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十二章

仲平慢慢地把自己的左手,从脑袋上移开,一时间,真的心如死灰一般。他两眼望着模糊天花板,耳边,似乎突然又听到了教授的声音:“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它,不能让它流失了。”

吧海 

仲平喃喃地,如同梦呓般地说了一句,目光,随即转向操作台。

操作台上的仪器,都被砸碎了,钢质的操作台,也被砸得不堪入目。仲平的心,突然一紧,感觉到了一阵刺痛,他看到了原本盛着生态液的拍烧杯,已经被打得稀烂,成了一堆碎玻璃碴,散落在操作台前。

完了!仲平在心里痛苦地叫道,他与教授几年的心血研究出来的成果,就这样,在刚刚成功的时候,突然遭到这样的劫难,转眼成空。他又突然想到了教授,不知道教授现在的情况怎么样,那群无知的青年,把教授拉出去,仲平知道,肯定又免不了一场批斗,一顿折磨。仲平回想起,这应该是教授第三次被揪出去批斗了,不知道教授是不是还能顶得住。

想到教授,一股不祥的感觉,很快就占居了仲平的思维,他突然想到,此时,根本周围的状况判断,应该正处深夜,如果教授不出意外,那么,哪怕只要有一口气在,教授都会回到实验室来的。可是,现在,教授却不见踪影,因而,教授很可能也像自己一样,凶多吉少。仲平回想起那群如狼似虎般的无知青年,心里对教授的安危非常担忧。

然而,担忧丝毫不起作用,仲平想,最好自己能够起来,哪怕是爬,也爬出去找一下教授。想着,他又感觉到很悲哀,他想到了他们研制成功的生态液,他想,那些生态液,肯定已经那群无知的青年,在打碎烧杯的时候,全都撒了。可是,仲平突然又想到了什么,他有了一种意外的感觉,因为他想到,如果生态液真的撒落了的活,那操作台上,或者地上应该留下痕迹才对。

可是,他的目光寻遍了操作台,和操作台前的地面,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

难道?

仲平不敢想下去,他知道,如果那杯生态液被知道其作用的人取走,后果将很难预料。

他似乎有些下意识地,继续在操作台和地上寻找着,他的目的,只是希望能够找到生态液撒落的痕迹。突然,他发现,在操作台下,隐约地,似乎有一只瓶子,虽然看不十分清晰,但是,只是从那模糊的轮廓上,仲平便认出,那是他们用于盛放研究液的瓶子。可是,这样的瓶子,一般都是放在操作台上,比较固定的木格内,怎么可能跑到操作台底下去呢?

难道,是教授?

仲平想到,凭教授的性格,在危急关头,收藏起生态液,是完全可能的。可是,他很难想象,如果瓶子里真的,是他们的研究成果生态液,那么,当时,在那么紧张的情况下,教授,是如何在那么短的时间,把生态液,从烧杯里,倒进瓶子,并且,藏到操作台下的。

不过,现在,仲平已经无法多想了,他知道,要想弄清瓶子里装的是不是生态液,最好就是,把瓶子拿到手。

可是,自己目前的状况,能到操作台下,拿到瓶子吗?

仲平试着用自己还能活动的左臂,支撑了一下身体。身体纹丝不动。他又用左手,拼尽全力地扒住地面,努力地,尝试着拖着自己的身体,向操作台方向移动。

这一尝试,居然成功了,他居然向前移动了一点。可是随即,他便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好像很轻,因而,不由自主地,他看了一眼自己的身体。这一看,把仲平吓得差点叫出声来,因为他看到自己的双腿从重伤处断裂开,已经与自己的身体脱离了。

仲平的心一下子像是被刀扎一般,那种感觉,差点儿让他晕了过去。然而,仲平却觉得非常奇怪,他的身体已经变得如此,他却并没有感觉到疼痛。

仲平努力地让自己平静下来,不再去看自己的身体,他想到了,身体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也许还没有到他能够感觉到疼痛的时候,因而,他必须趁这个机会,尽快地爬到操作台处,拿到那只瓶子。如果那只瓶子里真的是生态液,那么,他就得救了。

因而,仲平不再想其他的,他觉得,只要自己的意识还在,那只瓶子就是最大的目标。于是,他努力地依靠着仅存的左臂,拖着自己残缺的身体,一点一点地爬向操作台。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