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六章

十三先敏敏跳下马,转身看着翻身下马的敏敏一字字慢慢地说:“格格!请高抬贵手,十三感激不尽!”说完,定定地凝视着敏敏。

敏敏脚步停住,回头看了眼刚下马的我和十四,目光从我俩脸上扫过,转回头看向十三。

一身紧身银边白骑装的十三,背附黑铁长弓,立在黑骏马旁,阳光照射下,身姿高贵俊致,浑身气度迫人。目光却如春日湖水般清亮温和,眼睛里全是恳求、期盼、相信。

敏敏痴痴看着十三,化身如石柱。

策马缓缓而来的康熙一面下马,一面问:“怎么回事?”我和十四忙俯身请安,十三和敏敏却身形未动,两人依旧定定地看着对方。康熙随意挥手让我们起身,眼光疑惑地看着十三和敏敏。我侧头看向他俩,紧握拳头,手心湿腻。

随后而来的阿哥大臣们看康熙下了马,也都赶忙跳下了马。四阿哥脸带思索目光从我们面上扫过,落在了十三和敏敏身上。八阿哥眼中隐含忧虑看了我和十四一眼,也目注着十三和敏敏。

苏完瓜尔佳王爷人未下马已经喝道:“敏敏,还不给皇上请安?”一面向康熙陪笑道:“这丫头被我一向娇宠,又整天在草原上野着,不比紫禁城的格格们,不大知道礼数!”

敏敏这才侧头移开视线,俯身向康熙请安。十三微微一笑,洒然转身向康熙行礼。康熙让他俩起身,看着敏敏温和地问:“怎么脸含怒气呢?十三欺负你了吗?”我猛地握紧拳头,屏息静听。

敏敏菀尔一笑说:“只是敏敏想和若曦赛马!十三阿哥不同意,所以争执了几句!”我和十四诧异地对视一眼,看向十三,他也眼露困惑,都猜不透敏敏想干什么。

康熙看着十三笑问:“你为何不同意?虽说若曦学马时间不久,比试一下也没大碍!”十三还未回话,敏敏已经躬身说:“皇上是准了敏敏和若曦赛马吗?”

苏完瓜尔佳王爷叫道:“敏敏!不准胡闹!”

康熙笑看了我一眼,又看着苏完瓜尔佳王爷说:“满蒙本就是马背上的民族,让她们比比,我们也看个乐子,算不得胡闹!”一旁的侍卫听了,忙去准备。

敏敏起身走到我身边,眼光却是看着十三低低说:“看着十三阿哥面上,给你次机会!你若赢了,一切抛开不提,你若输了,那我只能告诉皇上。可就谁也怨不得我了!”

十四冷哼道:“这也算机会?你为何不和我比呢?”敏敏侧头看着我俩抿嘴而笑,盯着我说:“好好去挑匹马吧!不要输得太难看!这次我可不会象去年一样故意让你了!”

十三走近,凝视着敏敏点头笑道:“多谢格格!”敏敏微微一笑,提步离去。十三微蹙眉头,嘴角带着丝无奈地笑,看着我和十四说:“尽力就行!输了也不怕!还有我呢!”说完转身上马去追赶敏敏,一面喃喃道:“只希望我这个‘美男计’能管用!”

我再乌云压顶,也不禁嘴角逸出一丝苦笑。唉!挑马去吧!

八阿哥眼带疑问看着十四,十四朝他微微摇了下头,他微蹙着眉看了我一眼,垂目思量着。四阿哥看着十三远去的背影,也是眉头微蹙,太子爷却是眼光在我和十四脸上不停游走。大家正心思各异,康熙翻身上马说道:“我们先去,让她们挑好马后过来!”众位阿哥听完,纷纷应好上马,随康熙而去。

十四陪我仔细挑了一匹马,两人都是默默!待我们骑马到比赛场地时,康熙、苏完瓜尔佳王爷、太子爷、四阿哥和八阿哥等都已经在帐内坐好。

敏敏早已在出发点等着我,一旁十三陪着,正面带微笑和敏敏笑说着什么,敏敏嘴角含着丝笑侧头细听。看我们来,都收了声,看着我们。

十四低声说:“不要勉强!”我微微点点头,笑看着敏敏问:“格格说话可算数?我若赢了,格格就原谅我,一切抛开不提,依旧是朋友!”

敏敏傲然笑道:“不错!我们草原人最敬佩那些骑马好的人。你若赢了,就冲你学了几个月就能赢我的马技,我也不会计较的了!”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十三和十四彼此看了一眼,骑马退走。一旁立着的侍卫躬身请示道:“格格,可以开始了吗?”

敏敏侧头看着我,我深吸了口气说:“可以了!”

随着一声‘开始!’,我和敏敏的马都飞窜了出去。我一手紧握缰绳,一手挥鞭催马,可惜终究是技不如人,我渐渐开始落后,半头,半身,敏敏催马而跑,目注着前方笑道:“对不起了!我可要先行一步了!”说完双腿一夹马,马鞭在空中一声脆响,她的马已经超过了我,我只能看着她的背影。

我凝注着她越去越远的背影,一狠心,甩掉了马鞭,伸手从头上拔下簪子,紧了紧马缰,确定绝对不会脱缰,然后一咬牙,紧握簪子狠狠地扎到了马屁股上,只听马儿一声惨嘶,前蹄猛地一仰,骤然猛冲了起来。我紧握缰绳,双腿拼尽全力的夹着马,随着它颠簸而去。

敏敏侧头看着我冲上来,面带惊讶,急急打马,但我的马儿流血不止,附痛狂奔,岂是她的马能赶上的,而且她的马似乎有些怕这匹受伤后带着野性的马,竟然不听敏敏的号令,给我的马让路。敏敏渐渐落后,我已经被颠得晕晕乎乎,她在身后吼道:“你疯了?!不怕马摔死你!”

