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他知道自己中枪了,在如此浑乱的场面中,竟有人果断地开枪,击中他这个正在移动中的猎物,那需要怎样的冷静判断力和勇气,但是他不敢有片刻的逗留,如果那样,他必然真的会再次成为那个人枪下的猎物。他不知道那人是谁,但是他知道在警察当中这样的神枪手不在少数。

血溅了出来,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倒,又试了试,还能跑,也许不会致命,他努力加快了速度,血洒在身后的地上,为了摆脱追击,他又一甩右手向身后开了两枪。

还剩一发子弹,这是他给自己留的,必要的时候,他要饮下这颗子弹做垂死地顽抗。

暂时逃开了那样的险境,他靠在墙上想了想,为什么要反抗呢?为什么不把悲剧的灾难和自己一起痛快地交给死神,刚才自己胡乱开枪乱射之后,是否又有人会毙命在他的枪下?他一边胡思乱想着,一边给那把还剩一发子弹的枪里装满了子弹,而把另一把枪扔进了垃圾桶,他发誓,如果能够逃掉的话,以后再也不用这款笨重的手枪了。

眼前是一个服装市场,人群稠密到摩肩接踵的地步,他脱下了甩掉风衣,再脱下棉质的衬衫,拦腰用力一勒,这绝不是为了弄一个耍酷的姿态,他将染血的那一部分裹在衬衫里面,然后紧紧捂住了伤口,止血。有人看到他行为的奇怪,都无声地躲开了。

他快速地往前走着,并不敢耽搁,穿过人流,身后突然而来的一片混乱是他事先设想过的情况,那些城市猎人已经追踪到这里了,他只是不要回头去看而已,他们一定在人群中搜寻着每一张可疑的面孔。

他从裤子的口袋里掏出所有的钱,扔在一个摊位上,在那个摊位上随手拿了件衬衫,穿在身上,匆匆离开了服装市场。

等他走出那个服装市场的时候,无意中看到了在街口的一根电线上,他的右上方六十度角的地方装着一个电子眼,他将身体撤了回来,绕过的那摄像头所能捕捉的空间。向别处走去。这也是他疏忽的原因,警察肯定是从这里查出他的行踪的,整个城市都被他们监控起来了,两年前他离开这里的时候,顺州可没有像现在“密不透风”。

他一抬手,一辆出租车停在他面前,他没有一丝窃喜,很久以来,他已经不知道喜悦是一种什么感觉?他随口说了一个地址,让的哥去往那里,满街都是警察和刺耳的警笛声,看到前边已经设了卡正在检查,洛渔无奈地说,停车。

他已经穷途末路了,这一次不会错了吧,还会有一线生机吗,洛渔胡思乱想着,在顺州没有任何人能救他了,连小梨都不能,她在警察的监控之下,向她求助只会连累到她。情急之下,又想起了杰哥给他留下的那个电话号码。

他下了出租车,转身进了一个巷子,然后拨通了那个电话,对方是一个女人甜蜜的声音,洛渔只是喂了一声,正在想着该说什么,那个女子就叫出了他的名字,喂,是小傅对吗,我正在到处找你呢?

可是洛渔却不知道她到底是谁?

就是那个崔若婷,以自己成为杰哥的傀儡而自豪着的崔若婷。怎么会是她呢?

崔若婷甚至是急切地询问他的方位,洛渔说出了那个巷子的位置,过了十分钟之后,一辆锃亮的名牌摩托车停在了洛渔的面前,车手摘下头盔后,洛渔看清了就是那个崔若婷。

他仍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冒着这么大的危险亲自来营救他?

崔若婷发现了他的伤口,竟表现出非常担心的样子,问他要不要紧,洛渔摇了摇头,脸上一点没有表情。也许在这种关键时候,崔若婷的担心是真心的,他都是将死之人了,这个女人有必要做戏给他看吗?

崔若婷载着他穿过一些偏僻的街巷,他的奔逃使他疲累不已,再加上伤口的血流过多,他的身体有酸软不已的感觉,慢慢地他把头垂在了崔若婷的肩上,他的墨镜也从若婷的肩跌落,只是这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像是夜幕降临。

洛渔闭上眼睛,失去了知觉。这个只与自己萍水相逢的女子如果不及时来营救他的话,那么那天的洛渔只会因为失血过多,曝尸街头了。

再次醒过来的时候,是在一栋别墅内,他躺在那里,虚弱之极,他睁开眼睛,最先看到的是崔若婷的目光,那种目光使他产生幻觉,那种温暖的目光里带着一种诡异,着不尽的关怀在看着他,如果让不了解她的人看了,会觉得那是一种纯净无比的目光。

见他醒来,崔若婷很自然地说了一句话:“你欠我一条命。”

靶恍荒恪!

崔若婷一笑:“谢谢我?那你准备怎么样报答我?”

