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我怨忿地坐在床上,拿起电话急拨。

“你好,我找潘乙晶。”我试图冷静下来。

“还没七点啊?要跟我报备什么?”乙晶的声音。

我看着空洞黑暗的窗户,说:“刚刚那个奇怪的老人又来找我了。”

乙晶吃惊地说:“什么?他知道你家在哪啊?你告诉他的?”

我咬着牙说:“谁会告诉他!他大概是跟踪我吧,而且,你猜猜看那老人是怎么样来找我的。”

乙晶迟疑了一会儿,说道:“听你这样说,应该不是敲门或按门铃吧?”

“嗯。”我应道。

“从书包里跳出来?”乙晶的声音很认真。

“……”我无语。

“藏在衣柜里?”乙晶闷闷地说。

“他贴在我房间外的窗户上,两只眼睛死鱼般盯着我。”我叹了口气。

“啊?你房间不是在三楼吗?”乙晶茫然问。

“所以格外恐怖啊!他贴在窗户玻璃上的脸,足够让我做一星期的恶梦。”我恨道。

“后来呢?他摔下去了吗?”乙晶关切地问。

“应该不是,他身手好像非常挢捷,在我报警以后就匆匆逃走了。”我说,不禁又回想起那些叔叔伯伯的鸟脸。

“嗯,希望如此,总比他不小心摔下去好多了。”乙晶说。

“没错,希望如此。但他每次出现都让我浑身不舒服,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说着说着,将今天放学时我突然联想到的恐怖关连告诉乙晶。

乙晶静静地听着,并没有痛斥我胡说八道。

“听你这么说,那个老人好像准备跟你纠缠不清了,说不定对你下什么符咒之类的?还是扎小稻草人对你做法啊?”乙晶认真的推论透过话筒传到我耳朵中,竟令我浑身不自在。

不仅不自在,还打了个冷颤。

“怎么不说话了?我吓到你了喔?”乙晶微感抱歉。

“不……不是。”我缩在床边,身体又起了阵鸡皮疙瘩。

我紧紧抓着话筒,一时之间神智竟有些恍惚。

我为什么要这样紧抓着话筒?

话筒把手上,为什么会有我的手汗?

我,为什么不敢把头抬起来?

答案就在两个地方。

一个答案,就藏在我急速颤抖的心跳中。

另一个答案,就在,我不敢抬头观看的……

窗户。

窗户。

我咬着嘴唇,缓缓地抬起头来,看着黑夜中的玻璃窗户。

一张枯槁的老脸,紧紧地贴着玻璃,两只深沈的眼珠子,正看着我。

正看着我。

“哇……”我本想这么尖叫。

但我没有,我根本没有力气张口大叫。

我能做的,只是紧紧抓着话筒。

我连闭上眼睛,逃开这张挤在玻璃窗上扭曲的脸的勇气,都没有。

“你怎么都不说话?”乙晶狐疑地说。

“我……”我的视线一直无法从老人的脸上移开。

“你身体又不舒服了吗?”乙晶有点醒觉。

“嗯。”我说。老人的眼睛一动也不动。

“也就是说?”乙晶的脑筋动得很快。

“嗯。”我含糊地说。我仿佛看见老人的瞳孔正在急速收缩。

“好可怕!我帮你打电话给警察!”乙晶赶忙挂上电话。

此刻我的脑子已经冷静下来了。

其实,这个老人有什么可怕的呢?

不过就是个老人罢了。

虽然他举止怪异,甚至不停地跟踪我、吓我,但……他不过就是个迟暮之年的老人罢了!

奇怪的是,虽然我的脑子已经可以正常运作,也开始摆脱莫名其妙的恐惧,但我的心跳却从未停止剧烈的颤抖。

是本能吧?

但,我的本能试图在告诉我什么呢?

我应该害怕?

老人又开始在玻璃上哈气。

老人又开始在白雾上写字。

“求我当你师父。”左右颠倒的字。

我窝在床边,摇摇头。

老人一脸茫然,好像不能理解我坚定的态度。

隔着一张三楼阳台上的玻璃,一个痴呆老人,一个心脏快爆破的少年,就这么样对看着。

对峙。

门铃响了。我想,一定是据报赶来的警察。

这次我不会再放过这个老人了。

我死盯着老人,甚至,我还试图挤出友善的微笑。

楼下充满高声交谈的声响,似乎,那些死大人们正在骚动,似乎,他们正在妄自判断一个国中生的人格。

没关系,过不久真相就大白了。

我静静等着敲门的声音,期待着那些死大人惊讶的表情与一连串的道歉。

老人继续死贴着玻璃。

我的心脏继续狂颤。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