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洛渔的样子确实是变了许多,比离别之前要成熟许多,再加上两年的雨林生活,皮肤变的黝黑了一些,呈现出古铜的色泽,还有顾不得刮掉的生硬的胡须,头发也乱乱的,再加上一身半新不旧的衬衫和牛仔裤,显出一点落拓之相,顾琳明明知道此刻的职责是什么,仍然忍不住动了恻隐之心。

两个到了一节车厢尽头的无人处,站立着对话,但是洛渔却再不敢去顾琳的眼睛。

罢庑┠旯暮寐穑俊惫肆赵俅问蕴搅宋柿艘痪洌窃谛睦镉殖龌谝猓拇Ρ继樱芄煤寐穑靠墒撬词浅鲇诠匦乃耪庋省

芭叮拇ο古堋R换味既哪炅恕!甭逵嫠档溃骸澳隳兀衷诠ぷ髁寺穑俊

班牛」ぷ髁恕!辈恢牢裁矗肆崭械阶约旱纳衾镉滞缸攀曛暗哪侵治拗谷徊恢迷趺囱八赝妨恕!罢饧改辏愣际窃趺垂吹模俊惫肆战幼盼实馈

这下轮到洛渔不知道怎么回答了。沉默了一阵,还是顾琳再次说话:“洛渔,跟我回去吧,你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

跟她回去吗?犹豫的念头只闪动一下,立刻被否定了。

安恍校一崃鄣侥悖俊甭逵嫖弈蔚靥玖丝谄0Α安皇牵也皇钦飧鲆馑迹沂撬的愀没赝妨恕!惫肆杖八植荒苊魉怠

拔业募胰嘶购寐穑课野治衣琛!甭逵嫖省

盎购茫ツ甑氖焙颍一谷タ垂惆值纳硖寤购茫褪悄懵枭硖逵械悴睢!

罢舛脊钟形艺飧霾徽亩印!

罢庖膊荒芄帜恪!惫肆账底牛植恢萌绾瓮滤盗耍俅蜗肫鹜轮械哪且荒唬辉敢饧亲〉哪且蝗铡K耄偃绲笔保歉龈咝癖纠匆丫茉读耍逵嫒羰潜鸾糇凡簧幔罄吹那榭隹赡懿换嵯裣衷谡饷丛愀狻

为什么非要追过去,把那个高旭置于死地呢?她这样问,但是终于说不出口,至少她知道,那一刻,他是愤怒的。

澳翘欤页鍪痔亓恕?墒恰

顾琳静静地听着,没有说话,以为他会继续说下去。然而他又沉默了。他想说的是如果他不出手的话,将来的顾琳很有可能还会受到高旭的伤害。

他说:“顾琳,还记得那一次,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去我们家乡那座白莲水库里去玩的事情吗?”

班牛〖堑谩!

那一年的莲花开的比往年都早。那是一个白莲花开满水面的周末。他们几个同学一起去水库去看那一望无际盛开着的白莲花。那沿着水面铺展开的美丽壮观至今还印在顾琳的记忆里,数以亿万计的莲花争奇斗妍。所有的绿叶把水面全都覆盖住了,只剩下无数片叶子簇拥着一朵挨一朵圣洁的莲花。

澳羌履慊辜堑寐穑康笔彼嫔嫌腥嘶糯诓闪ǎ褪俏颐钦谕娴母咝说氖焙颍闪ǖ娜嗽诖暇辛艘簧K嫔细∽乓桓鏊廊サ呐ⅰ!

这件事顾琳是记得清清楚的,那个后来被打捞上来的女孩,身穿着一身纯白色的衣裤,被人放在水边的时候,她的脸显得比她的衣服还要洁白。

澳鞘且桓龇浅C览龅呐ⅰN壹堑盟颐鞘且桓鲅5陌伞?上Я耍 惫肆账底拧!安皇窃谒砩戏⑾至艘攀榱寺穑克邓亲陨薄?囱邮前炎约壕拇虬绻环盘摹!

霸谒硗龅那凹柑欤仪籽劭醇桓咝窈退呐笥亚啃欣揭涣境鲎獬瞪系模柑熘螅吞陨绷恕!甭逵嫠档秸饫铮臀抻锪恕

顾琳明白了他话里的意思了。

拔业笔迸滤罄椿嵘撕Φ侥恪!

班牛褂新逵妫歉龈咝竦陌职郑丫蛭拔郾蛔テ鹄戳耍蹦臧涯愕陌缸佣ㄐ晕室馍撕ψ铮彩撬弥叭ǖ慕峁!惫肆站醯糜斜匾得髡庑

洛渔说:“我猜也是这样的。”

奥逵妫一厝グ伞!惫肆账嫡饩浠暗氖焙颍沁煅首诺摹H缓蟀咽稚煜蛄寺逵娴氖郑缓螅诼逵娴氖直成峡吹搅四且坏赖栋蹋悄且惶欤咝窕佣笆资备粝碌摹

洛渔没有反对又不知该不该答应。片刻后,长叹一口气,说:“我已经不可能回头了。”

安灰俟庵置挥腥赵碌纳盍恕!惫肆账档馈

坝心信笥蚜寺穑俊

懊挥小!

