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三章

“我会不会死?”

这是我睁开眼睛时,第一句话。

“会。”师父断然说道。

“好倒楣。”我又闭上眼睛。

“但不是现在。”师父笑着,然后,我的身体缓和了起来。

凌霄派关于内伤的疗伤法门,就是卯起来传送内力,然后强健筋脉。

真是太随便了。

幸好我的内功扎实,加上那假尸先被我劈了一掌,要不,我的肋骨稳断的干干净净,像虾味先一样酥脆,散在地上。

我在师父彻夜输功的治疗下,第二天早上,居然便无啥大碍,我搭上书包后,便撇下不断打哈欠的师父,上学去。

一路上,我很认真地在思考:为什么有那么多个自称“蓝金”的无眼人?

武功奇高这问题就先搁着,但为什么通通都要自称蓝金?

既然自称蓝金,为什么要把眼窝掏空?

天底下就只有一个蓝金,这是当然的。

但为什么一群武林高手要群起效之?甚至要把眼窝掏空?

难道是不愿意让人看见他们并没有蓝色的眼珠子,便索性将眼珠子挖掉?

况且,为什么会有一群超级高手要模仿蓝金?

这样一想,我的手掌登时盗出冷汗。

或许,真正的蓝金并未被师父杀过?师父杀的四个“蓝金”里,并没有真正的蓝金?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蓝金究竟在玩什么把戏?耍弄师父?但从师父对蓝金的描述中可以清楚知道,蓝金是一头凶暴的杀人鬼,并不热衷于伎俩的运用。

不过,这一切都非常不对劲。

不对劲的地方,不在于蓝金是不是幕后的黑手,而是,师父到底是谁?这才是一切的关键!

师父口中的蓝金,是同他一起跨越三百年时空障碍的魔物,但,师父自己可曾真跨越三百年?

师父真的是从三百年前沉睡到1974年,也就是十四年前吗?

如果师父只是一个爱幻想的现代武林高手,那么蓝金究竟是谁?

如果师父只是一个爱幻想的现代武林高手,那么师父的武功从何而来?

既然那么多个蓝金武功都高来高去的,他们的武功又是从哪里来的?

不知不觉,我的心情非常黯淡,这种被秘密压迫的感觉,比起“某一天,我们这些好人要面对可怕的坏人”这种恐惧感跟使命感,要仿徨、无奈得多。

面对秘密,尤其是师父的秘密,那种无力感使我一路叹气连连。

我是大侠,不是侦探!

一进教室,我坐在位子上,因为没开始早自习,于是我一边吃着蛋饼,一边跟后座的乙晶聊起昨晚的两件大事:第一件,师父女儿告诉我的零零碎碎,第二件,当然是暗巷死斗的劫后余生。

当然,阿义也拉个张椅子,一边啃着饭团,一边大叹错失死斗的机会,一边庆幸我没邀他去员林做无聊的探索之旅。

但乙晶听着,却没有多大的反应,只是眯着眼睛看着我。

“怎么了?”我说,我有些气馁,毕竟我期待着乙晶问我身体有没有好一点之类的话。

“没什么,只是有点近视的样子。”乙晶说着,然后继续看她的英文单字本。

“我的胸口还有点痛。”我说,此刻,我突然闻到一股淡淡的香气。

“乙晶,妳……妳擦了香水?”我奇道,毕竟乙晶从没擦过香水,况且,当时的国中生要是擦香水上课,可是件不得了的大事。

“嗯。”乙晶笑着:“香吗?”

我点点头,硬着头皮又问:“你在生什么气?还是没有生气?”

乙晶轻蹙眉头,说:“为什么要生气?”

我只好说:“毕竟昨晚我跟师父又杀了两个坏人。”

乙晶点点头,说:“杀人?那样不好。”

我点点头,悻悻然地转了过去,因为乙晶的表情实在冷淡。

她一定非常生气……

可是有什么法子?那两个可是杀人高手啊!

就这样,乙晶跟我足足冷战了一天,大部分的时间里,我都趴在桌上睡觉练功,而乙晶连下课都在背英文单字,不来睬我。

甚至放学时,乙晶也收拾好书包,一个人默默地走在我前面,直到我送她回到她家的巷口,她都没有回头看我一眼,更没说过一句话。

好惨。

我简直想一掌轰掉自己的头。

“谢谢你。”乙晶站在门口,终于转身跟我说话了。

“啊?”我有些错愕,但还是很高兴。

“我家到了,谢谢你送我回家。”乙晶微笑着。

“……不客气。”我摸着头,又说:“吃完晚餐后,我教你基础的轻功好不好?很好玩的。”

“轻功?”乙晶眯着眼,楞了一下,又说:“我等一下有家教课,再见。”

我呆在门口,看着乙晶关上房门。

乙晶还是在生我的气!

我叹了一口气,看着自己的影子发愁。

不知道这样装忧郁装了多久,也许,我期待乙晶可以从窗户看到我这张苦脸吧。

“怎么了?”一个清朗的声音。

地上的影子多了一个。

我转头,看见一个高大的外国金发青年,拿着几本书,穿着鹅黄色的衬衫、刷白牛仔裤,站在我身后。

我认得他!

是两年前,那个好狗运躲过我“纸飞机特攻”的鱿鱼小子!

这鱿鱼小子又长高了不少!外国人的DNA 是怎么一回事!

“我认得你。”那金发青年微笑道,说:“你是乙晶的朋友。”

“男朋友。”我恙恙地说。

黄昏的阳光撒在我俩中间,他高大英挺的身子,伸出了友谊的手。

“幸会幸会,你我真是有缘人,我现在是乙晶的英文家教。”金发青年亲切地握住我的手,说:“没请教贵姓大名?”

这鱿鱼小子居然当了乙晶的家教!我顿时大受打击!

说不定乙晶根本没生我气,而是被这洋鬼子迷了心窍!今天还擦什么鬼香水!才教一晚就变了个人似的!

“颜劭渊。”我勉强挤出笑容,说:“你中文说得好棒!”

“我叫HydraSmith,”金发青年的笑无比灿烂,说:“很高兴又遇见你。”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