无以为报,洛不知道自己还拥有什么,可以拿来报答别人。他不会否认,这条命就欠给她又何妨?其实这烂命一条早就无意义了。这样一个能冒着入狱的危险而把他从警察的围追堵截中拯救出来的女子,必是他的同类。

洛渔说,我要见杰哥。

崔若婷笑着说:“杰哥让我等你电话,可我也不知道他在那儿。”

洛渔不知道崔若婷有没有撒谎,但是凭着判断,既然杰哥肯将他的得意满公司从小梨的手里转交给她暂时管理,那么她一定是杰哥所信任的人。

洛渔没有再说话,睁大了眼睛望着天花板,这间别墅,吊顶装饰的无比华美,他把自己的思维化进了那些有规律的彩色的格子,在想这些发生过的事情。

霸趺戳耍肽愕男±媪恕!

这是一个没办法回答的问题,因为崔若婷问他的时候,已经轻轻地将自己的身体贴在了洛渔的胸前。

他静躺着是无法动弹的,伤口被她压的有些疼,他忍着不吭声。

澳阒缆穑懔髁硕嗌傺穑俊

崔若婷给他讲请私人门诊的医生抢救他生命的事情,但是却不顾及他被她压痛的伤口。

洛渔心不在焉在听着崔若婷的话,揣摸着这个女人的来历。既然他是杰哥除了小梨之外最信任的人,那她一定是……

洛渔忍不住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你是杰哥的女人。”也好提醒他和自己保持距离。

崔若婷立刻从洛渔的胸口上离开,而后看着洛渔,崔若婷没有否认,那天在天堂火歌舞厅相遇,只是没有来得及跟他说明白。

那崔若婷一定知道小梨的事情,小梨她为什么吸了毒?崔若婷没有回答他。若婷说,你最好自己去问小梨。

有什么不能说的,非要小梨亲自说给他听吗?他知道,这个答案一时半会儿很难得到了。崔若婷只嘱咐他快点养伤。另外还用一种比小梨更体贴的关怀来对待他,吃喝拉撒穿衣都替他照顾到了。

伤口在他身上倒是痊愈的很快,事实上,像他这样的男人,受点伤无非是小菜一碟。无论伤害来自那种武器,刀还是枪弹,只要不致命,无非就是留一块疤痕而已。他可以快速地应付这些伤口的来临和离去,那怕是加剧伤口的疼痛,“多撒上些盐”也是在所不惜,只为了快速地痊愈。可是,他怎么也想不到,就是这个小梨竟成了他伤口上开出的最惊艳的花朵,令他的伤口在最后的岁月里永不能愈合。

事实上,他越来越受不了这种憋闷日子的折磨,当他在这样一个养尊处优的环境里,只等着崔若婷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出来看他一次的时候,他有些想崩溃了,电视的屏幕上还是时不时地播放着通辑他和的杰哥的滚动字幕,警方这次盯他盯的特别紧,洛渔想。

心里有着粗暴和怒气随时要暴发,这间别墅里的一切家具和物品都在他的想像中毁灭过无数次了,他的心里有岩浆要喷涌出来,他努力让它再凝固成石头,他的生命像危峰要崩塌,他再重新把它堆积成山,他的灵魂激荡起千丈巨浪狂涛,他再让它安宁如镜,甚至可以让它们全都冻结成冰。他内在的所有的炙热的激荡的还有被罪孽所扭曲的狂怒之情都被他强行压制下来,反应到他的脸上竟可以没有一点表情,是恐怖的峻冷。而那只会偶尔从眼神中流露出的阴暗和酷烈的火,又被更阴暗的墨镜所遮盖。然而,这样暗无天日的人生,将是多么地无聊透顶啊……

他不能再受着这个叫崔若婷的摆布了,有时候,他根本搞不清这个女人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他情愿去冒着危险去见小梨和杰哥。

但是杰哥一直没有出现,而小梨又根本靠近不得。

正当他又戴上墨镜准备让这副躯壳出外游荡的时候,崔若婷终于再次出现,他低着头以固执的姿态往外走,崔若婷喊他,他也不理睬。

一支冷冷的枪管硬硬地顶在了他的颈部。有时候,他感到那枪管钢铁的冰冷的温度都比他的肉体更温暖。

澳亩膊荒苋ァ!贝奕翩梦氯崂锎徘坑驳拿睿炙担骸捌涫嫡馐俏愫谩!

他又被这个女人用枪逼回了别墅的大厅里。他只是用狼的狰狞的寒光斜视了她一下,便坐了下来,点了一支烟,什么话也不说。

崔若婷锁住了别墅的门窗,仅仅是为了防止他离开,而她自己却去了楼上洗澡冲凉去了。他已经养好伤了,崔若婷还有再留下他的理由吗?

