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六章

大乔率领手下的几个警员,离开陈义远家后,就直奔江少阳家,在路上,小冯总觉得,乔队哪儿有些不对劲,他悄悄地,把自己的感觉告诉了另外几名警员。那几名警员,开始,并没有注意大乔的异样,不过经小冯一提醒,他们果然看见,大乔的脸色很苍白。

小冯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回想起在陈义远家的情形,他心里,有些犯嘀咕:乔队,绝对不正常!

眼看着,江少阳家已经在望了,小冯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有些发抖,是情不自禁地,全身打颤,似乎,江少阳家的临近,是一种危险,而且,是危险。所以,小冯很不安。就在他满心不安的时候,大乔的手机,叮叮铃铃地响了起来。可是,大乔就像没有听到一般,充耳不闻。小冯忍不住,提醒道:“乔队,你的手机。”

大乔如梦初醒般,迅速掏出手机,接听。

这个电话,是郑典打来的,他问大乔,这边的情况如何。大乔说,没事儿,什么都没查到,他们,正向江少阳家赶,随后,便挂断,想了想,这才收起手机。这时,已经到了江少阳家楼外,众人下了车,跟着大乔,向楼内走。突然,大乔扭回头,向小冯看了一眼。冷丁地,小冯的心,像是被一股冷气侵袭一般,紧紧地向起一缩。小冯看得很清楚,大乔的眼里,布满血丝般,赤红。

鞍。嵌樱愕难劬Α毙》胧辛似鹄础

小冯如此一叫,其他几个警员,也都注意地看向大乔的眼睛。就在这时,大乔向几位手下咧嘴一笑,满口的黑齿,让几个警员大惊失色,脚步,随即都停下了。

小冯感觉不妙,想逃,可是,他还没来得及转身,眼前,便飘过一条粉红色的影子。小冯呆了一呆,突然,一股冷气包裹着他,他似乎还没反应过来,他的影子,被大乔抓住,扯离了他的身体,抖了一抖,抛向了一边。那捡字纸的老妇人,如同突然冒出来一般,出现在众人面前。她伸出钢钎,插住小冯的影子,熟练地,抛入了背后的袋中。小冯的脸,慢慢地苍白了。

另外几个警员,吓傻了一般,呆呆地看着小冯和大乔,还有捡字纸的老妇人。那老妇人,不慌不忙地,将他们的影子,依次插住,放入背后的袋中。几个警员,如同木桩般,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失去影子,毫无反应。他们,已经被吓傻了。

那捡字纸的老妇人,刚要离去,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很响。老妇人站住,侧耳倾听,随后,她咧嘴笑了一下。那粉红色的影子,飘飘的,又出现了,像是迎接那脚步声,向前飘去。

一个孩子出现,是焦言。

焦言的肩上,背着十几条影子,没有下巴的嘴巴,血汁和涎液仍在流着,向老妇人跑来。那粉红色的影子,绕着焦言转了一圈,消失了。焦言,在离老妇人还有两米远的地方,抛下背着的影子,咧着没有下巴的嘴巴,一笑,转身飞奔而去。

老妇人满意般地,点点头,走上前,用钢钎,将焦言抛下的影子,一一插起,看了看,放入袋中。然后,她头也不回地,缓缓离去。

大乔,小冯,和几个警员,互相看了一眼,几乎同时,咧嘴笑了一下,所有人,都露出满口墨黑的牙齿。然后,各自转身,向不同的方向,走了。就在他们离开之后,从楼内,走出一个男人来,望着他们的背影,咧嘴笑了一下。但是,他的笑容,只在右边的半个脸上出现,而他的左脸,僵硬,没有一丝表情。

此时,天空,变得很阴沉,太阳,在浓浓的霭雾隔离下,看上去,显得很苍白,地面上,一丝阳光都看不到。

从楼内走出来的那个男人,见大乔他们都走远了,他想了想,抬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左脸。

他的左脸,像是糊上了一层石膏,但是,看上去,那绝不是石膏,因为,石膏很白,而他脸上的东西,有些污黄,加上被血浸透,在污黄里,又透出褐色。

一个女人,从楼内走出,来到那人身后,无声无息地站住,两只眼睛,睁得圆圆的,瞪着那人。她的手里,捧着一只打开的盒子,是骨灰盒。

那人似有所感觉,扭头,看到女人,看看她手里的骨灰盒。盒子里的骨灰,已经不见了,只有包裹骨灰的红绸布,上面还沾着一些污黄的粉末。那男人,突然发怒地,瞪着女人,然后,抬起手,狠狠地抽了女人一记耳光。

女人的头,被打得歪向一边,然而,她的脸上,却毫无痛苦之色,反而对那男人,咧嘴笑了一下,露出满口的黑齿。接着,她将手中的骨灰盒,像抛一件垃圾一样,随手抛到了地上,而且,用脚踢到了一边。

这时,那个男孩,焦言,又一次路过这里,他的脚步声,吸引了女人,他们同时向焦言望去。不过,焦言跑得很快,只是一眨眼之间,便从他们的视线里消失了。男人和女人相视一笑,随后,便尾随着焦言跑去的方向,尾随而去。

这个男人,就是江少阳。女人,便是江少阳的妻子。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