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章

小古几个人难免不对朱宗怀进行调查,调查的结果是,朱宗怀有着一次服刑的经历,和聚众赌博被拘的过去,而打架斗殴更是数不清了,在道上,人家都叫他阿怀。

以后,小古说,要特别注意这个人,郑兴的死肯定和朱宗怀有什么联系,但是,以后的跟踪调查发现,这个人一直没有什么出格的行为。

另外,顾琳和一个男同事也化妆成一对情侣,对夜夜风进行过好几天的暗访,但是结果也是没有什么特别的收获,夜夜风歌舞厅是照常营业规规矩矩,小古说,如果夜夜风是真的有问题的话,郑兴出了事,那他们还不是早早地都做好了准备啊,应付警察的调查呀,顾琳说:“那要是想查到什么有效的线索,看来我们最好是等一段一时间了,到时来个突然袭击,它夜夜风要是真有问题,是不怕不暴露出来的。”

鞍ィ饩投粤耍揖褪钦飧鲆馑肌!毙」潘担骸笆裁淳壑诙牟垫交蛘弑鸬氖裁炊疾灰欢ā!

而这时的刘队却说:“我们虽然人手不够,可这个朱宗怀一定不能轻视,先盯一段时间再说。”

另外,从经侦队抽调来的同事,专门对宋持明经手的往来账止再次仔细地查账,没有得到更有力的证据,宋正开出那一千五百万元的转账支票中,有三百万是在二零零四年一月匿名支取的,而在二零零四年的八月份一个月中,宋持明将剩余的一千二百万分十二次汇集到本行内的另一个匿名账号上之后,又一次转账到了另一家建设银行,而从建行再转走这笔钱的正是飞动公司的曾少星,之后那笔钱就不知去向了。

还有从喷泉池里捞出来的烟蒂经过鉴定,是本地卷烟厂生产的一种中档烟。猛狮牌。

另外,在顾琳请假这一个星期里,刘河壮等人对宋持明、郑兴和曾少星的家里进行搜查,所得收获不算大也不算小,比如在郑兴的家里搜到了宋持明和曾少星的照片,还有宋持明有写日记的习惯,现在,刘队把宋持明的日记本交给了顾琳。

罢馐羌副舅纬置鞯娜占牵掖致缘乜戳艘幌拢行┑胤奖冉夏讯锩嬗姓胖剑俏业囊恍┫敕ǎ阍倏纯矗硪幌隆!绷醵铀怠

因为宋持明的日记里一涉及到自认为重要的事情,都用了隐语和代号表示。

一点点去破译日记里的隐语,并非易事,一开始,顾琳并没有完全的信心去完成它,只是说了句试试看吧。当然她也希望自己能尽快看透其中的玄机。但是在两天之后,真正到她把宋持明的日记看完两遍之后,再与之前掌握的宋持明的一些资料相对较之后,发现那日记并不很难懂。

有时候,想一想,顾琳更愿意做一些外围的侦察工作,不像现在总是被刘队留在局里坐办公室,但是他这样做毕竟是对她的照顾。

刘队还有别的事情,临走时,还不忘关心云集。

八趺囱恕!

芭叮萍剑群昧嘶估锤尚叹兀恢滥阍覆辉敢庖俊

昂冒。 绷鹾幼乘斓卮鹩Φ溃暗日庹笞用ν炅耍颐嵌既タ此!

安挥昧耍Χ伎烀λ懒耍惺裁春每吹模俊

顾琳开始了阅读宋持明日记的工作,那样的日记虽然用了隐语,但还一点点弄懂了日记的内容。

比如其中一句是:“十二棵人参长势良好,就要被收获了”。

再比如:“天上的星星不多,但是虎视眈眈”等等。

暗鹊侥且欢蜒丈蝗』乇ㄖ蟆R磺卸冀ィ幽抢吹娜瞬危只氐侥嵌ィ哟艘院缶涂梢怨┌参鹊娜兆恿恕薄

这些都是从宋持明日记里挑出来最明显有暗示特征的句子,顾琳一一将这些句子还原它们真实的意思。

如果说这“十二棵人参”指的就是宋持明转账出来的巨款的话,他分明是盗取了一千五百万元的公款,为什么偏偏写成“十二棵人参”呢,顾琳想了几天,才从以前的卷宗找到答案。另外三百万是以前挪用的,再拿另外的一千二百万与“十二棵人参”对照,也就算吻合了,另外他把曾少星写成“星星不多”就不足为奇了。

几天下来,顾琳从中揣摸出一个模糊的情节,就是宋持明用这一千五百万买了什么东西,结果发现这个东西是假的,宋持明就是找那个曾少星去理论,结果曾少星就死了,之后宋持明的日记里全是忧虑之言和惶恐的情绪,还有对一个姓赵的人抱怨和咒骂,显然是这个人骗了他。本来打算快速将货出手的宋持明,才发觉已经收不回那“十二棵人参”了。

而宋持明把日记里被称作假货的东西,叫“一堆颜色。”

顾琳打电话去问刘河壮,想证明一下这个“一堆颜色”到底是什么。

澳忝窃谒纬置骷依锘顾巡榈绞裁刺乇鹬匾亩鳎俊

拔镏ぢ穑俊

氨热缢抵登亩鳌!