一支烟还未抽完,他掸落了烟蒂,站起来抓起一把椅子,准备去砸开窗户,再离开这里,这时,那个女人出来了,直接从水里捞出来的一个女人,带着些蒸腾的水气,裹着白色浴巾,很明显,洛渔是看出来她的用意了。

当她也用那种狼的目光去望他的时候,他摘下墨镜,直视她,洛渔还是接受了这样苟合的游戏,而对于两个人来说,床,是一块草原,由着两头野兽本能的撒野。

也许灵魂会在这样肉体的放松之中得片刻安息,这样的两个人一起进入愉悦,还未等他们回味梦里的内容,一声枪响将他们惊醒,等他和崔若婷忽然惊醒,伸出手到枕头下抓枪的时候,杰哥正坐在床头的沙发上,拎着一把枪,等着他们醒来,杰哥那支标致性的雪茄烟已经燃了一半,看样子已经恭候多时了。

那一枪打在了两人中间的羽绒枕头上,雪花纷飞中,崔若婷****着身体一下跪到了杰哥面前,摆出一副委屈的姿态向杰哥哭诉。

敖芨纾荒芄治遥际锹逵嫠笔O碌幕爸挥腥媒芨缱约喝ヌ逦读耍逵娴难劾锷炼凰可被螅丫诱硗废鲁槌銮梗赶虼奕翩昧恕

杰哥同时也将枪指向了洛渔,杰哥命令洛渔放下枪,杰哥说:“我不杀你是因为小梨还在等你。”

杰哥甚至没有让洛渔解释什么?只一枪射在了崔若婷的脚下的地板,崔若婷吓的啊一声坐在地上,花容失色。

杰哥再次将枪指向洛渔,两人持枪相向,僵持了几秒后,洛渔想,还是因为小梨。

他放下了枪,去穿衣服,杰哥问道,剩下的货在哪儿?

也就是那二十公斤海洛因,这已经是杰哥的最后家底了。难怪杰哥会这么在乎。

我把它藏在海边礁石的岩洞里了,那里没有人会发现。

砰,一声枪响,杰哥应声倒地,杰哥身后那个****的女人握着枪,发着愣,看着倒在地上的杰哥,还有她的枪口冒着冷冷的青烟。

洛渔甚至还没明白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鲜血开始在地板上快速地蔓延,从杰哥的胸口涌出。杰哥躺在地板上瞪大眼睛看着站立着的两个人,一脸痛苦的表情和疑惑的目光,洛渔转眼间将手里的枪指向崔若婷。

崔若婷看了看洛渔,根本不理会他,又在杰哥的身上补了一枪。

洛渔又发蒙了,他完全可以开枪,直接为杰哥复仇。可是这个崔若婷竟全然不顾他所给她带来的危险,那么无情地将杰哥置于死地。

崔若婷看了看洛渔,做个无所谓的姿势,把枪扔在了床上,穿上睡衣,而后坐到床头点了一支烟,其实却是在极力在掩饰自己的紧张,她知道凭她的那点身手,要跟洛渔比速度简直就是找死。

洛渔一直在用枪指着她,思量着该不该结束她的生命,但是,这个眼神透着魅惑的女子,以一脸凄迷酸楚垂死的笑意陶醉地看着他的枪口,她那样的笑意分明是在等着洛渔开枪,当然她还在嘲笑他,他拿着的一把两斤重的大枪,那么夸张的左轮样式。

她凄惨地笑着问他,你以为你是牛仔吗?

她笑着,用眼神告诉他,迎着他的枪弹倒下也是无怨无悔的,她的柔情在他的枪口下闪动,偏偏这样的柔情令洛渔放下了枪,洛渔无力地放下手臂。

然后问道:“为什么要杀杰哥?”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无情而果断的,可是,他的枪弹竟无力去毁灭这样一个女人,他不得不承认她的躯体是美丽而诱人的,美丽到像一个完美的瓷器,像一件艺术品,甚至令他生不出一丝邪念,但是她那种美里面却掺杂着她眼里的邪念,终于让他都不忍心去把她摔碎,他早已经为她的外表象所迷惑。

尽管他可以找到一个足够的理由去毁灭她。比如为了脚下躺着的死的不明不白的杰哥。

看洛渔放下枪,女人以胜利的姿态,拥住他,去主动亲吻他。

崔若婷问,知道我的真名叫什么吗?

原来这不是她的真名吗?洛渔没有回答,这不奇怪,道上混,都爱用假名子。

崔若婷忽然又觉得这不是缠绵的时候,匆匆忙忙地去换衣服,崔若婷向洛渔问道:“还记得,我说过你欠我一条命吗?”

崔若婷的话提醒了洛渔,至少刚才他提枪指向她的时候,是完全忘记了这句话的,现在,他终于找到一条不杀崔若婷的理由了。

事实上,他没有向崔若婷开枪,不去拯救杰哥,还有个连他自己在内心都不愿意承认的另外原因,那就是杰哥死后,那被洛渔藏匿的二十公斤白粉,从某种意义上讲,就完全属于他一个人了。他随便拿枪指一下崔若婷的脑袋,就是做做样子给垂死前的杰哥看看罢了。

他想,人性的丑陋中,再给他加上一条卑鄙的缺陷,也不过如此。

但是杰哥的死绝对令他内疚一段时间,但是他不知道这样的内疚能持续多久。还有杰哥临死前说过的话一句话,小梨还在等他。

他产生了一种和别人不一样的感觉,那就是他的灵魂变得越来沉重,而躯壳却越来越没有重量,通常一提到灵魂,它就会给人一种轻飘的,烟气的状态或者就是一团不确定的什么颜色的光芒,而他的魂魄仿佛被注入铅和铜,沉重地要把他往深渊的最深渊处坠落,他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最深渊处是个什么地方,他是清楚的,那个地方叫地狱。

