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二章

当东方再一次露出白色,齐烨开始实施自己的计划。虽然,此时整个滨江城只有她一个人,而且整个滨江城几乎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但是,齐烨既然决定了,那么,她的心里就对自己充满了信心。于是,她把城中心广场当作了自己实施计划的中心。她首先开始清理那尊没被破坏的美人鱼雕塑,她像是一位清洁工,为美人鱼雕塑从上到下清洗了一遍,因而,当阳光升起的时候,美人鱼雕塑,又焕发出了它往日的风采。

看着阳光中的美人鱼,齐烨满意地露出了笑容。随后,她开始清扫广场,这是她的计划之一。她想,美人鱼雕塑是滨江城的象征,而广场,则是滨江城的中心,无论接下来她要干什么,这个地方,她都必须先将它们清理干净,这里将成为她的大本营,她要从这里开始恢复滨江城的新秩序,无论最终是否能够成功,她都要试一下。

齐烨开始清理广场上的垃圾,虽然这件事对于她一个人来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她有恒心,她相信只要自己努力,一天时间里把整个广场清理干将还是有希望的。所以,齐烨没有做太多的考虑,以雕塑为中心,便开始干了起来。

然而,刚刚把雕塑周围清理出了一个大约有五米半径的圈,突然,齐烨发觉好像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她抬起头望向天空,立刻便明白了,不对劲的,是一片乌云遮住了阳光。而且那乌云看上去有些怪怪的,确切地说,它更像是一块巨大的阴影。

阴影?哪里来的这么一大块阴影呢?齐烨停下清理,眼望着那块遮住了阳光的阴影,有些奇怪地在心里自问。

不对!

齐烨的心猛地向下一沉,她发现那片阴影正在不断地扩大,并且在不断地覆盖滨江城,阳光在滨江城里占有的面积越来越小,黑暗正迅速地占领滨江城。

这怎么可能?

齐烨有些不敢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整个滨江城,两分钟之前还被初升的太阳照耀着,然而,仅仅过了两分钟,黑暗就在她还没搞清楚是怎么回事的情况下,突然将滨江城覆盖了。齐烨的心里不由自主地有些慌慌的感觉,刚才还对自己有着满腔的信心,这时正在一点点地失去。

滨江城乱成了废墟,这对齐烨来说并不可怕,然而,滨江城如果成了一座黑暗之城,那么,齐烨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能支撑得住。因而,这个出乎她意料的状况,让她一时之间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忍不住看了一眼美人鱼雕塑,然而此时,美人鱼雕塑也已经被笼罩在黑暗之中,失去了光彩。

滨江城,在齐烨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时候,被黑暗整个地包裹了起来,齐烨孤伶伶地站在黑暗的广场上,她觉得,自己真的是孤独无助,她觉得自己就像是突然又被一种她无法抵御的力量,一下子打入了深渊一样,想要恢复滨江城秩序的信心,完全地被这黑暗打跨了。

齐烨不由自主地倒退着到了雕塑的身边,然后,倚靠着雕塑滑坐了下去。就在她刚刚坐到地上的时候,突然,她感觉到,在自己的周围,好像影影绰绰地有一些东西在飘。她瞪大眼睛,惶恐地四处看着,可是除了黑暗,她什么都看不到。她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双腿,倦缩在雕塑下,虽然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她还是睁大着眼睛,努力地注视着周围,两只耳朵也紧张地听着周围的动静。

黑暗,像是越来越浓了,齐烨下意识地抬起自己的手,在眼前晃了晃。这一下,齐烨终于真正明白了什么叫做伸手不见五指。齐烨就像盲人一样,连近在眼前晃动的自己的手都看不见了。她的全身像是突然被泼上一盆冷水,不由自主地颤抖起来。她有一种想哭的感觉,鼻子发酸,泪水几乎就要冲出眼眶了。可是,齐烨却努力地咬住嘴唇,她不想让自己哭出来,虽然此时她已经处于极端的恐惧之中,但是她的心里却很清楚,在这种情形下,哭对她不会有任何的帮助,而且,哭只能让自己更加恐惧与懦弱。

周围,那种影影绰绰的感觉,越来越强,小齐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因为,她什么都看不见,除了黑暗,什么都没有。她一动都不敢动,而且,几乎屏住了呼吸,她害怕,自己的呼吸声,会给自己带来灾难。她现在,真的在心里有些后悔了,早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还不如,真的离开滨江城呢。

只是,现在后悔也已经晚了,齐烨只能面对现实。可是眼前的现实,一片黑暗,她又将如何面对?齐烨眼下的真实感觉,就像是自己失足落进了一个深不见底的黑暗之窟,周围没有一点可以抓握的东西,而她就一直向窟底坠落,却并不知道窟底究竟有多深。不过此时还好,毕竟她还倚靠着美人鱼雕塑,虽然她已经看不见就在身边的雕塑,但是她却实实在在地感觉得到它的存在,而且,她伸手就可以摸到她,这让她多少有了一些踏实的感觉。

齐烨一动不动地坐着,把自己的身体尽可能紧地倚靠在雕塑上,好像只要稍稍松动一下,美人鱼雕塑就会从自己的身边消失一样。她不知道自己下一步应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接下来会有什么情况发生。在她身体周围的那种影影绰绰的感觉,仍然不断地侵袭着她,可是事实上,她所能感受到的,却是空气的越来越凝重。

齐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让自己恐惧的心稍稍有所好转。然而,她深吸进体内的气还没来得及吐出,她突然就看见,在浓浓的黑暗之中,远远的,有一条淡淡的粉红色的泛着荧光般的影子,正慢慢地向自己飘来。

齐烨紧张地把那一口气生生地压在了肚子里,两只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眨都不敢眨地注视着那条渐飘渐近的、泛着荧光般的粉红色影子。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