坝幸环獾雷拥纳剿9诺浞绺袷愕哪侵职伞!

罢胰思ü寺穑渴遣皇秦推罚俊惫肆瘴实馈

澳阍趺粗溃俊绷醵游实溃骸叭占抢锼盗耍俊

八闶撬盗税伞!

拔蚁肟赡苁钦庋模碜诶锊皇撬倒纬置髟谌ツ暌辉路莸氖焙颍吡巳偻蛟穑谒娜占且蔡岬焦馊偻颍辞榭鏊窍朊植拐馊偻颍旁倩ㄒ磺Ф偻蛉ヂ蛎氲让绞种螅俪鍪郑獗士骺盏娜偻颍庋拍苊庾约旱睦斡帧H疵幌胝夥秦推贰!惫肆赵谑只锼党隽硕匀占堑钠埔牒蟮牟虏饨峁

刘河壮基本上认可了她的分析。要她继续说下去。

岸占侵刑岬降哪歉鲂照缘娜司褪悄欠穆糁鳌!

拔乙部垂占牵锩娌⒚挥姓飧鋈烁晗傅男畔ⅰ?蠢聪乱徊骄驼艺飧鋈肆恕!

案件还是在从三个被害人的人际关系上寻找突破,而这个姓刘的卖画人可能就是突破口。与宋正结识的人有十几个赵姓的人,男的女的都有,谁是最符合卖画诈骗犯罪嫌疑的那个人却还需要一个个排查。

顾琳想,案件到了这个地步,应该没有什么悬念了,现在只要让那个姓赵的人浮出水面就行了。

周末的时候,儿子小骁班里要开家长会,因为先前答应过小骁,等到开家长会的时候,她会去,而且一定要穿警服的,顾琳不得不穿着一身警服陪着儿子去学校。还算好,儿子没给她丢脸,小骁的班主任除了说小骁常常迟到外,其它的都是表扬之辞,至于迟到嘛,顾琳特别跟老师解释了一下,那是因为她家庭的特殊原因吧。

小骁的班主任又看了看她的一身警服,然后,很惊奇的问道:“你是顾琳吧?”

班拧D闳鲜段遥俊惫肆沼行├Щ蟆

罢嫫烈D闶窃勖鞘械氖芮嗄辏一岵蝗鲜丁D闳胙∧且唤欤乙彩呛蜓∪四兀且唤炀驮勖橇┦桥模远阅阌∠筇乇鹕睢!

顾琳好像想起来了。确实有一个候选人是老师。

安缓靡馑迹涫滴腋揪筒还桓瘛!惫肆招睦锴宄艽蟪潭壬鲜且蛭约旱某は嗾剂擞攀啤

肮桓瘢怨桓瘛!卑嘀魅我桓鋈艘托矶嗉页そ涣鳎瞬坏煤凸肆赵偎当鸬幕疤狻W泻舯鸬难页ち恕

肮肆铡!庇钟腥撕八拿郑肆兆砜吹揭桓龊苋茄鄣呐苏遄潘δ兀****的那种,可惜不认识。

肮肆铡J俏摇N沂切≌隆!蹦歉龃虬绲暮芸湔诺呐嘶乖诔渎惹榈男ψ拧

笆钦履闲恪!惫肆帐宰盼柿艘痪洹

澳慊辜堑梦颐帧T勖嵌嗌倌瓴患耍阒缆穑俊闭履闲愀有朔埽种撇蛔∏樾鳌

疤炷牛媸悄恪N叶疾桓胰稀!惫肆找脖徽履闲愕那樾鞲腥咀拧

两个人恨不得抱在一起,雀跃着,相到仔细看着,在一旁的小骁看的是莫名其妙。

奥杪瑁撬 !币桓鲂∨⒆Я俗д履闲愕囊陆螅实馈

翱炖唇泄肆瞻⒁毯谩!闭履闲憬套排

熬彀⒁毯谩!毙∨⒌难劾锫蔷把觯⒚惶杪璧幕爸焙羲彰

章南秀话里仍带着激动:“我是和女儿来开家长会的。”

章南秀看到了顾琳身边的小骁,更惊奇地问道:“你不是也来开家长会的吧。”

当知道自己的女儿和顾琳的儿子是一班的时候,章南秀连称巧合。从小的时候,她们也是六七岁,现在她们的儿女六七岁也是一班,而且她们都是从原来的城市到另一个城市。

章南秀是顾琳小一二年级时候的同学,也是上学放学顺路的玩伴。所以虽然过了很多年,顾琳一直记着这个名字。

拔椅蘼廴绾味疾桓蚁嘈牛阆衷诰谷坏绷司欤铱煸嗡懒耍阈∈焙蚴裁囱。木驳谋刃÷够剐÷埂!

顾琳笑了笑。没有回答。顾琳也是无论如何都想不到,正是章南秀的意外出现,为这个在迷雾中的案子撞开谜底。

澳隳兀衷诤寐穑俊惫肆斩愿詹拍歉龃虬缈湔诺呐瞬缓糜∠蠖家簧ǘ狻

盎购冒桑褪抢牖楹团ス牖椴凰悴缓冒伞!闭履闲阈α似鹄础

顾琳也笑笑,没有回答。

白撸腋龅胤剑叱员吡摹!闭履闲憷殴肆胀庾撸炙档溃骸袄鲜Ω詹潘悼梢曰厝チ恕!

