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四章

“后来……”师父一掌劈出,在空中破出一道沈闷的怪响。

“后来你怎么会从明朝活到……西元一九八六年?”我问,深怕师父抓狂。

师父突然愤怒地大吼,长啸不绝,我跟阿义被巨响吓得缩了起来,只见师父一边大吼一边凌空挥拳击掌,强劲的内力在师父狂舞的带动下,破空之声犹如平地骤雷,气劲在房里来回呼啸。

师父从未如此癫狂,我注意到,师父愤怒的眼神,已经逐渐变成红肿的悔恸,泪水穿越时空,从古老的明代,滴落到一九八六年的寂寞。

师父疯了吗?

我不认为。

师父是太伤心。

终于,师父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要不要逃?”阿义缩在棉被里,紧张地用唇语询问我。

师父强作平静地说:“我还没教你剑法吧,渊仔?”

我点点头,于是师父随手拆掉我的木椅,拿着一根椅子脚说道:“剑法若在招式巧妙,乃是二流剑法,剑法若无法,则在于剑劲无匹,天下无敌!”

说着,师父拿着椅子脚,“一剑”远远劈向床边的水泥墙!杀气惊人!

我跟阿义看着墙上多出一道斜斜的裂痕,而师父正拿着椅子脚,远远站在房间的另一头。

我知道。

我知道床边这面墙已经死了。

只需要用指尖用力一触,这面墙随时会被拦腰斩断。

一个房间若是失去两个墙壁,应该不能称作房间。

应该称作“穴”。

阿义傻傻地看着墙上的剑痕,说:“是剑气弄的吗?”

我张大着嘴,看着一脸歉然的师父。

“对不起,我心里不舒坦。”师父歉疚地说,放下椅子脚。

我呆呆地说:“没关系,旧的不去,新的不来。”

师父叹道:“想听我继续说下去?”

阿义不敢作声,我则坚定地说:“想!”我赶紧跑到楼下,从冰箱拿出芬达橘子汽水跟黑松沙士,再回到已经成为“穴”的房里。

我倒了一杯汽水给师父,阿义则脸色苍白地拿起黑松沙士就灌。

“当年……”师父沉重地道出悲哀的往事,说道:“来到黄家村的,不只是两位师叔,还有两位师叔的徒弟,张三师叔的弟子,单人书,以及王二师叔的弟子……”

师父的眼神中闪过我从未见过的怨恨,霎时间,我全身堕入深深的仇恨情绪里。

那是一种比杀气更加深沈的力量。

师父痛苦地念出王二师叔弟子的名字,马克杯中的汽水顿时滚烫沸腾。

“蓝金。”

蓝金,一个师父憎恨了三百年的名字。

一个在多年以后,我亟欲追杀的名字。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