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五十九章

面对一个杀人者,会是怎样的心情?

也许是厌恶,或带点害怕吧。

但,若杀人者是自己的心上人时,那种感觉绝非三言两语可以形容的。

特别是,那个杀人者还打算继续累犯时,那种感觉就更加复杂了。

乙晶现在的心情,就很复杂。

“你才国三。”乙晶忧愁地说。

“你也是师父的徒弟,你知道的。”我低着头。

乙晶跟我,就坐在篮球架下,看着阿纶、阿义等人打篮球。

阿义只要一拿到球,就卯起来灌篮,从下场到现在已经灌了十七次篮了。

“可是你才国三。”乙晶重复地说着,身上的气充满了矛盾的味道。

“大侠没有分年龄,你也是师父的徒弟,你知道的。”我说。

“杀人是什么样感觉?”乙晶叹了口气,又说:“其实我根本不想知道,无奈,杀人的人是你,不是别人。”

我抓紧乙晶的手,说:“没有人有权力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

乙晶盯着我的眼睛,说:“既然你这么想,为什么还杀人?你心里应该知道,无论如何,这个世界跟师父的武侠世界已经很不同很不同了!”

我继续说道:“就因为没有人有权力决定另一个人的生死,所以随意断人生死的坏蛋,就不能让他继续留在世界上。”

乙晶的手抓痛了我,说:“我知道那种人很坏,我也知道以暴制暴有时候是情非得已的,但有必要杀人吗?”

我点点头,说:“有必要。”

乙晶有些生气,说:“那不也一样在断人生死?”

我摇摇头,说:“不一样,坏蛋的生死是自己断的,只是由大侠来动手。”

乙晶气呼呼地说:“你杀了人,不就跟那些坏蛋一样?”

跟那些坏蛋一样?

我笑了。

乙晶楞了一下,然后也笑了。

乙晶知道,一个杀了人的大侠,还能这样悠然跟自己心爱的人坐在一起,这个大侠心中,至少是自认坦坦荡荡的。

也至少,还笑得出来。

阿义赏了一个高个子火锅,随即又灌了篮,嘘声四起。

乙晶幽幽地说:“其实,我最怕你心底不舒坦。”

我懂,我也怕自己的坦坦荡荡是强装出来的。

但我深知,只要乙晶在我身边,我就不会是杀人魔王,而是大侠,总是笑嘻嘻的大侠。

“但我也怕你开心。”乙晶低着头。

这句话,模模糊糊的,我心中却揪了一下。

“睡觉前难免会想东想西,只有那时候才会有点闷。”我说,看着乙晶乌溜溜的头发。

“那怎么办?”乙晶说。

“以后会习惯的吧。”我说。

“杀人的事,还是不要习惯的好。”乙晶若有所思。

“我是说杀人后的心情调适,总会慢慢习惯过来。”我解释。

“那样更不好。虽然你觉得坦坦荡荡比较没有负担,但,”乙晶认真地看着我,说:“杀了人,还是难过一下比较好。”

我若有所悟,说:“我有点懂你的意思了。”

“杀人的事,以后还是要让我知道,虽然我说不定还是会生气,但你就是要让我知道。”乙晶坚定地说。

“我知道。”我当然知道。

夕阳越沉越低,篮球场上依旧持续着没品的清一色灌篮打法。

突然,阿义不留情地抄截了阿纶的球,虽然阿纶是阿义的队友。

“等一下一起练点剑法再回家好不好?”我说,这真是奇怪的约会方式。

“不行啦,你不想继续升学,我可一样,我妈帮我找了新的家教老师,今天第一次上课,七点。你要不要一起听?剑法等课上完再一起练吧。”乙晶看了看表。

“喔,没兴趣。”我说:“大侠不用念书。”

乙晶笑着说:“今天上的是英文,大侠要杀外国坏人,就要懂英文。”

我哼了一声,说:“大侠杀洋鬼子,希哩呼噜就杀光光了,要懂什么英文?”

乙晶一脸哀怨,说:“男大侠不关心女大侠的未来。”

乙晶对外文极有兴趣,将来想念南部的文藻语专,至于更远的未来,乙晶就没有头绪了,或许,当一个很聪明又高学历的女侠也说不定。

如果乙晶去念文藻,我们简陋却勇冠全球的凌霄派,也会移阵到风光明媚的南部,到那里行侠仗义。

我背起书包,说:“你去上你的课吧,那样也好,我想再去员林一趟。”

乙晶也背起书包,说:“为什么还要再去一次?”

我皱着眉头,说:“我想知道师父到底是谁、到底出了什么事等等,我想帮助师父。”

乙晶说:“应该的,不像某人只会欺负弱小灌篮。”

阿义没有听见,只顾着抄截跳来跳去的球,不论球在谁的手里。

于是,我送乙晶下山后,就跳上公车,在暮色中往员林前进。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