他拖着这样的灵魂行路,像拉纤,有时候,他也想用死亡寻求解脱,可是躯壳先失去重量竟是一件比死亡列恐怖的事情,那沉重的灵魂拖住了他的躯壳死死不肯松手,每至这时,他便孤独地摆出一副绝望的姿势,只等着灵魂的重量快速增加,增加到可以将他的躯壳坠至地狱。

可是本能仍在蛊惑他的生的****,这是人性最起码的存活标准,他很难想像内心中还有一点点人性的残存,而那一点点残存的人性与他所经历的滔天的罪恶形成冲突,令他无法抉择自己的前程,奔逃之中,身后是警察的追击,而前方的某个路口,死神正等在那里,准备牵他的手……仿佛到处都是危险,尽管那种危险是自己的精神压力过大想象出来的,可是他却随时处于戒备之中,谁会体会到连睡觉都睁着眼睛是一种滋味。

罢娴囊坏愣疾患堑梦伊寺穑俊贝奕翩靡辉倨舴⒆怕逵娴募且洹

真的记不起了。世界上,再不好色的男子,在他的眼前,有这样的一个惊艳的女子晃动过,也不会一点印象都没有,洛渔想,自己一直关注的就是隐藏,逃亡,安全,等等的问题,哪会真的有心思赏心悦目地记住一个女子?

而这个女子一定是曾经是为他动过情的,而他却记不起来了,难怪此刻的崔若婷眼里透着不尽的失望?

转尔她又一份不在乎的表情,问道:“那你总记的一个叫蒂娜的女孩吧。”

仍然不行,一点印像都没有了。洛渔感到很颓败,自己的记忆力和眼力竟然是如此糟糕。

崔若放弃了追问,带他出了门,离开别墅,并打电话给她的心腹马仔,让他们过来帮着处理一下杰哥的尸体。她带他去另一处藏身。

临走前,她扔了洛渔那把笨重的枪,她说,过两天,给他换一把更好的。

天色黑暗了下来,洛渔感到稍稍放松了一些,黑暗才是他的舞场,可以由着他邪恶的心灵任意舞动。

那剩下的货呢?崔若婷终于露出狐狸尾巴,说出了最实质的问题。

原来,崔若婷开枪杀死杰哥就是想私吞这批货。洛渔一开始是这样想。

昂1呓甘难叶蠢锪恕!甭逵嫒匀幻挥幸鳎词勾奕翩靡鹆怂且惨鹊郊交踔螅谀歉鍪焙蛱岣呓浔敢膊怀佟

但是崔若婷一点都没有杀他的意思,反而亲昵地吻他,他知道杰哥就是被这样的亲昵所迷惑才失去戒备而最终丧命的。

他不确定她会不会杀他,现在,崔若婷要求他去带她到海边去看一下货,本来他可以拒绝,因为他没有枪了,他手无寸铁,一旦崔若婷取了货,与他反目,他只能坐以待毙,对他来说,没有了枪竟然像没有了灵魂一样虚无,他有点儿明白了为什么灵魂有一种灌注了铜和铅的重金属的感觉,原来都是因为枪,他把对生存的要求竟然全都依附在一件杀人利器上面了。

他告诉自己,这个女人的内心就是蛇蝎,与他的内心所潜在的邪恶一样,不会有什么区别,这足以证明他最初的判断没错,崔若婷就是他的同类。

同类的相残会更残酷,他告诉自己要时刻防范,不要跌入她的陷阱。

他不知道他拒绝她会是什么结果,但是他还是带她去看了货。让他觉得意外的是,她没有动那些货,甚至没有验一下,又原封不动地放回原处,她说,现在风声太紧,过两天再找人来取,到时候,我帮你出手。

澳阋纸鸹故侵薄!

爸保掖纸鸩环奖恪故窍纸鸢伞!甭逵嫦肓讼耄谋淞酥饕猓ヒ腥∏穑克褂卸嗌倩岢鱿衷诠渤『希拷鹎月逵胬此担丫皇裁刺乇鸬母拍睿裁挥惺裁词抵实囊庖辶恕

洛渔对崔若婷所表现出的大度感到诧异,问道:“你分几成?”

笆裁次曳旨赋桑俊

澳闵苯芨绮痪褪俏苏庑┗趼穑俊

嘁!崔若婷感到不可思议。回敬道:“你想到哪儿去了,就算这些东西能换回一座金山银山那又怎么样?”

这么说,洛渔有点儿小人之心了,或者说是崔若婷在迷惑他?

崔若婷把他又藏在子远离市区的村庄里一家农户里。

罢馐俏依暇思遥依锶硕汲鋈ゴ蚬とチ耍皇O挛依暇耍憔头判淖“桑馨踩!