终点渐近,敏敏却未见,看来我是赢了,我好象被马已经甩得骨架松软,脑子反应迟缓,只知道牢牢踩着着马蹬子和紧紧握住缰绳,绝对不能让它把我颠下去。

马儿狂风般地刮过了终点,我却无法让它停下来,只能由着它撒蹄狂奔,帐前立满了侍卫,谨防我的马惊驾。太子爷,四阿哥、八阿哥、九阿哥都冲出了大帐。

我从帐前经过时,居然还在眼光迷乱中,看清楚了这一幕。身后马蹄声急急,看来有不少的马在后面追我呢!我心中暗想,看来我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只要坚持在被救之前不要掉下马就行。

说来也怪,我竟然一点都不怕,甚至还隐隐有刺激痛快的感觉,象是坐云霄飞车,虽惊险万分但却爽快之极!大概是紫禁城的生活实在太压抑了,又或者是知道反正没有生命危险。只觉得头晕眼花,七颠八倒中竟然是颇为享受的快感。

待侍卫前后合围,用马套子勒住马,十四扶我下来时,我已经看什么都是三四个影子,我看着三张焦急的十四的脸并排在我眼前,又看到三个嘴巴同时开合,听不清楚他在说什么,只是觉得好笑,忍不住靠着他胳膊大笑起来。

十三和敏敏匆匆而来,又看见十三的三张脸,还有一边敏敏的四张脸,嘴巴也是一开一合的,我靠着十四大笑着说:“太好玩了!没想到刺激完了,还能看到这么喜剧的效果!”又指着敏敏,嚷着:“我赢了!你可不要耍赖!”

笑声未断,十四已经抱着我上了马,不敢疾驰,只是策马慢行,我横卧在他怀里只是摇脑袋,一面举着手,检验是否还是重影。

慢慢地开始听见十四若有若无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若曦,若曦,你还好吗?”手也渐渐三合一,没有重影了。

我叹口气想好玩的事情没有了!对十四说:“我好得不得了!如果你能让我坐正了,不要这么窝着,就更好了!”

十四猛地勒住了缰绳,俯头看我,我笑眯眯地回看着他,他问:“听得到我在说什么吗?”我点点头,笑道:“听得到我在说什么吗?”

他释然地长吁口气说:“谢天谢地!”尾随在后的十三和敏敏赶了上来,也叫道:“阿弥托佛!”

我听得敏敏声音,忙半直起身子,紧张地看向她,敏敏未等我说话,已经赶着说道:“你还真如十三阿哥所说,竟是个‘拼命’的脾气!放心吧!我以后永不再提那件事情!只当从未发生过!真是吓死人了!”她侧头笑看了眼十三说道:“其实我挑马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不会告诉皇上的,只是想再吓吓你!我实在气不过你骗了我呀!”

我望了眼十三,十三嘴角含着丝无奈地笑,向我眨了眨眼睛,‘美男计’生效了!代价是估摸着说了我不少的坏话!打架喝酒的名气从紫禁城飘向草原!

我撑着要下马,十四忙先翻身下马,扶了我下来。十三和敏敏骑在马上看着我,我随手理了理衣裙,向敏敏拜倒磕了个头,敏敏忙跳下马,搀扶我,嗔道:“我既说了不怪罪了,你这是作什么?”

我一面起身一面道:“格格不怪罪,是格格大度。但奴婢确是行事大错,自然该给格格磕个头。”

正说着,王喜骑着马匆匆而来,跳下马,一连声的请安,又向十三和十四赶着说:“万岁爷和王爷都担心着呢!两位爷赶紧回去先给万岁爷回个话吧!”

十三在马上笑道:“劳烦公公了!这就走!”十四问:“可骑得了马?”我笑点点头:“慢点骑也就可以了!”十四牵了自己的马过来说:“你就骑这匹吧!”我接过缰绳,他转身从侍卫手里又牵了匹马过来。

我这才看见自己先头骑得那匹马,大半条腿都是血迹,颇为触目惊心,自觉自己也是心狠,忙扭转了头说:“回去后,找个好点的马夫好生照看。”

一旁的侍卫看我看马,忙上前几步,双手奉上那根簪子,虽已被擦拭干净,但我还是侧了头说:“扔了去!我不要了!”

侍卫楞着,不知该如何反应,十四随手接过簪子,挥了挥手,让他退下。

十三在马上笑道:“这会子倒是不敢看了!头先扎起来,可真是没手软!”

我没有接他的话茬,翻身上马,四人打马慢跑而去。

待进得大帐,四人忙向康熙请安。一旁的四阿哥和八阿哥都上下打量了一番我,目光又分别投向十三和十四。康熙目注着我说:“伤着了没有?”我恭声回道:“没有!”

康熙点点头怒道:“有你这么想赢的吗?”我忙跪倒低头说“奴婢知错!”敏敏也跪了下来说:“皇上,不关她的事情,是敏敏逼她和我比的。”

康熙问:“你们到底赌了什么,若曦要非赢不可?”苏完瓜尔佳王爷一声‘敏敏’未及阻止,敏敏已经脱口说道:“没赌什么。”说完不解地看向面色懊恼的阿玛。

康熙看着我冷声说:“若曦在朕身边多年,若没有非赢不可的理由,她岂是只为了输赢就如此行事之人。”

大帐内鸦雀无声,我低头静静跪在地上,脑子飞快运转,却没有一个合适的主意。康熙不愧是康熙,见微知著,想瞒他真是不容易,难道今日竟然真过不了这个坎?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