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铁浮屠

楔子(上部)

2007年7 月某少数民族混居地。一个藏族家庭的篝火晚会上。戴望春鼻梁上架着一个美国飞行员专用眼镜、身上一身美式511 特警服跟在一个藏族美女屁股后边跳锅庄舞。他们身边是跳舞或者吃烤全羊的游客。

一个精壮的藏族汉子从人群里把戴望春拉进一辆军用依维柯汽车上.

藏族汉子: 首长.,我叫恭巴多吉. 藏族, 是凤凰叔派来给你当参谋的.

戴望春: 恭巴多吉, 欢迎你, 欢迎你这尊寺庙里的金刚.

藏族汉子: 首长, 您的知识真丰富. 居然知知道我名字的汉语意思.

戴望春; 我今后可以叫你多吉参谋吗?

藏族汉子: 可以

戴望春: 多吉参谋, 你看过美国大片么?

藏族汉子: 看过.

戴望春::多吉参谋. 我交给你一项任务, 以藏语为蓝本编制一套密语. 你要向我保证质量要超过里瓦霍人的密语

藏族汉子: 保证完成任务.

场景一

梅恩龙副令员的家。

因为怀孕略微显的臃肿的栗平吃苹果,梅夫人在收拾小孩的衣物,戴望春和梅恩龙副司令员走进来。

戴望春:首长,你们拿萍萍当亲女儿看,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

梅恩龙副司令员:女婿呀。别说这外人话呀,现在可全军区都知道老梅我要当外公了。这样对公对私都有好处。

戴望春:那我坚决执行命令,爸。让我回来有什么任务?

梅恩龙副司令员:海军的敖部长是我的老战友,她有点事情想找你帮忙。

戴望春:我用跟凤凰叔汇报么?

梅恩龙副司令员:不用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海军里最年轻的大校了。公开身份是A 省地税稽查局的主管业务的副局长,算是平调吧。

戴望春:调我去海军,我能提个要求么?

梅恩龙副司令员:什么要求?

戴望春:我的貔貅大队能成监制的划拨过去吗?

梅恩龙副司令员:不行、绝对不行。我赔了女婿,能再白搭一帮好兵?这样吧,为了支持你的工作,你可以借调从前的部下。

场景三、

特写镜头:戴望春在A 省地税2007年地税稽查会议上讲话:我么应该鼓励稽查一线的同志通过各种方式提高自己的实际业务水平和理论水平,鼓励他们把自己的成功经验上升为理论成果,二、破除人才培养上的“学历“迷信,提高稽查人员的综素质,不能仅靠提高学历层次培养人才,还应进行”潜能拓展“训练,和”心理调整“培训。

戴望春讲话时安琪尔身穿一身税服走到他身边,悄悄递给他一张纸条。:萍姐派我来照顾你!

场景四

某个风景区的缆车上,安琪尔和藏族参谋多吉穿着情侣装,专心监视着前面一辆缆车。

前面的缆车里依稀可以看见戴望春和一个老年妇女的身影。、

画外音:戴望春:首长,您的意思是说参加铁浮屠计划的工程师崔二臣外逃了?

画外音老年妇女:是呀!他当年还是我们省的高考状元哩!我亲自调他参加铁浮屠计划的,没想到他因为炒股票赔了本,走了那条道。

画外音戴望春:我能问一下。他真的很重要吗?

画外音老年妇女:他不过是个小爬虫,但我制造出了他很重要的假象。我真正感兴趣的是要把小爬虫拿到手里的家伙,六指邦迪。从铁浮屠开始,他就制造麻烦。小戴,能帮我剁了他的六指魔爪吗?对了这次行动,你的代号貔貅。

画外音戴望春:保证完成任务,首长。

画外音老年妇女:好。我送个人给你,

一声呼哨从戴望春和老年妇女的缆车传出。一只状如花豹的动物沿着缆车索道飞速爬到了戴望春和老年妇女的缆车里。

安琪尔和藏族参谋多吉赶忙取出武器,瞄准。

在缆车里的戴望春也露出惊谔的表情。

一个男青年取下头上的豹子头面具,解开身上穿豹纹伪装,敬礼:

首长,我是海军陆战队中尉张国强。向您报到。

场景五

戴望春在飞机场给栗萍打电话:老婆,我在这里很好的呀,不要担心。我现在要带人去香港一趟查宗假外资企业骗取税收优惠的案子。你看想让我给你买点什么回去?

栗萍:不用了。注意安全,不要泡妞。我可有你在藏族美女屁股后边跳舞的卫星照片。你要敢再犯,我就到我爸那里告你的状!记住了没有。

安琪尔、张国强走过来。

安琪尔:戴局长,你跟我萍姐汇报完了,可以出发了么?

戴望春示大家上飞机,这时一个微小的声音从戴望春的衣领里的袖珍耳机传来藏族参谋多吉的密语:牙粗咯等、泽森,泽森。(有内奸,当心。当心)

场景五

飞机降在香港的某个机场。房地老板牛卫彪带着自己的三个情人把戴望春等人迎住。

牛卫彪:戴局长,您也来香港么呀。真是太好了。没说的,咱都是自己人,您来香港的一切费用都记在我的帐上。

牛卫彪的一个情妇过来给戴望春、安琪尔、张国强每人一张信用卡。戴望春假装推辞了一下收下了信用卡。

场景六

戴望春、安琪尔、张国强一行来到香港税务局税务调查科。在一个英国血统的金发美女瑞贝卡协助下展开了那家假外资企业骗取税收优惠案件三天的调查。业余时间他们就拿着牛卫彪给的信用卡尽情消费、娱乐、逛军品店。

第四天下五临近工结束,戴望春含情默默的看着瑞贝卡:还是香港回归好,回归了我才有机会和你这么漂亮的同事合作。瑞贝卡,我请你宵夜怎样?