顾琳真是有点盛情难却。硬是被章南秀拉着出了学校,想着云集还在医院呢,顾琳还是说了推辞的话。

盎岷染坡穑俊

澳憧次矣姓馍硪路鼓芎染疲悴皇呛ξ衣穑俊惫肆招ψ潘怠

拔颐靼祝屑吐桑撸勖堑缴痰曷蛄郊幌吕淳褪橇耍闾颓!

顾琳觉得章南秀还是从小时的性格,一点都没变。说道:“那好,姐,我今天真有事。你留电话给我,改天我们全家一起来请你。”

顾琳好不容易推辞了章南秀的好意,互留了电话,但是在心里却有一丝丝的不忍,因为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改天会改在哪天,转念一想,反正儿子和她女儿同班,也断不了联系,说不定下次在学校又遇上了。

顾琳辞别了章南秀母女俩,带着小骁直接就去了医院去看云集。

到了医院,让顾琳感到欣慰的是,云集已经可以拄着拐杖慢慢地走路了。顾琳扶着云集在楼下的花圃边散步,做恢复训练。儿子小骁跟在身后雀跃着跑来跑去。

鞍职帧!毙℃缦群傲似鹄矗娴乜醋旁萍⑶曳杀甲牌肆斯ィ肆樟白牛骸靶℃纾啃⌒摹!

可是小骁还是扑到了云集的怀里,云集努力把小骁抱在怀里,顾琳把小骁从云集的怀里拽了下来。

澳悴藕谩S殖涯苁遣皇恰!

云集却一脸骄傲:“我真好了,你看……”说着话,云集丢掉了拐杖,往前走路。

云集一步步地往前挪,顾琳平静地看着,心里却泛起一阵辛酸。她在心里说,她盼这一天已经好些年了。

奥杪瑁慵堑媚愦鹩液桶职质裁矗俊倍有℃缙舴⒆盼仕肆杖匆皇毕氩黄鹄闯信倒℃缡裁戳耍拖蛐℃缪扒蟠鸢浮!澳闼倒劝职趾昧耍臀颐且涣臼裁闯道醋牛俊

看着儿子的高兴劲,顾琳说道:“好,妈妈送你们一辆摩托车。”

噢,噢,小骁欢呼着,骑摩托车兜风了,小骁做着一个驾车的动作,转着圈地跑着快乐之极。

奥杪瑁阋踩ァN颐侨鲆黄稹!

昂谩!惫肆招α似鹄础

安欢浴;褂心棠獭!毙℃缬炙档馈W窒肓讼耄实溃骸奥杪瑁俏颐侨叶甲希岵换岢亍

顾琳说道:“你说呢,当然会了。”

岸印D闼嫡庠趺窗煅剑俊痹萍实馈

罢夂冒臁5任页ご罅耍蛞涣久瞥担颐呛湍棠桃黄鹱痪托辛耍绞焙蚩愣俊

顾琳再次被儿子逗笑了,虽然,儿子已经上学了,仍然改不掉儿童天真的秉性,但是,转念一想,儿子,才六周岁呀。而小骁对自己的答案很满意,随后又虚拟一个驾驶汽车的动作,左右跑来跑去,小骁没有再打乱爸妈说话,一个人跑到一边玩着,但仍然与两个保持着一定距离。

顾琳和云集正在聊天呢,两个人同样也是在筹划着未来,只是不像儿子那样天真,更实际一些罢了。

然后,那边听到了儿子“哎呀”和一声,顾琳转身一看,儿子已经摔倒在地上,跟儿子一起的还有一个孕妇也坐在地上。

糟了,儿子闯祸了,坐在地上的孕妇正大声喝斥着小骁。

澳阏庑『ⅲ业暮⒆樱孔呗吩趺凑饷床恍⌒摹钡鹊取

顾琳快速地跑了过去,扔下儿子不管,连忙去搀扶那个孕妇起来,顾琳看到那个孕妇用手护着微微隆起的腹部。

这时候,孕妇的老公也走了过来,问:“怎么啦?”

孕妇委屈地把原委说了一遍。

孕妇的老公问道:“没事吧?”

孕妇捂着肚子说:“就是有点儿疼。”

孕妇的老公却说:“就是没摔着不也是有点疼吗?”

顾琳看到那个孕妇瞅了自己老公一眼,赶紧插话道:“要不然去检查一下,要是没事才放心。”

懊还叵担还叵怠D挠心敲唇鸸螅崆崤鲆幌戮陀惺拢俊痹懈镜睦瞎戳ν拼恰

盎故侨ゼ觳橐幌掳桑俊惫肆涨肭蟮溃乱蛭油缙じ懈玖粝潞蠡肌K淙辉懈居邢胍プ黾觳榈南敕ǎ侨幢焕瞎豢诨鼐恕T萍踩衔懈居Ω萌ピ僦匦伦龈黾觳椋钇鹇胍惨匆幌乱缴窃懈镜睦瞎此担骸拔颐歉詹挪抛龅募觳椋缴担磺姓D亍!

