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五章

齐烨转过身后却惊讶了,因为在她的身后,什么都没有,还是一片废墟般的商场,空旷而显得阴森。

齐烨非常纳闷,因为,她确实听到了那一声轻轻的笑,而且感觉到了像一阵风一样从自己身边一吹而过,感觉到了自己的背后好像站着一个人。然而,现在,她却什么都没有看到。

难道是自己太紧张了?可是,她的注意力应该全都在拿铁棒砸开罐头上,为什么会突然没来由地有那种感觉呢?

齐烨无法说服自己,也无法让自己相信那只是错觉,她开始怀疑,在这家被烧毁的商场里,除了自己,还有其它东西存在,一种自己看不见的东西。想到这里,齐烨的心里不觉被一种更深的恐惧包裹了起来,她下意识地四下里望着,蹲下身子伸手拿起那两听罐头,然后,快步地向商场外走去。

突然,在她的身后,一声轻笑又非常清晰地传进了她的耳朵。齐烨的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蹦了出来。她不敢回头,只是加快了自己的脚步,她要尽快地离开商场,她觉得,只要走出商场,走到空旷之处,走到阳光之下,她就会安全。所以,她头也不回,只是加快了脚步,同时,精神高度集中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

可是,直到她走出商场,却什么事都没有发生。齐烨在走出商场之后,不觉松了口气,好像是刚刚经历了一次逃亡,虎口脱险一般。

走进阳光里的感觉真是好极了,齐烨从来都没有这样的感觉,自己活了二十多年,还是第一次觉得阳光真的是如此的可爱。她下意识地扭回头看一看自己身后的影子。看到了,阳光之下,自己的影子显得特别的清晰,她放心了,好像是走上一座安全岛一般安心了。在齐烨的潜意识里,她觉得只要自己的影子还在,自己就不会有什么事。因而,刚才在商场里的那股恐惧,此时已经被她放在一边,她看了看手中的罐头,向周围看了一圈,她希望能找到可以帮助她打开罐头的工具。

就在她向周围寻找的时候,远远的,她看到一条小狗的身影,横过马路,慢慢地走进了一条小巷。虽然距离差不多有三百米,但是,齐烨却看得非常清楚,那条小狗没有影子。

齐烨刚刚放平的心又一下子提了起来,这条小狗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又让她想到了活死人。她又一次意识到,眼下整个滨江城,只有她一个人,而在夜间她所看到的满城的活死人,眼下居然一个都看不到了。她有些难以相信,那么多活死人怎么会全部消失呢?她在醒来之后所看到的,就是办公大楼内的那个孩子,还有刚刚在她的视野里消失的小狗。

想到这个,齐烨全身的紧张感又一次笼罩了她,她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行动,以最快的速度把罐头打开,先解决自己的肚子问题,因为只有那样,自己才会有些力气,有了力气,才能考虑下一步该怎么做。

齐烨的目光所及之处,一块水泥楼板横在路边,齐烨看到它,不由心里一动,看了看手中的罐头,终于有了打开它的办法。于是她走过去,坐在楼板上,双手抱着一只罐头,在楼板上磨了起来。齐烨知道,这是一种很笨的方法,但是,就目前她的状况来看,也是一种最有效的方法。

齐烨不知道自己用了多少时间,一直磨到双臂酸痛,总算是把第一只罐头盒破开了。还算不错,是一罐鱼罐头,吃到嘴里之后,她想起来了,自己曾经买过,是一种深海鱼。她狼吞虎咽地吃完了一罐,意犹未尽,身上有了些力气,虽然双臂还酸着,但是,她还是决定再接再厉,将第二罐磨开。

此时,已是夕阳西垂,齐烨没有想到时间会过得这么快,她的心里,不知不觉地产生出一股紧迫感,开始在水泥楼板上磨第二罐罐头。

她刚磨了两下,在商场里听到的那个轻笑声,却又一次在她的耳边响了起来。齐烨全身不由得一震,手停下,向四处望去,寻找笑声的来源。可是,什么都没有,她根本找不出笑声到底发自哪里,是谁在笑。她的心怦怦跳了起来,她似乎感觉到,有一个隐藏着的人一直都跟在自己的身边,而自己对此却一无所知。然而,正是这一无所知,才更让她觉得害怕,如果能够让她见到,如昨天夜里的情形,如今天在大楼里看到的那个孩子,以及刚才见到的那只小狗,她的心里无论如何都可以面对,但是现在,这一声轻笑已经几次在她的耳边回响,而她却并不知道,这轻笑发自哪里,是谁在笑。

笆撬谛Γ俊逼腱茄谑尾蛔∽约旱目志澹槐咚南吕镅罢易牛槐咔椴蛔越卮蠼衅鹄矗俺隼矗鸲阕牛ㄐ」恚 彼行┬沟桌锏睾暗馈

齐烨本想以这样的叫喊给自己壮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叫喊了这一声之后,她的眼泪,却忍不住流了出来。她自己也说不清禁,她的这泪是为何而流,是恐惧、害怕,还是委屈、迷茫。

暗ㄐ」恚 彼袷悄剜刂馗戳艘痪洌砣淼刈诼グ迳希妥磐妨骼幔僖裁挥行乃既ツツ枪薰尥妨恕

昂俸伲 鼻嵝Ρ涑闪死湫Γ腋忧逦

齐烨猛地抬起头,一双泪眼惊惶地再一次四处张望。

此时,夕阳已经落入云霭,只在西天边留下粉红的霞雾,光线也渐渐开始暗淡下来。齐烨突然意识到自己非常孤单。在此之前,她一心只是想找到吃的,填补一下已经四十多个小时没有进食的肚子,但是此时,随着太阳在西天边隐没,她的孤单感像是突然侵上了她的全身,让她觉得清冷无助,她不由自主地抱紧了双臂。

齐烨非常清楚,夜,将又一次降临滨江城,而她却不知道夜的降临,将会给她带来什么。昨天夜里的那一幕幕,又一次在她的脑海里闪了一遍,虽然她还想不出自己究竟为什么会幸存下来,但是,她知道,随着夜幕的拉开,她又将接受一场不知结果的考验。

想到这些,齐烨真想放声大哭,但是,她又想到,就算是自己在这里放声大哭,那又有什么用呢?哭,是改变不了自己目前的处境的,因而,虽然她的泪水忍不住地往下流,但是,她却没有让自己哭出声来,她要让自己好好想一想,如何才能平安地度过又一次降临的这一个夜晚。

鞍Γ 币簧崆岬奶鞠ⅲ谒亩呦炱穑腱侨砻土业卣鹆艘幌拢ι挥辛耍涑闪颂鞠ⅲ遥淙缓芮幔牵辞宄靥贸觯鞘且桓雠⒆拥纳簟

齐烨又感觉自己似乎听错了,感觉这一声叹息好像是她自己发出的,她有些模糊不清,有些奇怪。好像是为了证明这一声叹息是否由自己发出的,齐烨忍不住地也轻声叹息了一声。

可是,她的这一声叹息,与刚刚听到的那一声叹息还是有些不同,而且是明显的不同。

不是自己!齐烨肯定了,随即,她又四处张望着,想找到叹息的人。

一条粉红色的影子,就在她张望的时候,飘飘的,在她不远处的一个残缺的窗口飘过。那身影,与西天边的霞云居然有点相映成辉的感觉。

齐烨认出那条粉红色的影子,就是昨天夜里她在楼顶上见到的那个少女的身影。

是她!

齐烨不由自主地张开嘴,倒吸了一口凉气。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