瑞贝卡:吾冇系细兜兜,(我不是小姑娘),我看的出你想我泡我,帅哥?

戴望春:不是,不是想泡你。我想喝你泡的奶茶。行吗?

瑞贝卡:好,好。想和想喝你泡的奶茶,晚上到我家来吧?

镜头切换到一间密室,一伙人聚集在监听设备前。

在天狗寻剑里被故意放跑的间谍甲走到一个秃头混血六指男人身边。秃头混血六指男人就是六指邦迪。

间谍甲:头儿,看来戴望春真的是来香港处理他稽查局那摊子烂事。你看他还泡金丝猫(洋妞)呢?

六指邦迪:要是这样,那就太好了。他要去泡金丝猫(洋妞),你带人干掉他!

场景八

戴望春身穿一套美式海军将官服,开着一辆美式悍马车在公路上急驰。他的车后有2 车跟踪。

戴望春的美式悍马车停在一座豪华别墅前,瑞贝卡开门。

瑞贝卡:Mygod !你真和白天的不是一个人?

戴望春献上玫瑰:我不是白天的戴局长,你也别作白天的你好么?

瑞贝卡:作什么?

戴望春:princeandprincess (王子和公主)

瑞贝卡和戴望春激情拥抱。

戴望春的袖珍耳机里传来了安琪尔愤怒的声音:你真泡妞呀?我告诉萍萍姐!

镜头切换;跟踪戴望春的车里跳下8 个人,他们都拿着加装销音器的乌兹冲锋手枪,他们潜入豪华别墅,先是用手榴弹炸毁了戴望春的悍马车,然后往戴望春和瑞贝卡呆的房间扔出了几枚手雷,然后开始屋里扫射。

戴望春把瑞贝卡藏在壁橱下。

瑞贝卡:戴,这是怎回事?你必须给我解释!

戴望春:估计是我们查的那间公司找了矮骡子(黑道人物)!

瑞贝卡拿出手机:有可能,我们现在赶快报警吧!

戴望春抢过手机:不用报警,我有自己的弟兄!

戴望春从领带取下袖珍话筒:安琪尔,我是貔貅,我命令开始反击!

袖珍话筒传出安琪尔的声音:是,首长。

潜伏在别墅周围特战队员出现,他们在张国强的带领下把袭击别墅的8 个人展开激战。

戴望春也拿出两支QSW06 式5.8mm 微声手枪,交给瑞贝卡一支,自己拿着一支,一连射杀了2 个袭击者。

瑞贝卡:你到底是混哪里的?我从没见过你这样的大陆税官。

戴望春:不好意思。我除了是大陆税官,还在PLA 的CI部门兼差!

瑞贝卡:你是PLA ,我刚才和PLA 在约会?

场景九

昂船州军营内的一个房间内,戴望春身穿07式海军大校制服,打电话给房地产老板牛卫彪:牛老板,3 天后我想在公海上开个军装派对,你安排一下。

房地产老板牛卫彪:没问题,戴局长3 天后我保证安排好最豪华的游轮招待您和您的朋友。

瑞贝卡一脸疑惑的看着他。

瑞贝卡:我在做梦吧?

戴望春:出于保密的原因,你就当做了个梦吧!

瑞贝卡:不是做梦,我们接吻了。

戴望春指着一幅二结束时美国海军战士和女护士的拥吻庆祝胜利的照片:希望你能把这当作我们庆祝香港回归十周年的狂欢。如果你非要让我负责任的话,我愿承担被老婆惩罚的责任。

安琪尔走进来,敬礼:首长,大家都到了。我们走吧!

场景十

一个大圆桌会议厅内,坐满了包括程功业、胡奇才、多吉、黄小虎、葛振军、安琪尔、张国强在内的各级军官。主席位置上的戴望春身着海军07款大校制服边摆了我军各个时代的军服,戴望春抚摩这些军服:

戴望春:同志们,请大看着我这些收藏老式军装,一道回忆我军80年来的英雄历程:井冈星火、浴血长征、敌后抗战、雄师渡江。上甘岭上红旗飘,珍宝岛下敌尸抛,南疆自卫挥铁拳,98抗洪拦巨。涛。今日海静风潦峭,阴霾欲起壮士笑。07新装添斗志,长缨在手缚腾蛟

军官起立齐声:07新装添斗志,长缨在手缚腾蛟

大屏幕出现,上面有个35岁左右的男人出现。

大家坐下,程功业站起来,敬礼:我们的心肝宝贝、高考状元崔二臣,被人拐跑了。大家的任务就是把他找到,领回家。此外也不要放过拐他的人贩子,六指邦迪。

戴望春:我现在发布命令:

配《英雄进行曲》,军官们依次起立。接受任务。

场景十一

南中国海深处的一艘小型潜艇里,一名N 国海军中校正和六指邦迪通话:YES ,SIR 。Wemustconnectyourprey (长官,我们会接待你的猎物的)

