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一百零一章

鲁洪全真想跳起来狠狠地踹自己的表弟几脚,但是他却一动都动不了。随后,他便觉得有许多柴禾堆到自己的身边,而且还有液体浇在自己的身上,他能闻得出那液体的味道,是汽油。

鲁洪全后悔了,他知道到姑姑家来是自己最错误的选择,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还不如直接去哪儿抢点东西吃呢。可是,现在后悔已经晚了,他只能在心里悲叹,自己的生命没有丧在妖魔手里,却要丧在自己的亲人手里,丧在这些把他当成了妖魔的滨江城人手里了。

这时候,他的眼前一亮,紧接着,“呼”地一声,他立刻便陷身于一股灼热的烘烤之中。他知道,火已经点燃了,他已经置身于火海之中,鲁洪全真是欲哭无泪。他想完了,这一下真的完了,彻底没有希望了。他的头脑里想到一个词:祸不单行!是的,他这两天里的遭遇,真的是祸不单行,被女友抛弃,深受妖魔之害,命丧亲人之手。

鲁洪全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烧着了,头发被烧光了,但是奇怪的是他并没有觉得痛,只是觉得自己被一股灼热烘烤着。他想摆脱这股烘烤,但是他也很清楚,这不可能,除非是老天爷可怜他,这时突然来一场暴雨。因而,鲁洪全忍不住地在心里祷告起来。

不知是他的祷告起了作用,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突然,一阵狂风卷着落叶沙尘铺天盖地而来,天空也像是震怒一般,一道前电瞬间划破长空,紧接着扔下一个震天动地的巨雷,整个天地之间都猛烈地颤动了一下,把围在火堆边的人们都吓得愣住了,一时之间,众人都目瞪口呆,不知所措。还是鲁洪全的表弟反应得快,他大叫一声,抱头鼠窜,跑回家去了。其他人也像是受到了提醒,立刻都惊叫一声,一哄而散。

几乎就在人们散去的同时,粗大密集的雨点在轰隆隆的雷声中从天而降,借着风热,以无坚不摧之势眨眼之间在地面上就形成了一条条细细的洪流,灼烤着鲁洪全的大火,也在转眼之间被浇灭,那些堆放在他周围的木柴,也被狂风吹得如残兵败将一般,顺风滚动着离去。

清凉的雨水打在鲁洪全的全身,他微张着的嘴巴里也在一瞬间灌满了雨水,鲁洪全努力地试着呼吸了一下,不料却被满口的雨水呛得突然猛烈地咳了起来。他不由自主地翻身卧着,脸向下,努力吐出嘴巴里的雨水,好不容易止住了咳,这才突然觉得惊讶:自己居然可以动了,而且毫不费力。

这一发现让鲁洪全欣喜若狂,他知道自己还没有死,他又一次死里逃生了,于是忍不住仰天狂笑。他的狂笑伴着雷声、风声和雨声,几乎使整个滨江城都陷入一片恐怖之中。

笑了一会,鲁洪全慢慢地站了起来,他这才发现自己已经赤身裸体,但是他并不在乎,他的心里此时涌起了一股愤怒与仇恨,他恨那个把他变成这个样子的妖魔,他恨不分清红皂白的滨江人,更恨自己姑姑一家,尤其是他的表弟,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他,就要置他于死地。他想要报复,想要杀死他们。

就在这时,鲁洪全突然看到远远的有几辆警车鸣着警笛向他驶来,车顶上的红色警灯在风雨中闪烁着,让鲁洪全想到了前一夜那个妖魔的眼睛。他的全身不由自主地抖动了一下,他立刻便想到,那几辆警车肯定是冲着自己来的,他想可能是自己刚才的狂笑声惊动了警察,或者是惊动了附近的人,他们报了警。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鲁洪全相信,如果让警察来到自己的面前,那么,他的生命将会又一次受到威胁,虽然早上的经历让他知道自己不怕子弹,刚才的经历让他知道自己不怕火烧,但是,他不愿意让自己陷入那样的麻烦之中,他要避开他们,要给自己一个准备报复滨江人的时间。

所以,鲁洪全转过身,逆风而行,大步向前跨去。他边走边想,到哪儿去才能避开警察们,才能让警察找不到自己?可是,滨江城就这么大,在滨江城里,要想让警察找不到,除非是上天入地。

像是突然来了灵感,鲁洪全想到,上天自己是不可能的了,那么入地呢?

他的头脑里立刻划过一丝亮光,他想到自己曾经有一次掉进被偷掉井盖的地下水道的经历,他想只要自己躲进滨江城的地下水道,那么就有可能躲过警察的视线,让他们找不到自己的所在。

想到这里,他的心里一阵兴奋,眼睛立刻便在左右和前方寻找起来,不一会儿,他的目光便落在了一只井盖上。他毫不犹豫地走过去,试着想要揭开那个井盖,但是没有成功。而此时,后面的警车也离他越来越近了,警车的车灯光已经透过密集的雨线照到了他的身上。鲁洪全知道这样不行,他不能在警察的视野里钻进下水道,那样的话仍然不能真正摆脱警察的追踪。

于是,鲁洪全放弃了这只井盖,起身拔腿向前狂奔起来,他要先摆脱警车的追踪,然后躲入地下,从此从滨江城的空间里消失,慢慢地实施自己的计划。

他向前奔出几百米,看到前面有一条小巷的入口,便一扭身拐了进去,他知道这条小巷的另一头连接着一条并不宽敞的商业街,商业街上有许多家小饭馆,因而下水道井口也比其他地方更多。于是他快速地穿过这条小巷,到达了商业街,没走几步,便看到两个相隔不到一米的井口并列地排列着。他想都没想便走上前去,用手指扣住井盖上的小洞,试着用力向起一提,井盖动了一下。鲁洪全心里一阵窃喜,于是增加了力气,一下子把井盖提离了井口。

恰在这时,一道闪电从天空划过,瞬间照亮了地面,借着闪电一闪而过的光,鲁洪全看到井壁上有下井的梯子,于是,他摸索着慢慢地用脚踏住梯子,然后顺着梯子向下走去。在头已经下到井口下的时候,他将井盖拖了过来,让它复位。也就在他将井盖复位的那一瞬间,他听到了警笛声已经在这条街的入口处响了起来。

 --

虹桥书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