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章

不知道是不是气氛的关系,我觉得时间过得好慢,太慢了。

度日如年也许就是这个意思,不过,死大人们为何迟迟不上楼解救我呢?

你猜,最后我等到那些僵化、古板、自以为是、冷漠的大人么?

我注意到楼下的吵杂声逐渐散去。我想,那些警察多半被爸他们请走了。

我知道我再一次被家人放弃。

“扣扣扣!扣扣扣!”

是我期待的敲门声!

我压抑住满腔的喜悦,慢慢地走向门边,以免吓跑了老人。

我打开门,是妈。

“妈,你看!有个奇怪的老人贴在窗户上!吓死我了!”我指着玻璃,这次,老人只是傻傻地看着我,并没有闪电般逃走。

妈一身的烟味与酒气,眼神散乱,她胡乱地塞给我一把千元钞票后,说:“刚刚赢了不少,给你吃红啦,自己去买喜欢的东西还是存起来……”

我抓着妈的手,急切地说:“妈你快看看我的窗户!有人贴在上面!”

妈头歪歪的,随意朝我房里看了看,说:“喔。”接着,妈就歪歪斜斜地走下楼了。

就这样走下楼了。

悲哀的感觉彻底取代了恐惧。我看着房门冷冰冰地带上。

关住我自己,一个人。

我坐在地上,看着唯一陪伴我的老人。

是的,是陪伴。

在我的家人背弃我以后,我的心算是阴暗灰冷了。死了算了。

那老人似乎看出我的悲哀,于是乎,他的眼睛从死鱼眼变成沧桑,变成一个老人该有的眼神。

不知道是不是这样,我原本燥乱狂奔的心脏,不知何时已经平息下来。

老人又开始在玻璃窗上哈气,接着又用手指写着:“别难过”。

我无神地摇摇头。

老人,我,就这样莫名其妙地结束对峙,开始一整夜的默然对视。

一整夜,我都在老人苍泊的瞳孔里渡过。

老人,也这样贴着玻璃,与我同在。

“一整个晚上?”

“或许三分之二,或是四分之三吧,总之,我后来睡着了。”

“闹钟叫醒你的?”

“嗯,醒来时,我的身边还披了张毛毯。”

“喔?”

乙晶托着下巴,不能置信地问,筷子停在卤蛋上。

我看了看阿纶、阿义、小咪,继续说道:“不是我家人披的,是那个老人。”

“你那么确定?他打破玻璃进去?”阿纶吃着小咪带给他的便当。

“可以这么说。”我瞧着乙晶。

“可以这么说?也就是说,他不是打破玻璃进去的?”小咪的观察总是很仔细。

“我的玻璃不是被打破的,而是整块碎成脆片。”我继续说:“非常小的脆片,我醒来时,那些脆片已经收拾好,用日历纸包好放在垃圾桶里。”

“那就是玻璃被打破。”阿义说,一边把卤蛋戳得乱七八糟。

“不是,玻璃被打破的话我一定会醒过来,何况是将强化玻璃打碎。”我想我的表情一定很古怪。

“那个老人是个妖怪?”小咪。

“妖怪个头,要是他是妖怪的话,阿义才打不赢他。”阿纶说。

阿义哼了一声,说:“妖怪我也照打不误。”

乙晶端详着我,说:“你快天亮才睡,睡那么少,怎么上午都没看见你打哈欠还是偷睡啊?”

小咪嘻嘻笑说:“你怎么这么清楚?上课都在看劭渊啊?”

乙晶也许脸红了,但我不敢看她,赶紧说:“对喔,我一整天精神都很好,眼睛甚至没有干干涩涩的感觉,唱国歌也特别大声。”

阿义歪着头说:“好了不起,你该不会中邪了吧!”

阿纶将便当吃个精光,嘴里含着菜饭说:“没事就好,如果真的是那老人把玻璃……嗯,弄碎,进去你房间帮你盖被子,却没杀掉你的话,那他一定对你没恶意才是。”

小咪点点头,说:“嗯,下次他要是继续躲在窗户外面吓你,你就打电话给阿义嘛,叫他帮你赶走他。”

阿义得意地说:“嗯,我很闲。”

我没有回答。

我并不想为难那老人。

也许,是因为在家人背弃我的时刻,那老人及时陪伴着我寂寞心灵的缘故吧。

“下次那老人这样吓你的话,你就打电话给我吧。”乙晶认真地说。

“谢谢。”我笑笑。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