孕妇被她的老公搀抚着,一步一步地缓缓离开了,顾琳再回头看儿子和云集。儿子还是惊惶未定呢,瞪着大眼睛,伸长了舌头,以示愧疚。

顾琳悬着的心才算放下心,生怕儿子真的闯了祸,把事情弄成一团糟,还算好,有惊无险。顾琳正教育儿子以后要小心点呢,忽然想起了什么?猛然回头一看,刚才那一对缓慢地走开的夫妻,只是一小会儿的功夫,已经不见了。

拔衣砩暇屠础!惫肆账底啪妥碜妨斯ァ

澳闳ジ墒裁矗坑衷趺蠢玻俊痹萍实溃上Ч肆障衩惶揭谎;故茄杆俚嘏芰斯ァ

有好大一阵子,顾琳才带着一副失望的表情回来,看着老婆的样子,云集问:“你去干什么,也不说一声。”

案詹拍歉瞿械模媸欤孟袷恰

笆撬俊

拔一共荒苋范ㄊ遣皇撬!

澳母鏊剑俊痹萍实馈

熬褪悄翘旆勺咴羟腊氖焙颍镂业哪歉瞿腥恕!

安换崮敲辞砂桑俊

罢娴暮芟瘛?上Ц詹琶蛔⒁獾健9笙胂耄芸赡芫褪撬!

芭叮肥凳歉鏊Ц纭痹萍话鸦八盗艘话刖屯O铝耍蠢掀诺姆从Γ峁上攵肆蘸莺莸爻蛄怂谎邸

云集却在得意的笑呢。

不错,那确实是一个高大英俊的男人,不过绝对没有云集逗她时,在心里所假设的那种可能了。

她只是在暗暗思索,和云集说的那样,不会真的那么巧吧?

澳腔谷フ胰思腋墒裁囱剑俊痹萍换澈靡馑嫉匦θ赐蝗皇兆×恕

爸辽俑思宜狄簧恍话伞!

暗笔保皇撬倒涣寺穑俊痹萍菇糇凡簧帷:孟窕得∮址噶恕

胺场!惫肆涨W判℃缱呖耍略萍阉桓鋈硕诤竺妗

袄掀牛阏庋芪O张丁!北涣淘诤竺娴脑萍乖诙核

云集出院后的第四天,棋州开始下雨,那是介于春天和夏天之间,五月已尽,那种淅淅沥沥的雨,整个春天在一夜之间都被淋湿,还有整个城市,被雨水洗得透亮透亮的,特别是路边的树和绿化带,都沾着晶莹莹的雨滴,显得更加翠绿。

清晨的时候,雨停了,空气是那种前所未有的新鲜。

也就是在这样的夜里,在城市南郊的一条大路上,又发生了一起枪击案,那天,顾琳也去了现场,死者是个女性,身中数枪躺在大路的左侧,身边的的血迹几乎被雨水冲得干干净净,连同浑浊的雨水一起流进了下水道。

死者中了四枪,而死者内侧人行道旁边的墙上,留着三个弹孔,从子弹发射方向来看,对方是路的对面。

费解的是,死者的身体是像是被人移动过,然后平放在地上,脸上并被覆盖了一件男士上衣。在衣服覆盖的下面的那张脸被雨水洗涤的白晰白晰的,不过已经是那种吓人的苍白了。衣服因为浸了水紧紧地裹在身体上,却把身体均匀的曲线给显露了出来。她的黑发湿湿地沾在地上,旁边和一些积着的的泥沙。单凭长相来看,那是一个足以令人扼腕叹息的女子,在那个女子半松半握的手里,还有一把手枪,另外一支散落在不远处。

顾琳看了看她胸口的几个伤口,然后一一地拍照。其中有一个巨大创伤口,像是近距离开枪所致,她在想,可能是凶手在开枪之后给死者盖上的那件上衣。

但是,那件上衣的颜色引起了大家的一致注意,深褐色。

顾琳脑海里闪过一个男人的形象,银海小区凶杀案时,小区的电子临控设备捕捉到的犯罪嫌疑人穿的不正是这种深颜褐色的外套吗?

刘队仍然在观察着那两支枪,那是两支精致的M 一九三五式九毫米口径手枪,那种枪是从勃朗宁手枪变型而来,发射方式为单发,这种枪的弹容量是八发。接着刘队卸下了弹匣,再从弹匣里卸下子弹,而两个弹匣共剩下三发子弹,那种九毫米帕拉贝鲁姆手枪弹是采用了铅芯弹头, 对人员具有足够的杀伤威力。

也就是说死者在死之前曾与人发生过枪战。

勘察完现场,死者抬走的那一瞬,大家看到了在死者身下的地面上,有一个被子弹深深穿透的凹洞。子弹是穿透死者胸膛,并钻入地面的,后来证明,这一枪是由死者自己手里的枪发射。

顾琳又抱着相机然后拨开人群,在向四处打量,既然发生过枪战,四周一定会留下弹痕,她看到路对面的清洁工正在打扫一地的碎玻璃,赶紧跑了过去,蹲下来辨认着,一堆碎碴,很像是汽车车窗上散落的玻璃,顾琳阻止了清洁工,喊来了同事取证。

既然与死者发生枪战的人是站在死者路对面的,那就不难想像出这些汽车上的玻璃碎片是死者开枪所致了。

顾琳忙完自该做的事情,轻轻叹了一口气,心想那件深褐色的上衣件若真是上一件凶杀案里杀手所穿过的那件,那跟这件案子又有什么关系呢?

