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二章

一九八七年,寒假,师父带我跟阿义来到王功海边,乙晶不安地跟在后面,拿着用铁桶装的姜母茶。

这是乙晶第一次看我们练功,师父特准的。

“师父!今天是除夕啊!”我脱光衣服,在萧瑟的海风中看着乙晶。

“师父我好冷!”阿义的牙齿发颤,也脱光衣服,在死灰色的天空下发抖。

师父大声说道:“阿义你这笨蛋,运内力御寒!”

阿义无辜地叫道:“师父!弟子内力不足!”

我也跟着叫道:“师父!过完年再说吧!这海一年到头都赖在这里,跑不掉的!”

师父用力敲着我跟阿义的头,骂道:“有这么漂亮的姑娘在这里看着,你们好意思退缩?”

我看着滔天大浪拍着海岸,浪花飞激,还是忍不住讨饶:“师父!会死的!”

阿义赶忙附和:“这么大的浪!谁都会被卷走的!百分之百一定死!”

师父一脚一脚将我俩踹向海里,海水都淹到膝盖了。

“会死的!师父!”我叫道,看着岸上一脸恐惧的乙晶。

“我放二十五条毒蛇咬你,你死过了吗!”师父一掌抓着我,一掌抓着阿义,又喊道:“你们两个听着,阿义,你要找到这个铁盒子,才准上岸,不然我一掌送你回老家!”

说完,师父将喜年来蛋卷礼盒往海里随手一掷,落入海中,大约有二十五公尺之远,铁盒里装满石块,一下子就沈入海里。

阿义哭丧着脸,抓着师父,简直就要跪下来了。

师父无情道:“再不快去,铁盒子被浪给卷走了,你照样要捡它回来!”

阿义咬着牙,喊道:“师父!”

师父跟着喊道:“又干嘛?”

阿义大吼一声:“我死了一定做鬼找你!”说完,就慢慢走向海里。

师父在后面提醒道:“气沉双脚长白穴、长黑穴,闭气聚神,一步步慢慢来!不要怕海里的暗流!只要你双脚钉住,冲不走的!”

阿义只剩下头在海面上,仍旧吼道:“反正我死掉一定去找你!”

然后,阿义就沉进海底了。

我看着乙晶在远处猛摇头,又看了看师父,说:“师父,我去救阿义回来!”

师父从怀中拿出一枚生锈的铁球,说:“阿义的铁盒很近,你不必担心,倒是你……”

说着说着,师父将铁球甩将出去,铁球直直飞向无数白浪之中,钻进一片黑蓝。

我傻了眼,说:“那至少有两百公尺啊!”

师父微笑道:“你行的。”

我大叫:“我不行的!”

师父哈哈一笑,说道:“你身上的内功很不错了,行的!”

我几乎快哭了,叫道:“再丢一次,近一点!”

师父拍着我的肩膀,在我耳边轻声道:“嘿!傻小子!我故意丢得远些,好让你在妞儿面前威风一下,你还不快快潜进海里。”

我惨道:“师父,你故意丢得远些?你是说……那个距离对我来说……太远?”

师父笑着说:“虽然远了点,但威风得很啊!”

说着,一掌将我推入海里。

我一滑,脚底吃痛,原来是礁岸下尖锐的岩石立即割伤了我。

我只好大大吸了一口气,沉进海里。

在冬天的海底,还真非得运起内力驱寒不可。

我双眼无法睁开,倒不是怕水,而是滚滚暗潮冲得我无法睁开眼睛。

既然看不见,要找到那枚见鬼的铁球,该从何找起?

我来不及思考这个问题,因为在海底想稳稳地站着,已经是门高深的学问了,海底的暗潮比表面的浪花要巨大、可怕,无止尽地推着我、吸着我,我运起七成内力才能勉强站好,当我要往前推进时,我简直运起了十成十的功力!

在海底行走……真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种恐惧感,也许跟师父当年在地穴中跟蓝金对决时一样可怕吧?我承受着越来越深的压力,极为缓慢地走在海底,一边认真思考三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我是疯子吗?

为什么师父把铁球丢下海,我就要傻傻地走在冰冷的海里,用那么危险的方式练功?这种行径,简直跟师父幻想从三百年前怪异地跳到现代的想法,一样疯狂。话说回来,也许练师父的武功会练到走火入魔,我让二十几只毒蛇一起咬住我的行为,正跟走在海里找铁球一样疯狂。

第二个问题,我在海底都这么辛苦了,阿义呢?

我的内力若是换算起来,大约是二十五条毒蛇的份量,而阿义的内力指数,已经停留在三条毒蛇很久了,我如此奋力才得以往前,阿义一定闷坏了吧?我跟阿义在前来王功的公车上,测试过两人憋气的时间,我是二十三分钟,阿义则是七分钟,唉,还好阿义的喜年来蛋卷礼盒丢得不远,要是阿义撑不住,也会游上水面喘口气吧。

第三个问题,我有能力找到铁球吗?

师父让毒蛇咬住我,让我逼毒练功,虽然过程惊心动魄,但师父总是暗中照看着我……那这次……我也应该能安全地找到铁球吧?师父也许正在后面默默走着,暗中照料我跟阿义,我们的小命应该是安全妥当的。

所以,我要赶紧找出发现铁球的方法,以免辜负师父的期待。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