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四章

脑中苦练?

“……”我痴傻地看着Hydra ,不能明白他的意思。

Hydra 看我一脸呆样,忍不住笑说:“你这呆子,你不记得关先生的女儿是怎么死的?”

师父的女儿一边跳着血舞、一边传达着“蓝金”的话,那种妖笑的可怖模样叫我如何忘记?!

“是你!”我惊叫:“你催眠了她!你要她在师父面前自杀!”

催眠的力量竟然如此可怖!不是我原先想象的移魂大法!

Hydra 假装惊喜地说:“真聪明!但这不过是基础中的基础,这种催眠基础只能平时拿来玩玩,上不了大场面。因为它只能摧毁一个人的人生,却无法开展另一个人生,开展人生的催眠,才是艺术!也就是我施加在关老先生身上的奇异力量!”

我的怒气随着底牌翻开的一瞬间,暴涨到的极致。

Hydra 显得十分开心,他托着自己坚挺的下巴,愉快地诉说一段令人不寒而栗的往事。

那一年,1979年,秦皇陵出土后的五年,我来到了台湾,来到这一块将与我的多重人生,展开强烈联系的土地。

我可以感觉得到,这会是一块很有趣的土地,就在我遇见围棋高手关先生后,这种感觉就更确定了。

关老先生给了我一个美妙的灵感,使我与他的之间的游戏,从方城之战,提升为两人人生中的命运对决。

我关怀关老先生内心对人生的不满,于是,我想起了当年在蝉堡中得到的宝贵知识……非常大量的中医原理、以及满柜子的武侠小说。我的中文,也就是在那陈旧的斗柜中学习来的;至于蝉堡是什么样的地方,要是你有幸成为故事的主角,那就是你必须调查的秘密了。

以前我总是利用中医关于穴道、气血循环的知识,为自己的身体做些简单的强化,并不多去钻研,因为在我初步的研究里,中医虽然能与西方医学并驾齐驱,但在操控人体极限上,毕竟不能与巫毒系统相提并论。

但在与关老先生的谈话中,我发现关老先生对于大量的武侠小说了若指掌,特别的是,关老先生对于“正义”自有一套独特的见解,更是令我深感佩服。于是,我尝试性地问他:有机会的话,愿不愿意当个武侠小说中的侠者?

命运使然,关老先生哈哈大笑,说:这是当然!

既然得到这么开朗的答复,身为挚友的我,当然就决定实验中医与武术的结合,甚至,我也拿自己本身,一同参加这场创造巅峰武学的计画。

怎么实验呢?

我与关老先生僻处无人打扰的幽室,由我先将关老先生催眠到完全接受我一切思想的地步,再将关先生原先的人生塞进他脑中的记忆密库,深深锁住。

然后,我,以一个记忆操弄师的角色,在自己的脑中划出一块处女地,纯净地接受一切指示,与关先生一起进行的脑中苦练,进而型塑出与关先生,不,是与黄骏大侠,其命运的黑暗相应者。

黑暗的相应者,蓝金,我创生的另一人格,就这样诞生了。

什么叫脑中苦练?我揣摩着穴道原理与人体强化的秘诀,将以前学会的养生气功做了大幅度的修改,再将修改后的经脉运行的修行技巧……也就是中国人所说的内功修习,灌输到“黄骏”与“蓝金”的脑中世界。

这个脑中苦练,比起创生出莫须有的记忆,要来得艰苦许多!因为我下达的命令,往往是:这套内功,你已日夜不缀修行了五年,特别是在海里的艰苦练习,使你更上一层楼!

这样长达五年的指令,必须在一天、甚至是几个小时间,于脑中不断地压缩膨胀,使大脑快速地经历五年修习内功的岁月,使人体在深沉潜意识中疯狂学武,即使我俩都静静地坐着,但瞳孔像警示灯一样快闪着、汗水大量涌出、筋脉颤抖不已,使我们都在极限中超越自己,在短时间内说服身体拥有惊人武功的假事实。

弄假成真。

这就是人脑的秘密之一。

人体的潜能存在于脑中的秘密,这个秘密能带给我多大的乐趣,我不知道。探索人体的极限,或说是人脑的极限,不过是为游戏增添乐趣罢了。

就这样,我与关老先生每天都关在幽室里,双目交视静坐,一同飞快苦练不存在的凌霄派内力绝学,今天练五年的份量,明天也许就练十年、八年,往往练到虚脱、呕吐,我一度担心关老先生会撑不下去,而,关老先生的确撑不下去,他的记忆完全被挤到不知名的地方。但,黄骏活了下来,成为顶尖的武林高手。

同时,我脑中的蓝金一角,也茁壮成一个足以与黄骏对抗的杀人机器,拥有跟黄骏匹敌的高强武功。

于是,我喜慰地为两个死对头创造出前所未有的人生,一点一滴,从小时候的生活,讲述到习武的苦乐、情爱、江湖种种,甚至为两人添上交缠三百年的悲哀命运,当作游戏的开展。

创造人生的过程,显然有趣多了,因为我不只掌握了他人的人生,我甚至可以凭空捏造出许许多多的悲欢离合,我,就是黄骏的上帝。

当然,我特别为黄骏多添了一段从秦皇陵爬出,在中国大陆一边回复元气、一边寻徒的五年记忆,是以黄骏正式替代关老先生而活的时间,是从1979年当时算起,在设计上,黄骏是在台湾海峡被暗流冲到岸上昏迷不醒,醒来时竟发现自己身在安养院中,其疯狂的行径与说词,当然会被当作是疯子了。

为了增加黄骏的孤独感,我为他设计的个性中,加入了无可救药的死脾气,也就是决不肯在一般人面前展示功夫的坚持,这一点坚持会令黄骏苦无他人相信他,也令黄骏饱受被当作疯子的对待。

当然了,我也从许多武侠小说中,随意摘下几个虚构的名字,拼凑成许多令人啼笑皆非的故事,塞进黄骏的武侠记忆中,让他虽然无法展示功夫,但当他在单单讲述自己的生平时,也会被认为是老人痴呆。

因此,黄骏不断自我孤立,只有一点点关先生模糊的残留记忆,引导他回到女儿的住所,尽管如此,黄骏的冒险人生还是压倒性地侵吞关先生无聊的人生,让他逃离了员林,开始他的觅徒计画。

让他开始,与不存在的命运无穷的对抗。

让他开始,以不存在的灵魂活着。

让他开始,跟我玩。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