外景:小型潜艇向香港方向驶去。

镜头切换到香港的偏僻的海边。六指一个邦迪带着两个人从一辆豪华轿车上下来,走进一个货柜车旁。六指邦迪手下敲击货柜车三长二短,共5 下。货柜车的货柜门从里边打开。

崔二臣光着脊梁,满头大汗的从货柜门探出半个身子:SIR 。ITISTOOHOTTOOKEEP(先生,我热的受不了)

六指邦迪:兄弟,受苦了。我马上带你走。

六指邦迪带着崔二臣和他的手下上了一艘走私用的“大飞”快艇。“大飞”快艇载着他们驶入大海。

按蠓伞笨焱ё吡艘徽笞樱赴畹匣簧锨彼胨拢氖窒峦屡琢艘徊壳彼ㄓ媚ν型А

潜水专用摩托艇载着六指邦迪走了一会儿,六指邦迪浮上水面。他拿出一枚红色发烟信号弹。

红色发烟信号弹招来了坐着橡皮艇的牛卫彪。牛卫彪递给六指邦迪一件外军礼服。六指邦迪换好礼服,他们朝一艘豪华游轮驶去。

场景十二

豪华游轮上戴望春正一身前苏联海军上将礼服和安琪尔等一大帮穿着军装版比基尼的美女玩闹。豪华游轮上的客人、服务人员、水手也都穿着各国军装。胡奇才、张国强、黄小虎、多吉混在人们中间。

瑞贝卡穿着一身白色水兵制服从戴望春眼前走过,戴望春走到她身边。戴望春:你怎么在这里?

瑞贝卡:你这大陆税官在PLA 的CI兼差,我这香港税官也在保安局拿着薪水,知道还问?

戴望春:知道是知道,我没有邀请你们参加行动呀。

瑞贝卡:把我们牵扯进来,又不让参加行动。今后怎么让我们这小弟跟你这老大混呀?

戴望春;你的话有道理!咱们一起砍邦迪的六指吧!

六指邦迪在牛卫彪的带领下上了游轮。在一架钢琴下坐下,开始弹琴。

安琪尔走到六指邦迪身边附近坐下,十分风骚地诱惑六指邦迪。

场景十三

在离游轮几海里外一些军官化装成海关缉私人员驾驶5 艘缉私艇在周围海域在游弋待命。

2 艘渔轮上,葛振军、程功业等军官装成渔业工人在作业。

小型潜艇渐渐驶入渔轮作业范围。

2 艘渔轮开始抛洒深海拖网。

葛振军走入渔轮驾驶室,用一种水下传声装置开始用特的语调诵读〈〈六字真言〉唵(an)、嘛(ma)、呢(ni)、叭(ba)咪(mei )吽(hong)。对潜艇人员进行集体催眠。

潜艇人员逐渐被催眠,驾驶潜艇撞上了拖网。潜艇被缠在了海底。

多吉走到戴望春身边,耳语:珠--格--牙--里—里(可以进行下一步行动了)

5 艘缉私艇冲着崔二臣坐的“大飞”快艇、包抄过去。

崔二臣坐的“大飞”快艇,见势头不对,急忙加速、开枪突围。

双方在海上展开枪战和追逐。

六指邦迪的一个手下被打死,我方有一艘缉私艇中弹起火。

崔二臣坐的“大飞”快艇,突出重围,逃向了公海。

场景十四

豪华游轮上吊下8 艘以“大飞”快艇以蓝本改造的快艇下水,快艇上作着身穿各国战斗服的人。他们都带着包括肩扛式导弹的武器各种武器。

人们欢呼,雀跃后,戴望春站在话筒前,手拿信号枪:我宣布海上匹特博,现在开始。

戴望春地信号枪响后,8 艘以“大飞”快艇以蓝本改造的快艇分成红蓝两方开始在海面上展开了野战游戏。

人们甲板上全神贯注地看着,不停叫好!

戴望春信号枪又响了一声,8 艘以“大飞”快艇以蓝本改造的快艇飞速驶离了人们的视线。人们互相以诧异的眼神看戴望春。

六指邦迪按动钢琴上的一个机关,钢琴里出现了2 个圆孔,两个圆孔露出两个Ultimax100轻机枪的枪管来。和一个透明的防弹罩来。

六指邦迪按动着钢琴上的机关,对戴望春站的方向扫射。戴望春身边的人被打中几个后。人们从甲板下取出隐藏的防弹盾牌防护, 拿出武器进行反击.

特写镜头:一发子弹从戴望春的掌心穿了过去。戴望春顺势倒在地上。

安琪尔拔出手枪向六指邦迪都打在防弹罩上。六指邦迪掉转枪口把安琪尔击毙。

张国强、胡奇才、黄小虎、多吉每人持一块防弹盾牌,边射击、边逼向六指邦迪。

瑞贝卡钻倒胡奇才的盾牌后边射击。

胡奇才:帮我拿着盾牌!

