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精神流亡者的重访 第02章
<< 上一章节 下一章节 >>

2

在《今天》第一期上发表的《黄昏:丁家滩——赠M 和B 》就是北岛在一次郊游时的即兴之作,其中的M 是加明,B 是加明的女朋友宝贝。

......

是她,抱着一束白玫瑰,

用睫毛掸去上面的灰尘。

那是自由写在大地上,

——殉难者圣洁的姓名。

是他,用手指穿透,

从天边滚来烟圈般的月亮。

那是一枚定婚的金戒指,

姑娘黄金般缄默的嘴唇。

......

当时他们正在热恋,后来宝贝成为加明的妻子,又过了几年,宝贝去了日本并且发了财,身份也由加明的妻子成为加明的前妻。

福建的诗人蔡其矫是这个圈子中最年长的,却是最活跃的,他几十年如一日地见到漂亮女孩儿眼睛就发亮。是他介绍北岛与舒婷相识,他们开始通信并把诗互寄给对方。

一九七七年八月二日是北岛的生日。这一天飘着小雨。北岛、芒克、俞沪琴、赵国强、严力一行五人到颐和园为北岛庆祝生日。不久,雨下大了,他们躲进石舫旁边的茶馆,你一句我一句地即兴作诗,有的是一人一句,有的是一人两句。最后这个整理任务落到了严力的头上。当晚,严力一字不落地将白天的即兴之作整理在笔记本上:

1

我用眼睛说:

雨是绿的!

为什么

为了什么

我反复捉摸

以为我属于绿色!

2

到处都是泥泞,

到处都是心灵,

到处都染遍了黄昏的足迹,

到处飘着我的声音。

啊,留下的寂静。

3

雨水淌着八月的热情。

我要抽烟,

屋角里蹲着一只猫,

还有猴子,

都紧盯着待燃的烟头。

还有火柴吗?

潮湿的木头冒起了烟,

我心中的火

唱起了歌

颤颤巍巍。

4

我从大雨中归来,

酒在皮肤上打滑。

我绝不喝茶,

乌云正把杯子覆盖。

我要粉碎所有的酒杯,

把地平线端起放到嘴边,

天上的酒

我要向你呼唤,

尽管老板娘已扯住了我的衣衫。

5

我领着一个孩子,

他是谁?

他是没有遗产的人,

他是我!

6

裙子像一把张开的伞,

在晴天的时候,

她躲避着太阳,

也躲避着男人,

我的天……

7

他有密不透雨的头发,

他有心。

他在头发下等待着朋友,

他在徘徊,

他在思索理发馆门前的牌子。

8

沉默,在一口钟底下。

你迅速地扬起手,

我要拥抱惊醒!

9

没有门,

可到处都是窗户,

就在狭长的走廊里,

只有一块地狱的路牌。

房檐下滴落了星星,

时间悄悄来临。

我们坐在那里叼着烟斗,

屁股底下坐着那块路牌直到天明。

10

她是一个有着精彩回忆的女人,

她并不是神。

她领着一只哈巴狗,

要把它卖给我。

我的口袋空空,

我的床也是那样空荡,

给我讲讲你的过去,

并让我把门也关上。

11

我摘下一个苹果,

献给谁?

这不是旗帜,

这是到来的黎明。

我摘下一个苹果,

送给没有果树的土地。

12

在你的生日,

秋天已经坠入沉思。

一颗种子,

它面临着冬天。

13

在你的生日

他含着一块糖,

糖纸随风飘荡。

什么是甜?

什么是渺茫?

她是块红头巾,

系在铜像上。

14

高高地举起了双手,

我想,

我想托住太阳,

就戴在自己的头上。

但我并不是女皇,

我是黑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