他发现崔若婷是在安慰他。

崔若婷的老舅是个聋哑人,她跟他讲话的时候,并不在乎老舅在不在场。

第二天早晨,崔若婷钻到床下的地窖里,给洛渔拿出了一包东西,拿来打开让他看,是手枪,是可以依附他灵魂的载体。

崔若婷让他挑选一支顺手的,他却说:“我习惯了用双枪。”

崔若婷的存枪,没有什么值的挑选的,为了能使左右双枪一致,他只能选六四式的警用手枪了。这本是维护正义的钢铁利器,现在到了他的手里,性质立刻变了。

他不知道崔若婷从哪里弄来的这些枪,更没必要多问。

崔若婷为洛渔和她老舅做了早饭,那位老舅很识趣,自己弄了饭到外面吃去了,崔若婷忽然变了一个人,俨然一副贤慧的农家女的模样并为他端上来一桌丰盛的农家菜,纯粮的烧酒。

洛渔感到自己的酒量与崔若婷相差很远。几乎是架不住这样的浓烈。

洛渔将自己控制在不醉的状态,可是崔若婷却全无顾忌,摆出一醉到死的架势,渐渐地醉意就令她的眼神有些呆滞了,可是洛渔竟抵不住了这种眼神了,好似有些熟悉的眼神,怪不得崔若婷总是追问他是否还记得她。

醉了崔若婷给洛渔讲了一个莫名其妙的故事。

澳阒缆穑啃「担恳欢韵喟那槁露际且欢砸椭鼗裥律姆锘恕!

澳闶窃谒的阕约郝穑俊

氨鸫虿恚腋憬哺龉适拢业囊馑际遣⒉皇撬械姆缁硕寄芄怀晒Φ啬汀!保奕翩眉绦底潘淖砘埃骸按忧埃幸欢苑锘耍且黄鹪』鹉停堑搅俗詈螅欠⑾郑街环锘酥校挥衅渲幸恢荒艿玫叫律幕幔绻遣荒芡被竦眯律途捅涞暮廖抟庖澹踔亮街环锘硕家诹一鹬谢谟小S谑切鄣姆镆闳痪龆朔牌约旱纳么频幕硕雷曰竦眯律谑牵约旱挠鹈难馔渡淼交鸷#苫鹧妫贝频幕嗽诹一鹬型榈仄鹞瑁竦男律拿览鲋螅欧⑾郑鄣姆镆丫诹一鹬腥汲闪嘶医!

澳闶窃谒的阕约郝穑俊闭庖淮危永炊允狼槁槟静蝗实穆逵婢谷挥趾闷娴奈柿艘痪洹

按忧埃谙缦拢幸桓稣庋呐ⅲ募依锖捅鹑思颐皇裁戳窖淙徊桓灰膊凰闱睿捅鸬呐⒁谎献叛В杉ú缓靡膊换担榔咀约旱呐ε赡芸疾簧弦凰玫拇笱В墒撬酝饷娴氖澜缛闯渎算裤剑沼谟幸惶欤谕逡桓鼋忝玫幕ㄑ郧捎锏撵乓陀了讼拢牌搜б担拍歉鼋忝美吹搅舜蟪鞘校サ侥抢铮桶狭舜蠖际械纳睿⒘耸囊欢ㄒ粼谀歉龀鞘小2⑶乙咀抛约旱呐竦米约合胍亩鳌!

崔若婷已经醉的不成样子了,语无伦次,直接向洛渔靠了过去,一只手揽住了洛渔的脖子,洛渔忽然对这样的感觉熟悉起来,猛然想起了什么,特别是崔若婷的抚住他的颈部的时候,长的夸张的指甲触到了他的皮肤时,他立刻间想起了初到“天堂火”时候某一晚的一幕。

在他初到天堂火的时候,曾有个晚上,因为一个坐台女醉酒后骚扰过他,小梨打了那个女子并将那个女子逐出了天堂火歌舞厅。

洛渔已经确定这个崔若婷就是那晚的那个女子了。那晚的那个女子的指甲曾在他的颈部留下一道轻轻的划痕,动作与今天的崔若婷一模一样。

崔若婷还在复述着她的故事:那个城市叫顺州,她上了姐妹的当,进了歌舞厅,陪酒陪唱,直到最后不得已去卖身。

洛渔问道:“那间歌舞厅叫天堂火。”

崔若婷忽然就绽出一丝惊喜:“你记起来了,我是蒂娜,我是蒂娜。”

崔若婷说着就去吻洛渔,并说着:“我就知道你不会忘记我。”

不管男人女人,有时候,他(她)曾经给别人留下了很深刻的印像,而自己又记不住别人,这是很正常的事情。洛渔确信崔若婷并没有真的醉,因为那晚在天堂火的崔若婷在他的印象里早已经烂醉如泥,而她却能将那些事情记的清清楚楚。

崔若婷被小梨赶出天堂火之后,去了另一家歌舞厅,多日之后的崔若婷才知道,另一家歌舞厅也是在小梨管着,小梨还是在利用她赚钱,而没有真正想赶她走。在那里她认识了她的男朋友,他姓候,在杰哥的手下混,崔若婷叫他小猴子,一个可以为她无条件付出而不讲任何原则的大男孩儿,跟她一样染上了吸毒的习惯。

