渗。

管涌抢险,渗水没破表层时,俗称“牛皮包”,穿破表层称“泡泉”、“地泉”。抢护用“反滤围井”、“减压围井”、“反滤铺盖”、“水压渗台”等法。

漏洞抢险,漏洞抢险先要探找进水洞,方法有多种:第一,查看旋涡。旋涡不明显时,利用麦糠、锯末、碎草、纸屑等飘浮物,撒于水面,发现打旋,集中一处,即表明水下有进水口;夜间则用柴草扎成数只小船,船上插蓖麻籽串,点燃后在漏水堤段的上游放入水中,借火光看小船有旋转现象,即表明那地方水下有洞口。第二,水下探摸。潜水探摸的一种方法是,一人站在临水坡或水中,将一根5——6米的长杆插入堤坡或堤脚深水要探摸的地方,插牢,保持稳定,另派水性好的1——2人,扶杆探摸,一处不得,移杆另探;另一种探摸方法是,熟悉水性的数人排成横列,个子高、水性好的在下边,手臂相挽,顺堤用脚探摸,凭感觉探摸洞口。第三,观察水色。在出现漏洞的堤段,分段间隔时间,分别撒放石灰、烟灰、墨水、颜料等不同颜色的料末,设专人在堤背漏洞出口处观测,发现出洞水色改变,即可判断出进水洞口的大体位置。然后,缩小投料范围,更准确地找到洞口。第四,布幕探摸。将布幕或麻片、席片连为大片,拴上绳索,坠以重物,沉入水中,紧贴堤坡拉动,突然感觉费力,出口水流减弱,这就找到了漏洞。

漏洞抢护的方法有两类:

第一,临河截堵。当洞口较小、周围土质较硬时,用棉衣棉被、草包或用预制的软楔、草捆堵塞,这叫“堵塞法”;用直径比洞口大的铁锅,正扣或反扣在进水口上,周围用胶泥封闭。如果锅小洞口大,用棉衣、棉被裹住铁锅扣堵,这叫“盖堵法”;用篷布、草帘、苇箔、棉絮等重叠数层作成软帘,或临时用柳枝、芦苇、秸料等编扎软帘,堵洞口前,将软帘卷起,顺堤坡下滚,把洞口盖严后,再抛压土袋,封死洞口。这叫“软帘盖堵”;在大水急溜、洞口较大的地方,用“网兜门板盖堵法”;在临水坡洞口较多、范围较大、进水口找不准或找不全的情况下,用填筑前戗或临水月堤的办法抢堵,叫做“戗堤法”。

第二,背水抢护。在临水截堵漏洞的同时,在背水漏洞出口抢做滤水工程。

滑坡抢险的方法有“滤水土撑”(又称“滤水戗垛”)、“滤水后战”、“滤水还坡”、“前戗截渗”、“护脚阻滑”等等。

跌窝抢护。“跌窝”又称“陷坑”,是大堤局部坍塌所造成的险情。抢护有“翻填夯实”、“填塞封堵”、“填筑滤料”等法。

坍塌抢护。水流冲刷造成的堤岸坍塌,抢护方法有数种:

第一,护脚防冲法,在受水溜冲刷的堤脚、堤坡陡坎处,抛投块石、土袋、铅丝石笼或柳石枕等防冲物体,加强防护。

第二,沉柳护脚法,堤防临水坡出现被淘刷范围较大的险情,用船运载枝叶繁茂的柳树头,用铅丝或麻绳将大石块捆扎在柳树头的枝权上,待船于出险处定位,将柳树头推入水中。

第三,桩柴护岸法,又称“散厢法”。堤坡堤脚坍塌,堤下水不太深,在坍塌处下沿,打一排木桩,桩后密叠柳把或散柳,并与木桩拴牢在一起,其后用散柳或散秸铺填软料之后,再用粘土填实。

第四,柳石软搂法,又称“层柳层石搂厢”、“柳石搂厢”。用柳石料作为主体,以木桩、麻绳或铅丝作为联络,合各坯料层成为一体,在堤身受溜冲淘,堤根塌岸时,能过整坦、定桩、浮枕上位、布缆、底坯搂厢、逐坯加厢、封顶、柳石枕固根等步骤进行抢护。

裂缝抢险,用“横墙隔断”、“开挖回填’等法抢护。

风浪抢险,方法也有数种:

挂柳防浪,大堤靠水,遇水深浪大时,选用枝叶茂盛的柳树头,以铅丝或缆绳将树头挂牢于堤顶预先打好的木桩上,使树梢朝下,推入水中。由下游向上游挂起,依次压茬吞护。

挂枕防浪,在平工堤段,取柳枝、芦苇或秸料,用铅丝捆成枕,在堤顶打木桩一排,用绳缆把枕拴牢挂在木桩上,再推枕入水,使枕随水漂落。枕与堤坡之间,适当漂放散柳、柴料。如风浪特大,可数枕连放。