拔裁椿共徽遥俊

拔摇!惫肆昭迫涣耍恢涝趺椿卮穑训栏担谒男睦锘褂兴奈恢寐穑

澳隳兀辛寺穑俊惫肆辗次实馈

洛渔没有回答。

奥逵妫允缀寐穑恳侨献锾群玫幕埃峥泶蟮摹!惫肆罩沼诠钠鹩缕盗苏饩浠啊

不行,不行,他清楚地知道,投案之后,结果会怎么样?洛渔惊谔地看着顾琳,说不出来话。

顾琳刚才的手儿温柔地抚摸着他的手背,转尔变成了一种强有力的抓紧感,是钳制,在她的另一只手里,却拿出了一副手铐。

洛渔想挣脱,可顾琳却执意不放。

顾琳无奈地说:“洛渔,对不起,我现在是警察。”

澳阏娌挥Ω米鼍臁!甭逵娓詹诺木檀恿成舷Я耍滞笳谂Π谕压肆盏氖帧

她仍然握紧他的手,不让他逃脱。然后,他看到了她送给他的那块时英表了,火车的“咣咣当当”掩盖了秒针奔跑的声音。洛渔赶紧用袖子盖住了那块表。洛渔没料到撤回的手,已经放到了腰间别的那把柯尔特手枪上,心里激灵了一下,犹豫着又放下了手。

如果,她给他戴上了手铐,就等于他落网了,跟她回去就意味着他的生命将要覆灭,难道顾琳她不知道吗?好天半洛渔才反应过来,回答的很平淡:“对不起,我不能。我现在还有别的事情没做完。”

在他心里,这件事应该比投案自首更重要。

如果真的跟顾琳回去了,他将永远再也见不到小梨,他想了想,他无论如何也做不到。但是,现在回去,可以见到他日思夜想的亲人,但是可以将整日提着的心吊着的胆都放下来,等候法律和命运最后的裁决。想着他的出现,将再次跟他的父母造成精神的痛苦,他又犹豫了。这种亏欠的愧疚感时不时会冒出来盘旋在他的思维中。

有什么不可能回头?还有什么比找回自己的灵魂更重要的事。顾琳在心里猜测着洛渔的话无非是在撒谎,却仍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危险的在逃通辑犯来看。

奥逵妫慊挂拥绞裁词焙颍槐沧勇穑俊

洛渔试着去拿开顾琳的手,正准备转身离开,又站住了脚,迟疑着。

奥逵妗!惫肆赵俅魏傲艘簧庖簧寐逵嬗幸恢秩缡椭馗焊校庑┠甑谋继釉缇土钏硇钠1共灰眩训霉肆瞻阉穆渫党墒腔丶遥庖残硎遣恢劣谌盟执ジ小

迟疑中,他看到顾琳手中的那副手铐。洛渔何偿不想解脱?

肮肆铡!彼傲怂拿帧

班拧!奔逵嬗植凰祷埃肆沼治剩骸澳阆胨凳裁矗俊

洛渔顿了一下,再没有说话。看着顾琳正要将手铐往他的手腕上扣。

只在转念之间,“嘣”的一声,洛渔一拳就狠狠地砸在了顾琳的胸口,顾琳直接就倒在了地上,感到胸口的肋骨就要断了一样,那种疼痛毫不客气地直接深入肌骨和灵魂,顾琳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洛渔会出拳,更不敢想像洛渔会出拳这么重,而洛渔根本就没看看顾琳会怎么样,立刻转身就跑。

当手铐即将铐在洛渔的手腕上的那个瞬间,洛渔怎么想?在他的腕上已经有一块时英表了,那也是顾琳为他戴上的,真的,有一块这样的时英表已经足够了,这样的一块表已经牢牢束缚了他的灵魂,每当听到那时英表的嘀达声时,一分一秒即可以被无限地拉伸成一种无色无味的绝望,现在顾琳又拿出了手铐,他还要将自己的身体和性命交给她吗?再由她再把他转交给死亡?

当然,顾琳不可能完全知道洛渔这奔逃的五年中,到底发生了经历了什么事情,当然,她也不知道洛渔此行更重要的目的是要去见小梨,如果必须落网束手就擒的话,也要在见到小梨之后。

洛渔就是在这样的一瞬间,就把顾琳击倒在地上的,可还没有等洛渔跑出几步远,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喝斥声:“你站住,洛渔。”

一股怒气从洛渔的身后逼来,这是顾琳带着厉声地喝斥。

洛渔敏感地觉出危险的逼来,等他回头的时候,顾琳已经站的笔直,拔出了枪,直指他的胸口,顾琳的声音有着足够的威慑力。他没有料到顾琳会一跃而起,反击的速度这么快。

氨鸲咽址旁谕飞稀!

