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四章

连生上师站起身,觉得全身经络顿开、气力通达。“智慧”与“方法”合二为一的双修法门,是密宗修持即身成佛的方便之道,也是密宗奥义不同于显宗的特别体现。在显宗各派看来,无论大乘小乘的理论修法,都认为由凡夫到成佛需要经历无数劫难,甚至连续修持几生才能证悟佛果。而密宗却有即身成佛之说,各种方便或解脱法门的修持是即身成佛的捷径。

烛火忽明忽暗,连生上师感觉到自己与莲华生主尊佛和合大定,智慧与方法结合的虹气在体内行走穿梭。他转身看了看坐在毡毯上的曼陀,她双颊微红,嘴唇时合时开,正在聚精会神行瑜伽调息之法。这个女子美若晨曦,且天赋禀异,可在连生上师看来,既然她的“大乐”再也无法干扰“空观”,自己已经达成了双修法门的圆满次第,曼陀的使命便就此完成,再也没有任何利用价值了,莲花女只不过是上师全盘计划中的一步棋子而已。

连生上师的野心和计划由来已久。唐古拉山支派几代金刚上师都是佛法高妙的大成就者,然而,前辈师尊虽然精于修行,但却疏于在扩展宗派势力上花费工夫,结果导致支派百年以来一直蜗居一隅,难成大气,甚至还经常遭到其他门派的欺侮。当法脉传到连生上师这代时,他决定改变这一局面。连生上师不但要让唐古拉山支派在密宗众多分支中站稳脚根,而且他还梦想成为密宗的统领,将密宗势力扩展到中原,直到与显宗分庭抗礼。他梦想掌握权力,建立根系庞大牢不可破的宗教王国,建立自己的香巴拉。

连生上师的野心和计划萌芽于几十年前那场佛教浩劫。大圆满心髓支脉几代金刚上师历经百年苦心建立的佛庙圣地和传法根基,都在那场浩劫中毁于一旦。僧侣各施其法,有些甚至牺牲自己试图修炼成肉身佛,希望以此祈祷平安,却不能扭转乾坤;自己的师傅桑洛班扎法王已是超离法相,直入本性佛界的大成就者,却也未能逃脱佛门灭绝的命运。当年那惨烈的一幕幕经常在连生梦境中再现,直到让他坚定不移地相信,若要光大密教,除了修成圆满之外,还必须要掌握权力,建立根系庞大,牢不可破的宗教王国,建立自己的香巴拉。

哦,香巴拉。

根据密宗《时轮经》教义,香巴拉是个坛城,是密宗的精神统治中心。而说起香巴拉,那些游记文学却往往把它写成梦幻般的神秘仙境,充满了浪漫色彩,引得世人纷纷去探险朝拜。

事实上连生上师最为清楚,这些只不过是古时僧人们玩弄的小把戏。他们故意将香巴拉王国摆在迷雾里,一会儿说有,一会儿又说没有。而实际上,香巴拉根本就不存在,它只不过是根据佛经的阐述臆想出来的一个幻境罢了。连生上师曾亲自去探证香巴拉的踪迹,他几乎走遍了从克什米尔到北极之间的所有地方,却都没有找到那个隐蔽的王国。有的僧人说,香巴拉有一层魔力罩着,外人看不见。还有的僧人说,去往香巴拉的道路是法术修炼之路,路上会有各式各样的女魔阻拦,只有深通密宗法术的人,才能使用相应的密宗“方法”将她们降服。

空谈越来越无力,连生上师觉得只有建造一个实实在在的香巴拉,让密宗的精神之国现身于世,才能真正使世人臣服。

连生上师在汉地的势力已经扎根布网,他兴建了数十个瑜伽馆,假借修炼无上瑜伽功的名义传播密宗教法。那些不舍世俗的男女对密法如痴如狂,乐此不疲,越是神秘难明,越视为神奇尊贵,肃然起敬。那些善男信女无不对连生上师倾心膜拜,甘愿为他所用。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那股东风便是可以让连生上师扬名正身、号令佛家弟子的圣灵符号。宗教一向依赖符号传承信仰,释迦牟尼涅槃之后,他的身骨遗物便被佛门弟子视为与佛祖通灵的符号和顶礼膜拜的对象,更是显宗派佛观寺庙香火旺盛的保证。可对密宗派来说,由于缺少释迦佛的圣灵符号,一直遭受显宗的诟病和嘲笑。连生上师决定不惜代价得到可以号令佛界的圣物,使密宗大法成为名正言顺的佛教主流。

