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八章

华远公司里,此时已经乱成了一团,由于妻子和儿子失去了踪影,焦巨成的心思,也无法放到工作上,因而,当公司各部门负责人,上班之后来询问工作时,焦巨成只能虚与委蛇,应付了事。

焦巨成的表现,让齐烨感觉很奇怪。因为,凌晨焦巨成回到公司的时候并不是这样,可是,她睡了一觉之后,焦巨成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让她无法相信,这就是她心目中,那个处变不惊的焦主任。不过,时间不大,齐烨便得知,焦巨成的夫人苗新露和儿子焦言,也像公司的两位老总那样失踪了。

齐烨的心里,一股强烈的不祥慢慢地升腾起来。

陈义远和江少阳失踪的时候,齐烨也没有感觉到这么强烈的不祥,但是,现在,她却真的感觉到了,而且,在心里,就像是压上了一块巨大而沉重的石头,公司里的空气,似乎也一下子凝结了,让人的呼吸都不能畅快。

然而,事情还并没有结束,在整个上午的时间里,齐烨和焦巨成不断地得到奇怪的消息,公司的各个部门,几乎都有员工没来上班,而且打电话也找不到人,几乎整个滨江城的电话,都似乎被一种魔力控制着,虽然有信号,但是就是没有人接听。

小齐的心里越来越沉重,因为这样的现象,自从陈义远失踪开始,已经不断地在延续,在扩大。现在,公司里的员工,失踪的人员在不断地增加,而在公司里上班的人,也都有些心惶神乱,没有心思工作。

靶∑耄庋氯ゲ恍校隙ǔ龃笫铝恕!苯咕蕹裳谑尾蛔∽约耗谛牡囊陕牵云腱撬怠

小齐当然知道这样下去不行,可是,她又没有什么办法,她的心里,本来就指望着焦巨成回来,能够主持公司事务,然后,把公司里混乱的局面,渐渐控制下来。可是,现在看来她的这个希望,也要落空了。因为焦巨成的脸上,露出的表情让齐烨陌生,在齐烨的印象中,一向稳重的焦巨成变得焦急不安,让齐烨觉得,焦巨成的心已经不在公司里了。

临近中午的时候,小刘和焦巨成几乎同时听到了一个消息:整个滨江城,都已经处于一片恐慌之中,而真正引起恐慌的,是一个孩子,一个失去影子的孩子,没有下巴,露着满口的黑齿,见人,就扯掉人的影子,而且,还会抓下人的左脸吃下去。

让焦巨成和齐烨同时感到惊讶而又意外的是,这个孩子,就是焦言。

安豢赡埽豢赡埽 苯咕蕹沙跆秸飧鱿ⅲ吃甑卦诎旃夷冢用诺酱埃哟暗矫牛椿刈吡耸柑耍咦撸吡⊥罚幌嘈耪馇那拇胨淅锏南⑹钦娴哪敲醋既贰K幌嘈牛蛘咚担遣辉敢庀嘈牛约旱亩樱幌蛉盟械浇景恋亩咏寡裕岢晌钫霰踅强只诺脑赐贰

不过,不管焦巨成相不相信,愿不愿意相信,事实很快就摆在了他的面前。就在他又一次走到窗前,下意识地向窗外的大街上望去的时候,一个他非常熟悉的身影,一下子便闯进了他的视野。

敖寡裕 

焦巨成有些猝不及防地脱口而出。

齐烨听到焦巨成的叫声,立刻也跨步来到窗前。

果然是焦言,就在外面的大街上,飞快地奔跑着。在焦言身后,远远的,跟着一个身背编织袋、手持钢钎的老妇人。那老妇人不紧不慢地远远地跟着焦言,相对于焦言的奔跑,老妇人的速度实在很慢。但是,焦巨成和齐烨都看得很清楚,老妇人与焦言之间的距离,却一直都没有变,这让焦巨成和齐烨都目瞪口呆。

敖怪魅巍!逼腱墙辛艘簧墒牵床恢朗裁础

焦巨成突然转身,对齐烨说:“小齐,我得出去一下。”

敖怪魅危毙∑氩唤獾乜醋沤咕蕹伞

焦巨成说:“事情很怪,你也看到了,焦言,我的儿子,怎么会变成这样?我得去找到他。这样不行!”说着,不顾小齐,便向门外走去。

齐烨有些着急,叫道:“焦主任,那公司……”

焦巨成头也不回地说:“通知大家,放假。”

齐烨听到焦巨成的回答,有些发愣,但是,她还是明白了,焦巨成的意思,现在就算让大家上班,只怕也没有人能够安心工作。所以,她想了想,觉得焦巨成的决定,真的是很明智的。

齐烨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嗯,还是焦主任有办法。”

于是,齐烨给公司各个部门都发了通知,说明公司从现在起,放假。

有员工问,现在放假,放多长时间,什么时候再上班。

齐烨说,她也不知道,让大家回家等通知。

安排好了放假的事,齐烨觉得放松了一些。短短半个小时之后,公司里的人,各部门领导,以及所有员工,都走得干干净净,一个不剩。整个公司办公楼里显得空空荡荡的,只有齐烨一个人。

齐烨把整个办公楼检查了一遍,然后回到办公室,她在考虑自己的去处,是回自己的家,还是留在公司里。

其实,对于齐烨来说,回自己的家和留在公司里没有什么两样。回去,也是自己一个人,留在公司里,也是自己一个人。

齐烨突然觉得,自己真的好孤独。她走到窗前,向外望去,她发现,天,突然变得阴沉了,上午还显得光鲜的太阳,此时像是重病的人,脸色苍白,显得有气无力。

远远地,齐烨望见,有一些人,正在向城中心广场走去,而且,远远地看他们,有些奇怪。

罢庑┤耍窃趺椿厥拢俊逼腱切睦镟止荆恢痪醯鼐妥匝宰杂锲鹄矗昂闷婀郑 

然而,就在她说出这句话的同时,她突然觉得,眼前似乎晃了一下,她好像看到一条淡淡的粉红色的影子,在窗外飘飘地飘过了她的眼前。可是,就在她一愣之下,再定睛看向窗外的时候,却又什么都没有。齐烨很奇怪,睁大眼睛望向窗外,依然没有。

霸趺椿厥拢磕训溃俏已刍耍俊逼腱亲晕省K桓市模谑牵餍源蚩舜盎В匠鐾啡ハ蛲庹磐?墒牵笥疑舷拢纪艘槐椋词裁炊济挥小

捌婀郑 逼腱窃俅梧止尽

她又把目光,投向那些走向城中心广场的人身上,远远的,她觉得那些人的脸,好像都跟此时的太阳一样,也都苍白无色,而且,那些人走路的姿势也都怪怪的,似乎,双脚都很僵直,不像是正常的人。

澳训溃远际钦娴模俊逼腱堑男睦锟颊嬲暮ε缕鹄础K泵仄鸫盎В缓螅雇俗抛氐缴撤⑸希睦锏目志澹负跏敲挥欣从傻乜忌谄鹄础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