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二章

师父停了下来。

我也停了下来。

因为杀气不见了。

杀气本是气,要迅速无端端消失在空气之中,只有两种可能。

第一,是释放杀气的人死了。

第二,是杀气超绝地急速隐匿。

第一点是不可能的,而第二点,更显示出杀气主人的鬼影无踪。

师父站在已经打烊的服饰店的招牌上,眼睛盯着前方的深黑小巷。

我站在电线杆上,双脚在发抖。

坦白说,我的武功已经挺不错了,但我仍然无法控制双脚的悲鸣。

因为我感觉到一双藏在黑暗中的手,正机械式地向我们招手。

刚刚的杀气,只是打招呼的一种方式。

或说是一种招魂的仪式。

这跟冲杀在黑道枪火间的恐惧感,是截然二秩的。

“师父?”我怯怯地说:“你瞧那团杀气走了吗?”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师父的眼睛依旧盯着那条暗巷。

“那是好人还是坏人?有可能是好人吗?”我问,手中的铁尺轻颤。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师父的嘴角有些笑意。

“那该怎么办?”我问,这问题简直乱七八糟。

“别跟我说你不知道。”师父终于笑了,又说:“你今晚话特别多。”

“没,那就进去吧。”我咬着牙。

“你进去,一分钟后师父就跟在你后面。”师父将铁尺收在腰上。

什么?一分钟?

“别开玩笑。”我有点发冷,说:“弟子学有未逮,不克前往赴义。”

师父认真说道:“这年头高手不易觅得,只是跟枪林弹雨决斗的话,武学终究会没落的,你想变成在每个时代都适任的大侠,就要勇于跟危险缠斗。”

我更认真地说:“真的不要。”

师父的眼睛发出光芒,说:“要学会战胜恐惧,而不只是柿子挑软的吃。”

我的眼睛发出更璀璨的光芒,说:“我发誓以后吃柿子时,一定挑最硬的吃,但不要想叫我一个人进去,你明明知道我还不够资格进去。”

师父大笑:“只是找适合自己程度的敌人打斗,怎么可能当大侠呢?在江湖上打斗讲的是搏命,又不是比赛。”

这道理我当然很懂,但实践起来不只需要勇气,还需要不要命。

但我要命。

师父坐了下来,说:“况且,搏命之际讲的不是势均力敌,而是身心俱技。你要相信正义之心,仁者无敌,并不是句口号。”

我也坐了下来,说:“仁者无敌,皆大欢喜,世界和平,鼓手称庆。”

我看师父一脸苦笑,只好又说:“师父,说什么我都不会一个人进去的,国文老师说得很好,上阵父子兵,打虎亲兄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师父,咱俩一块进去冲杀冲杀。”

师父有些诧异地看着我,说:“两年前你还是说话结结巴巴的老实头,现在怎么油腔滑调起来?”

此时,杀气斗盛,从巷子深处激然撞出,厉厉作响。

师父抽出腰间铁尺,站了起来,说:“人家在催我们了,要一起走,便一起走吧。”

我也站了起来,深深吸了一口气。

师徒两人跳在清冷的街上,慢慢地、非常缓慢地踏进死神掌里的暗巷。

慢慢地。

慢慢地。

慢慢地。

装馊水的塑胶桶、发呆的猫、发臭的便当、正在滚动的米酒瓶。

还有一个坐在圆圆东西上面的流浪汉。

流浪汉没有头。

不过他有张很像头的椅子。

“邪恶。”我暗暗怒道。

这下子,真的是敌非友了。

“沉住气。”师父缓缓说道,铁尺指着地上,这是师父的剑式。

我收敛心神,铁尺反抓在胸前,这是名震天下的“乙晶剑法”的剑诀。

“有东西!”我心想,一件物事从天摔下,我们迅速往旁边一闪。

“碰!”

一个尸体摔在我们面前。

尸体没有爆榨出什么血,因为尸体的血已经流干了……尸体身上都是刀伤,刀刀痛苦却绝不致命。

这样的手法,不,应该说,这样凶残的兽性,只有一个人做得出来。

“在楼上。”师父冷冷地说,看着尸体被抛下来的窗口。

窗口打开着,里面透着昏黄色的微光,漾着异样的血腥味。

那一户人家,该不会被屠灭了吧?

昏黄的灯光中,挥着黑色的手影,然后,一道黑影又摔出窗口。

“碰!”

是个小孩。

小孩的骨头根根刺出皮肤,显然被“蓝金”使用重手,折尽虐杀。

我不再感到害怕。

我只觉得自己怒火奔腾,快着魔了。

“有些不对劲。”师父突然开口。

“嗯?”我应道,铁尺炙烫。

此时,窗口边的手影再度扬起,又丢下一条尸体。

“碰!”

尸体重重摔在我们面前,这条尸体……没有眼睛……

“小心!”

尸体弹起,袖中弹出寒光!

此时,一道凌厉的杀气从天骤降,两方夹击!

杀手有两个!

乙晶剑法,初遇强敌!

假尸的剑平稳而单纯、单纯而直接……直接刺向我的喉咙。

我的脑袋一面空白,但我的身体却一点也不空白。

铁尺骤然弹出,身子轻轻往旁半步,闪过致命一剑之际,弹出的铁尺居然削下假尸的手腕。

正当我骇然不已时,我的身体突然溜滴滴往前一倾,一掌惊天霹雳地击在尸体身上,但假尸悍然如山,不为所动,霎时我的身体陡然往后一跌,胸口沈闷欲昏。

假尸的手不知何时印在我的胸口,震得我五内翻腾,手脚冰凉。

而师父呢?

师父手中的铁尺不见了,站在我身旁。

他的铁尺钉在另一个杀手的“飞龙穴”上,那可是人体十大好穴之一。

那个杀手捧着铁尺,坐倒在馊水桶旁,脸上也是两个黑色大窟窿。

“你是谁?”师父看着站着的假尸。

假尸生硬地说:“蓝金。”

师父摇摇头,说:“不可能,刚刚被我杀的家伙,武功都比你高。”

假尸举起左手,那只没被我削断的手,手掌微微震动。

师父冷冷地说:“况且,蓝金不会扮尸体,不会耍计谋,他只是个行尸走肉的恶魔。”

假尸突然大叫“啊……”,往前冲出,师父杀气大盛,双掌往前一轰,无招无式,无巧无妙,纯粹的刚猛无匹!

假尸“筐琅”一声巨响,脊椎骨像橡皮筋般往后弹出,胸前肋骨顿时射向四方。

假尸变成真尸,上半身一块块粘在巷壁上,下半身则呆呆站着。

“没事吧。”师父蹲下来,搭着我的脉。

“想哭。”我虚弱地说。

“好险刚刚没让你一个人进来。”师父深深吐了一口气,背起了我。

“你也知道?”我勉强笑着,然后就在师父的背上睡着了。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