洛渔想,顾琳,这才像个真正的警察。她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了,时间的流逝中,人总是在变,有些感觉也在变化。没有什么是不变的,那怕是爱。

他情愿这样被顾琳强行制服,被逼着戴上手铐,也要不像刚才那样被顾琳的温情所感化,结果稀里糊涂地把自己给交出去,洛渔想,那样算什么?是诱捕。

洛渔隔着那黑洞洞的枪口,把自己一直是冷漠且迷茫的眼神投射到了顾琳的眼眸里,顾琳的表情里都是果敢和镇定,刚才语言里的那种愤怒好像转瞬即逝。

顾琳猜测,洛渔身上也一定带着枪,他要胆敢拒捕或拼死一搏的想,她绝不手软。

氨鸲!惫肆沼忠杂凶愎煌辶Φ暮吧钏

可是洛渔没有听从顾琳的话,这样的一次转身又像是和顾琳告别,洛渔正好站在两节车厢的衔接处,他只是慢了一步,要不然会轻易地逃脱顾琳的追捕,洛渔想,就算顾琳开枪,他也要离开。

可是顾琳还是迟疑了,洛渔竟然料定了顾琳不会开枪,洛渔只在顾琳迟疑的瞬间,争取到了珍贵的一秒钟,从列车上跳了下去。

洛渔向外跳的那一瞬间,她扣着板机的手指似乎是动了一下,或者是没有动,她的意识一下陷入了模模糊糊的状态,然后,才意识到手枪的保险还没有打开。

那一刻,顾琳的一个同事正好赶过来,可是顾琳仍然以握着手枪的姿势凝固在那里,同事看出来顾琳的发呆了,从手里接过她的枪,喊她的名字让她清醒过来,顾琳觉得放走了这样一个重案在逃的犯罪嫌疑人,就是自己的失职,而不管他是谁。

顾琳清楚地知道,如果她十分镇定的话,完全可以一枪将洛渔击倒,尽管他已经属于极度危险的人物,如果她真的不忍心,最起码可以将他击伤,这样他就不可能逃脱,但是她没想到的,她竟然开不了枪,很久以后,顾琳仍在自责,可能她还不适合做警察。她连最起码的无私都没有做到,那一刻,在她的面前,洛渔绝对不应该是她印象中的那学生时代的潘洛渔,而是一个重案在逃犯。

顾琳说:“我忘了打开保险了。”

同事看了看枪,并没有半点怀怀疑,说:“你是新人,不必太自责。”

顾琳给那个同事讲了她和洛渔的故事。同事听完后什么话也没说,主动帮顾琳隐瞒了这件事。

她又何尝想用手铐去夺取他的自由,洛渔他当然不知道,如果不以这方式使他失去自由,顾琳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跟他对话,有些话可是放在心里整整五年了呀!

可是这件事,还是成了顾琳心里的一种隐痛。这种痛一方面来自她对自己处事还不够果断的自责,另一方面是来自洛渔那么无情的重重的一拳。他怎么能那样无情?一这样想,顾琳被他打过的胸口就是一阵疼。

自从顾琳做了警察以后,她最担心的事情就是千万不要和洛渔狭路相逢,这样会让她难以做决定,可是她又多么地盼望能遇到他,劝他回头。终于这样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但是无论如何,她都不敢想象,曾经那个数年前对她呵护有加的小小少年,在那样的一刻竟然在她猝不及防的瞬间,出了重拳攻击她。而她根本就没有把他当作一个危险的逃犯来对待呀?

更令她难以置信的竟是,下了火车之后,在所抵达的一个海滨城市里,她又遇上那个数年前因为追求她而被警校开除的同学云集。

在押解犯人的钟点没到来之前,同事们利用一个空闲的下午,一起把那个风光优美的城市游逛了一番,等到将近黄昏的时候,顾琳说要一个人出去走一会儿,去给老家的爸爸妈妈买些礼物寄回去也好。

还没有转过一条街,就听到背后传来一个男人醉醺醺的声音,这个声音顾琳仍然熟悉,云集在喝醉了酒找她的时候,和这个声音一模一样,甚至醉醺醺地跟她表白,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她循着那个声音回头看了过去,一个喝醉了酒的男人,怀里正抱着一个打扮花枝招展的女人一摇三晃地走着,从一家酒店里出来,而那个女人好像比男人喝的更醉,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在两个人的不远处,停着一辆面包车,面包车旁边还站着几个男人,有人在喊她身边的醉酒的男人。

真的是云集。除了诧异之外,顾琳感到的是一种气愤,曾经是那么深爱着她的人怎么都是些不争气的东西,一个洛渔是这样,一个云集也是这样。

霸萍!痹谠萍铀肀咦吖保肆涨崆岬睾傲艘簧

云集立刻酒醒了一大半,手里搀着的那个烂醉如泥的女人因为失去了他的搀扶自己软在地上。云集撩起了盖住半张脸的长发,痞里痞气地看着顾琳,纠正道:“我现在叫阿泉。”

顾琳急切地斥责道:“你就这样混下去吗?”

