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十四章

仲平没有想到,自己的到来与出现会对教授的家人造成如此的恐慌,他心里非常纳闷,因为在屋里的人中,绝大多数都是他认识的教授的家人以及教授的学生,其中,还有几个是同时跟教授学习的同学。可是,他们见到自己都是那么的恐惧,就像是突然看到极其恐怖的怪物似的,都被吓得晕了过去。

仲平站在门边愣怔了好一会儿,然后,才鼓起勇气走到放置在屋里正中的一张竹席走去。竹席上,盖着一块白色的但是已经有些脏的床单,床单下明显是一个人形,仲平直觉那床单下的人就是教授。所以,他走过去,掀开被单,他看到果然如他猜想的那样,是教授。

教授看上去好像很平静,只是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可以看出他曾经遭受到毒打。他身上的衣服很整齐,但是可以看出是刻意的整齐,因而仲平可想到,这是教授死后他的家人为他重新穿上的。

教授真的死了!

仲平捏着口袋里的那只瓶子,不知道瓶子里的那点生态液是否能够把教授救活,因而,他有些犹豫。他坐下来,仔细地端详着教授,想到教授在面对危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把自己藏起来,然后是收藏好生态液,在被拉走的时候,还哀求那些青年学生放过自己。仲平想,如果没有教授在危急关头把生态液藏起来,他现在肯定不可能来到这里了。因而,他不再犹豫,掏出那瓶生态液,看了看,拧开盖子,准备把瓶子里仅剩的生态液倒进教授的嘴里。他想,由于生态液太少,其他办法,可能不足以救活教授。

然而,就在他掰开教授的嘴巴,准备将生态液倒入教授嘴里的时候,就觉得自己的后脑勺被重重地击打了一下。他一阵玄晕,但是并没有倒下,可是手中的瓶子却脱落了,落在竹席上,里面仅存的生态液洒了一大半。被洒上生态液的竹席,腾起一团落蓝色的烟雾。

仲平慢慢地起身,扭头看向自己身后,他看见是教授的儿子,手里拿着一根拳头粗的木棒,正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脸上露出惊骇。见仲平转身,教授的儿子手里的木棒“叭”地一声脱手落地,整个身体像是处于寒冷之中,瞪着眼睛,木偶般地向后退着。

仲平不明白教授的儿子为什么要袭击自己,因为平时,他们也是很熟悉的,因而,他有些不敢相信,他正在准备救教授,而教授的儿子却在背后对自己施毒手,他有些不解,他想,也许教授的儿子误会自己了吧,因而,他对着教授的儿子,不由自主地咧嘴笑了一下。

然而,教授的儿子却突然瞪大眼睛,大叫一声,“卟嗵”一声,直直地倒在了地上。

仲平更加不解了,他忙过去摸了摸教授的儿子,却发现教授的儿子已经没气了。然而,就在这时,仲平又有了一个意外的发现。他发现在灯光下,自己居然没有影子。

仲平自己也吓了一跳,怎么会没有影子呢?他以为是灯光太暗了,于是向灯靠近了一些,还是没有。这一下,他有些慌了,此时,他双听到一阵轻微的噼啪声,只见洒上生态液的竹席,一簇青竹迅速地窜起,很快在教授的头边,长成一簇竹丛,而且,在那竹子的支顶下,那只装生态液的瓶子,已经瓶底朝天,里面的生态液一滴都不剩了。

仲平扑上前,抓起瓶子,虽然非常心疼,却无能为力。他看了看教授,知道此时一点希望都没有了,因而,他跌坐在教授的席子边,过了好一会,眼见着那簇竹子越发茂盛了,而且此时,门外,晨曦的色彩已经显露了出来。仲平把教授的床单重新盖好,然后站起身,又看了看满屋昏死过去的人,无奈地摇了摇头,转身走了出去。

仲平茫无目的地在滨江城的大街上走着,他不知道应该到哪里去,教授死了,实验室被毁了,他与教授历尽艰难研制出来的生态液,自己用了一大部分,剩下的,已经洒失了,成就了一簇竹子。那么,现在,他能干什么呢?

天,更亮了,像是接受到统一的命令一般,整个滨江城的喇叭,突然一起响了起来,一曲仲平已经听烂了的乐曲,开始了滨江城闹哄哄的一天。仲平低头走在路边,几辆挂着红色标语的汽车,上面坐着一群趾高气扬的身着绿衣的青年,一边高呼着口号,一边挥动着手中的红旗,以压倒一切之势,迎面向仲平驶来。

仲平心里非常畏惧,想要逃离街道,避开那些绿衣青年,然而,那几辆汽车已经来到近前,并且嘠然停住,车上的青年们纷纷跳下,呐喊着冲向仲平。仲平知道不好,昨天在实验室的那一幕可能又要上演了,如果再来一次,他就再也没有生态液自救了。所以,他惊慌地抬起头,看向那些绿衣青年。

一缕阳光,就在仲平抬起头来的一刹那,突然照在他的身上。那群正在围向青年学生,突然像是被施了定身法,纷纷止住自己向前冲的身体,目瞪口呆地看着仲平,脸上露出惊骇的表情。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