愣了一会儿神,才醒悟过来,此刻好像有很多看热闹的人,站在不同的角度看着她,果然如此。

就在她低头躲过那些目光的时候,不经意思间看到人群的一个人,他戴着墨镜,嘴里叼着半支烟,但是距离稍远,看不清什么表情,无非是和普通路人一样,一张冷漠的脸。他好像也在打量着她,或者说一直在打量,他好像是在那个地方站了很久,是她忽然打量他的时候,他才连忙转身的,他的动作不免会让警觉的她生出些怀疑,然后,这种怀疑感在快速地升级。

那个戴墨镜的男人在转身离开的瞬间,用手指捏住那剩余的半支烟,用力地一掸,那支烟蒂就划着一个弯弯的弧线, 在几十米开外的顾琳分明是看见那支烟蒂准确地落在了一个垃圾桶内, 这个动作立刻引起了顾琳的汪意, 随后, 就立刻追了过去, 戴墨镜的男人显然是感觉到身后有人, 快速地离开了路边的空旷处, 汇入了人流, 几乎是在不到十秒钟的时间, 等到顾赶到那个戴镜的男人站过的地方, 再四处张望的时候, 那个戴墨镜的男人早已经不见了。

顾琳在想,这个人肯定就是凶手。

看到顾琳奔跑向了远处,然后又停在那里,几个同事不知道怎么回事,追赶了过去,这时候的顾琳根本管不了身后的同事,继续向前追去,让她觉得不可思议的人,那个有意躲着她的戴墨镜的男人,已经无迹可了。等几个同事都赶到了顾琳身边,小古问道:“怎么回事,琳姐。”

拔铱醇恕!

八俊

靶资盅剑俊

笆裁矗俊毙」沤沤傻匚实馈

澳愕纫幌隆!惫肆账底抛硐蚵繁撸倩氐礁詹拍歉瞿腥苏竟牡胤健K湎卵蛞桓隼袄锟慈ィ褪悄歉鲅痰僬簿驳靥稍诶澳冢乖诿白叛獭

这时,刘队也过来了,显然是发现这边出了状况,顾琳指着拉圾桶的烟蒂,也做了掸落烟蒂的动作,然后把刚才的情况说了一遍。

刘队立刻下了命令,赶紧再追,十分钟之后,分头搜索的几名同事,纷纷回头,结果可想而知。

那支烟蒂被小古镊子夹着从垃圾桶里取出来,被弄灭之后,放进了一个塑料袋内。小古把盛着烟蒂的袋子给顾琳看,烟蒂上的几个小字上分明是写着“猛狮。”

其它,如对烟蒂上残留唾液鉴定的结果,还要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出来。

澳芸隙ㄊ峭桓鋈寺穑俊毙」湃悦曰蟮匚实馈

顾琳发觉小古问的问题很难回答。但是在心里思量了许久之后,顾琳还是觉得那就是一个人,就是凶手。

爸辽偎共皇且桓隼溲铩!闭馐橇醵拥淖芙帷

暗撬负跏巧比巳缏椤!毙」湃匀徊环醵拥呐卸稀

顾琳说:“小古,你才进刑警队,就学着点吧。”

霸趺次掖砹寺穑俊

斑危吹剿勒呱砩夏羌馓琢寺穑俊惫肆盏比幻靼琢醵游裁此敌资植⒎峭耆溲幼虐言蚋嫠吡诵」拧

靶资指巧先サ模俊

安蝗换鼓苡兴俊

澳切资趾退勒咭欢ㄈ鲜读耍侵溆惺裁垂叵担闶撬凳乔樯保俊毙」盼实馈

澳且阕约喝サ鞑榱耍以趺粗溃坎还绻乔樯钡幕埃还诱庋ち业那拐嚼纯矗钟械悴幌瘛!惫肆账底牛炙档溃骸捌涫滴倚睦锏囊苫蟊饶慊苟啵俊

澳阈睦锸裁匆苫螅俊

澳憬馐筒涣说囊苫螅俊

八邓悼绰铮俊

顾琳并没有把所谓的疑惑说给小古听,她知道从他那里得不到正确答案,可是到了晚上顾琳还是说给了云集听。

罢娴暮芟袼!惫肆仗稍谠萍幕忱铮遭庾拧

八渴悄歉鏊Ц缏穑俊

澳阆肽亩チ耍俊惫肆罩浪档氖悄翘旆沙翟羟澜偈背鍪窒嗑鹊哪歉瞿腥恕2还钜幌耄歉鋈嘶故怯行┫嘞瘛?伤幌耄喝思乙菜慵逵挛侄岳掀拍敲春玫囊桓瞿腥耍趺椿崾恰

拔宜档氖撬!惫肆盏挠锼俾诵统恋厮档馈

云集说:“我已经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拔宜档氖撬俊

芭寺逵嫜剑俊

翱墒怯植惶瘢俊惫肆占负跏且徽於枷萑肓嘶秀敝小

澳蔷褪撬祷故怯械阆窳恕!