云集笑了起来,没有回答。

云集的那些朋友过来去扶起那个****的女人。

云集指着顾琳,让他的朋友们来看,顾琳想,他可能是真的醉了。

翱炖矗忝恰矗乙郧暗穆碜印U惆桑晃宜α耍衷诖罄显兜模掷础凑椅夷兀俊痹萍卧魏鹾醯厮档馈

顾琳觉得那可能是一生中最窝火的一天了,她才想发怒骂醒他,云集一个耳光甩了过来打在她的脸上,有些火辣辣的感觉。同时也点燃了顾琳眼里的火。

氨鹚祷埃宜怠!痹萍俅蜗蛩呐笥鸯乓牛骸霸趺囱鞍伞!痹萍底疟ё×斯肆眨课窃谒拇缴希岢肿乓跬选

云集的朋友一片欢呼。

她绝对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本来以为即使是做为一个普通朋友,可以给他一些起码的忠告,谁知道他竟然这样无礼。

她想说话,却说不了,他的双唇覆盖在她的唇上,她甚至都想咬他了,他满嘴的酒气却令她感到作呕。无奈之下,她出手了,利索地把云集的双臂打开,然后一巴掌打在了云集的脸上。想打醒他,“啪”的一声,云集的手立刻又还了回来,这已经是云集打她的第二个耳光。

怎么男人都是些转脸无情的家伙吗?顾琳在心里置疑道。

怒火中烧的顾琳用头狠狠地一撞,顶在云集的胸膛上,云集随即摔倒在地上,顾琳没有再理睬倒在地上的云集,气呼呼地走了,身后响起了口哨声。

走了十几步,忍不住回看了一眼,云集正躺在地上,邪笑着看着她,给她飞吻,大声地喊:“老婆,住在哪儿,晚上我去找你。”

顾琳没再回头,离开了那儿,暗骂道:下流无耻的云集。

拐过了一条街之后,顾琳再回头看看,空荡荡的人行道上,只有她一个人,那时,她才突然爆发般让眼泪哗哗地流出来。并在心里反复地骂着云集,烂云集,臭云集,破云集。

回到旅馆里,倍感窝火的顾琳,以她的性格,不知道该怎么跟别人说这件事,最终还是把它完全窝在心里,跟谁也没有说。

半年之后,欧老师突然来到了她在的那个城市棋州,见她的第一句就是问她有没有男朋友。

困惑之余,她还是说了真话,没有。“一辈子都不想找了。”顾琳赌气地说。

澳阒牢业背跷裁赐萍瞿愕狡逯堇绰穑俊迸防鲜ξ实馈

拔裁矗俊蹦训勒獗澈蠡褂惺裁刺乇鸬脑蚵穑抗肆招南搿

耙蛭萍!

霸萍俊

岸浴D憧峙虏恢腊桑饫锞褪窃萍幕Ъ诘兀医ㄒ槟憷凑舛菜闶茄艘坏闼叫牡摹!

这里竟是云集的家乡,要是早知道,无论如何都不来这儿。“别提那个混蛋了,他现在变质了,这样下去,迟早要进去。”不提云集顾琳心情还好好的,一提云集,顾琳就来气。

霸趺茨慵俊迸防鲜室馕省

顾琳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

拔乙灯涫档蹦晁皇潜豢侨プ隽宋缘祝慊嵯嘈怕穑俊

顾琳一下子傻了,半天才说了个“我”字,又无语了。然后,想起了那天的相遇,以及云集对她的侮辱,原来都是他为了掩饰自己的身份。

澳闼档亩际钦娴模俊

暗蹦暝谛叹L羧搜〉氖焙颍已≡窳嗽萍浇裉欤沼谥っ魑颐挥锌创砣耍萍呛醚摹!迸防鲜绦档溃骸罢馐窃萍蹦晷锤愕男牛俏掖有干辖蚁吕吹模心闾先サ模褂兴先サ模叶挤抛拍兀衷谖锕樵鳌!迸防鲜Υ影锬贸隼茨切┬牛莸搅斯肆盏氖掷铮偈笔肿阄薮肫鹄础T醋约菏俏蠡崃嗽萍

霸萍衷凇惫肆找幌伦有盐蚬矗遣皇窃萍丫肆詹桓以偻孪肓恕

你先把信看完吧。

欧老师静静地等着顾琳把信看完,等顾琳一字一句把信看完之后,她发觉自己的眼睛已经湿润了。

这是一封公开的情书,而应该读它的人,却整整迟了好几年。

霸萍荷肆耍苤兀赡芑崃粝轮丈淼牟屑玻蝗梦腋嫠吣闼氖拢晌一故抢戳耍依词窍胛誓悖灰ゼ咳绻悴荒芙邮艿幕埃蔷退懔恕

欧老师说,云集执行任务且负了重伤,但是死里逃生,真算是万幸,应该有后福才对。但是言辞却是对顾琳寄予着一种隐约的希望,顾琳知道欧老师的意思。接着眼泪就哗哗地滴在了手里的信纸上,然后刹那中做了抉择,坚定地说:“欧老师,我想好了,你带我去见云集。