你知道吗,毒瘾犯了是什么感觉吗?崔若婷这样问洛渔。

洛渔摇摇头。至少他看过一些扫毒的新闻,偶尔也看到过那些瘾君子痛不欲生的情景,但是他见的更多的是毒品把那些“孩子”给喂饱后的样子,醉生梦生,飘飘欲仙。

但是,他仍然想像不出那种感觉。除非是真正体验过那种痛苦的人才会知道。

耙话傥训穆煲弦磺训暮鸵胺淝愠渤龆恳徽抛旌兔恳桓荽潭荚谡勰プ湃馓澹Q奂渥耆爰》糁校路鹑馓寰突崃⒖瘫涑梢欢寻坠牵侵皇腔镁酰馓迦匀换故侨馓澹皇切话玻恳桓芾锒加幸话俑鲆磺Ц瞿Ч碓谕纯嗟睾艉白偶⒍觯遣挥媚切┒疽┤ニ茄牵蔷突峥惺缮硖宓拿恳桓霾课唬且话驯翘橐话蜒劾岣静皇亲约核鳎悄Ч硪蛭⒍鲈谔迥诘目匏撸О俑瞿Ч碓谔迥谏熳徘О偻蛩趾拷凶诺群蛩魅。硖逯荒茉诒欢胁鹾筒煌5囟抖恳淮紊胍鞫际窃诎聪斓赜拿帕濉

啊郎裾驹诓辉洞φ卮笮Γ以掷只觥!

洛渔想,他自己就是恶魔,可是做为恶魔的他听了后都感到不寒而栗。只是他没有按照崔若婷的叙述去体会她的痛苦,反而想起了小梨,他设想着小梨的毒瘾发作的情景,心里就有一种被撕裂般的感觉。

可是崔若婷一个人赚的钱,完全不够两个人买毒品。这种情况不时会发生在他们面前。两个人只剩下一点点白粉,甚至还不够一个人过瘾,而最难堪的就是两个人的毒瘾都很大,有时会同时发作,这个时候,若婷的男朋友就忍着极度的痛苦,哆哆嗦嗦,眼睁睁地看着崔若婷把尚存的那一点点白粉吸食干净。

要知道,最是在毒瘾发作的那个时候,人性几乎泯灭,小猴子完全有可能因为无法忍受毒瘾的折磨而冲上前从她手里抢走那些毒品,可是小猴子从来没来没有那么做过。每每看到小猴子这个样子的时候,她都会感到一阵内疚,然后,她就匆匆忙忙地跑回那个混乱的场所,不得已便出卖她无法再吝惜的肉体去换钱为小猴子去购买毒品。

终于,有一天这种情况又发生了,小猴子承受不住折磨了,再也无法忍耐毒瘾发作的他跟崔若婷抢起了那残存的一点白粉,结果可想知道,小猴子夺到了毒品,而崔若婷则被打晕在地,等崔若婷醒来时,自己已经在强制戒毒所里了,是小猴子送她来的。

小猴子说,再这样下去,他们两人会全都死掉。

等到从戒毒所出来后,可以说是小猴子把她拱手让了杰哥,这也是不得已的事情,因为小猴发觉了和自己共用一个注射器注射毒品的毒友,已经染上了艾滋病,而他已经无可幸免了。

就这样,崔若婷成了杰哥的数位女人中的一位,不过她可以凭着自己的美貌和聪明赢得杰哥的娇宠和信任。

有一段时间,警方展开了扫毒行动,能买到白粉变的越来越难,走投无路的小猴子不得已,最后又找到了崔若婷,看到小猴子那个样子,她不可能不动恻隐之心,可是所有的白粉都被杰哥严格控制起来,不再出货,崔若婷还是想方设法从杰哥那里偷了一小包白粉,当他把它转交给小猴子之后,这件事败露了,杰哥发现有人偷了他的货,自然要追究,最后就追到了小猴子身上,而小猴子什么也没说,也不争辩,因为他知道敢偷杰哥的货,结果只能是死。

崔若婷说道:“我是亲眼看着杰哥处死了小猴子。从那一刻,我就在心底发誓,要替小猴子报仇。”

洛渔听完这些,又觉得杰哥的毙命完全是与崔若婷恩怨的了断。好像与他无关。警方顺利地摧毁了杰哥的势力,可能是崔若婷在暗中做了手脚。洛渔这样想。

可是,那小梨,是怎么染上毒瘾的呢?

洛渔这样问的时候,已经想到答案了,所以崔若婷也没有再隐瞒,是我,是我引诱她的,我也要让她尝尝被毒品折磨的滋味。

洛渔听完,已经拔枪指着崔若婷的脑门了,崔若婷说,我知道你还爱着她。

靶±嫠歉龊门ⅲ悴桓孟莺λ!

霸诘郎匣斓哪信苡煤没道春饬柯穑俊贝奕翩玫幕叭寐逵嫜瓶谖扪浴!耙桓鍪敲妹么邮掷锒嶙吡宋业牡谝桓瞿信笥眩桓鍪歉绺缯加辛宋遥宋业牡诙瞿杏选N腋迷趺醋觯ňニ牵俊

崔若婷的话丝毫没有影响小梨在她心目中的印象。

那个时候冰毒才悄悄在内地上市,这种毒品与传统意义上的毒品不太相同,当崔若婷让一个姐妹偷偷地把所谓的摇头丸给小梨服下时,那时的小梨根本就不记得眼前这个崔若婷曾是自己驱赶出天堂火的蒂娜了。