笆茄健!

翱墒且丫薪昝患耍偎瞪衔绲氖焙蚰忝怯指裟窃叮形迨装桑磕憔湍苋铣鍪撬俊

拔抑皇撬涤械阆瘛L乇鹗亲呗肥钡谋秤啊!

拔颐靼自趺椿厥铝恕!痹萍档馈

霸趺椿厥拢俊惫肆障蚶瞎熬却鸢浮

袄掀攀窍肽畛趿登槿肆恕;鼓苁窃趺椿厥拢俊

霸趺茨愠源琢耍俊

看云集一下被问的哑口无言,顾琳有些得意,半天云集才说道:“怎么?是不是被我说中了。”

这下轮到顾琳无言以对了。顾琳确实是在想着那个云集所说的初恋情人,潘洛渔。

并在以后的几天,总是不知不觉地陷入回忆,还有眼前不时地闪过那个戴墨镜男人的背影,并不时地搜索着记忆里潘洛渔的背影与其相对照。

那是一个十几年前的根本不愉快的故事! 在顾琳的心里早已经做了埋藏,她是从不向人提起,除了偶尔跟云集说过一两次。但是,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有那样的一对年少的恋人经过时过境迁,又生死重逢在许多年之后,而这样的故事竟然就发生在她的身上。

在她年少时居住的那个城市。公元一九九四年时,她的故乡,大致的地理方位是在中原,长江以北,黄河以南,西安以东,上海往西。

那时的顾琳,正值花季年龄,十七岁飞扬的心情,当时的她还是个准备向上海某个名牌大学进军的高三学生, 不但有着优秀的学习成绩, 还有着不是一般少女所具备美貌气质, 少年时候的顾琳不像现在那样干练果断,性格里是有一种出奇的敏锐和内向, 而且还有些胆小,她平时话语并不多, 所以她给所有的同学和老师留下了的一个清纯文静且学习用功的好印象,同时,她还有着一个做画家的梦想。

在这种情感最容易绚丽多彩的年华里, 她还拥有着一段朦胧的情感, 她和一位同班同学(也是那个故事里的主人公)相互怀有好感, 彼此心中都带着默契的爱慕, 虽然双方见面时, 只谈一些明星偶象, 学习生活上的琐屑话题, 尽管两人从来不往爱情这个话题上提。不过他们偶尔也会开玩笑地说说班上的谁谁和谁谁又恋爱了。

他叫潘洛渔,与顾琳同岁, 但比顾琳大了几个月。

在众人眼里, 他们已经是公认的金童玉女了, 若是生活中不发生什么太大的波折, 也许他们将来会成为一对很好很幸福的情侣, 直至结婚, 因为, 两个人已经约定好, 高考后两个都报考沿海城市的同一所大学, 虽然洛渔的学习成绩与顾琳稍差了些距离, 可是顾琳说了, 若是有一方意外落榜的话, 那另一方就等对方一年或者两年, 顾琳只是委婉地说过, 只有到了大学才能够真确定恋爱关系, 事实上, 两个人早已在内心中确定了。

那天是洛渔过十八岁生日, 顾琳和同学们都来给他庆祝, 说是庆祝晚会, 其实也是毕业生们在三年高中生活即将结束所举行的一个告别仪式。

庆祝会是在一个饭馆的雅座间里,那时候的故乡的城市不像现在,满街都是练歌房和KTV 包厢。

但是, 庆祝会上出了一个小插曲, 这也是给故事发展到最后埋下的一个小伏笔。

少男少女们整晚都唱着当时最流行的童安格的歌,跳着郭富城的舞。气氛热烈之极。在大家正高兴地为顾琳齐唱生日歌的时候, 忽然有个女生尖叫了起来。

是一只老鼠, 不知道从哪里窜了出来, 老鼠的出现让女生们花容失色, 甚至还有些胆小的男生也开始退避乱窜,其中感到最害怕的莫过于顾琳了, 她的脸色煞白, 一副几乎晕厥状, 一下子冲到了洛渔的怀里. 洛渔是来不及想起来抱起顾琳的,有些慌乱中的他,并没有忘记找那个吓晕了心上人的罪魁祸首去算账, 等顾琳听到他说,好了没事了, 才敢睁开眼睛, 睁开眼睛的顾琳, 看到那个老鼠已经被洛渔果断地给处置了, 当然, 他也只是随手扔出了一样什么东西(顾琳实在记不起来了),正好砸在老鼠的身上, 那只老鼠抽动了两下, 就死掉了, 一个同学做恶心状把死掉的老鼠打扫了出去。

老鼠彻底坏了大家的兴致, 但是洛渔却忘记安慰一下心上人, 只顾自己哈哈大笑, 笑众同学们和顾琳太胆小。当然顾琳也只是笑了笑, 并不介意洛渔对她的嘲笑, 反而在心里对她又增加了一丝好感。

那晚,随身听里,响着齐豫的那首《橄榄树》,那是她最喜欢的一首歌,更因为那首歌词的作者,那个年代,迷上三毛的女孩太多太多,她也不能例外。

洛渔说:“你喜欢齐豫的歌?”

