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六章

形势对郑典来说非常危急,周围的活死人虽然都停了下来,但是那一双双泛着红光的眼睛,如饿狼一般瞪着他,像是随时都有可能扑上来将他撕碎。他就像是被包裹在红光交织的罗网中,逃,看来已经不可能了,但是,郑典并不甘心就此承认失败。他还想做最后的一搏,而且心里也帮好了准备。

他站在众活死人中间,背对着透过活死人透进来的车灯光,微低着头,看着自己那条暗淡的影子,心里在想着,如何才能保住影子不失。郑典知道,只要能保住自己的影子不失,那么,他就还有机会。可是,眼下,在这种情形下,要想保住自己的影子不失,谈何容易。

周围静静的,虽然在他的周围已经围满了活死人,但是,却一点声息都没有,除了他自己的短促的呼吸声,郑典听不到任何声音。死一般的寂静,郑典算是真正体会到了。

就这样安静地,过了大约三分钟,那条小狗,突然从活死人的人缝中钻了进来。它的嘴里,已经没有东西了,也就是说,被它叼走的郑典的那片左脚跟的影子已经不见了。郑典想,可能是被这狗吃掉了吧。

可是,他的这个念头刚冒出来,他前方的活死人们就自动地让开了一条缝隙,就见那捡字纸的老妇人提着钢钎,慢慢地走了进来。郑典看到了,在她的钢钎上,戳着一小片影子。

根本不用多想,郑典立刻就看出,那正是自己左脚跟的影子。这么说,那小狗已经把自己的那一小片影子交给了捡字纸的老妇人。而此时,他落在地上的影子,就在老妇人的面前。郑典的心一下子紧张了起来。他知道,他的影子只要被那老妇人用钢钎戳住,那么,他就是有天大的本事,只怕都难逃此劫了。

果然不出所料,那老妇人看都不看郑典,眼睛只是盯着眼前地上郑典的影子,并且将还戳着郑典左脚跟那片影子的钢钎举起,对准郑典的影子便戳了下去。

郑典大吃一惊,在钢钎还没有戳到影子的时候,快速地向旁闪了一下,避开了钢钎。

钢钎一下子戳到路面上,没有戳中郑典的影子。那老妇人见一次失败,也不由自主地抬起头,看了郑典一眼。不过,她却并不着急似地,提起钢钎,挪动脚步,再一次追逐郑典的影子。

郑典左躲右闪,但是情形对他很不利,因为他的影子,总摆脱不了在老妇人的左右摇晃。他知道这样下去,自己的影子最终总会被老妇人戳住,因而,最好的办法就是让自己的影子消失。可是,他更知道,这办不到,他的影子,事实上并不受他的控制。所以,他只能一边躲避着,一边思考对策。

周围的活死人都一动不动,好像是观看一场表演,在看着郑典躲避老妇人。那老妇人,虽然几次都没有戳中,被郑典躲开了,可是她却一点都不着急,好像郑典已经是她的囊中之物,她眼下所做的,只不过是猫戏老鼠的游戏。

可是郑典已经有些气喘嘘嘘了。一直的紧张,一直的奔跑,一直的惊险,已经让他筋疲力尽。此时,他真想坐下来喘口气,或者,最好是躺下来,好好睡一会儿。然而,他知道那不可能,他甚至不敢有一点疏忽,他的精神已处于高度的紧张之中。

就在郑典又一次看准了老妇人的钢钎戳向自己的影子,准备闪避的时候,突然,他的手机响了起来。郑典想都没想,掏出手机,眼睛盯着老妇人,打开手机,放到了耳朵上。

电话是吴倩云打来的。

郑典一边喘息着,注视着老妇人,一边告诉吴倩云,要她和齐烨别离开办公大楼,他心里想,在此时,整个滨江城,也许只在那儿才是最安全的。

然而,由于接电话,他闪避的动作自然而然地慢了下来。

就是这一慢,最后的灾难,一下子降临到了他的身上。那条粉红色的影子,又在他的眼前飘然而过,等到粉红色的影子消失,他再一次看清那老妇人时,却发现那老妇人的钢钎已经戳住了自己的影子,而且,正好戳中的是头部。

郑典本能地收起电话,同时向旁闪躲。可是,他看得很清楚自己的影子却并没有跟随着自己移动。那老妇人已经像是捡字纸一样,把他的影子从地上挑起,并且卷动着钢钎。郑典眼看着自己的影子被那老妇人卷到了钢钎上,他的全身就像是被一股力量抽吸着,身体随着老妇人的卷动,慢慢地变得空虚起来。

郑典努力地让自己保持意识,他想要扑上去,从老妇人的手中抢夺下钢钎抢回自己的影子,但是,他的双脚已经不听自己的使唤了,他的双腿已经开始僵硬。郑典的心里一下子明白了,完了,自己还是没有逃脱丢掉影子的命运,他知道,用不了多久,他就会像刘锟一样,也变成活死人的一员。

郑典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影子被老妇人的钢钎卷着,抽离了自己的身体,然后,放进了背后的编织袋中。他最后的一点意识,想到的是吴倩云和齐烨。他担心在他自己失去影子后,滨江城只剩下两个女孩子该怎么办。他用最后一点意识告诉自己:我要回到她们那里去,我要保护她们!

老妇人将郑典的影子放入了袋中,然后对着郑典咧嘴笑了一下,转身慢慢地走了。那些围在郑典周围的活死人,也都像是完成了使命似的,纷纷转身,四散开去。

郑典站在原地,慢慢地转身,望向汪永冰的出租车。此时,汪永冰的出租车,静静地停在那里,车灯的灯光仍然照射在郑典的身上。郑典的脸色,慢慢地变得苍白,两只眼睛开始变红,像是不由自主地,他咧嘴笑了一下,满口的牙齿,已经漆黑如墨。

出租车突然无声地启动了,缓缓地开到郑典的身边停下。像是某种默契似的,郑典拉开车门,坐了进去。

那条粉红色的影子,在车里缓缓飘过。

出租车再一次无声地启动,好像事先已经约好似的,载着郑典,向华远公司办公大楼方向快速驶去。

几分钟后,出租车就停在了华远公司办公大楼下,郑典从车内出来,头也不回地走进大楼。

汪永冰掉转了车头,无声地离去了。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