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四章

郑典贴着路边,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影子,向前逃着。他的心里很清楚,此时,要想逃出活死人的包围很难。但是,他必须努力,哪怕是侥幸,不到最后一刻,他都不会认输。

胖妇人林荫楠没有抓到郑典的影子,好像很奇怪,站起身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望向郑典。她好像已经明白了郑典的意思,因而,她开始移动肥胖的身体,向路边靠近,看那情形,是想堵住郑典的去路。

郑典回头望了一眼,追踪他的活死人,似乎又增加了一些,而且,与他之间的距离也已经越来越近了。郑典想,必须加快速度,先摆脱眼前的困境,再作别的打算。于是,他一边保护着自己的影子,一边向前迈大了步子。他觉得,前方只有林荫楠一个活死人,应该好对付。

郑典边向前跑,眼睛边看着林荫楠,只要林荫楠不会抓到他的影子,他就可以放心向前冲去了,他相信,以自己的身手,林荫楠是挡不住自己的。

不过,郑典还是很小心,他的双眼一眨都不敢眨,为了防止万一,他每向前跨一步,都要把身子稍稍蹲下,这样,他的影子便会缩回来。这样做的目的,就是避免自己的影子太接近林荫楠,给自己造成危险。

离汪永冰的出租车,已经越来越远,他的影子也越来越淡,郑典为此心里暗暗高兴。他突然,又有了新的计划,要避开车灯光。因而,他决定瞅准机会,离开这条街道。因为眼下,整个滨江城都处于一片黑暗之中,郑典想,只要自己逃进黑暗中,他的影子就会被隐藏起来,那样,就算是遇到活死人,自己逃脱的机会也会大一些。

这样想着的郑典,一边逃,一边注意着前面的林荫楠,同时,也一边在寻找逃离这条街道的机会。

这条街道的环境,郑典本就很熟悉,因而,当他决定寻找机会离开这里的时候,他的心就稍稍沉寂了下来,开始边逃边判断周围的环境。他看清了自己眼下所处的位置,前方不远处,应该就有一条胡同,只要到了那条胡同口,他就可以闪身逃进胡同,也许就可以摆脱活死人们的追踪了。

不过,要到达那条胡同,就必须越过林荫楠的阻拦,林荫楠正好就在他与胡同之间。

这应该不是问题!郑典在心里对自己说,他现在惟一的希望,就是前面不要再有其它的活死人出现。

可是,好像是故意让郑典失望似的,就在他心里这么想的时候,他的眼前晃了一下,突然从他身边的一扇门里冲出一个孩子,郑典几乎与那孩子撞了个满怀。

郑典大吃一惊,一股凉气,从头到脚灌遍了他的全身。出于本能,郑典急忙向旁一闪身,并退后一大步,避开了与那孩子相撞。

那孩子似乎并没有看见郑典,而是很快地横穿马路,向对面跑去。郑典借着车灯光,认出那正是焦言。

郑典愣了一愣,很想尾随焦言追踪而去。他的心里还有抓住焦言的想法,但是,他知道这不现实,尤其是眼下,他的形势已经越来越危急了。他必须快逃,否则就来不及了,追踪他的活死人们又接近了他一些。那条小狗低着头,嗅着地面,走在活死人们的前面,好像在为活死人带路。

郑典又向路对面看了一眼,焦言已经跑得无影无踪了。他又向前方看了一眼,那胖胖的林荫楠已经站在他的前方,两眼泛着红光,瞪着他,一副守株待兔的架势。

郑典不再多想,迈开大步,向前冲去。他想,只要绕开林荫楠,然后避进前方的小巷,他就会增加几分安全。

然而,刚向前跨了一步,突然,从刚才焦言冲出的门里,一个高大的躯体,从门内一闪而出,郑典又一次差点与对方撞个满怀。郑典下意识地纵身跳起,向旁急避。虽然他并没有看清从门里闪出来的是什么,但是,他的潜意识里却非常清楚,这肯定又是一个活死人,因而不用想,他立刻选择了躲避。

事实也并没有错,门里闪出的正是一个活死人,而当郑典看清这位活死人的时候,他不由得又惊讶了,因为他认出来了,这个活死人,居然是刘锟。

郑典不由自主地,脱口而出:“刘锟!”

郑典无法想象,在商场里,刘锟拼了性命掩护自己突围,此后,自己便一直都在马不停蹄地逃跑,虽然顾不上去想刘锟,因而,此时一见刘锟,他非常纳闷,也非常意外:刘锟怎么会突然在这里出现呢?

可是,眼下的形势已经不容他去多做考虑。听到郑典叫唤的刘锟,用两只泛出淡淡红光的眼睛,对着郑典,继而咧嘴笑了一下。郑典的心,在看到刘锟那满口的黑齿的时候,急剧地颤动了一下,如同一下子被人撕开了一般,痛得他几乎窒息。然而,这痛也让他清醒了,他知道,刘锟也已经变成了活死人,不会认出自己的。因而,他必须避开刘锟,否则,刘锟肯定会像其它活死人一样,把自己的影子扯去的。

想到这里,郑典急忙向旁跃开,避开刘锟,想要夺路而逃。然而,刘锟的动作,几乎跟郑典一样快,随着郑典的跳跃移动,继续挡在郑典的面前。无论郑典如何躲,如何逃,刘锟都毫不放松地跟随着郑典,使郑典连夺路而逃的机会都没有。郑典很想挥拳将刘锟打倒,但是,他又不忍,虽然刘锟已经变成了活死人,但是,毕竟刘锟是因为救他才失去自己的影子的。所以,郑典面对刘锟下不了手,他只希望能够摆脱刘锟的纠缠。

此时,郑典看到,胖妇人林荫楠身边又多了几个活死人,正一起向自己走来,与他相距差不多只有五米。而他的身后,那些一直追踪他的活死人也已经接近了他,与他之间的距离,仅仅只有两米。因而事实上,郑典很清楚,自己可能在眨眼之间,将又一次陷入了包围之中。

他急切地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他现在惟一的出路,就是向路的对面逃去,因为只有那一个方向,虽然焦言刚才就是跑向那儿,但是在那儿,他还没有发现活死人。

既然已经想到,郑典便不再犹豫,而且形势也不容他再犹豫。抱着最后一线希望,郑典迈步向路的对面跑去。他希望自己能够跑到对面,然后寻机摆脱活死人的包围。

然而,刘锟好像知道他要干什么,他刚一动,刘锟便跟随着他,一起向路的对面跑去。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