然而这个计划实施起来却着实不易。千百年来,释迦佛的那些身骨遗物大都为显宗佛门所掌握,但只有一件例外,那就是释迦佛生前曾赠给一位佛陀的一颗乳牙。连生上师煞费苦心通过各种渠道打探查访,参阅了无数印度佛史文献,才终于获知这颗乳牙的宝贵信息,它是通过与释迦牟尼同时代的维摩诘佛陀流传下来的。维摩诘与其他菩萨不同,这位入世佛祖有妻妾儿孙,释迦牟尼的乳牙作为维摩家族的秘密一代代保存下来。然而,维摩家族也并非永远太平安康,祖荫香火。由于一千多年前印度境内频繁的战乱和瘟疫,维摩诘家族也无以维持,这些维摩后代为了使佛宝圣物永远流传下去,只好在最后一刻把它和这个古老的秘密传给了外姓。据说每一个获得保存佛宝资格,进入维摩诘名单的人,都要宣誓用头颅捍卫这个秘密,因此千年以来,这段佛牙流转的历史一直秘而不宣,鲜有人知晓。

十年前,连生上师曾一度逮到了佛牙线索的尾巴。他打探到维摩诘名单上最后的持宝人,是一对闯荡大江南北,曾到过印度和不丹的译经师夫妇。上师一路追寻他们的踪迹竟至高原,并找机会掠走了译经师身边唯一的孩子,威胁他们交出佛牙。那对夫妇为了捍卫自己的誓言和维摩诘的秘密,忍痛舍弃亲生血肉,连夜逃离高原,从此隐居埋名。连生上师一气之下想要杀掉译经师的女儿,却在下手之前不经意看到小女孩额间的莲花胎记,发现了她身上的灵异之处,她是个不可多得的莲花女。当然,这段历史,连生上师一直守口如瓶。关于自己的身世,曼陀所知晓的则是另外一个精心编造的谎言。

曼陀被送到湿婆瑜伽馆学习无上瑜伽功,而与此同时,连生上师也未曾放弃对佛牙的追寻。透过密宗弟子遍布全国的秘密网络,几年之后,上师再度抓到了曼陀的父母。然而,这次上师又迟了一步。那对译经师已经预见到佛牙潜在的危险,他们做好安排,早就将它转移给了维摩诘名单上的下一个持宝人。为了保护佛牙的下落,夫妇二人双双自尽。上师的线索又断了。

这颗佛牙越是得不到,就越让连生上师牵肠挂肚,朝思暮想。像是机缘巧合,事隔多年,上师再一次打探到了它的下落。尽管那个持宝人隐藏得很巧妙,却逃不过无所不能的上师。上师费尽心机调查那个人,摸清他的底细,慎之又慎,不想再白白浪费掉这次机会。上师甚至派了曼陀去试探他、诱惑他,没想到这个女人不但无功而返,还差点误了自己的大事。连生上师不禁怒火冲天。好在湿婆瑜伽馆里一个精明能干的手下,趁那人不注意的时候,在他身上安装了秘密监视器,日夜跟踪,连生上师才由此得知了藏宝之地。

由于担心佛牙被转移,连生上师只好马上除掉他。对自己有害而无利的人没有任何存在价值,这一直是上师的信条。但麻烦的是,那个持宝人竟然是个知名人物,所以要想神不知鬼不觉,确保万无一失,连生上师只好亲自下手。