顾琳知道,爱上云集完全是一瞬间的事情,她已经没有任何拒绝云集的理由了。三个月之后,顾琳和云集结了婚。那时顾琳已经管不了自己还是年纪还轻了,而心情也不像以前那样乱了。

这一切全因为欧老师的从中撮合,若不然,那有两个人今天的幸福,所以,当欧老师再次来到棋州的时候,也难怪云集和顾琳都那么高兴。

那一天,从列车上跳下来的洛渔摔断了一条腿,可他捡回了一条命,一开始,他还在为自己的果断的逃离而沾沾自喜,毕竟这样赌来的结果,让他重获自由,可是当他转念去想事后的顾琳的心理感受的时候,心里又生出了无限的愧疚来,顾琳那么真心地对待他,不过是要用最无可奈何的方式拯救他,当他的灵魂已被罪恶感四处围困,也许只有戴上手铐才算是最后的救赎。

他的愧疚主要还是来自他重重砸向顾琳胸口的那一拳,但是很快,他让自己麻木下来,他想,当年,他意外地致那个副市长的儿子死亡,尽管那是他主动出手,可还是为了帮助顾琳,从这一点上讲,顾琳还是欠他一个人情,现在他为了逃命却出手伤害了顾琳,而顾琳也迟疑着没有开枪,这样也算扯平了,这种扯平的想法,完全来自黑道上的价值观。

洛渔很明显地感到,他的人生观,价值观早已陷入极度的混乱之中。

他还不能寻求最后的救赎,因为他还没有打算那样做,除了那二十公斤海洛因要他去顺州交接之外,更重要的是他要见到小梨。

总算拨通了杰哥的手机,告诉杰哥他可能要晚些天到顺州,其它的不再说什么了。这样的联系显得非常艰难,一切只为安全起见,一个个精心设置的一周一换的手机号码,换来换去的结果却是连他自己都时常感到混乱。

三天后,他拖着打着夹板的残腿被杰哥派人开车接到了顺州,他把那早已运到的二十公斤海洛因亲手交到了杰哥的面前。

他知道他为杰哥做这些事情完全是为了小梨。他也知道,做这些事情就是增加他的罪恶。可是再在心底下重复这些对他好像没有太大的意义。

杰哥说:“小傅,养伤吧,养好了伤,还有事情让你做!”

但是,杰哥只字不提小梨。

洛渔忍不住问:“小梨呢。”

靶±妫涠舅涠尽!苯芨缢嫡饣暗氖焙颍砬楹芷降埠芪弈巍

那他和小梨的孩子呢?

杰哥说,等小梨戒了毒瘾让她自己跟你说吧。

这绝不是洛渔所预先设想的情形。

两年的时光已经让顺州城改变了许多,可是天堂火歌舞厅还在,等到洛渔可以下地走路的时候,已经又过了近两个月,这两个月除了慢慢地养好自己的断了的腿骨之外,就是静静等着小梨从戒毒所出来。小梨会给他一个怎么样的答案,她是怎么可能染上毒瘾,洛渔感到不可思议。

一天天熬日子,像一头受伤的野兽,只等着伤口能自行愈合,慢慢地可以再次行走了,可灵魂依然困在黑暗里,他为着身体的自由四处逃走,可心里却感到被什么囚禁着似着。

天堂火,还是像从前那夜夜歌舞升平,每一段乐曲的舞动中,都有一个个张扬的堕落的酩酊大醉的灵魂在狂欢,天堂火,还是从前的天堂火,却物是人非,而每至夜晚来临,领舞的不再是这里曾经的女主人小梨。

当洛渔再次走进这里,无声地坐在一个座位上,静观着这一切的时候,一个颇有风韵的女子端着酒杯坐在了他的身旁,风情万种地唤出了他的那个假名字。

笆切「担月穑俊蹦歉雠游仕⑶椅薇热崆橐酪赖赝潘

这里的人员流性极大,两年前洛渔在这里的时候是这样,相信现在还是这样,洛渔还是点了点头,警觉地观察了一下周围,并没有人在特别注意他。

盎辜堑奈衣穑扛蹈纭!蹦歉雠游省

洛渔实在想不起来了,尽管他的眼前这个女子的容貌再加上各类化妆品的修饰已经显现出绝美的姿态,可是他不是那种能从女人的容貌才记住对方的男人,洛渔从记忆中搜寻了一阵,仍然想不出她是谁。

女人笑了笑说:“我可是记的你,大帅哥。”

女人的哆声哆气,让洛渔有点别扭,出于好奇,洛渔问了女人的姓名。

女人说:“我叫崔若婷。”

然后,崔若婷递给了洛渔一张名片,这个崔若婷的来头让洛渔感到有点意外,她现在已经是天堂火新一任的女主人了,同时也是得杰哥的“得意满”公司的总经理。

女人又骄傲地补充了一句:“不过也没什么,和梨姐一样,我们都是杰哥的傀儡。”

崔若婷?就算是对方摆明了身份,洛渔几乎从来没听过这个名字。她怎么会认识自己?洛渔感到对方一定很了解自己。还是问了出来。

拔一怪滥憬新逵妫园桑俊贝奕翩糜炙党隽寺逵娴恼婷植钩涞溃骸拔一怪滥闶抢娼愕男耐啡狻!