柳箔防浪,平工堤段防风浪,用铅丝捆成柳把,两端用绳连结成柳箔,在堤顶打木桩,将柳箔上端拴在木桩上,柳箔下端坠石块或土袋,放柳箔于堤坡。在风浪严重堤段,常挂双排柳箔。

桩柳防浪,平工堤段防风浪,顺堤打木桩一排,再将柳枝或芦苇、秸料等顺铺在桩后堤坡上,压上石块或土袋。

漫溢抢险,洪水漫过堤顶最为危急,抢护的方法,是在堤顶抢修子堰(俗又称“子捻”)。依筑堰的材料不同,有纯土子堰、上袋子堰、桩柳子堰、柳石子堰等等。

防汛的最大危险是大堤决口,堵口工程也最为艰巨。

历代黄河堵口,多用埽工技术。传统的堵口方法,一般有三种:

第一,立堵:从决口口门两头,用埽占向水中进堵,使口门逐渐缩窄,最后将缺口封堵截流。

第二,平堵:溜势湍急,水头差大时往往采用这种方法。双坝进堵,前为正坝,后为边坝。由口门河底平行逐层抛料填高,直至高出水面,截堵水流。

第三,混合堵:根据口门具体情况,立堵与平堵结合使用。

堵口当中的抢险建塌,方法最为复杂,其器具与作业,重要的有如下数种:

捆厢大船,扎秸捆两个,安置在船的两头,名为“龙枕”,用大圆木(紧急时常以船桅代替)卧放在“龙枕”上,名为“龙骨”。建厢埽时,将船泊于埽前,用上、下水揪头绳将埽缆系于“龙骨”两头,徐徐推埽下水,借船稳定埽体,创造施工条件。

苇缆与麻缆,传统河工捆船厢埽多用苇缆与麻缆。他们的经验是:维持得力当属麻缆,入水耐浸则苇缆胜于麻缆,河工因材施用也是有定规的。

揪头绳橛、钩绳极、埽脑,揪头绳橛(又称“揪头橛”)长五六尺,钩绳橛长四五尺,都是连接埽体,钉在岸上,用以固定埽体的。埽脑多用有倒钩的柳枝做成,大塌沉水到底后,将腰子头用小绳结扎紧实,用埽脑钉绳头于埽内。

骑马、骑马橛,以两条木棍(各长四、五尺)钉成“十”字,名为“骑马”,配一缆,一橛,名为“骑马橛”,单位为“一副”。厢埽一坯,用骑马一副,钉橛搂住,防止埽体向前移动。

撞橛,钉打钩橛、揪头橛时,先用撞橛打孔。

齐板,又名“边棍”,用其拍打扬眉、料垛,使其整齐结实。

太平棍,原名“开棍”,后因灌工忌“开”字,改为“太平棍”。长约三尺,下有弯拐。新做之埽,一层柴草,按坯加厢,每厢一坯,绳随埽下,要松开拴极之绳结,埽体才得下沉。此棍即用于挑开绳结。

跳棍,又称“挑杆”,用质地坚固的木料制作,围圆一尺四五寸,长八九尺至一丈开外,一面刻为梯形,梢头刻为月牙形,埽稳之后,用以投去木撅。

木牮,又称“牮杆”,一般用杨木、椿木或大杉木制成,用以卷紧埽个。

戗桩船,戗桩,亦称“桩”,下埽时用以系揪头绳的木桩。戗桩船,用两只船,首尾以铁链联合,每船装设一个高凳,凳上搭磋板,中间留出空档,安置戗桩,桩手携硪登板,将桩打入水下泥土中。

云梯,一般三丈,用以置水中登高打桩。不用时,以高凳搁空,防止近土腐朽。

云硪,水上打桩用的石硪,一般比筑堤使用的“地硪”要轻,硪周围用杂木棍恃盘,其棍名叫“硪肘鸡腿”,打硪用12人,打硪人站在梯上,硪石由空而下,如来云间,因此叫做“云硪”。

木斧,用以锁桩,敲打桩木,使各绳松紧一致,用铁斧易伤绳索。

木榔头,用以打埽上小木签。

月铲,铁制本柄,旧埽,旧桩,树根盘踞,埽眉不齐,用它铲修。

铁锚,河工厢埽,遇水深流急,提脑不见戗桩,即用锚挂缆,谓之“神仙提脑”。

木犁,用以插土中收勒绳缆。

防凌汛的传统用具与方法有:

逼凌桩、搪凌桩,上游冰凌随水而下,俗称“淌凌”。遇“淌凌”防伤埽段,用一丈多高的树枝扎排维护,名为“逼凌桩”。用树枝扎把,排于埽前防护,名为“搪凌桩”。

打凌槐,用柳木根制槌头,用以打冰。

铁穿、三棱镜,二者皆铁头木柄,用以乘船凿冰。

打凌船,为小船,船底钉满竹片防凌割伤。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