瑞贝卡接过盾牌,胡奇才腾出一支手从腰里扯出一条细长的鞭子,鞭子头上有把小刀。,胡奇才甩出鞭子。

特写镜头:鞭子缠在六指邦迪面前的防弹罩上,鞭头上的刀子落在六指邦迪的脚下,胡奇才按动鞭子上的机关,鞭头上的刀子弹射起直冲六指邦迪的心脏。六指邦迪赶忙有手遮挡,他的六指被削下来一个。血流如注。

张国强、胡奇才、黄小虎、多吉继续逼近。六指邦迪仓皇跳海。

场景十五

8 艘以“大飞”快艇以蓝本改造的快艇拦住了崔二臣坐的“大飞”快艇。他们在海上展开了枪战。

崔二臣坐的“大飞”快艇被打的弹痕累累,很快进了水,开始下沉。

崔二臣等人5 个人赶快换上了潜水衣和搭乘潜水专用摩托艇跳水潜逃。

8 艘以“大飞”快艇以蓝本改造的快艇上也跳下10个蛙人来,搭乘3 艘潜水专用摩托艇下水追铺。

蛙人们在水下产生了混战。有人受了伤,血水引来了鲨鱼。

场景十六

六指邦迪被卷海浪到海滩上,一些海虾爬在了他的身上。他醒了过来。

被鲨鱼咬伤的崔二臣和六指邦迪的一个手下被渔民救起。他们刚一醒来,就用杰里科941 型自动手枪打死了救命恩人,夺船逃跑。

场景十七

戴望春在游轮上打电话:敖部长、情况就这些了。请您指示下一步行动!

敖部长:你这小子,居然能弄艘小潜艇回来。老梅有你这样的女婿真长脸呀!下一步,你自己想怎么弄就怎么弄。

戴望春放下电话:把牛卫彪带上来!

牛卫彪铐着电子刑具被多吉等人押上来。

戴望春:说,你怎么和六指邦迪勾搭上的。

牛卫彪跪下:戴局长啊,饶命啊!我来香港看赛马,结果被他们的人给盯上了。他们抓住我,打我,把我跟狼狗关在一笼子啊。我不答应,他们就让我和狼狗作夫妻呀!那天我们在机场见面,我可给您发暗号了。我让情人给您东西,不就是咱们约好的危险暗号吗?我可不敢出卖您呀!饶命呀!戴局长。是六指邦迪在这船上的钢琴里藏了机枪打你的。

戴望春:看在你知道给我发暗号的份上,我不执行战场纪律!押下去。

场景十八,

香港的某个秘密据点里。六指邦迪一伙正忙着烧文件,收拾东西。一片忙乱的景象。

六指邦迪拍着崔二臣的肩:兄弟、香港不能呆了。咱们到金三角躲一阵子吧!兴许,在那里我们能找到机会回到我的国家。

场景十九

镜头:戴望春带领着自己的貔貅大队进行各种热带地区适应训练,在稽查局主持各种日常工作。

画外音:敖部长:小戴,干得不错。我还想麻烦你一下,把崔二臣从金三角给带回来。

画外音戴望春:首长,他不是个小爬虫么?

画外音敖部长:我就是那些人知道,就是个虫子也别想从强大祖国手心里爬出去。

(下部)

场景一女子会所

某高级女子会所内,栗萍和瑞贝卡各自坐在一个大木桶内在洗鲜花浴。

瑞贝卡:萍萍姐,没想到你没有一点责怪我的意思。

栗萍莞尔一笑:我的老公风流,不怨你的。何况,这回也是假戏真做。

瑞贝卡:萍萍姐,不愧是大家闺秀。有度量。

栗萍:嘁,我再有度量,也不会允许老公在外边偷嘴的,我现在怀孕的时候更不允许!你看我怎么收拾他的!

栗萍扭动木桶侧的一个按钮,一道水帘从她们面前垂下,旋即水脸上出现了影像:

影像(1 )一架国产“山鹰”教练机在空中闪展腾挪作出各种高难度战术动作。

影像(2 )“山鹰”教练机前排坐的是戴望春,后排坐的是藏族参谋多吉。

戴望春发出一阵阵撕心裂肺的惨叫。

栗萍拿起从鲜花筐里拿出一个加密手机:老公啊。我和你的金发美人在洗鲜花浴,你想不想看呀?

戴望春的声音传来:老婆,老婆,我不想看,我现在只想着陆。

天哪,我已经在天上翻了100 多个跟头了,我的肠子都要倒出来了。

老婆,老婆,饶了我,

:100 多个跟头不算多,你那泡妞的花花肠子,要翻10000 个跟头才能倒出来!多吉,再作100 个直线俯冲,整整他!看他今后还泡妞!

栗萍放下手机:瑞贝卡,我派到望春身边的安琪儿牺牲了。我呢又怀孕了,这次出国,麻烦你和他一块去吧。

瑞贝卡:行,萍萍姐,我答应你。

场景二新装备

机场内,“山鹰”教练机稳稳停落,

张国强、胡齐才等人匆匆跑向停落的“山鹰”教练机。

藏族参谋多吉打开舷窗,戴望春一头栽在了前边。人们七手八脚把戴望春架出来。

多吉:首长,您千万别怨我呀,这都是萍姐安排给你的飞行科目。

六指邦迪据说是有着3000小时飞行记录的家伙。你不会飞能行么?

戴望春被人扶进了飞行员休息室,已经有四五个科研人员等着了。

一个女科研人员递上一个黑色电脑包:貔貅,这是国产防弹电脑包。防护能力相当于4 件防弹衣。里边加佩一个多功能降落伞。

戴望春:如果早点装备这个东西,安琪儿可能就不会牺牲了。

一个男科研人员递上一个复古的大哥大:新型防卫通讯系统。

戴望春:说简单点。我不明白。

男科研人员:就是加密手机,2.40毫米自动手枪,30万伏特声控高电击棒组合在一起。

戴望春:2.40毫米自动手枪?这个不错!弹容量是多少?

