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章

齐烨本能地向一旁躲开,避开了从半空里扑下的小活死人,而在避开的一刹那,齐烨也看清了那活死人的脸,虽然那小活死人没有下巴,整个脸显得非常狰狞、可怖,但是齐烨还是认出来了,这个小活死人正是焦巨成的儿子焦言。

齐烨避开了焦言的扑击,焦言落到地上,双手撑着地,看上去真的就像是一只猴子,瞪着一对泛着红光的眼睛看着齐烨。齐烨本以为焦言会扑上来继续攻击自己,可是,出乎她的意料,焦言看了她一会,竟然一纵身,扭头向远处跑去。

那辆出租车早已经远去了,周围又变得黑暗。齐烨怦怦跳动的心脏,还没有平息下来。她不明白,焦言为什么突然攻击自己,又突然离她而去。

齐烨好像还没有从刚刚那惊魂的一幕中走出来,突然,她又听到一阵整齐划一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晰。她不由自主地循声望去,她曾经见过的活死人的方阵,又一次出现在她的视野里。听着活死人队伍的脚步声,齐烨似乎感觉到整个滨江城的大地,都在被活死人的脚步声,震得微微颤动了。空气,在齐烨的感觉里也一下子变得凝重起来,她只觉得自己的呼吸像是一下子变得非常困难,她有一些喘不过气来的感觉。

齐烨第一个想到的,还是赶快找一个地方躲起来,以免被活死人们发现自己。她打量了一下周围,发现能够让她藏身而且让她感觉安全的地方,只有一个,一辆翻倒在路边的公共汽车。齐烨不再多想,忙跑过去,从公共汽车已经破裂敞开的车门里,小心翼翼地爬了进去。她的脚刚刚在车厢内立稳,就听到脚下“吱”地一声,接着便是一阵沙沙的轻响声。齐烨吓得差点儿瘫坐下来,双手忙抓住车内的一根扶杆,好不容易才稳住身子。借着夜色,她看见两个小小的黑影从汽车的破窗户里,快速地窜了出去。

齐烨用一只手轻轻地拍打着自己的胸口,努力地让自己沉静下来。她知道,刚才发出叫声的,是老鼠,还好她没有被吓倒。

这时,活死人队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齐烨急忙弯下身子,慢慢地走到汽车的中间,将汽车的一扇天窗当成了她的瞭望口,向外面窥望着由远及近的活死人队伍。

活死人队伍,那一片泛着红光的眼睛,在滨江城里就像是一块魔幛,被某种力量推动着向前移动,很快便经过小齐躲藏的汽车前,然后,没有沿着公路继续向前走,而是如同接受了某种口令的指挥,迈着整齐的步伐走进了广场。

看着活死人的阵势,齐烨既害怕又好奇。她小心谨慎地移动自己的位置,转到汽车的后窗,已经没有玻璃的汽车后窗正对着广场。

活死人的队伍走上广场后,像是举行某种仪式,围着广场中心的美人鱼雕塑,整整转了三圈,然后才突然停下来。齐烨正不知道接下来活死人们会干什么,可是,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活死人们似乎是听到一声令下似的,突然呼地一声,整齐的队伍乱了,活死人们从广场上向四面八方犹如逃窜一般跑散开了。

齐烨还没来得及反应,几个活死人已经快步地向汽车跑来。齐烨吓得急忙后退,想从车内出去,然而车门在上方,要想从车门出去,就必然要爬上去,而那样,则必然被活死人们发现。因而惟一的办法,就是从车窗里爬出去。

齐烨非常清楚,自己不能待在车里,因为那样的话,活死人一旦发现她,想逃都来不及。因而,齐烨决定不管有多大的危险,自己都要冲出去,只有冲出车去才有机会,逃跑的余地也才会大一些。所以,眼见着活死人越来越近,齐烨不敢再犹豫,她立刻弯下腰,转身,小心且快速地从汽车已经没有玻璃的前窗钻了出去。

她刚直起腰,还没来得及喘口气,突然,两个活死人已经一左一右挡在了她的面前,距离她只有两米远。齐烨的脑袋嗡地一声,心里在对自己说:完了!她知道,在这样的情形下,自己就是反抗也无济于事了。因而,齐烨非常泄气地闭起眼睛,她决定放弃努力。

然而,令齐烨意想不到的事情,就在她闭起眼睛的同时发生了。那两个活死人刚向前迈了一步,想靠近齐烨,突然,两个活死人同时怔了一下,泛着红光的眼睛立刻露出惊慌,随即,两个活死人同时大叫一声,扭头以最快的速度,眨眼之间便逃得无影无踪。

齐烨听到活死人的叫声,听到了他们逃走的脚步声,不由自主地睁开眼睛,那两个活死人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其它的活死人都站站得远远地看着齐烨,齐烨从他们泛着红光的眼睛里看出,活死人们的眼睛里都流露出惊疑。

齐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瞪大着眼睛看着那些正远远地望着自己的活死人们。这时,齐烨看到那个捡字纸的老妇人从一群活死人中走了出来,看了看小齐,然后,转身急急忙忙地远离而去。活死人们好像是受到了什么启发,也都一哄而散,慌忙逃走了,不一会儿,齐烨的周围,竟看不到一个活死人了。

齐烨感到很纳闷,这种奇怪的事情,在她的身上已经发生了几次,昨天夜里,自己明明是在活死人的重重包围之下,却没有失去影子。中午,在公司办公楼里的小活死人,见了她便迅速逃跑,虽然后来跟了她好长一段时间,但是,一直都不敢接近她。晚上,为了躲避活死人队伍,在树下不期而遇的活死人,见到她,竟跟她一样恐惧,与她相背逃跑。还有焦言,见了她也露出惊慌的神色逃走了。而眼下,这么多活死人看到她,也都不敢靠近她,并且都逃走了,尤其是那个捡字纸的老妇人,见到她居然也转身急忙离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齐烨真是百思不得其解。难道活死人,甚至是那个捡字纸的老妇人都怕我吗?可是,这怎么可能呢?

齐烨倚在汽车上,她要想一想,好好地想一想,她必须搞清楚,在自己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正在苦思冥想的时候,齐烨听到在她的身后,突然传来一声轻轻地叹息:“唉!”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