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四章

不错,郑典他们,眼下,即使想逃,也来不及了。因为,在他们车子的前后左右,都已经有人,慢慢地靠近他们,而前后左右的路,都已经被封住了,如果此时想走,除非,他们不顾一切,开车直撞,把挡路的人,撞飞。但是,这样的事情,郑典做不出来,他是警察,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他,都不可以开车把人撞飞,哪怕这些人,都已经成了活死人。

所以,形势,对郑典他们来说,非常危急,但是,他们一时之间,又找不到更好的解决办法。

爸6樱趺窗欤俊蔽赓辉频纳簦鹄匆丫趴耷涣恕

郑典故作镇定地说:“别怕,我们在车里,他们是不会有办法的。我会瞅准机会逃出去的。”

郑典的话,让吴倩云稍稍安定了一些。

刘锟的心里,可不相信郑典的话,他看到周围越来越多、越围越近的活死人们,一颗心,几乎就要跳出胸腔了。他像是梦呓一般地,呢喃地说:“要是他们砸车,那怎么办?”

刘锟的一句话,把吴倩云那颗刚刚有些安定的心,一下子又搅了起来,因而,她的恐惧,又一次猛烈地爆发出来,眼睛,也瞪得更大了,一边前后左右地望着车外的那些活死人,一边紧张地问郑典:“郑队,小刘说的,不会是真的吧。”

郑典有些烦恼,因为,他正在思考对策,他不希望,自己的两个手下如此浓疱,此时此刻,他们的处境,已经非常危急了,他们,还这么搅自己的思维,真不懂事!

郑典没有理会吴倩云和刘锟,他紧张地注视着周围的状况。车,他一直都没有熄火,他的右脚,也一直都轻轻地放在油门上,他的心里,其实已经做出了决定,万一出现无法逆转的状况,那么,他将不顾一切,迅速将车启动,摆脱危机,而且不计后果。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他会尽可能注意,不撞击到那些活死人的。

事实证明,郑典的这个决定,是明智的。仅仅一分钟后,他们的车,已经处于活死人的重重包围之下,而且,更让郑典,以及刘锟、吴倩云难过的是,最先走近他们的车子的,居然是大乔。

大乔走近他们的车子,咧着嘴笑着,一双赤红的眼睛,看着车里的三个人,像是欣赏一幅画一样。他那满口的黑齿呲着,好像是故意向车内的三个人展示一般,吓得吴倩云,把头深深地埋在双手里,不敢看他。

郑典密切地注视着大乔的一举一动,他看到大乔伸手抓住车门把手,用力地拉了一下。车门没有开,因为,郑典早已经将车门锁死了,从外面,根本打不开。然而,没能拉开车门的大乔,似乎发怒了,他脸上的笑容隐没了,脸上出现了少有的阴冷,赤红的眼睛里,也露出了凶光。他举起了拳头,准备向车窗的玻璃砸下来。

郑典看得明白,他知道,万一让大乔砸碎了玻璃,那后果,他将无法预料。所以,按照自己在心里已经决定的方针,郑典就在大乔的拳头向下砸的瞬间,突然猛地踩下油门,同时,将手刹一松,车子呼地一声,在大乔的拳头砸下的同时,如同突然挣脱了束缚的狂犬,以最快的速度,向前直窜出去。

班亍钡匾簧笄堑娜罚匀辉以诹顺盗恕2还返穆涞悖窃诔档暮蟾巧希挥性业讲AА

然而,车子一窜出去,果然没有出乎意料地,撞到了在车前方的活死人。随着几声“嘭嘭”的撞击声,郑典和他的两名助手,都明显地感觉到,车子受到了阻碍。然而,令他们惊讶的是,那些被撞飞的活死人,都像是轻飘飘的汽球,被车子一撞,便飞了起来,并没有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倒在地上,或者,飞起后重重坠地。那些活死人被撞后,在空中翻了几个筋斗,便稳稳地落到地面上,毫发无损。看到这样的情形,郑典悬着的心,一下子放下了,胆子也更大了,把车速拉到最大,对着挡在前方的活死人们,横冲直撞过去。

广场,就在眼前,郑典的车,显得有些慌不择路一般,以最快的速度,越过广场边的绿岛,猛烈地颠簸了两下,冲进了广场。

然而,汽车进入了广场,郑典便立刻就后悔了,因为,广场上,几乎已经站满了活死人。在这些活死人中间,有许多,都是他熟悉的人,而且,让他非常惊讶的是,他的上司们,居然也都在其中。

巴炅耍踅峭炅耍 敝5湫睦锵耄恢痪醯兀拱颜饩浠八盗顺隼础

刘锟和吴倩云,也都看到了那些熟悉的面孔,那些变成了活死人的熟悉面孔,比那些他们不认识的人,更让他们恐惧。而更严重的是,他们,现在已经处于更多的活死人的包围之中。

爸6樱趺窗彀。 蔽赓辉普庖淮危丫滩蛔】蕹錾戳恕

刘锟,则吓得目瞪口呆,傻了一般望着周围的活死人。

郑典把牙,咬得紧紧的,他没有停车,他知道,一旦停车,他们三个,也将成为活死人。他已经完全明白,眼下的情况,对他们的不利程度,远远地超出了他的想象,他第一次,为自己的决定深深地后悔了,他觉得,自己应该听从两位助手的建议,别来广场。

可是,现在,后悔已经不起作用,他惟一能做的,就是不顾一切地,带着两位助手,离开这个危险之地,逃出去。

于是,郑典把车速开到最大,他已经顾不了是不是会撞击到活死人了,而且,他已经明白,那些活死人,根本不怕他撞击,因而,他没有必要顾忌。所以,他开足马力,大有杀开一条血路,夺路逃生之势。

一时之间,广场上,被撞击的活死人,几乎是满天乱飞,郑典他们的车子,在一阵撞击的“嘭嘭”声中,向广场外开去。然而,被撞飞的活死人,似乎并不想放过他们,有的,便落在了他们的车顶上,而且,探下头来,向车内看,同时,举起他们的拳头,开始砸起车窗来。

鞍 蔽赓辉葡诺眉馍衅鹄础

刘锟,此时像是突然有了灵感似的,一抬脚,把脚上的皮鞋脱了下来。在他的心里,想法很简单,如果车窗外的活死人,打破了车窗,伸手进来攻击他,那么,他,会用自己的皮鞋还击的。所以,他的双手,紧紧地握着自己的两只皮鞋,一副严阵以待的神态。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