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十三章

虽然非常艰难,但是最终,仲平终于还是爬到操作台边,终于可以伸手到操作台下,拿到那只瓶子了。他非常激动,因为,他已经看清楚了,瓶子里装的,就是他与教授花费了无数的精力,研制而成的生态液。虽然他很难想象,教授在最后关头,是如何把生态液倒进瓶子并收藏好的,但是,有一点仲平却知道,教授在那一刻一定非常镇定。

拿到了生态液的仲平,不由自主地流下眼泪。他被打成如此惨状,没流泪,可是此时,攥着这瓶生态液,他却哭了。

敖淌冢乙フ医淌冢 敝倨皆谛睦锒宰约核怠

可是,自己眼下的状况,连移动一下都艰难,又如何能走出实验室,去寻找教授呢?还有,教授现状况如何,在什么地方?这些他都一无所知。

他侧耳听了一下,此时的滨江城像死一般沉静。仲平不知道,是滨江城真的沉静,还是自己根本听不到声音,因为,他对自己的伤痛毫无知觉。

仲平扭头望了一眼已经脱离自己身体的双腿,然后,看着手中的生态液。他想到蓝色雾气升起的那一刻,他情不自禁地把自己的双手伸出去,几乎要摸到那团蓝色汽雾了,如果不是教授及时进门,仲平不知道自己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此时,手里握着一瓶生态液,仲平想到,自己受伤如此严重,也许生态液可以帮助自己。再说,他已经别无选择,只能抱着试一试的心理,使用这瓶生态液。

想到此处,仲平闭起眼睛,给自己鼓了鼓气,把瓶子压在自己残缺不全的身体下固定住,然后,用他的左手把瓶盖拧开了。他拿起瓶子,举到眼前,看了一会,慢慢地移向自己的右臂,小心翼翼地滴了几滴在自己右臂肩骨处。

一团蓝色的汽雾瞬即腾起,仲平觉得自己的右臂有了一点知觉。他的心里狂喜,他知道他预期的希望实现了。因而,仲平不再犹豫,顺着自己的身体,凡是伤口处,都滴上几滴生态液。很快,生态液便发生了作用,他的伤口迅速愈合,不一会儿,他的右臂便活动自如了。他双手举着瓶子,对着自己头部的伤口,滴入了两滴生态液,过了一会,再去摸头上的伤口时,便摸不到那个可以放入手指的洞了。

神奇啊!仲平不由自主地叫了一声,虽然这是自己的研究成果,但是,他却并没有料到,这生态液会有如此的功效。本来,他与教授准备拿一些动物来做试验的,可是,由于遭遇到如此的变故,仲平直接在自己的身上进行了试验,而且获得了惊人的效果,因而,仲平非常兴奋。他很快地移动身体,到了自己的那两条腿边,把脱离身体的腿接到自己的身上,然后在联接处,滴上几滴生态液。蓝雾过后,伤口很快复原。仲平试着活动了一下,竟如没受伤一样。

仲平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瓶子里,只剩下一点点生态液了。他小心地把瓶盖拿起,盖好,然后试着从地上爬了起来,并且站立了起来。

仲平复原了,依靠他与教授研制的生态液复原了。站在实验室里,他再一次放眼四顾,一片狼迹的实验室,让他非常心疼。他小心地把瓶子放到操作台完好的一块台面上,然后,到被翻倒的衣橱里,找到了自己日常的衣服,理开看了看,还好没被损坏,于是他换下了已经被打烂的实验室专用工作服,穿上了自己的衣服。他把那瓶还剩一点生态液的瓶子,小心地装进自己的衣袋中,然后,心疼而又留恋地看了一眼实验室,便走了出去。

仲平此时只有一个想法:尽快找到教授!

仲平走出实验室,发现外面一片漆黑。他抬头望向天空,没有月亮,只有几颗可数的星星在天幕间闪闪烁烁。整个滨江城似乎都在沉睡之中,除远处隐约可以望见一两个亮着微弱灯光的窗口,几乎不见一丝亮色。

仲平想都没想,便迈步向教授家的方向走去。他想,教授被那帮青年学生拖走后,肯定又遭受了一场批斗,然后,也会再像每次一样,拖着疲倦的身子,也许还带着几处伤痛,回到自己的家里去了。也许,教授此时也像滨江城的其他人一样,正在沉睡。可是,仲平却知道,这内能是他良好的愿望,因为他知道,如果教授平安无事的话,哪怕是在批斗会上被打伤,只要他还能走,就一定会到实验室里来看自己的。可是教授没有来,仲平的心里,罩着浓浓的不祥之气。

但是,不到教授家看一看,他是不会死心的。

拐过一个街角,前方,就是教授家住的院子。仲平看到,教授家的屋里,居然还亮着灯,在灯光的映照下,影影绰绰的,好像有许多人在教授家的屋里。他有些纳闷,不知道教授家在这个时间聚集那么多人是怎么回事。所以,他加快了脚步,走近教授家。

教授家里果然有许多人,可是,到了教授家院门前,仲平心里更加奇怪了,因为教授家里虽然人影憧憧,然而,他却听不到一个人讲话的声音。

仲平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教授家里的这种异常让他感到了不安,因而,他想都没想,一下子推开了教授家的院门,径直走向到教授家正屋的门前,抬手便将虚掩着的屋门推开了。

满满一屋子的人,听到门的响声,同时扭脸看向门口。几乎所有的人,脸上同时都现出了惊骇的表情,接着,像是接受了统一的命令,所有的人,都同时发出一声如见鬼魅般恐怖的尖叫。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