小梨立刻就上了瘾,并感到在歌舞厅领舞时更带劲了,直到最后才发觉自己是染了毒已经欲罢不能了,杰哥发现小梨染了毒瘾,就把小梨送进了戒毒所,而在表面上,得意满公司就交给了崔若婷暂时管理。

洛渔想在枪响的瞬间找到后快的感觉,即使不为杰哥,也是为小梨。

这个崔若婷远比他想像中的要毒辣的多。

罢娴模芨『镒颖顺穑衷谟炙涝诹俗约鹤畎哪腥说那瓜拢乙丫穆庾懔恕!贝奕翩盟嫡庑┗暗氖焙颍劾锖殴值某涨椋阋匀盟贸鏊辛阆в竦奈虑槔纯硭∷词共皇强硭。材苋盟畔隆巴赖丁保荒芊袢险馀耸俏薇让览龅摹

上一次,洛渔开不了枪,这一次同样也开不了枪。他又想想起了崔若婷说的那句他欠她一条命的话。崔若婷造作地吻了一下乌黑的枪口,又去吻他的眉角。洛渔想,至少要尽快摆脱这个女人。

洛渔又想起一件事,那孩子呢,我和小梨的孩子呢。

崔若婷悻悻地一笑,嘲讽道,哼,哼,你都这个样子,还要孩子,有什么意义吗?

至少我应该知道孩子的情况吧?洛渔说。

崔若婷不再说什么了,露出了难为情的样子。

洛渔真是急于想知道答案。

崔若婷说出答案,孩子被小梨打掉了。

不可能?洛渔虽然嘴里说这些的时候,可是心里还是相信了崔若婷的话。

现在,轮到他自己嘲笑自己了,是呀,你都这个样子,还要孩子,有什么意义吗?别忘了你是个通辑犯,警察每天追得你是无处藏身,你凭什么担负一个做父亲的责任?

他从崔若婷的手里抢过了酒瓶,把那火辣辣的烧酒狠狠地往肚子灌了一通,直到瘫软在地。

醒来后,他发现,崔若婷像一只温柔的猫蜷在他的身边,静静地睡在他的身边。他没有叫醒她,本来她是说下午要回顺州的,却留下来陪着他了。

第二天,崔若婷又回了一次顺州之后,就不再回去了,她说她已经没有回去的必要了,因为小梨现在已经在四处寻找崔若婷,因为只有她才有可能知道杰哥的下落。

崔若婷告诉洛渔,小梨现在又回到了得意满公司,并回到了天堂歌舞厅,崔若婷说,洛渔,你要是想见她,可以去见她。不过得意满公司也快得意不起来了。

洛渔用遍了所有的手机号,将他以前的马仔都联系了一遍,结果意外联系到一个马仔,从他嘴里得知,崔若婷说的不错,现在的小梨确实回到天堂火,不过身边仍然有便衣在监视着她。

那个晚上,崔若婷和洛渔几乎是一夜无眠,两个人各有心事,崔若婷说,我们要离开顺州了,走的越越远好。

离开的时候,才出郊区,崔若婷说她在那里藏了一辆车,她们就开那辆车子走,比较安全,还没等他和她到藏着车子的地方,就遭到一群人的围攻了,砰砰地枪声就响了起来,那些人从后面追上来,还没有下车就急着开枪。

崔若婷说,我知道他们是谁,肯定是来给杰哥报仇的,但是洛渔从她的声音里能感觉到崔若婷心里无比的恐惧,她怕这些人比怕警察更厉害,枪声响起的时候,洛渔一边拔枪一边把崔若婷用力拉倒在地上,然后两个人钻到路边的甘蔗林里了。

那样的枪战又让洛渔想起在丛林里遭遇,两个人在甘蔗林里猫着腰爬行着,生怕弄出了响动,洛渔说:“我们今天能不能活着出去都很难说。”

翱隙芴映鋈ァ!贝奕翩醚佑趾茏孕拧

洛渔问:“你怎么知道就能逃出去。”

斑危憧础!贝奕翩盟档溃蚩耸掷锏牧嘧诺奶岚⑶依死矗逵婵吹侥歉霭镒白帕桨亚埂⑹此笫智棺拥土娇攀掷祝奕翩盟担骸熬推菊饬礁黾一锒寄馨阉歉ㄏ恕!

翱墒恰!

盎箍墒鞘裁矗遣凰牢颐蔷偷猛甑啊!贝奕翩盟底牛贸隽艘恢褂指拥狭颂拧

澳愦幽呐庑┒鳎俊甭逵嫖省

罢飧瞿惚鸸堋!

从甘蔗林里往外看,对方来了十多个人,人人手里都拿着武器,让洛渔和崔若婷还是感到十分紧张,对方这么兴师动众,显然是志在必得。看着对方那些人猫着腰也进了甘蔗林,洛渔和崔若婷边走边退,洛渔低声说:“暂时不要开枪,以免暴露自己,能不声不响的走掉是最好。”

但是对方却喊话了:“蒂娜,出来吧,我知道你就带一个保镖。”

听到这话的崔若婷笑了笑,低声对洛渔说:“他把你当成我的保镖了。”

洛渔看看崔若婷没有回答。

对方有个男人还在喊:“蒂娜,梨姐要见你,要见杰哥。有重要的事情。”

洛渔低声说:“他们还不知道杰哥死吗?”

