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七章

葛蓓儿是陆飞印象中那种典型的尖酸、硬心肠、无所不用其极的女记者。眼下,她正风风火火地在普朔桌前翻箱倒柜,像个任性的孩子非要找到散落的糖果。究竟是什么秘密呢?葛蓓儿一边找,一边不忘喃喃自语。

陆飞从东墙看到西墙,仔细寻找。当他的视线落到南墙上那扇大窗子上时,突然张大嘴巴怔住了。

“糟糕!”陆飞先是凝神注视了片刻,继而低声惊呼,紧紧盯住窗外。葛蓓儿闻声急忙转过身,也凑到玻璃跟前,只见一个小小的人影由远及近,正向着53号的大门缓缓走过来。

“我们要被发现了!快走。”葛蓓儿瞟了一眼,随后当机立断,抓起桌上的芬迪包就向书房门口奔去,黑色的长发扫过陆飞的脸庞。

“等等我!”陆飞终于也醒过神儿来,踉踉跄跄地移动双脚跟在后面。

当他们急匆匆冲下最后一段楼梯时,就已经听到大门外钥匙在哗哗地响动了。陆飞紧张地扫了一眼大门,随后急忙搜寻那扇他们爬进来的窗子。葛蓓儿一把拉扯住他的衣角,低声说:“恐怕来不及了,我们躲起来吧。”

陆飞顺着她的视线望过去,看到客厅一排古色古香的书架旁边有个白色的小门。应该是卫生间或者厨房吧,陆飞心想。

葛蓓儿转动门把手,闪身进去,陆飞紧随其后。可不料想的是,随着“啊啊——”的两声尖叫,两人齐齐消失在一片黑暗之中。

咕咚——咕咚——黑暗的深处传来两声重物落地的回响。

陆飞模模糊糊睁开双眼,感到有些眩晕,眼前仿佛弥漫着一片红色的薄雾。他试着挪动上半身,突然一阵酸痛从腰椎处袭上来,吓得他再也不敢乱动了。那层红色的薄雾终于慢慢消散下去,他定了定神,发现自己的两只胳膊被葛蓓儿的上半身压住,已经麻木地失去了知觉。

真该死!陆飞在心里暗自咕哝。早知道会这么倒霉,就不来这个鬼地方了!好奇是一回事,受伤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他小心翼翼地左右看了看,最后视线下移,停留在压在自己怀里的那张俏脸儿上;再向下,滑到那朵百合花胸针以及下方小巧的胸部;再向下,是破了一道口的丝袜和那双光滑纤细的长腿。目光慢慢返回来,陆飞心里突然闪过一个宿命式的直觉——“青苹果”今天像是注定要和自己搅在一起了。

陆飞试着抽出胳膊,左右一动,一阵疼痛让他不由自主龇了一下牙。葛蓓儿身子一歪,也睁开了眼睛。她发现自己正侧躺在陆飞的胸口上,急忙红着脸坐起来。没料到,脖子上的一阵痛楚让她“啊——”的一下子叫出了声。

“这是什么鬼地方?你也受伤了吗?”葛蓓儿皱着眉头,揉搓着颈椎骨问。

“那个该死的楼梯,我们就是从那儿摔下来的。”陆飞慢慢动着被压麻的两只胳膊应道。

“楼梯?这么说,这里是地下室?”葛蓓儿颇有些吃惊地喃喃自语。由于眼睛已经逐步适应了黑暗,她向上面望去,看到一段很陡的台阶,一根粗大的打了结儿的绳子作为扶手钉在墙壁上。地面冰凉冰凉的,她暗自庆幸自己除了颈椎别处并没有受伤。

这是个封闭的地下室,四周的水泥墙面坚硬而冰冷。葛蓓儿本能地寻找着出口,她看到两扇门——楼梯的上下方各有一扇白色的门。他们就是推开楼梯上方的那扇门之后摔下来的。楼梯下方的那扇门,距她只有几步之遥,和楼上的那扇一样紧闭着。

“我感觉这里怪怪的。”葛蓓儿一边揉着颈椎,一边摇晃着站起身,“喂,你怎么样?伤得厉害吗?”她凑近陆飞,关切地问。

“不要紧。”陆飞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可实际上他的腰部又酸又痛,难受极了。

“那就好。”葛蓓儿点点头,直起身来,她的兴趣转移到了几步远处那道颇有些神秘的门上,“这扇门通向哪儿?门里面是什么?”

“但愿是出口,我可不想在这个倒霉的地方再多待下去。”陆飞抱怨着说。

“出口?我看不像。”葛蓓儿摇了摇头,“倒像是……莫非……”突然,她的眉宇间聚满了怀疑和思虑。

陆飞听葛蓓儿这么说,急忙问:“你不是在怀疑,普朔要向你透露的秘密藏在那门后边吧?”

“有什么理由不怀疑?”葛蓓儿反问道,说着吸了口气,试探着向那扇门走去。

陆飞在她身后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但还是不失好心地提醒:“喂,冒险家,小心你再来个蹦极跳!”

“除非你是追兵!”葛蓓儿回过头,向背后小心扭动腰椎的男人粲然一笑。

一模一样的门。她小心翼翼地旋开把手,门吱呀一声开了。葛蓓儿煞住步子,探身向里边望进去。伫立良久后,她长出了一口气。

“看到秘密了吗?”陆飞走到她身后,两手撑在腰部说。

门向里开着,里面黑魆魆的。陆飞的视线探进去,依次扫过四壁,只在最里面的那个角落处,隐约发现了一张靠墙摆放的竹木床。除此之外,空无一物。

“一定让大记者失望了吧?”陆飞笑了笑说。

“你——”葛蓓儿转过身正欲抢白他两句,不料一片白晃晃的亮光从头顶斜上方射下来,她下意识地用胳膊挡了一下眼睛。陆飞也转过身,两人同时看到,楼梯上方那个门开了。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