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八章

两个人在一起,话一旦开了头,说起来就没个完了,尤其是两个女孩子在一起。

齐烨和吴倩云坐在办公室里,一边等着郑典和刘锟,一边交谈。在此之前,她们俩互相并不熟悉,只不过认识而已。而且这种认识,也就是近两天的事情,所以她们之间互相也并不了解。由于职业的不同,互相对对方的好奇自然也就有了几分。

捌胄〗悖悴皇潜踅寺穑俊蔽赓辉仆蝗幌肫鹚频模势腱恰

齐烨笑笑,摇摇头,说:“嗯,我不是滨江人,我来滨江还不到两年呢。”

按笱П弦狄院缶屠幢踅耍俊蔽赓辉谱宰鞔厦鞯匚省

齐烨说:“嗯。”

吴倩云也笑了笑,此时,她觉得自己紧张的心已经放松下来了。“为什么会想到,要到滨江来工作的呢?”她问。

齐烨也笑了笑,说:“本来我在北京上大学,是想毕业后留在北京的,可是,北京竞争太激烈了,留在北京,很难找到合适又满意的工作。后来,很偶然的,我路过滨江,就被这里吸引住了,尤其是那座美人鱼雕塑,我觉得真的很美,我又听说了有关美人鱼的传说,我觉得滨江人一定都像美人鱼那样,都像阿生那样,很善良的,所以就试着在这里找工作,没想到很顺利,就到华远公司来了,而且这一年多时间,感觉真的很好。”齐烨说着,脸上充满了满足。

吴倩云说:“在公司里做事真好,不像我们当警察的,整天都非常紧张,遇上案子,有时候连觉都睡不好。”

齐烨问:“你是怎么当上警察的?”

吴倩云说:“嗨,别提了,当初就是报考的时候一时冲动,觉得穿上警服很威风,所以就报考了警校,这不,毕业了就做了警察,谁知道,威风是威风了,可是真正到工作的时候,不仅累,而且常常会遇到一些场面,有时候真受不了的,尤其是我们搞刑侦的,什么都会遇上。唉,真是后悔呢。”

拔沂呛芘宸忝亲鼍斓模逼腱切ψ潘担岸寄敲蠢骱Γ敲从赂摇!

吴倩云听到小齐说到勇敢两个字,她的脸不由自主地有些发烧,不由自主地讪笑着,摇了摇头,她心说,勇敢,自己哪里勇敢啊,今天自己就被吓得半死,如果不是跟着郑典和刘锟,恐怕自己早被吓瘫了。

想到郑典和刘锟,吴倩云忍不住地看了一下表,眉头起来,嘀咕道:“咦,很奇怪,郑队和小刘怎么去了这么长时间?”

齐烨也看了一下时间,“是啊,都一个多小时了呢。”说着,她向外面望了一眼,“天都黑了。”

吴倩云想到他们这一整天来的经历,心里又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们不会……”她脱口而出,但是,又嘠然而止。

齐烨怀疑地看着吴倩云,问:“他们会怎么样?”

吴倩云摇头道:“我不知道,我有些害怕。”说着,她起身走到窗前,隔着玻璃向外望去。

可是,外面已经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到。

往常,在这个时间,滨江城的路灯早已经亮了起来,整个大街上会显得灯火辉煌。可是眼下,外面的大街上,居然没有一盏亮着的灯,而且整个座城市,似乎除了她与小齐的这间办公室,便再也没有一丝光亮了。

吴倩云的心,不由自主地突突跳了起来。

齐烨也跟着来到窗前,她也很奇怪,所以,她像是自言自语地说:“奇怪,怎么一盏灯都没有亮?”

吴倩云突然转过身,看着齐烨,紧张地说:“齐小姐,郑队和小刘可能出事了。”

齐烨奇怪地问:“出事?郑队长会出什么事?”在她的心里,警察都是很厉害的人,怎么会出什么事呢?又能出什么事呢?

吴倩云问:“齐小姐,滨江城里发生的事情,你真的、真的一点都不知道吗?”

烨齐一脸的迷惘,问:“滨江城里发生的事?发生什么事?”

澳忝抢献苁ё伲褂心忝堑哪歉鼋怪魅我惨蝗ゲ环担恪⒛憔兔挥泻煤孟牍崾且蛭裁绰穑俊蔽赓辉朴行┗挪辉裱粤恕

齐烨摇摇头,说:“我是想过,可是,我想不出是什么原因。”

吴倩云闭起眼睛叹了口气,然后睁开眼睛看着齐烨,“那么,滨江城里有人丢影子的事,你没听说吗?”她觉得,眼前的这位小齐姑娘真是很难让她理解。

齐烨点头道:“是啊,听说了,我还听说,焦主任的儿子焦言在满城乱跑呢。可是,那又怎么样?”

吴倩云差点哭了,说:“齐小姐,事情很严重,现在,整个滨江城的人,差不多都丢掉了影子,都变成活死人了。”

听到这句话,齐烨一下子睁大了眼睛,紧张地问:“什么?吴小姐,你说,你说整个滨江城的人,都变成活死人了?这、这是什么意思?”

吴倩云说:“就是大家都丢掉了自己的影子,虽然看上去还活着,可是都已经成了死人,而且,比真正的死人更可怕。我们,我跟郑队和小刘,是好不容易才从活死人的包围中逃出来,到你这里来的。”

鞍。浚 逼腱歉映跃恕

八裕6尤媚懔粼谡饫铮颐靼姿囊馑迹且蛭阍谡饫锩挥卸糇约旱挠白樱裕谡饫锒阅憷此担赡芑岣踩恍!蔽赓辉瓢衙盏紫蚱腱墙饪恕

齐烨恍然大悟地“哦”了一声,说:“原来是这样。可是,郑队长他们是警察,会有事吧。”

吴倩云摇头道:“我不知道,可是,他们出去买东西,这么长时间了还不回来,我担心,担心他们也会……”她不敢再说下去。

可是,齐烨已经明白,吴倩云所要说的,是她也担心郑典和刘锟像其它人一样丢掉影子,那样的话,事情就很难想象了。

澳牵颐窃趺窗炷兀俊逼腱俏剩耙唬6映ご蚋龅缁埃室晃仕恰!彼ㄒ榈馈

吴倩云觉得,齐烨说得有道理,于是,她点头,然后走向办公桌,抓起了电话,拨打郑典的手机。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