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章

师父躺在床上,将身子蜷进被窝深处。

师父哭得累了,哭得伤透了心。所以,根本不必追问那妇人究竟是不是师父的女儿。

我跟阿义坐在大破洞洞口,双脚在洞外摇摆着。

还有三个晚上,就到了正义与邪恶对决的末日。

只是,这个末日是属于正义的,还是属于邪恶的,就不得而知了。

以前在看电视影集、卡通、警匪电影时,尽管邪恶的势力在剧情过程中不断地打压正义的一方,但我们都清楚明白,最后的胜利永远是属于代表正义出击的英雄们。

马盖仙永远能用身边的零零碎碎突围,将坏蛋绳之以法。

无敌铁金刚永远站在夕阳下,站在废墟与怪兽的残骸上。

蓝波尽管伤上挂满伤口,但他永远记得站起来,用子弹将恶势力打爆。

但,现在呢?

代表正义出击的,是凌霄派掌门人,还有初窥武学最高境界的大弟子、刚刚有点心得的二弟子,至于甜美可爱的三弟子,则窝在恶心养蚕人的怀中。

这次,正义能得胜?

当主角换成是自己时,相信胜利变成一种奢侈。

面对阴招百出的新蓝金,师父能再度险中求胜吗?

或者,挑明着说,我会死吗?

“喂!我会死吗?”阿义说着,摸摸额头上两条个性迥异的眉毛。

“会。”我简洁地说。

“我就知道。”阿义苦笑,看着手掌厚厚的茧。这些茧都是苦练下磨出来的。

“人人都会死,你也会死,但不是这个时候。”我笑着。

安慰别人,比起相信胜利,要容易、也安心得多。

“我们约好,以后一起病死、老死,好不好?”阿义认真地说。

“嗯,总之拖得越长越好,至少也要长过三天。”我点点头。

“我决不会死,因为我还是处男。”阿义坚定地说。

“这是个活着回来的好理由。”我笑说。

“的确是的。要是我这两天去嫖妓,我一定会有死而无憾的龟缩心态,那样的话简直是百死无生。”阿义笑了。

“照你这样说,我简直未赌先输、有去无回。”我落寞地说:“乙晶被她的外国家教泡走了,百分之百被泡走了,我现在出战的话一定非常勇敢。”

“不会吧?乙晶很爱你啊!连路边的野猫野狗都看得出来!”阿义惊呼。

“她躺在那个家教的怀里,还嘻嘻嘻嘻地笑着,那个家教还亲了她一下。”我恨恨道:“这都是我今晚出去找乙晶时偷看到的。”

“你真的很倒楣,出征前竟发生带绿帽的惨事,简直是惨上加惨。”阿义指着自己的眉毛说:“比这个还惨上一百倍!”

我点点头,哀伤地说:“真搞不懂乙晶,怎么一声都不说,就这样移情别恋,好歹我那么爱她,她无论如何都要让我知道才是。”

阿义拍着我的肩,说:“都怪这两周的超级特训,害你没去上学,跟乙晶相处的时间少多了。”

我看着逐渐天明的深蓝夜幕,说:“等到出战前一夜,我再到乙晶面前,做一场惊天动地的演说,看看能不能打动她的心,给我活着回来的力量。”

是的,请给我活着回来的力量。

给我一个无论如何,都要拖着将死之身回来的理由。

请你给我。

“爸,今天一起吃饭好不好?”

我盛好饭,摆好碗筷,走到一堆烟雾跟酒气中,看着正在赏鉴奇石的爸爸。

爸爸惊奇地看着我,好像在打量一件稀世珍宝一样。

毕竟,我已经有一年多没跟他讲过“借过”以外的话。

“好啊,大家一起过去。”爸显得相当开心,那些叔叔伯伯也笑着称赞我。

“我只想跟你和妈一起吃饭。”我的目光诚挚,也很坚定。

爸没有迟疑,转头跟烟雾中的死大人们说:“你们慢慢看,我先陪小鬼吃吨饭啊!”

“谢谢爸。”我说,开心地走到隔壁房间中,轰隆轰隆作响的麻将桌。

妈正在跟一群妖怪洗着麻将排,我走到妈的身边,说:“妈,今天一起吃饭好不好?”

妈吓了一跳,看着我,又看了看四周的妖怪,随即站了起来,笑说:“你们慢慢玩,老娘要陪孩子吃个饭。”

那群妖怪不满道:“三个人怎么打?三缺一啊!”

我趁妈喜孜孜转身出房时,右手抄起两颗麻将,轻轻一捏,两颗麻将顿时碎烂,我瞪着那群妖魔鬼怪,说:“以后我妈打牌输了,我会这样帮你们的鼻子美容。”

妖魔鬼怪遇到钟馗,只有低头假装思考的份。

“想什么?没脑袋要怎么想?”我冷冷道,对于这几个整天找我妈打牌的烂人,我早就想一一除掉了。

“渊仔!快来吃饭啊!”妈热切地叫着。

“来了!”我笑着。

三个人,完完整整的三个人,此刻终于真正坐在一起,吃着热腾腾的晚饭。

虽然场面有些尴尬,但爸跟妈的眼中,都流露出对我的关爱与喜悦。

这才是一个家啊!

爸跟妈不断夹给我的菜,堆得整个饭碗都是菜,我吃着吃着,眼泪忍不住就掉了下来。

“怎么了?”妈心疼地看着我,自己的眼眶却也微红了。

“爸、妈,有件事我一直都想说,我不喜欢家里整天都有一堆客人在。”我擦着眼泪,眼泪却不断涌出,多年来压抑的情绪终于溃堤。

“那……”爸有些发窘,妈却笑着说:“以后妈跟爸会注意的。”

“我想天天都在一起吃饭,就三个人。”我还是在哭:“再加上师父,就是你们一直以为是我学校老师的老先生。”

“好好好,以后我们三个人天天一起吃晚饭。”妈也哭了,爸则傻傻地笑。

“谢谢爸,谢谢妈。”我想笑,却还是在哭。

我不想封住“不哭穴”。

因为,我需要痛哭一场。

因为,我可能只会吃到,三天全家团聚的晚餐。

有些事,有些朋友,有些感情,在人的一生中都是精彩夺目的连场好戏。

但是连场好戏的幕后,是一个家。

永远都是一个家。

这个家放逐了我好几年,我也抛弃了这个家好几年,甚至,我还崩落了房墙,将我心中的家打出一个大洞,这个大洞是眺望远方的,是叛逆的,是同家庭对抗的自我意识。

于是,寒风时常刮进来,大雨时常洒进来,烈日往往烫熟一切。

我拥有的,仅是师父的恩情、阿义的友情、还有不复存在的,跟乙晶之间的爱情。

我一直都缺少一个家。

所幸,在决一死战的前夕,我的家又回来了,或者说,我又回到了家里。

所幸。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