顾琳说:“嗯!”

暗饶愎眨宜鸵徽牌朐サ某!

昂冒。俏业茸拧R谎晕ā!

她和洛渔第一次牵手, 当然也是唯一的一次。

两个人一起走在月光下, 那应该是青春岁月里最美好的一个日子吧, 他和她走在洒满月光的那个巷子里,穿过这条静的出奇的巷子,就到了她家,他一直把顾琳送到她家, 在顾琳家门前, 她的妈妈正站在门外等她回来, 数落着她回来太晚。

这是洛渔唯一一次送顾琳回家,那一晚回家路上, 顾琳和他互赠礼物, 顾琳除了送给他生日礼物外, 还特意送给他一只当时很时尚的时英表. 而送给顾琳的是一对很好看的透明的水晶耳环。

可是,意外事件在第二天就发生了, 一对纯纯净净的恋人只在刹那间就要面对生离死别。那是一九九四年四月二十二号,是洛渔生日的第六天。

事情来得那么突然,这让本来内向恬静的顾琳后来更加内向自闭。

本来顾琳才貌的如此出色, 引起别人的注目,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但却偶尔时候,却有社会上的一些不三不四的小青年的无理纠缠, 这才是让顾琳烦不胜烦的事情,说准确一点, 这些人并不是顾琳引来的, 而是一个叫高旭的男孩引来的, 高旭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说简单点儿就用纨绔子弟来形容吧, 他的学业在初中二年级时就中断了, 在社会上结识了一些所谓的朋友,他之所以敢时常来纠缠顾琳, 是因为高旭的爸爸在工作关系上正好是顾琳爸爸的顶头上司, 高旭正好是利用顾琳碍于这层关系, 才明目张胆地来追求顾琳, 这件事常常会影响到顾琳生活和学习的心情。

这个高旭常使本来就有些生性胆小的顾琳会变得更加惶恐不安, 因为高旭不知什么时候就会从人群中突然跳出来, 以请看电影或者别的什么理由约请她,尽管顾琳对此早就是头疼不已, 但是若不答应下来, 这个高旭就会死缠烂打, 可是顾琳又怎么能答应呢?

最让顾琳难堪的是, 这种事情常常会发生在学校门口, 或正好在上学、放学时的人流如潮的时候。为了避免这种不愉快的事情再次发生, 顾琳的妈妈每天都会在放学后提前来到学校来接顾琳回家,这也是很无奈的事情。

偏偏这天中午放学, 顾琳的妈妈晚来了一会儿, 而高旭又手拿着一个小礼品盒, 带着几个小混子,厚着脸皮出现在了她面前, 其它的同学和老师大概是都看惯了这样的场面了, 有的只是侧目看了看顾琳, 有的则视若无睹,各自走各自的路, 离开了,顾琳的身边只剩下两个最要好的女同学, 也被高旭带来的几个人连唬带喝给吓跑了, 在平时,这种情况顾琳若是退让一下, 收下礼物, 尽快离开, 也可能躲过高旭的无礼了, 但是, 这次与平时不同, 高旭硬是拉着顾琳要请她去本市最高档的一家西餐厅去吃西餐, 可想而知, 顾琳是肯定不会答应的。

那个高旭大概是明白了顾琳过了这个学期,势必会离开这个城市,到别的地方去求学,若是那样再想见到她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了,所以这些天更是频繁地出现在顾琳的身边。

在高旭带来的几个人的眼里, 顾琳就是高旭的女朋友, 顾琳如此果断地拒绝了高旭, 这让高旭觉得在朋友面前丢了面子, 在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之下, 高旭招手叫来了辆出租车, 强行拉扯着顾琳上车。

而高旭的朋友还在不停地起哄, 更让高旭变本加厉, 于是学校门口聚集了很多学生在那里看热闹, 却无人敢管。

就在高旭要把顾琳拉上车的时候, 洛渔和几个同学来从人群里快速地挤了出来, 洛渔看到这一切, 想到没想就冲了上去, 把顾琳从高旭手里抢了回来, 护在自己身后, 若在平时, 高旭一个人来找顾琳的时候, 若遇到洛渔在她身边, 高旭还是有一点怵的, 不敢太无礼, 可是今天顾琳的妈妈也不在场, 又加上有带了一帮朋友来助威, 高旭嚣张起来也就没什么大惊小怪。

高旭随即骂开了脏话, 随即说道:“洛渔你,少管闲事, 老子改天再收拾你。”

洛渔正要说话,此时, 顾琳担心因为自己会连累到洛渔, 拉开了洛渔,就说算了, 走吧。

在气势上,洛渔并不愿意输给高旭, 他觉得若不震慑这小子一下, 这个小子还会来纠缠顾琳。

所以两个人在发生口角之后, 再打斗起来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

看着洛渔不识趣,仍然不肯离开,高旭拔出了一把尖刀, 威胁着, 让他走开,洛渔只是注意着保护顾琳, 不让高旭靠近她, 就是在这拉扯的瞬间, 高旭把刀子捅向了洛渔, 他本能抱起书包一挡, 刀子扎了书包上了, 接着,两个人就这样撕打起来, 看着高旭和打了起来, 高旭的几个朋友就一拥而上, 对洛渔拳打脚踢起来, 看着洛渔要吃亏了, 顾琳同班的三个男同学, 也加入了打斗中, 事情一下子到了无法控制的状态, 顾琳只感到有人在把她往后面拉, 是谁她记不清了, 只影影绰绰地记得那是一位女老师, 虽然在大声喊着让他们住手, 但是, 事情还是往更恶劣的方向发展。

