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八章

自从十阿哥大闹乾清宫后,就一直躲着我,有时远远看见他的身影,我还未动,他很快就不见了。他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呢?不禁有些遗憾,想想却也罢了!从此后他能与真心喜欢的人长相厮守,已经足够!我本就是他生命中的过客,即使他以后再不理会我,那又有什么打紧?

而我是躲着八阿哥,能不见则不见。不是怨怪,当时初闻十四阿哥所言,的确心中难受,因为他竟然完全否决了我对他的心意,我多年的忧思刹那变得多么可笑?而且我已太习惯于他温润如玉的谦谦君子风范,潜意识里忘了他在心计上是和雍正互较高低的对手,甚至下意识地苛求他的完美。

可静下心来一想,人在气头上,谁说话不是带着偏激?我对十四阿哥说的话不也是否定了他?最重要的是,自己又何尝对他真正坦露过心迹,还不是遮遮掩掩的,甚至在相拥微笑时也藏着忧虑和不甘。自己都未曾做到,又怎能要求他人?

他有疑心,我又何尝没有?他对姐姐一见钟情,两年刻骨相思,婚后似有若无的情意,爱恨纠缠的真相,他对我真如他所说不是对姐姐的移情吗?草原上的场景有几个男子敢说真话?或忍心说真话?言词总是容易说的,而自己的心却总是骗不了的!而且他纵有疑心,只怕也是随着我的举止时强时弱,何况我敢自问自己一句,当时心底深处真就没有丝毫四阿哥的影子吗?

如果是现在的我,棱角被磨平很多,心境苍凉很多,对世事无奈更多,妥协多了几分,包容多了几分,偏执少了一点,我和他也许结局会有不同!可回不去了!一切已如那个玉镯,不管曾经多么晶莹剔透,光彩绚丽,如今却已粉碎成灰,再多想又有什么意思呢?一切的一切已经不能回头!他和我都只能继续自己前面的路。

想着四阿哥,嘴边不禁浮起一丝笑,在这个紫禁城城中,我幷不是独自一人,他愿意倾听我的恐惧担心烦恼,提醒我未看清的纷杂局面,他愿意坦诚以对,我不知道以后会如何,但至少现在是一个好的开始。想着他一次次的捉弄,又忍不住恨恨的,我在他面前似乎总是无计可施,落于下风!

一日康熙和几位阿哥在水阁中赏荷闲聊。我捧出绿玉荷叶托碟,上放的琉璃小碗中盛着冰镇好的红枣藕粉布丁,康熙看了眼笑问李德全:“若曦有多久没花心思做过东西了?”李德全想了想回说:“大半年了!”说完自己先尝了一小勺。

康熙笑道:“看看她今日又有什么新鲜花样?”说着从李德全手中接过尝了几口,点头道:“不错!色泽晶莹剔透,味道甜而不腻,入口即化!初尝枣香浓郁,待最后却只余淡淡荷香。”

我忙躬身谢恩!康熙笑问:“还有吗?给他们每人一份尝尝你的手艺。”我笑答:“有呢!只是再没有这样的绿玉荷叶碟,不那么对景了!”

说完转身示意玉檀端进来。玉檀端着几套琉璃碗碟进来,我先给太子爷奉上,他伸手欲接,我装着未看见,轻轻搁在了桌上,然后一躬身走开。给四阿哥端了一碗搁在桌上,禁不住嘴角带着丝幸灾乐祸的笑瞅了他一眼,他眼光淡淡,目注前方,恍若未见。转到八阿哥身旁时,他正含笑看着四阿哥,我低垂着头放下碗碟后,俯了俯身子后就转到了十阿哥身旁。

待得给所有阿哥上完,各人开始食用,我立在康熙身后,看四阿哥刚一入口,就蹙了眉头,瞬即眉头展开,面色恢复如常,一小口一小口地慢慢用着。康熙笑问:“味道如何?”几位阿哥都纷纷赞道:“确如皇阿玛所言!”唯独四阿哥没有说话,康熙目注四阿哥问:“四阿哥,你觉得呢?”四阿哥回道:“儿臣也觉得甚好,正在回味,一时未顾及回答。”我赶忙低头咬唇强忍着笑。

待康熙用完,我收了碗碟退出来,把碗碟随手交给太监,快走了几步躲开,捂着肚子就开始笑,笑得眼泪差点出来。原来忍笑也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

待笑够了,又赶忙回去,和玉檀备好茶,给各位阿哥奉茶。我静静立在康熙身后,只见四阿哥面色平静,一面陪康熙笑谈,一面一杯接一杯地喝着茶。我再不敢抬头,只顾着忍笑。

待得李德全服侍康熙起身离开后,各位阿哥也纷纷离去。玉檀和我一面往回走,一面低声道:“今日四王爷喝了好多杯茶!”我‘噗哧’一声,又开始笑!玉檀被我笑得蒙蒙,我挥手说:“没什么!就是今日开心!”

正走着,看到十三阿哥立于大树下乘凉,我让玉檀先行,快步走过去笑问:“四王爷呢?”十三道:“去更衣了!”我一听又开始笑起来。喝了那么多杯茶,是要去的。

十三笑问:“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乐不可支?”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断断续续地低声告诉十三阿哥:“四王爷今日吃的点心里我加了一些别人没有的东西!”十三问:“什么?”我捂着肚子说:“盐!”