崔若婷说:“你脑子结冰了,早就知道了,他们就是小梨派来杀我,为杰哥报仇的。”

班蕖!

澳汔奘裁矗俊贝奕翩盟祷暗氖焙颍丫涯抗庾蛄寺逵妫缓笪实溃骸澳憧梢园盐医桓±妫缓竽忝橇礁鼍涂梢云凭抵卦擦耍圆欢裕俊

拔一拐嫦肽敲锤桑阈挪恍牛俊甭逵嫠档馈

俺悄阆肴フ宜溃鹜四慊骨肺乙惶趺!贝奕翩盟低辏畔铝饲梗缓笫宰琶樽剂硕苑阶吖吹囊桓鋈恕

刚才喊话的人,看到崔若婷没有回答,往这边连续开枪,一排子弹打了过来,哒哒哒哒哒……洛渔赶紧把崔若婷按着在地上,贴着地面。

崔若婷骂道:“这个阿本,杰哥宠我的时候,他比狗还贱,现在威风了。”

崔若婷说着,克制不住气愤,还是对着远处的阿本开了一枪,对方也连忙躲闪,而后又一排猛烈的枪声。

这一声枪响让崔若婷和洛渔彻底暴露了,对方的子弹不停地向他们这里打了过来。人也一点点地向这边挪,洛渔和崔若婷明显地处于劣势,对方的人有几个拿的是冲锋枪,火力压得洛渔抬不起头。

洛渔示意崔若婷换个地方,一分钟之后,两方都安静了下来,对方显然又失去了目标,这个时候,洛渔打枪了,砰,砰,他扣动板机,对方有两个人应声倒地。

崔若婷看在眼里,既害怕又惊喜,说道:“我就知道我没有看错人。”

洛渔根本没有听她的夸赞,而是在想着全身而退的办法。然后向她炫耀道:“这算什么,在境外的雨林里运‘四号’的时候,比这更危险的都遇到过。”

崔若婷没说什么说,也笑了笑,由着他吹牛。可是她的确是见识了他的枪法,对方好像也被洛渔的枪法震了一下,好半天,才打出一排子弹还击。

好一阵,洛渔没有开枪还击,只是带着崔若婷在甘蔗在里一点一点地移动,让洛渔感到不妙的是,对方十几个人开始从不同方向往他们这里围了过来。

霸趺窗欤俊贝奕翩梦实馈

假如不是带着崔若婷,洛渔可能早就脱身了。他也没有答案,所有只是低声地说道:“别说话。”

对面那边甘蔗丛里又响起了微弱的声音,慢慢地站起来两个人,向着洛渔搜索过来。甘蔗丛中那悉悉嗦嗦的声音正在十几米外响着,从那些林立着的甘蔗缝隙里,洛渔能看到他们的身影在晃动。

藏在这些甘蔗地里,看似隐蔽,其实也不然,因为这些甘蔗种植时都是成排成排的,非常整齐,再从同一个根部长出数棵甘蔗,每一棵伸开来,把整个甘蔗丛所剩余的空间都占据了。

虽然很稠密,如果洛渔也和对方也凑巧站在同一排甘蔗之间,还是很容易暴露了自己的位置,这也是洛渔一直时快时慢地移动自己方位的原因,洛渔说:“咱们先分开一下,我去引开他们,你别动。”

拔也桓桑悴皇窍肴酉挛野桑俊贝奕翩玫P牡匚省

澳阆肽亩チ恕N乙约号芰耍撬闶裁矗俊甭逵姘参孔潘墒谴奕翩萌幢Ы袅怂档溃骸澳俏乙膊桓桑酪惨酪豢椤!贝奕翩孟匀皇嵌蕴映鋈ゲ槐裁聪M耍衾锿缸啪

澳阍趺椿厥露俊甭逵嬉话驼拼蛟诹舜奕翩玫牧成希指蠢碇牵绻奕翩谜娴南裾庋潘幕埃橇礁龊芸赡苷娴囊涝谡饫锪耍担骸案詹拍悴皇撬滴颐腔鼓芴映鋈ヂ穑俊

澳惚鹄肟遥「担液ε隆!贝奕翩没故亲ソ羲母觳膊凰墒郑驮诼逵嬲胝跬咽保奕翩帽澈蟛辉洞σ丫腥擞鼗毓戳耍簧瓜旌螅逵娲蟾攀浅鲇谔跫炊惆桑哺辖籼执蚯梗瓜斓耐保逵媪⒖贪汛奕翩迷俅伟吹古吭诘厣希缓螅炊苑矫挥惺裁炊玻殖迥歉龇较虼蛄肆角梗辛娇酶收岜淮蚨狭说沽讼吕础K糯奕翩每焖俚叵蜃鸥收崃值纳畲τ忠贫募该祝逵娌恢栏詹拍且磺勾蛑卸苑矫挥校苤潜咴倜挥星股础

洛渔这次又是那样说:“呆在这儿别动。过一会我就回来。”

洛渔拿着一颗手雷递给了崔若婷,但是,她坚持不要。

拔也桓遥故悄阕约毫糇虐桑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