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七章

滨江城的街头,在阴涩的气氛中,突然出现了一些面色苍白、满眼血丝般赤红、满口黑齿的人,这些人,都不约而同地,向滨江城的中心广场上聚集。整个滨江城内,如同鬼魅窜行一般,令人窒息。街边的商铺,纷纷关门,人们纷纷避在家中,不敢出门。

一个没有影子的孩子,在全城奔跑,不知疲倦,见人,便扯去人的影子!

而被扯去了影子的人,转眼之间,便会变成活死人。

活死人!这个称呼,第一次出现在一位胖妇人嘴里。

就在十分钟前,胖妇人,抱着她的宠物小狗,像以往一样,想到中心广场去,溜她的宝贝。这胖妇人,虽然也听说了,有关城里闹丢影子的事,但是,她并不介意。胖妇人胆子很大,有些天不怕地不怕的意思,在滨江城里,她,也算是一号人物,而且,几乎全滨江城的人,都知道这位胖妇人。每天,她都会到城中心广场,溜她的小狗。虽然,她的小狗看上去很丑,但是,她,却每天都要给她的小狗,换上不同的服饰,而且,还会给小狗,梳理不同的“发式”,扎上不同的发带,用这样的方法,吸引在广场休闲的人的目光。可惜,她的小狗,长得实在太丑了,就像她本人一样,让人看了,有些翻胃。所以,尽管她使出浑身解数,她,与她的小狗,仍然没能得到大家的青睐。

胖妇人的故事,在滨江城里,也是几乎众人皆知,因为,胖妇人的地位,在滨江城里,也很特殊。她的丈夫,姓孔,叫孔新,也是滨江城时的名人之一,是滨江城里,孔新房地产业,已经完全控制了整个滨江,成为滨江房地产龙头老大。不过,几乎所有滨江人都知道,孔新的发迹,靠的,就是这位胖妇人,他的老婆。

胖妇人,叫林荫楠。她的父亲,曾经是滨江鼎鼎大名的副市长,后来,由于犯了点经济错误,被撤了职,而且,还被判了刑,眼下,还在监狱里。不过,林荫楠父亲的事,并没有影响到孔新,相反,因为岳父的倒台,孔新,反而获得了事业上新的飞跃。这里面的原因,谁都说不清,滨江人,都很纳闷。当然,这些,只是滨江人茶余饭后,闲扯胡议的谈资,谁都不会,真的去调查这事的真正原因。

所以胖妇人林荫楠,她父亲在职的时候,她很张狂,她父亲已经坐了牢,她还是很张狂,而且,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张狂,在她身上,闹出的笑话,也就此起彼伏,层出不穷。

比如,就在不久前,在城中心广场,林荫楠,就闹出了一个笑话。当时,她,在广场边溜狗,一个青年,民工样打扮,看上去,有些傻。他行色匆匆,好像是赶着要到哪儿去,想穿过广场。在广场边,不期然地,他的脚,与胖妇人的小狗,来了一次最为亲密的接触,当然,结果,可想而知,胖妇人的小狗,在地上翻滚了两个后滚翻,嘴里,发出一声低呜的哀鸣。

胖妇人,就像是自己的心肝,突然被摘了一般,她的叫声,比她的小狗还要大几十倍,好像被踢倒倒翻的,不是她的小狗,而是她本人。她的尖叫,立刻,引来了广场上近百人的侧目。

澳悖咀。 迸指救似松锨叭ィ鹚墓罚笊瘸馇嗄辍

青年一脸无辜地,看着胖妇人,和被她抱在怀里的狗,脸上,一片迷惘,不知道胖妇人想干什么。

胖妇人,眼睛瞪得溜圆,大嚷:“你是什么东西?没长眼睛吗?”

青年楞楞地,看着妇人,一言不发。广场上的一些人,渐渐围拢来,看热闹。那妇人,见众人围来,精神振奋,她,已经许多没有受到关注了,如此机会,她,不会放过。

胖妇人,对青年大骂,并愤愤然地责问青年:“你知道这狗是吗?你也敢踢!”

青年听了这话,突然,像是嘀咕般,道:“我……知道这狗……是谁养的。”

胖妇人一愣,周围的人,也都看着那青年,有些楞。有些人,在心里就暗说:你知道是谁的狗,还敢踢?于是,她接着责问:“你知道?那你说,这狗是谁养的?”她,心里以为,自己有多出名,连这样的青年,都知道她,所以,心里有些沾沾自喜。

那青年,看了看小狗,突然,理直气壮地,提高声调,说:“这小狗,是狗娘养的!”

胖妇人闻听,一时没反应过来,张口结舌,而周围的人,在两秒钟的愣怔后,轰然,大笑声震撼了广场上的鸽子,鸽子扑打翅膀,飞上半空。

那青年,在胖妇人的愣怔中,扬长而去。为此事,那胖妇人,郁闷了好多天,可是,此后,她再也没见过那青年,只好把报复的心,收起来了。

现在,胖妇人旁若无人地,抱着她的狗,走向城中心广场,与她同行的,都是脸色苍白的人。没有人看她,也没有人看她的狗。

开始,胖妇人并没有觉得不对劲,可是走着走着,她就发现事情有些不妙,因为她的狗,瞪大着眼睛看着那些人,身体,却倦缩在她的怀里,小小的身子,几乎全部萎缩在她的两只胖乳中间,而且,胖妇人感觉到,她的小狗,全身都在发抖。

这时,胖妇人才留心与她同行的人,这一留心,她便发现,情况有些不妙。所有的人,都无声无息地,而且,如同木偶一般,向广场走去。

奥柩剑狻庑┒际腔钏廊寺穑俊迸指救巳滩蛔。芽诮谐隽苏饷匆簧

她的这一声叫,立刻,起了作用,那些被她称作活死人的人,都停下来,一起转身扭脸的,向她看。一股股冰冷的凉气,从那些活死人的目光中,齐齐射向胖妇人。胖妇人的心,一下子像是落到了脚掌心,胸腔里,变得空旷旷的。她张口结舌,再也说不出一句话来,而且双手,无力地下垂,她怀里的小狗,扑嗵一声摔在地上,呜咽一声,爬到她的脚背上,伏下,动也不敢动。

胖妇人心里想跑,但是,她的双脚,却一点都挪不动,整个世界,好像就在一瞬之间,凝住了。

这时,那捡字纸的老妇人,慢慢地走向胖妇人,在她身边,伸出钢钎,胖妇人那淡得几乎看不到的影子,转眼之间,便落入老妇人的袋中。胖妇人的小狗,畏缩地偷眼看向老妇人,全身颤抖着想要躲避。那老妇人看看小狗,咧嘴笑了一下,然后,伸出钢钎,将小狗,如它主人一样的淡淡的影子,叉进袋中。然后,那老妇人,转身离去了。

胖妇人,林荫楠的脸,慢慢苍白了,她,也变成了一个活死人。她的小狗,无声地,晃晃悠悠地离开她,向广场方向走去。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