男科研人员:20发和30发两种,你要哪种?

戴望春:我考虑一下,再说。

戴望春目光投向一位中年科研人员的手里拿的衣服.

中年科研人员:这是李官奇大豆纤维服装的改进版。

戴望春:怎么改进的?

中年科研人员走进戴望春,贴着戴望春耳朵悄声说了几句。

最后拿来的是一款国产军用电脑。戴望春让多吉收了起来。

场景三、调兵遣将

秦天良和白玉柱走进了戴望春的办公室。

白玉柱:戴局长,你让我们哥俩跟着您去吧.

戴望春:这次是去国外,不比国内。人选,我需要慎重考虑。

秦天良走到戴望春跟前,拿出一张发黄的照片,上边是一帮红卫兵小将荷枪实弹在热带丛林的照片。

秦天良:戴局长,那地方我三十多年前就去过。那会儿叫参加世界革命。哪里还有我一帮同学呢。据说,现在有人混得还不赖。过去一定能帮上忙。

戴望春:既然这样,就请你老将出马了!

白玉柱:也让我跟着师哥吧,我们俩好比是孟良和焦赞。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虽然我没去过那里。但是我那人头担保,一定保着您囫囵个回来吃俺家高粱红的蒸螃蟹。

戴望春:好,好,白大叔,也请您跑一趟。

场景四出发

古典音乐《采薇》起。

戴望春、瑞贝卡、秦天良、白玉柱、张国强、黄小虎、多吉以赴南亚邻国某特区政府签订税收协定谈判使团的名义乘飞机出发了。

戴望春下榻的宾馆里,瑞贝卡敲门进入戴望春的房间。

瑞贝卡:特区保安司令特使求见。

戴望春:请。

一个50多岁的上校进来,敬礼,说着四川话:首长好!特区保安司令特使李向阳,向您致敬。

戴望春:李向阳,《平原游击队》里的李向阳竟然在这里。真是幸会!

50多岁的上校:首长,我本名李松官,是70年代到云南插队的知青,后来过境参加世界革命,就改名李向阳喽!

戴望春:太巧了,我这里有位同事,30多年前也来这里参加过世界革命的。

50多岁的上校:他是哪一个?

戴望春:秦天良。。

50多岁的上校:难道是炮拳秦天良么。

戴望春:你们认识么?

50多岁的上校:听说过,不认识。炮拳秦天良,当年可是我们响当当的人物呀。

戴望春:瑞贝卡,快请秦天良,过来和李向阳叙旧。

50多岁的上校:首长,这个旧改日再叙也不迟。我今天来是要事相商。

戴望春:有什么事,尽管指教。

50多岁的上校:实不相瞒,我要谈的是六指邦迪。死老鼠在哪里出现都恶心人。他现在到我们这里来喽。我们知道首长也在找他要你们的人。他在这里很不安分守己。最近他一直收罗散落在这里的六七十年代那些残兵败将,企图破坏我们特区的和平建设事业。

戴望春:这个我听说过,他们当年招募雇佣军,许诺每人每天给1 美元的报酬。三十多年过去了,他们大概拖欠了人间28年的工资。

50多岁的上校:是哩,是哩。正是这个原因,那些老瓜儿(老傻瓜)才不愿意解散么。他们说要解散,也要结清工资噻。但是六指邦迪不知道从哪里搞到不少钞票,每人补发了2000美元,那些老瓜儿又蹦跶起来喽。

戴望春:说吧,我们能做些什么?

50多岁的上校:我们这里的和平建设来之不易。希望首长,不要采取过激的行动和他们对抗,尤其不能使用武器。我们特区政府会用较为温和的段帮你们要回你们的人,同时也解决好六指邦迪给我们带来的麻烦。

戴望春:好吧,我答应你。

场景五双丰收

南亚邻国的翡翠市场内。货物林良满目。翡翠原料出售,俗称赌石头,场面异常火爆。人们纷纷在押注各种料石,希望自己一朝暴富。

崔二臣在赌石头人群里出入参与,而且小有收获,兴奋得眉飞色舞。

秦天良、白玉柱了悄悄跟踪崔二臣。

戴望春、李向阳、多吉、瑞贝卡也在翡翠市场闲逛。

戴望春:李先生。税收协议已经签好了。我们马上就回国了。你带着我们转转,堪忧设么特产好带的。

李向阳:要的,要的。来我们这里不带翡翠,等于没来。那边有人赌石头,首长有没有兴趣试一下运气?反正现在我们两国的边境贸易的全部税收已经通过协议全免了。

戴望春:好,好,瑞贝卡,走,咱们也去赌一把。

他们来到一个摊主前。

瑞贝卡付了5000块钱人民币挑中的一块拳头大的料石,被切料师傅切开。漏出一块鸡蛋大的翡翠。

摊主仔细看了看,报价:女士,你真有福气。这块翡翠值五十万。

瑞贝卡高兴地蹦起来,挨个亲身边的人。

戴望春拿出20000 块钱抱起一块西瓜大的料石。让被切料师傅切切。

不大会戴望春选中的石料也被切开。

摊主也仔细看了看:老板,你没那个女士运气,这是块废料。

戴望春一脸的失望的表情,把石头抱在怀里看了看,然后把石头扔在了多吉的脚边。

多吉用手摸了摸那块废料,又仔细看了看:这不是翡翠,但我看着这块石头怎么看着有的地方像我在家乡吃的牦牛肉。

瑞贝卡:还五花肉呢?戴老板选中的不是翡翠,是肉石。哈哈。你个马屁精。

李向阳:肉石?我们这里从来没出过这种东西呀。你不要开玩笑呀。老板,你听说过肉石么?

