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章

郑典和刘锟两人离开办公室去为小齐买吃的,两人走出办公大楼之后,天已经差不多完全黑了。可是路上本该亮起的路灯,却一盏都没有亮。对此,郑典并不奇怪,因为他已经想到,全滨江城的人,估计都已经变成了活死人,那么,供电局也不会再有人上班,滨江城的供电自然就成了问题,滨江城此时变成一座黑城,也是理所当然的。

可是,另一个问题,却突然引起了郑典的怀疑,如果说滨江城的供电成了问题,那么,华远公司办公楼内,为什么还会有电呢?

不过,郑典没有把这个疑问说了来,他担心刘锟听了,又会引起新的恐惧。他想,还是尽快到商店去,为齐烨取到吃的吧。他也已经想到了,此时的商店恐怕也不会有人经营,因而,只要他们走进去取一些吃的就可以了,他甚至对自己在办公室里的时候没有想到这一点而好笑,因为,刘锟接下了齐烨的那一百元钱,现在想到了,那可真是多余。

郑典走出楼之后,想了想,没有走向车子,因为离华远公司办公大楼不远,就是一家商场,也就两三百米,开车没有必要。所以,他想走过去。

可是,刘锟面对着一片漆黑,恐惧的心理却越来越严重,攥在手里的一百元钱已经被汗湿了。他紧跟着郑典,见郑典没有开车的意思,于是他小心翼翼地问:“郑队,我们不开车吗?”

郑典指了一下商场,说:“就这么几步路,开车不是浪费吗?”

刘锟不吭声了,跟着郑典,一边向那家商场走,一边瞪大眼睛,密切地注视着周围黑暗中的动静。

还好,从办公大楼外一直到商场,这两三百米的路上,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到了商场门口,果然,商场里也同样是一片漆黑,大门半开半掩着,一个人影都看不到。

爸6樱挥械疲床坏剑趺窗欤俊绷躏课省

郑典上下看了看,又有些后悔了,后悔没有开车来。如果开车过来,那么就可以把车灯对着商场照着,进去拿食物了。

郑典很奇怪,怎么今天自己总是做出会后悔的决定呢?

不过,他不想在刘锟面前表现出自己的后悔,于是,他想了想,掏出手机,对刘锟笑了笑,说:“看,这个可以当手电用。”说着,打开手机,对着刘锟晃了晃。

刘锟心里真的佩服自己的队长,居然能想到这种方法,虽然手机的光度不大,但是进商场里去找点食物足够了。所以,他也笑了笑,全身竟然因此而放松了一些,于是,他也拿出了自己的手机,说:“嗯,郑队,还是你聪明。”

郑典为了让刘锟完全放松下来,也是为自己鼓气,所以笑着说:“遇事得学会动脑子。”

刘锟应了一声,然后跟着郑典,借着两个人手机微弱的光,推开商场半掩着的门,走进了商场。

商场里,寂静无声,若大的商场,除了影影绰绰的货架,便显得空旷而阴森。以往,在正常的情况下,商场里人头攒动,走进来除了感觉到拥挤与热闹,其它的什么都不会想。可是,眼下,当整个商场里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是在这样一种情形之下,两个人心里都有些忐忑。所以,两个都不说话,小心翼翼地,根据他们的印象,走向商场尽头的食品货架。

两个人两部手机,交替着用微弱的光在商场照明。两个人的影子,在微弱的光里,在他们的身后拉得长长的,而且,淡淡的,模糊不清楚。

食品货架就在前方两米远,再有两步,两个人就可以伸手到货架上拿到食品了。可是,突然,两个人的手机同时熄灭了。黑暗,立刻完全地将两个包裹了起来,两个人同时都感觉到了周围有一股冰冷的凉气,像是从突然打开的冰窖的门里风涌而出,迅速地将两个人完全地包围了。

刘锟的上下牙立刻打起架来,哆嗦着说:“郑队,好像有些不对劲。”

是有些不对劲,郑典也感觉到了,可是,他知道自己必须撑住,要不然,刘锟估计就会瘫下了。所以,他故作轻松地说:“没什么,别自己吓唬自己。”说着,他重新打开了手机。

手机的光再一次亮了起来,可是,在手机的光影里,就在他们与食品货架中间,几张苍白的脸,一起睁着赤红的眼睛,在睁着他们。

突然出现的活死人,一共六个,挡在了他们的面前。

郑典倒吸了一口凉气,手机差点从手里脱落。

奥柩剑 币簧业慕猩躏康乃攘⒖叹腿砹耍虻叵伦ァ

郑典迅速地反应过来,他一转身,伸手抓住刘锟,大声喝道:“小刘,快走!”说着,半拖半拉地,拽着刘锟,向商场大门外就跑。

刘锟在郑典的拖拉下,强迫着自己鼓起一点勇气,使发软的双腿重新增加了点力气,跟着郑典向外逃去。

郑典的手机又一次熄灭,郑典紧紧地抓着手机,不再打开。因为就在这样紧张的情况下,郑典突然想到,打开手机,他们的影子就会暴露在活死人的面前,那样将很可能会被活死人轻松取走。没有光线,影子就不会出现,因而,他们也许可以趁着黑,逃离活死人的威胁。

抱着这样的念头,郑典使出全身力气,拖着刘锟,用眼下他可以达到的最快的速度,向商场大门外冲去。

可是,就在他们接近大门的时候,从大门外,又有几个活死人迈着僵直的步子走了进来,正好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而在他们的身后,那六个活死人也已经尾随而来,对郑典和刘锟形成了夹击之势。

刘锟看到这架势,几乎恐惧到了极点,声音几乎都发不出来了。“郑队,我们怎么办啦?”他几乎带着哭腔地问郑典。

郑典的心里也非常恐惧,但是,听到刘锟的声音,他有些气恼。他没有想到,自己的助手居然这么脓胞。可是,此时不是责怪刘锟的时候,他所能做的,是首先自己鼓起勇气,然后再给刘锟鼓劲。

氨鹋拢×酰辞宄耍堑男卸挥形颐抢鳎蜃蓟幔颐翘映鋈ァ!敝5湫∩兀炎约旱南敕ǎ嫠吡肆躏俊

郑典的话让刘锟稍稍有了一点希望,因而,双腿也稍稍硬了一点。他习惯地说:“好,郑队,我听你的。”

刘锟的话音刚落,突然,整个商场内,像是有人突然合上了电闸,一下子,所有的灯全部都亮了起来,整个商场,在零点一秒内灯火通明,郑典和刘锟突然之间什么都看不见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