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六十五章

“跳!跳!跳!跳!跳!跳!跳!”

三个小身影,背着巨大的身影,在树上飞跃着。

阿义的背上绑着半块水泥柱。

我的背上用铁链绑着两块水泥柱。

师父的背上,用极粗的铁链重重绑上一条大铅块。

从工厂偷来的大铅块。

八卦山的初晨,浇灌百树的不是露水,而是凌霄派的汗水。

“乙晶……小师妹……放学会不……会来看我们练功……啊?”阿义上气接不着下气,在蜂群的追赶下喘着。

是的,蜂窝是练习轻功的地雷,怕被咬就不要学轻功。

“……”我实在心烦。

“会……还是……还是不会?啊!干你娘!”阿义的屁股已经插上几只勇敢的虎头蜂。

“不会吧!”我大叫,脚下一缓,蜂群随即逼近。

“吵架啦?师父给你们调停调停!”师父的汗水浸透了衣服,被上的巨大铅块几乎扯断了厚重的铁链。

“不要跟我说话!我要专心练功!”我说,心情又往下沉了不少。

“傍晚找你的花猫儿一起吃火锅吧!”师父笑道:“凌霄派要和和睦睦的。”

“我们没吵架!”我说,心想:要是只是吵架的话,那还算是幸运的了。

我害怕的是,乙晶正被那金发帅哥迷得团团转。

跳了一个早上后,师父选了块荒山野地,要我跟阿义轮流跟他架招。

“渊仔,记得你前天晚上那一战吗?”师父说。

“记得,九死一生。”我说。

“你经过严格锻炼的身体,比起你的意念还要迅速得多,所以出招闪电,以无念胜有念。”师父说。

的确是的,要是等我谋定而后动,前天晚上我就死在假尸的突击之下了。

我的身体至今,还强烈记得那瞬间弹出的急剑,削断假尸手腕的快劲!

“你出招急如闪电,除了你的身体超越你的意念之外,最重要的是,你瞬间激发的杀气,能在关键时刻大大提高你的武功。”师父微笑:“这点关乎天生资质,在这一点上,我跟阿义是及不上你的。”

阿义摇摇头,说:“师父,你大概有点糊涂。”

我回忆着那晚的血战,说:“所以,现在我们要练习出招于意念之前?”

师父点点头,又摇摇头,说:“阿义的怪剑颇有创地,但出招的速度却慢上你的乙晶剑法七成,需要练习无念胜有念的,是他不是你。”

我有些领悟,又有些迷惑。

师父看着我们两人,说:“功夫的至高境界,是有念胜无念,而非无念胜有念。”

我尝试地说:“要能做到以念运剑、以念行招,才是随心所欲的境界,而不是无意识的攻击防守。”

师父点点头,说:“意念要凌驾在招式之前,招式又要能疾风电转,才能以一敌百,才能在危机之前做出种种判断。”

阿义揉揉眼睛,说:“好深奥,总之我要练习无念胜有念吧?”

师父说:“对,你向师父进招,要有搏命对抗的觉悟喔!”

我问道:“那我呢?”

师父将树枝丢给阿义,说:“你在一旁看着,观想自己的身法与剑速,跟师父对抗的样子!”

阿义叹道:“师兄真是轻松,而我……”说着,阿义突然飞剑刺向师父眉心,大叫:“看我的无念胜有念!”

师父轻松闪过,笑骂:“这叫乱七八糟剑。”

阿义的怪剑在师父的周身穴道前暴起暴落,师父的身法,则鬼魅般贴着阿义身法的破绽滑动,仿佛随时可以取下阿义的性命。

我在一旁观想着自己跟师父身法相迭交错的样子,背上不禁冒出瀑布般的冷汗。

师父真的非常可怕!

师父的剑尖只是指着地上微摆,但师父的身法跟杀意的念向,却使得阿义狂风暴雨般的招式犹如土风舞般可笑,转瞬间已经将阿义杀了七十三次。

以前师父要我跟阿义要自行创建出属于自己的剑招,因为自己创出的剑法,才是真正随心而动的最强剑法,武侠小说中主角跟着破旧秘笈练功,反而是拾人牙慧,是武功的最最下层。

所以,师父从不要我们学他的身法,也极少纠正我们的身法。

因为身法没有什么对错,常常,身法的破绽仅仅是“速度”不够的问题。

师父的身法跟杀意令人目眩神迷,令人寒毛直竖。

我的意念一开始还能跟得上师父的身法,还能以自己的意念跟师父对上一两招,但后来师父使出全力飞转时,我说什么也跟不上师父的影子。

时间慢慢跟着大太阳移动,阿义已经死过上万次了。

我的视觉融入在师父跟阿义的剑影里,突然,我抄起地上的树剑,大叫:“换手!”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