十三阿哥一听,立即愣住,满脸不敢置信,过了半晌,忽地也开始大笑,拍着腿道:“我说呢!难怪四哥是灌茶而非喝茶。哈,哈……天哪!你可真是包天的胆子,连四哥你也敢捉弄!还当着皇阿玛的面!”我笑道:“谁让他老是捉弄我?再说,若不当着皇上的面,他岂能由我摆布?”话音未落,忽看到四阿哥正走过来,我忙说:“我走了!”说着就要逃,十三阿哥一把抓住我笑说:“有胆子做,就不要跑!”

我急得直跺脚,央求道:“他只怕现在正在气头上呢!你先容我避避!”十三阿哥犹豫了下,松了手,我忙拔脚就跑,未及跑出几步,只闻得四阿哥冷冷的道:“回来!”声音不高,我的脚步却再也迈不出去,定定的立了会,耷拉着脸转身慢慢蹭了过去。

我偷眼打量了一下,他和十三阿哥正并肩立于树下,面色清冷,难辨喜怒,十三阿哥有些担心地看着我。

待蹭到跟前,我低头默默立着,他静静目注着我,忽地对十三阿哥说:“你先回!”。我忙可怜巴巴地看向十三阿哥,十三无奈地摇摇头,表示爱莫能助,然后走了。

我低头等了半晌,他却一直未出声。实在受不了他的目光,抬头道:“要打要罚随你!可是别这么吊着!”他淡淡说:“伸手!”

我蹙眉看着他,不会吧?他还真要罚?努努嘴,把手伸了过去!他伸手过来,我正等着他一掌落下时,他已经握着我的手,带着我转到了大树背面。

他斜斜倚着树干,问:“你现在不怕我了?”我道:“我几时怕过你?”他紧了紧手,我的手有些疼,忙道:“以前是有一点点怕!”他哼道:“一点点?”我陪笑用手比划道:“再多一点点!”他道:“看来还是让你怕点好!”

我瞥了眼他,低头等着他如何让我再怕。过了会,他忽然放开我的手,迈步就走,我愣了刹那,心中一慌,忙追了上去,问:“你真生气了吗?”他紧闭双唇,眼光看着前方,只是迈步。我急道:“你不理我了?”他仍旧不看我一眼。

我一急,也不顾两人正在路上,拽着他衣袖,拦在他身前道:“我以后再不捉弄你了!”他停了脚步,无奈地道:“我没有生气!”他的表情让我心中一松,忙放开他衣袖,让开路。

他继续大步而行,我在侧旁快步跟着,问:“那你干吗刚才一句话也不说?”他皱着眉头,道:“我很渴!”

我知道我不该笑的,可是随他走了一会,实在忍不住,低头‘吭哧,吭哧’地压着声音笑起来。他盯了我一眼,我忙咬唇忍住,可不多久又笑了起来,他没再理会,自顾快步而行。

待看到前头的太监,我忙叫了过来,笑着吩咐:“赶紧端杯茶来!跑快点!”他匆匆快跑着而去。我向他行礼告退,笑道:“王爷等茶吧!应该很快的!”他蹙眉挥挥手,我笑着转身而去。

到晚间睡觉时,躺在床上仍然想一回,笑一回。待笑累了,人也沉沉睡了过去。第二日起床后,玉檀笑看着我说:“很久未见姐姐心情这么好过了!连眼睛里都是笑意!”我‘啊’了一声,问:“有吗?”玉檀点点头。

我忙打开镜匣一照,真是眉梢眼角带着笑意!我上次眉眼俱笑究竟是什么时候?久远地我都不知道从何想起。

盛夏早已过去,太子爷的脾气却没因暑气消散而缓和,反而越发急躁。我想到他至死的囚禁生涯,颇多感慨同情,可转而一想他若不被囚禁,我恐怕就要嫁给他,让我在嫁他和他被囚禁中选择,我毫无疑问选择后者,又觉得自己的感慨同情很是虚伪!人总是在自己安稳后才会想起同情。

康熙和众位娘娘、阿哥、福晋、格格们都聚在太和殿庆祝中秋佳节。当值的太监宫女们各自忙碌,不当值的也聚在一起饮酒取乐共庆佳节。

我提着食盒,本想回屋,可临时突然改变主意,想着现在的御花园肯定没有人,几株桂花又开得正好,不如索性到那里赏月、赏桂花、饮酒,不是比自个在屋里更好?

果然清清静静。凉如水的夜色中,浮动着桂花馥郁的香气,我不禁脚步慢了下来,深深吸了几口,正举头望月,一缕笛音乍起,唬了一跳!

待心神定下,不禁有些诧异,谁在这里吹笛?也不急着去寻,随手将食盒搁于地上,背靠大树,半仰头看着圆月,静品这一曲《梅花三弄》。

雪中寒梅,姿态清洁,暗香浮动,虽无百花相陪,却临风摇曳、自得其乐。我心中约莫知道是谁,含着丝笑提起食盒,寻音而去。

人未到,笛音却转哀,彷若一阵狂风突起,满树梅花终被打落,再不甘心,却也得与泥尘共处。我心中惊诧,他何时竟然有如此伤痛?不禁脚步放缓,轻轻走了过去。

--

小说天下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