摊主扑通跪下了:长官。饶命呀!我亲眼在中国厦门的古里炮台见过肉石,这位老板选中的确实是无价之宝肉石。比我亲眼在中国厦门的古里炮台见过肉石的略小一点。这位女士是行家,我瞒不了的。饶命阿,我就干过这一回蒙人的事。

瑞贝卡贴近戴望春耳语:我也是蒙的。

镜头切回到崔二臣被跟踪的场景。

秦天良迎面走近崔二臣,一记炮拳打在崔二臣胸口上。

崔二臣一个趔趄。

白玉柱从后边伸出双手按住崔二臣耳下的穴位。

崔二臣白眼一翻,摊到在地。

白玉柱和秦天良一左一右把崔二臣架起来,走带一辆大开发发动机的越野汽车前。

黄小虎已经打开车门等在车内了。

崔二臣被推进汽车。秦天良跟进来,车门立即被关上。

黄小虎给崔二臣双手反剪戴上拇指铐。

坐在位置上的张国强开车急驰。

白玉柱拿起加密手机给多吉联络:门康拉索,门康拉索(行动成功)

镜头切换; 多吉放下手机,把戴望春拉到一边耳语:门康拉索。

李向阳:你们做啥子。我都晓得喽。是不是抓到逃跑的鬼儿子喽。

这个市场我们辖区的边界地带,你们又没得动用武器,由你们耍么?

场景六途中生变

一列车车队,两头是五辆解放车,上边坐满了荷枪实弹邻国的政府军。

戴望春和瑞贝卡、多吉,李向阳、秦天良、白玉柱、多吉、黄小虎、张国强、崔二臣坐在中间一辆防弹大轿子车内。

李向阳:首长,六指邦迪可不是省油的灯喽。他决不会心甘情愿地把自己的猎物送给你老哥么。今天特区保安彭司令亲自下令让人护送你们回国,以增添我们两国人民的友谊,以加深我们个人之间的感情。

戴望春:承蒙贵国特区政府的大力支持,我们得以完成使命。今天又派重兵护送,本使团全体人员感激不尽,请转达我们对贵国特区政府及彭司令个人的深厚谢意。

车子被前边的爆炸声阻止了下来。

戴望春: 黄小虎,秦天良,你们陪李上校下去看看。

黄小虎、秦天良:是。

黄小虎、秦天良和李向阳下车。

他们车队遭到了一帮爷爷级武装人员(武装人员年龄在50岁至70岁)的包围,他们使用着破旧不堪的美式武器,穿着打满补丁的美国越战军装。

黄小虎:师傅,你来过这,这是哪路人马?

秦天良:不会是克钦联军吧。都30多年了。

李向阳:就是这帮老瓜儿。他们又被六指邦迪的情报机构收买,出来惹事生非喽。

秦天良从政府军士兵手里夺过一支AK74, 加入了战斗:徒弟,跟我狠狠打这帮混蛋。

黄小虎跑回大轿子:首长,我师傅要玩命。

戴望春:白玉柱,去, 把你师哥拉回来!

白玉柱:首长,这个恐怕不好办。我师哥跟你出国就是想找回当年失散的师姐。我师姐就是被什么克钦联军抓走了。

戴望春:原来是这样。你去告诉他,要是想报私仇,就在这里打个昏天黑地,要是还想着有任务没完成,就立刻回来。

秦天良跑回车上,双手一抱拳:戴局长,我错了。

政府军节节败退,李向阳也受了重伤,被人抬到了大轿子车上。

戴望春:现在情况危急。我命令分散突围。张国强、黄小虎。你们负责也送崔二臣回国,他要不老实,就割了他的脑壳回国。秦天良、白玉柱、负责护送李向阳突围。我、多吉、瑞贝卡负责断后。

人们在政府局士兵全军覆没的为代价,分头成功突围。

场景六劫后惊魂。

三个克钦联军爷爷级的武装人员牵着一只黑狗搜索。

黑狗发现了藏在草丛里的多吉,上去撕咬。

多吉双手护头任凭黑狗撕咬。

藏在草丛里的戴望春和瑞贝卡,不忍看,把头埋进了土里。

黑狗撕咬了一阵,放开了多吉,走了。

黑狗引来了三个爷爷级的武装人员。

瑞贝卡从草丛里一跃而起,扑到一个爷爷级武装人员,跟着一拳把它打蒙。

戴望春也从草丛里跃起,一个连环脚踢翻两个爷爷级的武装人员。

多吉野从地上爬起,扭断了黑狗的脖子。

镜头切换:

黄小虎和张国强押着崔二臣,往外突围。

崔二臣大声呼救。

张国强上去一个耳光,打得崔二臣满口吐血:你丫还高考状元哩,我看当人都不够格。

黄小虎拿出一把卡巴丛林刀:咱不和他废话,看我砍了他脑壳,带回祖国。

崔二臣跪在地上磕三个响头:饶命呀,我不敢了,我不敢了。

镜头切换:

