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二章

看到妻子苗新露如此模样,焦巨成的心,一下子跌进了脚心。本来,听到滨江城的恐慌是由焦言引起的,他还心存侥幸,希望这是一个错误。看到焦言在城内奔跑,他的心,已经纠结,想找到焦言,证实一下,虽然明知道这样的证实,只能是让自己失望,但是他忍不住。

可是,此时,猛地看到苗新露,见苗新露的那一副神态,焦巨成一下子便明白,他的心理防线,已经完全崩溃了。

靶侣叮恪⒛阍趺椿厥拢俊

焦巨成有些明知故问,但是,在他的心里,此时此刻,仍然不希望,他内心里的怀疑得到证实,他希望自己的妻子,苗新露,只不过是受了惊吓,才脸色苍白。

可是,苗新露的两眼,布满血丝般赤红,事实上,已经证明了一切。而此时,面对焦巨成,苗新露突然咧嘴一笑,满口的黑齿,对着焦巨成完全地展露了出来。焦巨成的全身,一下子凉透了,好像刚才抓住汪永冰时受到的那股凉气,此时才完全爆发出来。

焦巨成倒退了三步,半张着嘴,大睁着眼睛,一时之间,吓傻了。

几个脸色苍白的人,突然同时从焦巨成周围不同的角落,一起走了出来,向焦巨成包围过来。

焦巨成看清了周围的人,他的心,又一下子从脚底心,倏地提到了嗓子眼。因为,他看到了,在周围的人中,有陈义远,和江少阳,华远公司的两位老总,还有他们的家人。他,已经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焦巨成的双腿,像是突然失去了骨骼,软弱无力。他,感觉到了一股死亡的力量,重重地向自己压来。他明白了,此前,他所听到的种种传闻,都是真的。他为自己的冒失而后悔,同时,他的心里,反而也有了一分放松,一直以来的紧张、担心、压抑,一下子,全都无影无踪了,他的头脑里,闪过一丝逃的念头,不过,他很清楚,在此时这种状况下,逃跑,只能是梦想,而且,是一种不能实现的梦想。

善恶到头终有报!

不知道为什么,焦巨成的头脑里,突然,就涌出了这句话。头脑里冒出来的那一丝逃跑的念头,也因此而荡然无存了。

鞍Γ美吹淖苁且吹摹!苯咕蕹勺匝宰杂锏剜止玖艘痪洌男模蝗槐涞梅浅F胶停詹拍侵挚植赖男睦恚蚕Я耍掌鹧劬Γ及簿驳氐却牛∷共⒉磺宄酉吕吹降谆岱⑸裁词拢牵溃约旱拿Ω媒崾恕

周围,除了像微风经过时的一阵沙沙声,其他什么声音都没有。焦巨成突然觉得,有人在拉他的衣袖,并且轻轻地摇晃着。

忍不住地,焦巨成睁开了眼睛,他的心,突突地跳了几下。站在他身边的,是焦言,他居然丝毫都没有感觉到,焦言是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他的身边的,他觉得自己闭起眼睛只有两秒钟的时间,但是就是这两秒钟的时间,焦言已经不知从哪里冒了出来,来到他的身边。

敖寡裕 苯咕蕹扇滩蛔⊥芽诮辛艘簧拖袼占矫缧侣兜氖焙蛞谎廖匏枷胱急福敛簧璺赖亟辛艘簧M保部辞辶耍寡圆园椎牧成希挥邢掳停诘难莱萆匣构易叛巍=寡缘囊路敖螅负跻丫谎噶恕

焦言听到叫声,咧开没有下巴的嘴,对着焦巨成,笑了一下。这一笑,让焦巨成刚刚丢弃的恐怖,又一次袭满了全身。

焦巨成注意到,围在他周围的那些活死人,已经都不动了,都站在原地,冷漠地看着他。

一条粉红色的影子,像是一条飘动的粉红色烟雾,在众人之间飘动着,不过,她并没有接近焦巨成。

焦巨成又一次感觉到了冷,而且这一次的冷,比上一次来得更堪,他觉得自己有些难以抵御,因而,他的全身,不由自主地,又一次颤抖起来。而焦言,在焦巨成全身发抖的时候,伸出手,抓住了焦巨成那条几乎看不见的淡淡的影子,如同卷纸一样,卷了起来。然后,他又对焦巨成咧嘴笑了一下,转身跑开了。

焦巨成心里很明白,自己好像失去了什么,全身就像是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那种感觉,用言语根本无法表达。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瞬间。他眼睁睁地看着焦言,把他的影子夹在腋下,快步地跑开了,跑进了路边的一条胡同里。

焦巨成的脸,慢慢地变得苍白了,眼睛里血丝涌现,忍不住地,他咧嘴笑了一下,满口的牙齿,也变得漆黑如墨。

周围的活死人们,好像是完成了一项使命,都转向了同一个方向,如同接受了某一个命令,一起开步走了起来。而对焦巨成,他们好像已经失去了兴趣,没有人再看他,甚至,连他的妻子,苗新露,也与其他人一样,转身离去。

焦巨成的心里似乎有些感觉,但是这种感觉非常微弱,他的头脑里,一闪而过地想到了公司里,想到了留在公司里的小齐。但是,这也只是一闪而过,紧接着,他就像是突然失去了记忆,头脑里一片空白。

焦巨成好像听到了一个声音:到城中心广场去!

焦巨成不由自主地,接受了这个声音的指示,跟着众人,迈步走向城中心广场的方向。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