高旭的握着尖刀的手一扬起, 洛渔虽然机灵地躲开, 但是手背上还是被刀子划开了一道口子, 打斗并没有因此停下, 洛渔有些被动地用手里里书包挡着高旭晃来晃去的匕首,高旭好像是斗红了眼, 由着性子向洛渔逼近着,正打着, 有旁观者一声尖叫,让洛渔和高旭停了片刻,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停了下来, 还有其它的人都停了下来。

在地上, 顾琳的一个同学已经躺在血泊里了, 这种情况下, 着实让高旭感到害怕了, 醒了醒神, 对洛渔说道:“今天给你点儿颜色看看,要再敢管我的事,下回躺在地上的就是你。”高旭说守,也不敢迟疑, 带着自己的人转身就走。

看到自己的同学受了重伤, 而对方又要走,盛怒之极的潘洛渔竟然不顾一切去追高旭, 也许他的错误, 就是追赶高旭, 他大喊了一声:“你别走。”

最后的情况是这样的, 高旭因为和洛渔打了一场架, 虽然想逃跑, 但是体力上终不如其它几人, 落在后面。潘洛渔拼命地追了几十米之后, 眼看着接近了高旭,他就双手重重一推,攘在了高旭的后背上, 高旭顺着奔跑的惯性, 一个趔趄栽倒在了柏油马路边上, 一头撞在了电线杆上, 而高旭的那些所谓的朋友, 有一两个又调头回来的时候,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洛渔若是此时停住了手, 也许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 但是失去理智的洛渔出于对高旭的憎恶, 更因为自己的一个同学已经倒在血泊中,一种复仇心理在洛渔的心中又燃起火焰,他随手从地上捡了块砖头狠狠砸在了高旭的头上, 仅两下之后, 鲜血便流了一地。开始, 栽倒在地上的高旭还有些挣扎, 过了只十来秒之后就一动不动了, 真到这时, 洛渔才发现自己闯了祸, 再回头看了看, 几个人正把那个受伤的同学往出租车上抬, 准备送医院。

那调头回来的几个小混混远远地看了看地上一动不动的高旭,也知道事情可能闹得不好收拾了,就不声不响地快速离开了。

而这时顾琳和她妈妈正朝他这边跑了过来。

结果着实是令洛渔感意外, 顾琳的妈妈弯下腰看了看躺在地上高旭, 又看了看洛渔, 什么许也没说, 而旁边有人猜测道:“是不是已经死了?”

有人则低声说:“这好象是高副市长的儿子吧。”

倒在地上的高旭确实是死了。

看着顾琳的妈妈, 洛渔说了这样一句话:“阿姨, 是他要欺负顾琳。”

顾琳的妈妈一时间也是没有了主意, 但是, 刚才那句围观者的话一下提醒了她, 对呀, 这是高副市长的儿子, 高副市长是个什么样的人物? 在当地其实就是在东城跺脚, 西城在抖的人物, 而死者又是他唯一的独子, 儿子是他和副市长太太的掌上明珠, 从小到大在溺爱中长大, 娇生惯养。试想出了这样的事情, 这位副市长又岂能善罢干休,想到这里,顾琳的妈妈猛然醒悟过来, 大声斥责。

澳慊广对谡饫锔墒裁, 等着被枪毙吗? ”顾琳的妈妈说。顾琳甚至忘记了去责怪洛渔的鲁莽。

洛渔一下子迷茫了, 这将意味着什么?就是说他以后的日子将在担惊受怕中度过了, 亡命天涯, 也许跑不了多远, 就会被抓回来, 而被抓回来的结果是什么, 更是不敢想像。这意味着他以后再也不能回头, 不能再见到他的亲人, 还有眼前这位乖巧安静的心上人了。

顾琳说:“妈, 可有钱?”

顾琳的妈妈知道女儿的话是什么意思, 毫不犹豫地掏出了身上所有的钱递给了女儿, 顾琳把钱放在了洛渔正在流血的手上, 那个时候顾琳的手是怎样的冰凉, 她自己却浑然不知,可她还清楚地记得洛渔的手是有一种火焰的温度,可是谁都不敢再耽搁。洛渔拿了钱, 转身就要走,转尔又停了下来。再次回头, 也不管顾琳愿意与否, 一下子吻在了顾琳的唇上, 可是, 顾琳哪敢让他再逗留片刻, 这也不是眷顾的时候,如果走晚一步, 她都不敢想像结果如何?她想, 不管她爱的人, 不管他在哪里, 去哪里, 去做什么, 只要他还能活在这个世上, 只要他好好的活着就行。这是她对自己所希望的最低要求了。

顾琳果断地推开了洛渔, 让他快走。

拔开人群, 洛渔没有回头,越跑越远, 直到没有了踪影。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