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章

汽车在郑典的驾驶下,以飞快的速度向焦言冲去。郑典自己都搞明白,他为什么会如此冲动,而这种行,绝不是一个警察所应该做的。当然,更重要的是,如果他们的车真的撞上了焦言,那又会出现什么样的结果。

所以,刘锟和吴倩云,都惊恐地瞪大了眼下,忘记了自己两秒钟之前的尴尬。

爸6樱焱3担 绷躏康谝淮尾还松舷录兜墓叵担鹄矗袷敲畹目谄蛑5渌怠

吴倩云则有些惊慌地哀求般,说:“郑队,太危险了!”

可是,郑典却低沉地命令道:“你们,别说话!”

听到郑典的命令,刘锟和吴倩云,都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所以,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都闭起了嘴吧。同时,他们却把眼睛又瞪大了一些,看向前方。

前方,焦言站在路的中间,像是傻了一般,看着正飞速向他靠近的车子,一点反应都没有。

车离焦言渐渐近了,而车上的三个人,对焦言的面目,也渐渐地看清楚了。吴倩云毕竟是女孩子,焦言的没有下巴的脸,让她吓得把睁大的眼睛倏然闭上了。

然而,几乎就在吴倩云闭起眼睛的同时,“吱”的一声,郑典却突然用力地踩下刹车。

吴倩云睁开眼睛,与刘锟一起,向车前看去。

车前,一个胖胖的妇人,像是突然从天而降一般出现,郑典就是因为看到了她,这才猛然刹车的。

胖妇人林荫楠,像是一座肉塔般,拦在了车前,郑典的车,几乎顶着她那凸起的肚子停住,而那胖妇人,却一点都没有露出害怕的神色,相反,她的脸上,一丝表情都没有,只是苍白,毫无血色。她站在路的正中央,正好挡住车子的去路。可是,让郑典惊讶的是,他,居然没有看清这胖妇人是如何出现的。

爸6樱狻⒄馐窃趺椿厥拢俊绷躏坑行┙岚偷匚省

郑典也有些不知所措了,而且,在这时,从胖妇人的身后,焦言突然露出脑袋,裂开那没有下巴的嘴巴,咧开了,对着车里的郑典,刘锟和吴倩云,笑了一下,然后,从胖妇人的背后走出来,大摇大摆地,离去了。

车里的三个人,都目瞪口呆地看着焦言离去,却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似乎是忘记了。

爸6樱猓獠皇橇忠耖穑俊蔽赓辉菩∩叵蛑5渌怠

郑典早已经认出来了,拦住他车子的,正是林荫楠,孔新的太太,郑典与他们,也不止一次地打交道。

郑典没有回答吴倩云的话,而是两眼盯着林荫楠,像是傻了一般。

刘锟担心地把头向前凑了凑,低声问:“郑队,怎么啦?”

郑典这才如梦初醒般,几乎自言自语地说:“很怪,小刘,这女人,是林荫楠吧?”

刘锟点了一下头,说:“是,就是她。”

郑典说:“你看她,好像有些不对劲。”

刘锟道:“嗯,她好像、好像跟那个孩子一样。”

这时,胖妇人,林荫楠,突然咧嘴一笑,露出满口的黑齿,接着,迈开步,向郑典他们的车子走来。

爸6樱熳撸 绷躏坑行┛志宓亟辛艘簧

其实不用刘锟叫,郑典已经拉动控制杆,车子突然急速地向后倒退出大约两米远,然后,又是一个旋转,掉转了车头,迅速离开胖妇人。

一条粉红色的影子,在车前飘飘而过。

郑典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他,已经是第几次看到这条粉红色的影子,连他自己也已经记不清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个粉红色的影子,到底是什么?郑典在心里暗暗地嘀咕。

这时,那个捡字纸的老妇人,从路边的一条巷子里,慢慢地走了出来。她,还是那样的打扮,还是那样的表情,还是那样的不紧不慢,但是,从她的身上,郑典和他两名助手,都感觉到一股压抑,一股在他们的感觉里毫没来由压力,整个儿地将他们罩住了。

那老妇人,看到郑典他们的车,站住了,站在路边,像是发呆一般,看着车子从自己的面前一冲而过,她那赤红的眼睛,眨了一下,盯着车子,一直目送车子远去。

郑典从后视镜里,看到那老妇人,转身返回了小巷,他突然觉得自己松了一口气。

郑典把车速放慢了,对两名助手说:“小刘,小吴,你们怕不怕?”

刘锟和吴倩云,都不明白郑典为什么会这么问他们,当然,他们的心里,都害怕,而且,是很害怕。长这么大,跟着郑典,破过那么多案子,可是,没有一次,像这一次这样,让他们觉得,抓不着,摸不到,更重要的,是他们时时都被一股压抑包裹着,常常让他们感觉好像透不过气来。

所以,听到郑典这么问,两个人对视了一眼,都没有回答。

昂芸膳拢 敝5浼绦担拔沂撬担獯伪踅欠⑸氖虑椋娴暮芸膳隆!

刘锟试探着说:“那么,郑队,我们回去吧,好好研究一下,看怎么办才好。”

郑典说:“不,我们还是去广场,如果我判断得没错的话,现在广场上,肯定正在发生着非同寻常的事情。”顿了一下,他继续说:“也许,去看一看,可以让我们找到打破目前这种僵局的办法。”

刘锟和吴倩云都知道,郑典说的,是对的,但是,说实在话,他们俩现在,巴不得郑典掉头回队里,似乎只有回到队里,坐进办公室,他们才会觉得安全。

可是,他们俩不敢这么说,因为,郑典的决定,对他们来说,除了执行,还是执行,而且是无条件的。

于是,他们没有吭声,而郑典,则继续把车向广场开去。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