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四十一章

纸飞机撞上石狮子,摔在地上。

“你好?”挺标准的中文。

金发少年的笑容,在夕阳的金黄下更显灿烂。

乙晶用手肘轻轻撞了我一下,我只好看着那金发少年,不好意思地说:“你好。”

金发少年好奇地打量着我跟乙晶,友善地说:“学生情侣?”

乙晶忙摇手,我却瞧那外国少年中文说得挺溜的,忍不住说:“你国语说得很好耶!”

金发少年大方地说:“谢谢,我很喜欢亚洲文化。”说着,金发少年拿着快吃完的烤鱿鱼,一边笑着走向我们。

真是令人窘迫的时刻。我并不喜欢跟陌生人相处。

乙晶知道我的个性,于是拉起我,向那金发少年说:“我们要去补习了,先走啰!祝你在台湾玩得愉快!”

那金发少年点点头,笑说:“一定会的。台湾学生真是忙碌。”

我牵着乙晶走下大佛前的石阶,回头向金发少年礼貌地说:“再见。”

金发少年咬着烤鱿鱼,笑眯眯说:“一定会的。”

一定会的。

这老外用的道别语真是奇怪。

毕竟是老外。

“你们要怎样练轻功啊?”乙晶拿着珍珠板做的玩具飞机,好奇地问。

“不知道,师父一向出人意料。”我开玩笑说:“怎样练都好,不要一股脑把我跟阿义从高楼大厦上推下,那样太速成了点。”

乙晶哈哈大笑,说:“说不定要你们背着大水桶,在楼梯间一直青蛙跳。”

我摇摇头,说:“我跟阿义在海底走来走去,已经练出你想象不到的腿力跟耐力,就算是背砖块也难不倒我们,所以这次师父想出来的点子一定很恐怖,你想想,哪有师父拿毒蛇咬自己徒弟,用来练内力跟掌力的?”

乙晶瞧瞧巷子里并没有人,小声说:“趁没有人看到,让我看看你的腿力有多厉害好不好?”

我见四下无人,于是挑了电线杆下的半块砖头,轻轻一脚踩碎。

乙晶看得两眼发直,我却说:“其实砖头本来就不够硬,我不必运内力就可以踩碎了,不过大石头就太硬了,我没法子。”

乙晶一脸困惑,说:“你不觉得奇怪吗?”

我楞了一下,说:“什么奇怪?”

乙晶认真地看着我,说:“你的武功为什么会这么强?”

我呆呆地说:“为什么?好奇怪的问题,我这几个月可都是非常努力在练功的,怎么不会变强?”

乙晶还是很疑惑,说:“我知道你练功练得辛苦啊,可是,才短短几个月,你就可以用手打破墙壁,还可以在海底闭气走路,用内力逼出毒血,你不觉得你进步太快了?”

的确。

的确是有那么一点奇怪。

我看过电视上的气功表演,那是一个叫“强棒出击”的节目,那天请来一个满脸皱纹的国术气功大师,听主持人说,他可是国宝级的武术家,当天,他用内力使得锅子里的水上升了几度,也表演了一掌碎掉好几块砖头。

但。

我能在几分钟之内,就用内力煮沸一锅汤。

我没试过以掌碎砖,但我确定一掌掌轰掉整片墙壁的功力,远在碎砖之上。

但。

我才练了几个月的功夫。

阿义也是。虽然他蛮不济的。

“因为我是武术天才。”

我说,看着乙晶的大眼睛。

没错,我是天生就能感应杀气的天才,千万中选一的。

乙晶认真地看着我,说:“那你会变成大侠吗?”

我点点头,说:“会。也许,我是天生注定的大侠命,所以我才具有这方面的天分。”

但,我一说完,我立刻想到师父的死仇,震铄武林的超级天才,蓝金。

拥有习武的上佳天分,却没有行武的侠骨仁风的坏蛋。

也是因为这个坏蛋,中断了江湖中的武功传承,使得真正厉害的民族绝技几乎失传;八国联军会这样欺负我们,逼我们签下什么不平等条约,最大的原因其实是失去超级武功的中华民族,当然敌不过洋人的船坚炮利!也害得号称国宝级的武学大师,只能上上电视节目,表演用内力使温度计变化、敲敲几块砖头。

真正流传下来的无双神技,只能借着三百年的漫长假死,最后才从黄沙里爬出来,重见天日。

偏偏师父又强调习武之人,千万要有真正的行武之心,真正该出手时才能出手,对于表演这类的事,师父从未想过。至于我,当然也赞同师父的观念,但,这样带着一身武功,走在空洞流水的人群中,终究,终究有些落寞。

大侠总是落寞的。

乙晶的手突然紧紧地牵着我。

“有个大侠在旁边,真好。”乙晶的手好紧好紧。

“谢谢。”我感到有种比内力还汹涌的东西,从乙晶的小手中传了过来。

“干嘛谢?”乙晶露出古怪的表情。

“不知道。”我的表情一定也很奇怪。

能保护乙晶,我一个国中生就算只当乙晶的专属大侠,也十足开心了。

“嘿!看看你能不能追到它!”乙晶笑着,射出手中的珍珠板飞机。

珍珠板飞机滑向天空,我放开乙晶的手,正要追出时,我却无法动弹。

杀气!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