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十九章

“你发现了什么?”葛蓓儿急切地问。

陆飞盯着地上的青砖碎片说:“你知道,维摩诘这位印度佛陀与其他的菩萨不同,他有妻妾儿女,他的血脉可以代代相传。”陆飞顿了一下,猛地抬起头,看着葛蓓儿的眼睛认真地说,“所以我推测,羊皮纸上那些梵文名字,很有可能是维摩诘的家谱,他们世世代代保存着一个古老的秘密。”

“家谱?”葛蓓儿重复了一遍,“你是说,羊皮纸上写的全是维摩诘家族的名字?”

“很有可能。”

“他们世代相传着一个古老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又与佛牙有关?”葛蓓儿顺着这个逻辑推下去。

“对,再想想维摩斗室。”陆飞的眼睛闪亮起来,“维摩诘居士与释迦牟尼同时代,佛牙——释迦佛的那颗乳牙,很有可能就是由维摩诘家族保存下来,从而代代传承的。”

葛蓓儿倒吸了一口气,“你肯定吗?”她的语调中有一丝颤抖。

陆飞沉吟了一下,继而正色道:“目前还没有任何史料为证。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很可能就是这么一回事儿。”

“那么,后面那些汉语名字呢,又是怎么一回事儿?”

陆飞这回老老实实地摇头,“现在还不清楚。可是至少我们已经知道,普朔与佛牙、维摩诘有关。”

葛蓓儿赞同地点点头,“历史上凡是古老珍贵的东西都有一个流传过程,说不定这颗佛祖的乳牙就是在某一时期从印度流传到了中国呢。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知道了这份名单上的人都在世代保存维摩诘一个古老的秘密,但是,怎样才能破解这个秘密呢?佛牙究竟藏在哪儿?我们已经没有其他任何线索了。”她无奈地摊开手。

维摩诘——古老的秘密——佛牙——线索。真是一个难解的谜,陆飞挠了挠头。

“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葛蓓儿喃喃自语,“看来,名单上的这些人宁可头破血流,也要让维摩诘的秘密保存下去。说明早就有人在觊觎佛牙,说不定历史上曾有过一场古老的、鲜为人知的佛牙保卫战,已经悄悄进行了千百年……”

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陆飞心里也在反复念叨羊皮纸上的这句话。但是,他和葛蓓儿的思路却完全不同。陆飞琢磨,这句话似乎不大对劲,或者它不是人们通常想到的那个意义。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陆飞在想,为什么这句话里要用“保存”这个词,而不用“保卫”、“捍卫”这些听起来显得更为英勇的词呢?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去掉这句话的修饰词语,就变成了“用头颅,保存秘密”。陆飞脑子里突然浮现出普朔瘦弱的肩膀上那颗大大的头颅。恍惚间,普朔晃动着脑袋朝自己走过来,嘴角上挂着一丝若隐若无的微笑,那颗硕大的头颅仿佛是个密码筒,装满了各式各样的秘密。

密码筒,这个比喻实在是太贴切了,陆飞摇摇头暗想。普朔这个古怪精灵的老头儿,对密码学同样有着非同寻常的嗜好,经常喜欢耍一些加密、解密的小花招。陆飞一直奇怪,梵语对于世界上99%的人来说已经是密码了,为什么普朔非要在密码的基础上再加密呢?想到这里,陆飞突然心下一震,会不会眼下这句话也是普朔加密的一个小伎俩呢?他的脉搏跳动加快。

誓用头颅,保存维摩诘古老的秘密。如果用密码学的思维来分析,感觉更像是:人的头颅是个密码筒,用来保存一个古老的秘密。

头颅——脑袋——密码筒,陆飞感觉自己的头都大了。名单上记录的这些名字无疑都是极有智慧的人,他们到底是在哪里,又是怎样保存维摩诘的秘密呢?

古老的秘密。古老的秘密。陆飞一个劲儿念叨着,真是绞尽了脑汁。

突然间,一个细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一幅画面由模糊渐渐变得清晰。陆飞想起来了,是耶萝,普朔收养的那个小女孩儿的声音在说,那是寻找佛牙的缘起:“伯伯他握着我的手,指着地下室的那扇门一个劲儿地说‘佛牙’、‘佛牙’。我不明白,他又拉扯着自己的头发说‘陆飞,去找陆飞’……”

伯伯——地下室的门——佛牙——拉扯头发——去找陆飞。

陆飞慢慢回忆着,突然间灵光一闪,像遭了电击一般立刻顿悟了。

头发——头颅——密码筒。他想起普朔那一头夹了缕缕银丝的茂密的华发!

天啊,陆飞对自己说,我找到了线索,找到了保存维摩诘秘密的地方!那是一个世界上最古老的保存秘密信息的办法。

“我想我已经知道了。”陆飞大叫起来,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

“知道什么?”葛蓓儿还是一头雾水。

“线索没有断。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普朔用了一种很古老的办法来告诉我们关于佛牙的下一个线索。”陆飞飞快地说着。

“线索是什么?它在哪里?”葛蓓儿急切地问。

“恐怕我们现在要借普朔的脑袋来用一用了。”陆飞眨着眼睛说。

“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葛蓓儿想问个清楚。

陆飞却不忙着回应她,低头瞟了一眼手腕上的表,此刻的时间是13点17分。

“谢天谢地,还来得及!”他一脸侥幸,自言自语。

“嘿,什么来得及?快点儿告诉我!”葛蓓儿满脸通红,心急如焚。

陆飞这才抬起头,盯着她写满问号的眼睛说:“走,我们马上去北大医院。普朔的尸体还没有被火化,我们还有时间。”

“喂,先告诉我,你发现了什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葛蓓儿满腹狐疑。

陆飞摊开手,勉强一笑,只好和盘托出:“古代,我指的是很久远的时候,大约公元前5 世纪希腊和波斯战争时期,希腊国王为了安全地传送战争信息,想出了一种奇特的保密方式。他剃光信使的头发,把书信写在了信使的头皮上,然后等待信使的头发重新长出来掩盖了头皮上的密信之后,再去送信。这是历史上最古老的一种保存密码的方式。”

“在头皮上写密信?你是说普朔,还有名单上的那些人,也采用了类似的方法保存维摩诘的秘密?”葛蓓儿瞪大了眼睛,她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

“用古老的方法保存古老的秘密。”陆飞伸出右手食指弹了一下,“延续线索,这是我能想到的唯一解释。”

“写在头皮上的线索……”葛蓓儿歪着头自言自语,她在思考陆飞这个猜测的可能性。

“就相信我一次。”陆飞盯住她的杏眼,“我们快没时间了。”他迫切想验证自己的猜测,更想早点儿知道,普朔的头皮上到底写了些什么。

“好吧。”葛蓓儿的睫毛上下忽闪了一阵,轻轻吐出两个字。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