洛渔觉得再没有必要问下去,这个女人可以说对他了如指掌了,她甚至已经明确地说明了自己是杰哥的傀儡。

洛渔的心里仍有个疑问,即使小梨是在戒毒,为什么杰哥要把“得意满”轻易交给这个他从未听说过的崔若婷去管理呢?

他已经走的太久了。

还有小梨怎么可能会染上毒品呢?虽然和小梨相处的时间不到一年,但是他清楚小梨是什么样的人,至少小梨是知道毒品的危害性的。

还未及洛渔多想,洛渔的手机就响了,是杰哥。

杰哥要见他,有重要的事情。洛渔还没有站起来,还没有等他收起手机跟崔若婷告别,崔若婷就问道:“怎么,要出远门?”

洛渔越来越感到这个女人绝不是个简单的人物。至于,是不是出远门,连杰哥都没有明说,却被她事先说了出来。

确实是出远门,既然这条贩毒路线都打通了,对于杰哥来说,那就是滚滚而来的财源,岂能轻易放过,他已经联系了更多下家和买主。

这一次,让洛渔有点意外的是,杰哥是要一百公斤的货。很明显,危险性加大之后,这给洛渔一种不祥的预感。

他又要再次偷越国境出去了,杰哥让他亲自过境去买货,可以降低成本,更何况,他的路熟人也熟。

洛渔想,这就是杰哥当初安排他到境外藏身的理由吧。

这样的一段路程对洛渔来说,仍就是蹚着炙烈的岩浆,穿透黑暗,再从杀机四伏的险境里走一个来往,这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已经不再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混混了,在他的手下,也有十几个马仔供他调遣,他可以用近十来个手机号码指挥他们,这需要他有超强的记忆力。

虽然只为了安全起见,他可以躲在最黑暗最隐蔽的后面指挥他们做任何事情,可是他明显地预感到这次将要覆灭。

他可以若无其事地走在街上,不去想是否有人认出他来,可他能感到身后已经有无数双猎人的眼睛在他看不到的地方紧紧盯着他,要不了多久,等到他们的时机成熟,那些猎人会在他最不注意的时候从他最不注意的地方一拥而出,无数双铁手毫不留情地将他按倒在地,给他戴上手铐。他曾亲眼目睹过这样的情景上演在他的一个马仔身上,然后,他一个人悄悄走开。与狼共舞,那怕是踏着同伴的尸体前行,直到最后自己也像头狼一样倒下,洛渔这样想,像这样的马仔本来就是准备好了来给他垫背的,而他也不过是别人利用的工具,比如说是杰哥。当然,这样被抓住的情景也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里,并被惊醒。醒来的他,无非是一身冷汗。

由于这种不祥预感紧紧缠绕着他,使他越加小心翼翼,像只警觉的兔子,带着他的狡猾,走一步看三步,像一只狐狸,时时刻刻嗅着空气中不一样的气味。好像天敌已经无声地走进了他心理的警戒线以内。

他的胆量一下子全没有了,前些日子,他还可以毫无顾虑地做这些事情,尽管他心里永远背负着罪恶感,但他在做那些事情的时候,他强制自己不去想那些,这样做的结果,不过是让他的心灵纠缠着更难以解脱的矛盾,他曾经为自己设想的未来绝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就算是说成锦绣前程也不为过,至少不是黑漆漆的天涯漂泊的路程。

他当然不明白为什么这一次他会这么在乎?是因为与顾琳狭路相逢了一次,使他成了惊弓之鸟?还是因为这一次货运到顺州之后,他就可以和小梨见面了?也许他更愿意答案是后一个,如果能让他选取择的话,他情愿放弃这样的一次冒险?他甚至建议杰哥暂且放缓一下接货的时间,他在这个黑暗世界里混迹多日,凭他的感觉绝对错不了,这一次将要覆灭,几乎是注定的事情,这个念头终于变成了一魔咒,不止一次盘旋在他的灵魂上空。

但是他始终想不出会因为什么才覆灭,就因为杰哥太急于求成?杰哥的确等不及了,杰哥急等着出货,甚至将这次出货后的纯利润都算的清清楚楚,还有那些下家和买家也等着上货。

洛渔没有了再迟疑的理由,硬撑着走下去,他开始更多的为自己着想,一步十个小心,随时准备金蝉脱壳,一百公斤海洛因在过境之后,静静地藏在某个边境小村子十余天后,便装进一辆运送草药的卡车暗阁里,去往顺州。

