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四章

这真是一场糟糕透顶的年夜饭。

我跟师父身上的臭味熏扰着客厅,而我自顾自地夹菜给师父,两人默默吃着饭,但餐桌上的人个个皱起眉头,妈忍不住开口:“渊仔,你带老师去洗个澡,再回来吃饭吧?”

我看了看师父,师父红着脸点点头,于是我站了起来,想带师父先洗个澡。

“好臭。”王伯伯笑着说。

我的脚步停了下来。

我斜眼看着王伯伯的肥脸,他被我看得浑身不自在,打个哈哈说:“听说渊仔最近成绩不大好,嘿嘿,还请老师多多教导教导渊仔。”

我锐利的眼神瞄到王伯伯的脏手,正放在妈的大腿上。

我看了师父一眼,便径自走到王伯伯身旁。

王伯伯嘻皮笑脸道:“渊仔,这么快就跟王伯伯讨红包啦?”说着说着,王伯伯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亲切地揉着我。

“王伯伯。”我冷冷地看着这头肥猪。

“好乖。”王伯伯笑眯眯地说。

“去死。”

“啊?”

我抓住王伯伯的手,轻轻一扭,没有什么狗屁“喀擦”声,王伯伯的猪手立即脱臼。

“啊……啊……”王伯伯满脸大汗,惊慌地嚷着。

我拿起桌上的半温半热的火锅,慢慢地淋在王伯伯的头上,王伯伯手痛得不敢乱动,又被我淋上鲜浓的火锅汤。

客厅的人全都吃惊看过来,张阿姨的筷子跌在地上。

“再让我看到一次,你的手就像这面墙一样。”我瞪着脸如金纸的王伯伯,放下火锅,走向挂着假画的墙壁,一掌横劈出去,墙壁闷声崩开一块缺,岩沙弥漫。

所有亲戚都傻了眼,连妈也张大嘴巴,我不理会大家询问的眼神,拉着神色自若的师父到厨房拿了四样菜,上楼吃饭,也不洗澡了。

我跟师父坐在地上,拿起菜就吃,除了王伯伯的哭声外,我没听见楼下有任何声响。

“对不起。”我嘴巴里都是菜,不敢看着师父的眼睛。

“不。你有你自己的决断。”师父狼吞虎咽着,看着我继续说道:“你有你自己一套正义,我相信自己的徒弟。”

我感激地说:“师父,谢谢你。”

师父摇摇头,抓了把长年菜塞进嘴里,说:“我才要谢谢你这小子,请我到你家吃顿年夜饭。”

我看着师父,想到师父落寞的一生。

姑且不论师父错乱自编自导的武侠往事,师父在这世界上,应该有亲人吧?要不,就算师父是渡海来台的老兵,也该有朋友照应吧?

“师父,你……你在这西元一九八七年,有亲人吗?”我问,鸡腿好吃。

师父点点头,旋即又摇摇头,说:“我也搞不太清楚。”

我又问道:“搞不清楚?师父后来还有结婚吗?”

师父摇摇头,说:“没啊!我念念不忘花猫儿,怎么可能跟别人结婚哩?倒是有个自称我女儿的女人,占去了我员林的窝,害我不想回去,唉,这怪事就别提了。”

我感到有些好笑,又有点苍凉,一个武功奇高的老人,竟被自己的女儿赶出家门,有家归不得,师父只好夜夜睡在八卦山的树上,偶而教功夫教得太晚,才待在“穴”跟我窝着睡。

我看着苍老的师父,想着这几个月来,师父教我练气击掌的种种,师父的后半生混沌潦倒,疯疯傻傻,他对正义的希望与执着,全寄托在我跟阿义的身上……

“打电话叫阿义来吧!”师父说道。

“今晚也要练功?”我问,拿起话筒。

师父点点头,于是我拨给了正在殴打亲戚小孩的阿义,叫他过来练功。

半小时后,阿义从楼下爬上了“穴”。

“给你们的。”师父从背袋里拿出两个陈旧的红包袋,递给了我跟阿义。

师父的笑容挤开了脸上的皱纹,说:“以后要好好练功啊!”

我跟阿义紧紧握着红包袋,我的心里澎湃着一股想号啕大哭的冲动。

“师父,你真够义气。”阿义笑着收下,又说:“弟子一定会好好练拳,消灭武林败类!”

我也说:“师父,虽然你老是不肯把故事说完,不过我知道蓝金还没死,对不对?你放心!总有一天我跟阿义会杀了他!”

师父的神色大为激动,搂着我们说道:“好!总有一天挂了他!”

那年师父给我的红包袋,里面装着两张绿色的一百块钱。

那个红包袋,现在一直一直都放在上衣口袋里,陪我踏上一段不能回头的路,一直温暖着我的胸膛。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