白玉柱背着李向阳在前面跑,李向阳的血滴在地面上,。

秦天良在后边担任掩护。

一队爷爷级的武装人员,跟着他们他们打。

白玉柱:师哥,师哥,咱们这样跑不行。李老兄的血越流越多了。

秦天良按动防弹电脑包上的按钮,一个防弹幕布打开:师弟,别慌,放下他。师哥有办法。

场景七工农兵的反击。

李向阳身上裹着防弹幕布躺在地上,手里拿着戴望春配发的新型防卫通讯系统。

爷爷级的武装人员跟上来,看见李向阳躺在地上,冲他打了一阵乱枪。大多数都打在防弹幕布上,也有几发打在李向阳身边的土地上。

一个爷爷级的武装人员过去揭李向阳身上的防弹幕布。李向阳伸出新型防卫通讯系统。新型防卫通讯系统打出一串袖珍子弹,爷爷级的武装人员被打倒了。

其他武装人员急忙卧倒,秦天良和白玉柱从树上手持AK74对他们进行扫射。

卧倒的武装人员全被射杀。

场景八审问俘虏

戴望春翻动着一堆篝火上烤着的狗肉,左边是三个爷爷级的武装人员被绑在他旁边,右边是瑞贝卡给多吉包扎伤口。

多吉:多亏了我背了你们那两块宝贝石头,要没有他们我的脖子就被咬断了。

戴望春拿出刀子,从火上切下一块狗肉,递给多吉:来吃一块,他咬你,你吃他。

多吉吃了一块嚼了起来:不错,不错。怪不得人说:狗肉滚三滚,神仙坐不稳呢。

瑞贝卡和戴望春,三个爷爷级的武装人员笑起来。

多吉:他们听得懂中国话。

瑞贝卡也切下块狗肉吃起来。

戴望春切下一块狗肉,边吃边说:你们想吃,不想吃?

面露出肯定的表情。

戴望春切下三块狗肉,仍在他们面前。三个爷爷级的武装人员趴在地上,用嘴拱着吃起狗肉来。

戴望春:你们这帮人,让人看着既可恨,又可怜。一大把年纪还

替人扛枪打仗。

爷爷级的武装人员甲:您要是发善心,就放了我们吧。

戴望春:对敌人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你们还没有对我放弃敌意,我怎会放你们。我们只是中国来的财税使团,你们为什么攻击我们?

爷爷级的武装人员乙:这都是邦迪老板让我们干的。

瑞贝卡:又是六指邦迪。

戴望春:六指邦迪和他的情报组织,把你们这些人当尿壶,要用的时候急得不能行,用完了又嫌脏。你们都快给他们卖

了一辈子的命,还不知道么?

爷爷级的武装人员丙:这话不错。我们当年给他们流血卖命,他们一走了之,害得我们在深山老林里藏了三十多年。现在

瑞贝卡:现在他们又用得上你们了。又给你们发美元了。我尻,美元是钱,人民币,港元,不是钱了?你们不如投诚政府,借着新签订的税收互惠协议,做点小生意,多赚点人民币、港元。

场景九:邦迪的梦魇

密林的营地里。

邦迪的手下跑来:头儿,我们已经通过卫星锁定戴望春的位置了。

邦迪:他在哪里?

邦迪的手下: 他,他在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

邦迪:怎么可能?

邦迪的手下:我们的卫星定位系统显示它确实在澳大利亚的悉尼歌剧院。

邦迪:让你他妈的卫星定位系统见鬼去吧!快带人去搜!

镜头切换回篝火旁。

戴望春操作着军用电脑(手机在军用电脑上插着),多吉、瑞贝卡把三个爷爷级武装人员吊在树上。

戴望春:给他们留点吃的,人道还是要讲的。

瑞贝卡;yes.sir!

( 画外音);戴望春: 六指邦迪,你想用卫星找我,澳大利亚悉尼歌剧院见吧!

镜头切换到白玉柱和秦天良、李向阳

白玉柱:师哥,我们必须给李老哥寻个郎中呀!要不然要出事的。

秦天良:师弟,别慌。帮咱们的衣服撕开。里边的夹层是止血带。扣子上咬开了你便有上好的云南白药。*

白玉柱照他说的撕开衣服夹层,咬开衣服的扣子给李向阳包扎。

白玉柱:师哥,戴局长整出来的新装备就是不赖。

秦天良:那还用说。不知道,大家现在都怎么样了。

一阵枪声响起,六指邦迪的手下带人接近了他们。

场景十新的险情

多吉发现了前边的树林里有人活动,戴望春和瑞贝卡隐蔽下来。

戴望春的加密手机响了:弓卡姆桑、弓卡姆桑、(自己人)

随后前边的树林里出现一面绣着貔貅的手帕。

张国强、黄小虎押着崔二臣丛树后转出来,戴望春、瑞贝卡、多吉上去和他们拥抱。

白玉柱随后也出现在大家面前。

张国强:秦大叔,李上校呢?

白玉柱:他们被六指邦迪的人抓走了。我跑来报信。

戴望春:现在我们首先要进行休整检查装备,其次是和特区保安部队取得联系,第三,研究营救方案。

场景十一营救

秦天良、李向阳被悬空吊起。他们下面是块铁板,铁板下是一堆点着的柴火。

六指邦迪:火再烧旺点。我要吃道中国菜,铁板烧鹅。

秦天良:婊子养的邦迪,想祸害我们兄弟。没门!

