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十六章

这是绝无仅有的一掌。

带着无限希望,肩负所有机会的霹雳一击!

Hydra 中掌!

没有分毫犹豫,我使出刚刚在脑中千回万转、排练再三的动作。

一得手,左手飞爪勾住乙晶,甩身往墙上一劈!

破墙而出!

我在星空下没命似地奔逃,心跳的好快!

真是不可思议!我居然真逃了出来!

我一边撒尿,一边抱紧熟睡的乙晶,在大街上狂奔,唯恐一旦冲进小巷小弄,反而称了Hydra 的意。

我甚至不敢往后看,不敢确定Hydra 是否就在身后一招的范围内。

我甚至可以感觉到他的呼吸就在我的耳边!

就这样咬着牙,竭尽力量地飞跃着,直到大破洞里的光芒映在我的脸上,我才感受到师父跟阿义柔和的气息。

我猛力将乙晶往大破洞一掷,喊道:“师父接住!”

乙晶平稳地飞进大破洞中,我跟着冲进大破洞中,回身就是倾力一掌!

“你杀空气啊?”阿义感到莫名其妙。我的身后并没有人。

“怎么了?乙晶她?”师父抱着乙晶,关切地问。

我惊魂未定,刚刚与Hydra 在乙晶房中的一切,依旧在我脑中盘桓不去。

更令我不安的是,我拒绝回忆的那一瞬间。

那一瞬间,我的右掌烙印在Hydra 心口的那一瞬间,Hydra 好像笑了。

整个晚上Hydra 都在笑,但在那一瞬间,Hydra 的笑多么自信,多么理所当然。

他知道我解穴的时间!我很清楚,但我拒绝承认。

那太可怕了。

我仿佛一掌打开Hydra 精心设计的棋盘,坐在他对面,按照他指示的步骤搬动旗子。

我走进了Hydra 莫名其妙的游戏。

“怎么回事?你又遇到无眼杀手?”师父急切地问:“乙晶怎么摇都摇不醒?”

“摇都摇不醒?”我楞了一下,随手在乙晶可能被封住的穴道上翻了一翻,说:“乙晶没被点穴啊!”

这时,师父轻轻拍着乙晶的脸,但乙晶依旧睡意香浓。

我感到一阵冰冷的寒意。

“我刚刚遇到了蓝金,是他把乙晶弄成这样的。”我试着冷静下来,摸着乙晶的脸,说:“也许他点了一个师父不知道的穴。”

师父急问:“怎么会这样呢?天啊!还有什么穴可以点得乙晶昏迷不醒?绵羊穴、早睡早起穴、锁梦穴都没被点中啊!”师父一阵手忙脚乱,搭着乙晶的手脉说:“脉像平和稳健,乙晶只是睡得很熟?会不会不须解穴?等到十二个时辰后,穴道就会自解?”

不!穴道不会自解!

因为根本不是点穴的手法,是催眠!

Hydra 催眠了乙晶!

我回想起两周前夜探乙晶的画面,乙晶倒在Hydra 怀中发笑的模样,乙晶的笑其实颇为呆滞……我心中一凛:Hydra 到底对乙晶说了什么?到底催眠了乙晶什么?!这两周以来,Hydra

“师父,我有件事要说。”我急促的呼吸竟无法平静下来。

“快说!是关于蓝金的事?”阿义警戒地看着洞外。

我愣了一愣。

怎么说?

说:师父,你是不存在的,你是被蓝金制造出来!你取代了关老先生的人生,但,你无须与蓝金一斗!因为你跟蓝金根本没有三百年前的恩怨纠葛!

要这样和盘脱出?

或是说:师父,我们快逃!蓝金手底下有好多好多怪物!我们斗不过他的!留得青山在,柴会烧不完,你自己也说过的!

要这样逃得一乾二净?

这就是我所相信的正义?

我登时明白Hydra 中掌时那诡异一笑的自信。

Hydra 早就决定让我带着乙晶逃走,因为他知道,即使我逃了,对他的游戏计画也无所妨害。

Hydra 知道,若我向师父说出我所知道的一切,师父一定会在决战前一刻陷入迷惘与痛苦,师父坚信的大侠身分将会被绞碎,也就绝无胜机。

Hydra 也知道,我是无法逃了。因为他施在乙晶身上的睡眠魔咒,恐怕还需要他提供解咒的法门,也就是……打倒他再说!

“快说啊!”阿义紧张地说。

师父的眼神也非常热切。他等这一刻,已等了三百多年。

对师父来说,这三百多年再真实不过。

我甚至听到师父的心跳砰然作响,他的斗魂在血液里燃烧。

“蓝金带了很多他的手下,也就是那些无眼怪物,师父,看来这是一场血战,避无可避。”我说,眼泪快流了下来。

“嘿!我就知道老子就要死在今晚了。”阿义爽快地说。

师父一笑,抓着我的肩膀,说:“避无可避,说得好。今次凌霄派即使要死绝,也要歼灭这为祸国家社稷的首恶!”

阿义大大方方地说:“我从没想过自己是这么重要的人,能够用这么屌的名义死掉,总比当个流氓被枪杀,要划算多了!”

我看着师父,看着阿义,看着床上的乙晶,一股无力感涌上心头,双膝一跪,我瘫在地上。

为这个无意义的游戏死掉,多么不值!

面对游戏巨大钢铁的齿轮,多么无助!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