卡车出发之前,洛渔也同时搭上去顺州的卧铺大巴。虽然路程很远,虽然乘特快列车会尽快到达,出于上次与顾琳的意外相逢的心有余悸,他只能选择另一条路了。

很快到了顺州,他想了想,路上还算顺利。

经过多次的试探和揣摸之后,杰哥决定将其中的八十公斤海洛因一次性买给一个最大的买家,不知道是对于洛渔的不够信任,还是出于对小梨的负责,杰哥安排了另外得力的不受洛渔指挥的一个马仔去交货。

在顺州的郊区,那种警察和便衣忽然间一拥而出的情景再次出现在洛渔的眼前,他站远处的一座楼上,用望远镜看的真真切切,所有的马仔和买家的手下是一个未能逃脱。

杰哥的这一次野心勃勃的计划宣告失败。在场的交易双方都被警方一网打尽。

仅过了一分钟,他和杰哥通了一次电话,杰哥别的什么也没有说,只给了他一个电话号码?让他回到顺州再做联系。

一天之后,等他再悄然再回顺州,一切都已变样。杰哥的势力几乎全军覆灭,还有他的名字,潘洛渔,也再次上了通辑令,当然还有杰哥的名字和照片,杰哥的电话再也拨不通了,他在公用电话亭放下电话,还有杰哥留下的电话,一直占线。

他在想下步他应该怎么办?他发现自己的再回顺州的行为简直就是把头颅往铡刀下放,可是他还没有快速离开的打算。

从整个事件来看,除了杰哥内部有人出卖了他,要么是就是警方安插了卧底,洛渔想,他还是把自己当作事外人吧,这些事情不是他所能了解和解决的,他要做的是再等待几天,小梨就可以从戒毒所出来。

他就快要见到小梨了,几天相当于几年?还是几个世纪?越是期待越觉得漫长而已。

现在小梨终于出来,洛渔偷偷地站在离戒毒所四百米之外的远处看着她向自己走来,她的脸色比起以前多泛出一些浅黄,这都是她吸毒的所致的结果,她比以前也成熟许多了,更比以前瘦了许多,甚至没有以前那么好看了。但是小梨身上的那种吸引力仍然像磁石一样,暗示着他快些靠近她。

他想,他可以在她最不经意的时刻突然从暗处闪出并热烈地抱住她,或者是轻轻走出来再轻轻地唤她一声小梨,这样的重逢被他整整守候了两年多,现在已经是二千年了。

二千年的阳光开始有一种灼人的感觉,他已经不太习惯站在这样的阳光里了,他早已习惯了黑暗,所以当他一置身到这样的阳光里的时候,他就戴上墨镜,如一叶障目,眼前是黑暗的,整个世界都黑暗了,但是,当小梨向他轻轻走来的时候,他却有摘下墨镜的冲动,也许这是小梨才能使他有这样的想法,他不是真的想要拒绝这个光明的世界的。

小梨的微笑也曾真实地照亮过他的灵魂,只是此刻的小梨脸上是没有一丝笑容。而洛渔也摘不下那副墨镜了,洛渔分明感受了小梨是认出了他,可是小梨的脸上依然是那种冷冰冰地表情,在即将与他擦身而过之前,小梨没有迎着他的方向走过来,而是一转身走向了另一条街,人潮汹涌的街上,一下子变得有如寸草不生的荒凉之地,所有的喧嚣像无情的风沙向他袭来,他准备着迎接小梨那表情的温暖的想法瞬间在这风沙里淹灭,正因为这种专注,他忘记了这街上的一切,但是小梨比他理智的多,依然保持着那冷静的表情,不去理会他,他很快就明白了小梨不理会他的原因。

他竟然没有顾及自己的危险,可是小梨替他想到了,在小梨的身后,正有一双或者几双猎人的眼睛紧盯着她,不是吗?

他透着那副墨镜往人群里看,顿时草木皆兵起来,人群中,好像到处都是便衣。这样说一点都不过分吧,小梨救了他一命。

洛渔在街上转了一圈,从很远的地方,观察小梨,小梨很平常地回了家,小梨家的周围确实在暗处布置了便衣,洛渔忽然有一种醒悟,自己可以冒着生命的危险来见自己日夜思念的小梨,为什么不冒险回家去看看自己的亲人呢?至少二零零年的故乡与顺州相比,远比这儿要安全的多。难道他对父母以及所有亲人的思念还不及一个小梨吗?

他怎么能回的了头?相信多年以前的父母知道了儿子过失伤人致人死亡的事情后,在心里也许还觉得他有情可原,但是后来的洛渔一再犯案,一再被通辑,他还怎么带着这一身罪孽回去面对父母呢?那样会不会更增加他们的痛苦?

