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章

两个小时后他们俩已经坐在了小毕的对面。看这小毕有点腼腆,小伙子长得帅帅的,好象不善言语,只是一问一答,并且极力表现出那次事故与他没有任何的关系。当然赖恩他们俩找到小毕主要还是为了找到失踪的小蔡。但是小毕从开始就否认了知道小蔡的去处。显然这次见面陷入了僵局。小毕说得最多的就是两个假如,假如小蔡能找到,假如小蔡还活着,就能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他为什么假如小蔡死了?赖恩觉得里面有文章就一个劲的追问,然而小毕只是强调自己这是假设。赖恩见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就告诉小毕说我们会随时来找你的,请你想起什么也通知我们。然后就告辞了。

回来的路上俩人在车里都是闷闷的。显然是第一次出动就遇见的难度打击了两人急迫的心情。

赖恩也是再也理不出头绪来了。“我们何不去警察局直接查查小蔡是什么地方的?”娜佳说。“对呀,这对我可是近水楼台之便哟。”赖恩拍了拍自己的脑门。赶在警察局下班前,赖恩找到一个常与安全局有来往的警察朋友,但是他们查出的结果更失望-查无此人。那警察问查这人干吗,也许人家用的假名呢。赖恩没有和他多说,道了谢就离开了警察局。上到车上就拨了小毕的电话,然而对方关机了。赖恩突然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不可饶恕的错误-我们太轻易的相信小毕,太轻易的放过他了。看看时间,今天已经不可能再去康城,因为明天上午娜佳还要参加她姐姐的葬礼。

一天这样的奔波赖恩觉得有点疲倦,送娜佳回到了她的住处,自己也回了家,痛快的在热水下好好的冲了冲,然后裹上一条毛毯一觉睡到了第二天早晨。

这个早晨是赖恩一个多月来觉得自己最神轻气爽的一个早晨。自己一个多月来是怎么度过的,他已经回忆不起那些刻骨的日子都做了些什么,只觉得自己仿佛历经了一次人生最黑暗的过程或者说是一次精神上痛苦的挣扎,一种孤独如诗,生如醉言的,过去的现在的将来的迷惘就在过去的一个月里显现无遗。而引起这一切的不都是因为失去了自己深爱着的妻子吗?这一切都是因为夺去妻子生命的那幕后的黑手真的存在吗?如果存在就快点浮出来吧。

从电梯到了顶楼停车场。妻子的车仍然停在原来的位子,赖恩总会在开自己的车的时候看上几眼。顶楼停车场很大,是连接了两个楼层的天台做成的。发动车后的赖恩慢慢的走着,这是就他的懒散,一种在办公室坐太久,工作太机械化赋予的结果。这就自己难以改变的痼疾,在生活平静的时候赖恩也懒得去改变它。一种闲暇惬意的生活优越感已经侵蚀了赖恩身上很多男人血性的东西。

开到停车场的十字路口赖恩准备右转到出口时,他突然觉得有一阵强劲的气流冲在自己的车身上,让= 在他还没有明白过来的时候,他的车就被从他左边直道上飞速冲来的一辆越野车横着推进了出口的通道里。蒙了的赖恩以为是哪个冒失鬼开车没有注意路口,然而这想法在他脑里没有停留一秒钟就被没有刹车反而更加大了油门的越野车给打消了。越野车疯狂的横着推着赖恩的车在通道里磕磕碰碰向T 型路口冲去,此时赖恩似乎明白了这车的用意。T 型路口左右是出口通道,正前方的高墙外就是大楼的楼外,楼外是什么?就是离地30多米高的空间。天啦,赖恩觉得自己头皮一炸,掉下去必死无疑。怎么办?车只有直向动力,没有横向动力,这样就只有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那疯狂的越野车推下去。刹车片都被踩得冒出了浓烟,但是一点作用也没有,越野车的马力应该非常的强劲,它每一次踩动油门时都发出轰天的巨响,逼在这只有一辆车横着的宽度的T 型通道里,它发出的声响把房顶上粉饰的涂料都震了下来,赖恩车的玻璃上已经散满了涂料,几乎看不外面了。由于涂料的油性,雨刮器也被死死的粘在了玻璃上。那越野车的玻璃上同样也应该是这样?赖恩心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

越野车也不能清楚的看见外面,它现在只是知道前面的目标而在疯狂的推着我的车。我何不搏一下?赖恩立刻踩下离合器,把档位送进5 挡,迅速的发动刚才在碰撞过程中熄了火的发动机,然后把油门踩下去一半,瞬间想到这些,做完这些,赖恩就觉得眼前一亮。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