上师出手,自然有异常法。

连生上师的本尊祖师——密宗创始人莲华生大士,即来自于印度有名的巫术之乡。传说当年莲华生入藏拜见藏王赤松德赞,藏王要求他鞠躬下跪,莲华生却从指尖射出闪电,反而使藏王跪倒。作为密宗的传承,连生自然步步紧随祖师,精心研习各类巫术咒法。他掌握一种古老的印度密法巫咒,在遥远的地方念咒作法,被施巫术的人便会出现类似心脏病突发的症状,瞬间毙命。

于是连生上师占星算出了作法对象的生命能量源,在一个没有月亮的黑夜,上师画下他的相貌。画中的小人手上脚上均系着铁链,人物的四周写着秘咒:“命被割掉,心被割掉,身子被割掉,权力被割掉,来源被割掉。”

上师将动物之血滴在图案上,又将头发和指甲放在人像周围,然后将图案折起来塞进半截牛角里。在阴森的墓地,上师将大群魔鬼呼唤进牛角,这样,敌人不久便会死去。据说几代印度密宗掌门运用此术曾咒死了多位宿敌,而连生上师施用此法也从未失过手。

几天前那个作法之夜,连生上师还历历在目。

他念动法咒引出无数魔鬼现形,魔鬼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围绕着施了法的牛角嗷嗷号叫,绿色的眼睛发出可怕的地狱之光。他的法咒越念越快,厉鬼也越聚越多,一只只利爪争先恐后伸向那只牛角……天空阴云密布,顷刻,一道刺眼的闪电划破夜空,上师的法咒戛然而止,魔鬼们也顿无声息。最后,点点的绿光渐渐消退下去,墓地归于宁静。上师闭上眼睛,他感觉到,那个生命的能量之源已经熄灭了。

虽然作法耗费了他一些法力,但回忆起那天的仪式,连生上师仍旧十分得意。逆我者亡,他感觉自己像是宇宙的主宰。

曼陀从腹腔里长长呼出一口气。她闭着双眼,却突然感觉到面前似乎有些异常。她微微睁开眼睛,只见迎面一双黑亮诡异的眼睛正一眨不眨地盯着自己。那人离她是那么近,他的鼻尖简直就要碰到自己的额头了。他面无表情,可曼陀却觉得那张脸无比狰狞。她心中怦怦乱跳,勉强从嗓子里挤出一丝声音:“上师,您……”

那张面孔动了动,几乎无血色的嘴唇咧开一道缝儿,低哑的声音一字一顿:“我马上就要拿到它了。”

“拿到什么?”曼陀定了定神,把头向后微微仰了仰,她有种不祥的预感。

“你知道那是什么。”那张面孔露出一个恐怖的微笑,“没有你,我一样拿得到!它注定是属于我的。”

曼陀有如遭了一记重击。她明白,是佛牙。上师曾把这个任务交给自己,派她诱惑那个持宝人。她去了,可那却是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曼陀第一眼见到那个人,便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像是见到了自己去世多年的父母。他是那么慈祥友善,具有长者风范;他还是那么博学广识,通晓佛法,曼陀不由对他心生好感。更为奇怪的是,那人第一次见到她时那一脸惊异的表情,虽然只是转瞬之间,但也决不寻常。曼陀觉得自己和他之间,似乎冥冥之中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然而那根纽带却又看不见、摸不着。也许是额间的莲花胎记泄露了什么,那个人一再询问曼陀的身世。曼陀和盘托出,那人欲言又止,似有隐情。还有他赠给自己的那件东西,那句禅语,里面又隐藏了什么秘密?

曼陀从回忆中清醒过来,她猛然明白了那种不祥的预感从何而来。

连生上师……那个人……他一定……

眼前是一张魔鬼面孔。

“你杀死了他,是吗?”曼陀声音哽咽。她觉得天旋地转,痛苦之中伸出双手扑向连生上师。

上师一闪身躲开她。曼陀转身再扑过去,上师又一次轻巧地避开了。

曼陀呼吸加快,泣不成声。

“嘭!”的一声响,密室的门突然大开,正午的阳光像一条金色的皮鞭长驱直入。光影之中,黑铁塔般的煞迦迈着沉重的步子走进来,他张开粗糙的大手,一把便扭住了曼陀细嫩的脖子。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