彼岸和此岸都是岸,可是他怎么能不想回头,每一重劫数和罪恶都像是惊天巨浪,早就遮挡了他的视线。心灵依然没有依附地漂泊着,耳畔皆是喧响的涛声,平静的时刻终不能到来。

那是苦海。

此刻的小梨就像是一个诱饵,只等着杰哥和洛渔的靠近,而他们要是靠近了,就必然会落入法网。

他确定至少又要有一段时间不能和小梨在一起,这也是非常无奈的事情。

下午六点半,洛渔站在街角,他一个人静静地观看着贴在墙上的那张有着他的照片的通辑令,那上面的每一个字,都把他的一切劣迹展露无遗,还那张照片上的他的脸,潘洛渔,已经带着怎么样面目可憎的表情,也许会让一些胆小的人看了会胆寒恐惧也不一定。

就是他的这一张脸,有时候对着镜子看看,甚至还会有些自恋。可是他现在开始憎恶这样的一张脸。

他要离开这个城市了,顺州,再见了。

他这样想,这一走,可能再无归期,正转身的时候,有几个人从他左右两个方向不声不响地走过过来,他的第一个念头可能就是刑警,绝望一瞬间就似利箭般袭来,那些便衣走路的方式与普通人确有不同,其中一人喊出他的名字的时候,就更证明他的判断不会错了,洛渔在责怪自己,他的警觉哪里去?这么多猎人在悄然无声地靠近他,他竟浑然不知。

他没有让自己有任何反应,更没有回答那个便衣喊他的名字,他不会像回应顾琳喊他名字时那样迅速地回应。

末日终于来临了,洛渔这样想,他甚至没考虑过自己为什么不束手就擒?便开始了垂死挣扎,或者是拼死一搏。

洛渔只是一侧身,往左边过来的警察那边靠了过去,站在四五个路过的行人中间,有这几个人做屏障,他获得了暂时的安全,没有片刻的迟疑,或者更是一种本能的反应,洛渔双手分别从风衣里拔出了枪,这样的双枪齐发的功夫是在热带的雨林里练就出来的,本来是用来对付他同类中的敌手,现在却因为逃命把枪口指向自己的“天敌”了。

翱露亍彼バ妥舐质智梗庵智贡纠淳陀行┍恐兀恐辉谝还镆陨希挥惺侄O铡S幸欢问奔淠冢恢毕不队谜庵智梗ナ乔股砭投迕壮ぃ庵智刮赵谑掷锖芸湔牛馨缘溃蚕缘煤芊似馐撬谟炅掷锪粝碌南肮撸芄挥凶愎坏纳逼宓蕉允郑恍飧值耐饪窃谡绲难艄夥⒆糯萄鄣墓猓┩杆哪担约阂哺械侥垦#淙坏萘恐挥邪朔ⅲ牵杂谝桓銮狗ㄗ既返娜死此担朔⒁丫愎涣耍慰鱿衷谒鞘殖炙埂

随身携带会带来点儿麻烦,就是要穿一件很胖大的外套,使两支枪不至显露出来。

或许这样的遭遇是一次意外,或许是一次警察们事先设计好的预谋,但是,他仍然感到他的脆弱和不安,手心忽然就湿漉漉起来,浑身的肌肉瞬间绷成成石头和铁块,不是他不紧张,而是紧张的已经听不到自己的心跳了,他开始了一个人和全世界的对决,他再也听不进去那些警察对他的呼喊,当警察们的枪弹的从枪口射出的时候,不过是要结束他的罪恶,可是警察代表的正义,正义所包括的涵义很多,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警察是没办法随便开枪的,一旦开枪伤到无辜的路人,他们以正义之名所行使的权利就会失去部分的意义。

为了活命和自由,洛渔只得承认自己是卑劣的,所有的警察都在将枪口指向天空,向他冲过来呈合围之势的时候。他利用了这些警察的顾虑,他将双臂展开成十字,麻木地扣动板机,子弹接二连三的射出。

砰砰砰……

左手三声枪响,右手四声,他在心底默数着,子弹仍然是凭着他感觉的路线射出,左边有一个举枪的便衣刑警已经负伤倒在地上,右边是一个过路的行人已经躺下,应该只是打中他们的腿部以下,因为他的枪口是指向地面,这样他的心理又稍微少些不安。砰砰砰……又是六声枪响,全都打在绿化带的泥土,树干或者路边的车上,街上所有的人开始四处奔逃起来,局面陷入一片混乱,这就够了,他已经不能恋战,枪里还有三发子弹,他转身往人群稠密的地方跑去,直至这时,警察还未发一枪一弹,他正好利用这一时的混乱,快些逃离这里。

芭椤钡囊簧瓜煸谏砗蟠矗鹊剿馇瓜斓氖焙颍湟丫哿艘幌拢袷潜凰刂氐赝屏艘幌拢缓缶褪且徽蠓⑷取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