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八十章

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刻。

对于习武之人来说,看见这样精彩绝伦的决斗,胜过苦练多年。

我看着最后这一击,感受着最后这一击。

这一击,原只存在于中国人的幻想中,只存在于天马行空的小说里。

师父手中的利剑,已成为虚幻的物事,师父整个人都融入凛冽的剑气中。

蓝金白袍扬起,刀气侵吞了魔鬼的灵魂,蓝金化身成一柄血红的狂刀!

“信以为真”的力量,让这鬼哭神号的一击,跨越出梦境。

跨越出梦境,轰在彼此的身上!

两条深深的皱纹,撕裂了广场的石板,长及大佛的跟前,与乐团裂成两块的大钢琴。

脆碎的裂缝上,依稀还冒着血烟。

一条手臂,在地上挣扎痉挛。

“筐琅!”

一把军刀,断成两截的军刀,在天空螺旋盘桓,许久才落在地上。

师父的钢剑,却仍紧紧握在手中,即使师父的左臂只剩下血红的断袖,但,师父没有倒下!

倒下的,是蓝金!

师父强悍地挺起胸膛,目光炯炯有神,英气逼人。

蓝金的脸原本就苍白,倒在地上的他,整张脸更呈现回光返照的死灰,他的白色的衬衫与白大衣上,铺满了玫瑰色的味道。

师父的罕世神剑,已经在蓝金的胸口到丹田处,杀出一条深长的致命创伤。

鲜血不断从蓝金的创口中汨汨涌出,我几乎要振臂狂呼!

师父破解了Hydra 的邪恶游戏!

一切都结束了!

师父看着倒在地上的强敌,等了三百多年,终于,师父能够俯瞰着蓝金,多么令人痛快的视角!

蓝金冷冷地看着师父,连为自己点穴止血的力气都没有,漠然。

师父也没有说话,只是将剑轻轻插在腥红的地上,为自己的断臂封穴止血。

“结束了。”我对自己这么说。

剩下的无眼怪物再多个,我也心无所惧了,何况广场下方,只有两个没有灵魂的空壳。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是谁在笑?

蓝金低着头,轻轻晃着脑袋,畅快地欢笑。

他的身体像断了线的木偶,散在一堆血红中,但他在笑。

我可以感觉到,蓝金的生命正在消失中,而倘在血泊中的躯壳,正替换进游戏的始作俑者,Hydra.

应该的。

应该由他来迎接死亡。

但Hydra 迎接死亡的方式,却是充满赞叹的欢笑声。

“你不该笑的。”师父淡淡说道。

“但我笑了。”Hydra 努力停止笑声,脸上的表情变得古怪。

“那就死吧!”师父右手握住钢剑,拔起的瞬间,Hydra 全身要害已笼罩在师父的剑气中。

我睁大了双眼,眼看师父的剑将地壳削开。

但原本倒在地上、垂死的Hydra 已经不见了!

不对!

“在上面!”我大叫!

师父吃惊地往上看,Hydra 正挂在夜风中,沾染着鲜血的长白大衣迎风摇曳,好像跟地心引力完全脱轨地飘荡着。

Hydra 妖异地微笑,两只脚像是踩着柔软的空气垫,不可思议地滞空!

“好高强的轻功!”我感到讶异,却不怎么担心。

不过是垂死的挣扎罢了。

但,我的脊椎骨马上感到莫名的压迫感。

Hydra 的蓝色眸子慢慢缩在瞳孔里,他胸前的致命伤口,也不再涌出鲜血,那欢畅的笑声也停止了。

Hydra ,已经不再是Hydra 了,我知道,我强烈知道。

师父瞪大眼睛,钢剑横胸,看着挂在清爽夜风中的“Hydra ”,不能置信。

“Hydra ”浅浅地笑,散发出贵族般优雅的气质,和一身白色与血红形成的绝望,产生令人不安的对比。

阿义发楞道:“妈呀,这是怎么一回事?他的眼珠子变了!”

眼珠子变了!

“Hydra ”那一双皎蓝的眼眸,已经消失了。

“Hydra ”的眼睛,正发出碧绿色的晶芒!

“凡吃我肉喝我血的人,就有永生在他们里面,到末日我会叫他们复活。”“Hydra ”轻轻念道,他的声音极富磁性,字字清晰。

惊怖的是,他始终没有落下地面!

“你不是蓝金!”师父隐隐发觉不对,大叫:“你是谁!”

