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一章

决战前三天,大家所作的事,其实可以写上好几千字。

阿义这种钢铁好汉,也变得婆婆妈妈的,这三天中不断跟学校的女孩子告白,希望乱枪打鸟,能意外得到一个价值三天时光的恋情。

不过他没有办到。

因为奇异笔的墨水很强悍。

师父最不婆妈了,除了晚上跟我爸妈一起吃饭外,他整天都在外面奔波杀坏人,那三天特种行业风声鹤唳,黑道人人自危,黑金议员纷纷出国避难。

师父是这样说的:“要杀就要快!”

显然,师父对这场最终死斗的态度是相当保守的,这点尤其令我们很紧张。

“师父!会赢吧?”阿义问。

“当然!”师父总是大声说道:“我要替那女人报仇!要替师父报仇!替花猫儿报仇!”

“那为什么赶着把坏蛋杀光?”我问。

“杀坏蛋还需要理由吗?”师父吼道,又冲出去挂了两个黑道头子。

终于,最后一天,晚饭后。

七点半,距离零时零分,只剩四个小时半。

凌霄派,江湖上第一大派,正盘坐在大破洞中,闭目养神。

“记住,打不过就逃!你们是正义的种子,不能就此覆灭。”师父语气坚定,说:“师父有无比的信心,可以在此役诛杀蓝金,但万一有太多的无眼刺客围攻我们的话,凌霄派恐怕……恐怕寡不敌众,这时候就一定要逃跑,留得青山在,柴会烧不完。”

“蓝金应当很自负,怎会使这种下三滥的手段?”我努力这样想着。万一真有五、六个无眼刺客围攻我跟阿义,我跟阿义完全没有生还的可能。

“就怕他转了性。”师父慢慢吐纳,说:“但放心,蓝金跟师父之间的对决,不会超过半柱香,甚至在出手瞬间就会生死力判,一旦师父挂了蓝金,再多个行尸走肉的无眼刺客,也奈何不了师父,你们只需要撑一会儿就行了。”

“说得容易。”阿义看着三人中间的兵器。

两把开山刀、两把生鱼片刀、还有一把从工厂偷出的长条钢片。

长条钢片,自然是师父的兵器,非常刚强,稍具韧性,边缘细薄锋利,在师父的手底下绝对是把好剑。

“渊仔,还有一点时间。”师父微微笑。

“还有一点时间。”阿义附和着。

“那我走了,要等等我,大家一起上八卦山!”我站了起来,将开山刀跟生鱼片刀用厚布包裹着,再用细绳绑在身上。

“替我向晶儿问声好。”师父笑眯眯地从怀中掏出一只绒布盒子,掷向我来。

我接住绒布盒子,问道:“给乙晶的?”

师父哈哈一笑,说:“打开来看看!”

我打开盒子,一只极美的钻戒依偎在盒子中央,闪闪发光!

我心中莫名感动。

“自己看着办吧!听说这是这个时代的定情物。”师父得意地说:“师父去劫恶济贫弄来的,十足真货!”

我笑了笑,说:“那就试试看吧,死马当活马医。”说完,我便跳出了大破洞,兴奋地冲向爱的方向。

“给我一个理由!”我大声说道,身影飞快。

乙晶的窗口,仍然透出橘黄的灯光。

我闭上眼睛,仔细地审查乙晶房间里的动静。

“养蚕的好像不在楼上,好极。”

我心中一喜,轻轻踏上院中的小树,燕起燕落,停在窗户边。

窗户没有了窗帘,于是我大方地推开了窗户,跳了进去。

乙晶呢?我心爱的乙晶呢?

乙晶抱着窗帘,躺在床上鼾睡着。

她发红的俏脸,看得我不忍唤她醒来,而我的手中,却几乎要把钻戒盒捏爆。

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乙晶吗?

还是?

正当我端详着乙晶熟睡的模样时,我的“叮咚穴”突然一窒,我诧异之余,全身果然无法动弹。

我竟被暗算了!但我居然没有发现任何声息或杀气!?

我无法转过头来,但我看到一到高大的黑影将我的影子包住,似曾相似的声音优雅地响起:“渊,终于等到你了。”

那个声音,那个在我背后的声音,是养蚕人Hydra 的声音。

但那个声音,却也是师父的女儿割掉自己的喉咙时,所发出的声音!

我的脊椎骨一阵冰冰凉凉。

“辛苦你了,接下来故事会怎么发展,全看你的啰!”Hydra 抓着我的臂膀,将我面朝向他,再轻轻推着我,让我坐在乙晶旁边。

Hydra 一身雪白的长大衣,典雅地坐在书桌上,他的脸庞苍白却强健,他的笑容依旧迷人,他的眼神依旧蓝光饮动。

他的手指细长洁净,捧住他天使般的脸。

“It'stimetoplaythefinalgame. ”Hydra 嘻嘻笑着,仔细地看着心脏快要无力的我。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