六指邦迪做个手势,秦天良被扔在铁板上,秦天良挣扎。周围的人大笑。

秦天良放弃了挣扎,双手合十摆成了和尚坐化的姿态:狗日的邦迪,让你看看中国的烈火金刚!

人群中跑出个首领模样的中年妇女,几拳打倒看守,把秦天良拖下铁板,然后拿出一颗手雷,拉住保险环:谁动我师兄,大家一块完蛋!

场景十二转机

张国强一身豹纹迷彩躲开几道岗哨,摸进了关押的李向阳的地牢。

张国强:李上校。秦大叔呢?

李向阳:那个鬼儿子走桃花运了。马上要做压寨夫人了。

张国强:这时候还开什么玩笑?

李向阳:老秦他的小师妹现在是这里的头头噻,他被师妹救起,估计这回已经入了洞房喽。

镜头切换; 戴望春他们在密林里,从手机里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白玉柱: 没想到,我师哥这回因祸得福了。

多吉:这有点麻烦了,政府军的围剿行动已经安排好了。现在还能打

么?

戴望春:瑞贝卡,走,跟着我去跟我喝喜酒。剩下的人看好崔二臣,等我命令。

场景十三神兵天降

戴望春、瑞贝卡爬上克钦联军营地的对面的山峰。打开防弹电脑包取出里边的降落伞。从山峰上跳了下来直奔克钦联军的营地。

克钦联军的哨兵发现了他们,急忙举枪射击。

戴望春、瑞贝卡降落在克钦联军的营地里。

人们把他们包围起来。

戴望春挥手向人群致意:我们是来喝喜酒的。

六指邦迪从人群里走出: 戴局长的消息,好灵通呀。请请,来喝喜酒,有礼物么?

瑞贝卡献上那块价值50万人民币的翡翠料石。

镜头切换到宴会场面。

秦天良和那个中年妇女坐在主位,戴望春,瑞贝卡坐在右边,六指邦迪和他的手下坐在左边。

中年妇女给戴望春、六指邦迪敬酒:戴局长,邦迪先生,我,郭永红,感谢您二位给我和师兄提供了破镜重圆的机会。来,大家干了这一杯。

戴望春:不客气,请允许我借着这杯喜酒给邦迪先生送行。祝他一路平安。

六指邦迪:哈哈,我一定会走的。只要戴局长把我的猎物还给我,我就马上离开。

戴望春:崔二臣是个小爬虫而已,你要就给你。

戴望春打开手机:张国强、把高考状元给我们的邦迪先生送来。

张国强的声音:什么。我没听错吧,把他送给六指邦迪。

戴望春:没错,执行命令。现在把电话给崔二臣,让他和邦迪先生通话。

戴望春把手机递给邦迪的手下。

崔二臣的声音:邦迪先生,是我呀!邦迪先生,请和我讲话。

邦迪的手下结果收集仔细检查了一下,把里边暗藏2.4 毫米自动手枪翻了出来,然后把手机递给邦迪。

邦迪接过手机:哈罗,崔,你好么?

崔二臣的声音:邦迪先生。我很好。

一股电流当即从手机里射出,六指邦迪被打昏了过去。

瑞贝卡一跃而起,拿起那块翡翠料石打在邦迪手下的太阳穴上。邦迪的手下立刻没瘫软在地。瑞贝卡飞速拉下自己的发带,把邦迪的手下绑了起来。

秦天良把郭永红按住, 深情说:师妹,别折腾了,跟我回国过安生日子吧!

郭永红,满脸绯红:嗯!

镜头切换:

张国强就出李向阳,政府军给克钦联军缴械。

场景十四; 垂死挣扎

六指邦迪和他的手下敲开手铐,别开牢门,放倒警卫,夺取枪支跑了出来。

他们跑到一个山谷里的飞机库,打开锈迹斑斑的大索,从里边推出越战时期的“休伊”直升机。

六指邦迪发动直升飞机升空。

突然几架黑鹰直升机在空中拦住了他们。

戴望春和多吉驾驶了一架黑鹰直升飞机上。

戴望春拿起喊话器:邦迪,祝你一路顺风。祝你一路顺风。

邦迪也拿起喊话器:戴望春,别得意。有本事,咱们在天上决斗。

戴望春放下喊话器:多吉,咱们换一下位置。让我和邦迪在天上拼一回刺刀。

多吉:首长,你的飞行记录只有55个小时,能行么?

戴望春:朝鲜战场上的韩得彩的飞行纪录也是不过几十小时,就打下了美国王牌飞行员。前辈能干成的事,我们也一定能干成。

戴望春驾驶的黑鹰直升机和六指邦迪“休伊”直升机在天上展开了一连串的空战。

最后邦迪和戴望春的飞机都着了火。

邦迪和他的手下被弹射座椅了出来。他们的飞机坠毁了。

戴望春在多吉的帮助下进行了紧急迫降。

大结局

中秋佳节,白玉柱农家院里,摆起了螃蟹宴会。那块肉石和翡翠放在十分显眼的位置。

戴望春、栗萍、瑞贝卡、多吉、张国强、黄小虎、秦天良夫妇。白玉柱大吃螃蟹。

(完)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