“Hydra ”优游在夜空中,弯下腰,右手平放在腰前,左手摆到背后,彬彬有礼地来个西洋式的鞠躬,说道:“夜的王者,亡灵的向导,时间长河中静谧的存在,初次见面,再见。”

我的手脚冰冷。

因为,我看见“Hydra ”口中尖锐的犬齿。

完全出乎意料的强敌……

但,师父的杀气暴涨,丝毫没有半点惧色,钢剑随身越上夜空,大叫:“把你劈下来!”

师父的钢剑劈出,“Hydra ”却再度在师父眼前消失了。

“后面!”我惊叫!

这一次,人在半空中的师父,却没能来得及回身防御……

天啊!

师父的腹部,伸出一只血淋淋的细手,师父张大嘴巴,慢慢地转过头,看着身后的真正魔物。

“Hydra ”倒立着,在空中倒立着,慢慢抽出叉住师父身体的血手,任师父迷惘地坠落,摔在地上。

“师父!”

“师父!”

我跟阿义同时冲到师父身旁,阿义抱起师父,我火速封住师父腹腔的血脉,叫道:“师父!撑着!”说着,阿义跟我一人一掌,各自贴住师父的背心,灌输宝贵的真气续命。

“嘿……”师父摇摇手,示意我们别白费力气了,他的心脉正凌乱地悲鸣。

“师父!”我终于哭了出来,赶紧用内力护住师父的心脉。

阿义气急败坏地大叫:“混蛋!”,看着“Hydra ”缓缓降落,他的碧绿眼眸,在一次睁眼闭眼中,又瞬间恢复成原先的水蓝。

他身上的伤痕、原本孱弱的气息,也一同消失了,奇异的力量使他完全走出死亡的召唤,以完美的姿态站在我们眼前。

Hydra 又回来了。

Hydra 喜慰地说:“想不到,黄骏真能击败他命运中的宿敌。”

“你说什么!你这个卑鄙的小人!”阿义怒道:“你使妖术害死师父!”

Hydra 不理会阿义,笑笑地看着我说:“你也帮了你师父一把,看来,我是该修改蓝金的个性,使他完全没有一点感情?无论如何,恭喜你师父达成毕生的心愿,可喜可贺。”

我怒目盯着Hydra.

Hydra 神色歉然,说:“对不起,为了与下一个主角,你,继续我们之间正邪对抗的游戏,所以虽然蓝金几乎没命了,我也只好唤出我另一个更强大的存在,将你师父的角色清除,免得我死了,就没办法继续跟你玩了。”

阿义忍不住拿起开山刀,大吼:“听不懂!”冲向Hydra ,一刀刺向Hydra 的心窝,我大叫:“快逃!”

但,Hydra 已经将阿义的右手臂抓住,用力折断,阿义惨叫中却奋力飞脚踢向Hydra 的鼠蹊部,Hydra 放开阿义的手,避开这一踢,转身往阿义的脖子上轻轻用手刀飞快一斩,阿义口吐鲜血,倒在地上乱滚。

“放过他!我陪你玩!”我嘶吼着,左手贴着师父背心,右手的开山刀却底着自己的脖子,大叫:“你杀了他,我就自杀!你就找别人玩!”

Hydra 看着我,赞叹道:“好有魄力!好险我没有蓝金厉害,出手轻了许多。”

此时,阿义大叫,左手拿起开山刀,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恶狠狠地看着Hydra;Hydra 耸耸肩,看着我苦笑说:“可惜,你是那种死了越多人,就会越强悍的那类型。”

Hydra 手指划出!

“不!”我竭声嘶吼。

阿义的开山刀掉在地上,脖子喷出鲜血,Hydra 笑嘻嘻地舔着手指,站在阿义身旁。

“干……”阿义摀住脖子,坚强地骂道,眼睛渐渐翻白。

“阿义!”我痛哭失声,Hydra 拎住阿义的脖子后,往我这边轻蔑一抛,我用力接住阿义,封住他的颈脉,哀恸地发不出声音。

“嘿。”阿义有些得意地看着我,我却无法挤出一点微笑送他。

师父的身体突然一震。

“坐下。”师父气若游丝地说。

我哭道:“我要替阿义跟你报仇!”

“坐下。”师父细声说道。

“师父叫你坐下,一定是大有道理的,快快坐下。”Hydra 认真地说,拍拍手,大声喊道:“乐队,两忘烟水里!”

--

爬爬书库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