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二章

葛蓓儿听罢,立刻撅起了好看的双唇。她又急又气,用抱怨的语气责备陆飞一人独享秘密。她多么希望能将如此奇异的景象拍下来呀,真是憾事。

陆飞挠挠头,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那墙壁上的花瓣只闪动了五秒钟,可你早就跑到上面去了,这可怪不得我。”说完,他朝她眨眨眼睛。

葛蓓儿哼了一声,依旧是愤愤难平的样子。

看到她的表情,陆飞摊开手:“别急嘛,大记者。别忘了这封密信里又一次提到了天女散花,说不定奇观还会再度上演呢。”

“那我们应该赶回去好好看一下啊,说不定在那里会找到更多线索呢。”葛蓓儿果然提起了精神。

“我不这么认为。”陆飞蹙着双眉,沉吟了一下,“从我们破译的结果来看,我觉得这封密信里提及的这些人物和地点应该是有顺序的。根据密码学,大部分密码的设置都会形成一定的密码链,因此每个地点也都应该是密码链上的一环。就像九连环一样,前面的扣儿解不开,后面的就是解开了,往往也没有用。”

他说得没错,葛蓓儿咬着下唇点点头,忽然间她似乎想起了什么:“嘿,别忘了我们还有最后一句呢,‘西子一解禅,佛宝知其处’。这应该是密码链上的最后一环了,它又怎么讲?”

“这里就牵扯到第三位维摩诘式的人物了。”陆飞凑近她的脸说,“这个人嬉笑游戏,翰墨满人间,是大神通、大游戏的典型维摩诘式人生。”

一番话说得葛蓓儿云山雾罩:“密信里的话不是‘西子一解禅’吗?这和游戏人生又有什么关系?你所说的这个人到底是谁?”她一口气接连问了三个问题。

“你的这些问题,有一个人可以同时解答。他就是宋朝大学士苏东坡。”

“苏东坡?你是说苏轼?”

“不错。”陆飞注意到葛蓓儿脸上惊诧的表情,便一股脑儿把自己肚子里的货和盘托出:“‘西子一解禅’这句话不只是暗指苏轼,还牵扯到一位和他关联的人物。你总该知道苏东坡那首流传千古的《饮湖上初晴后雨》吧?”

葛蓓儿点点头,随后吟道:“欲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总相宜。”

“就是这个。”陆飞说,“‘浓妆淡抹总相宜’,这句诗虽然千古传唱,但却没有几个人真正知道苏轼的心思。浓妆淡抹其实并不是在说西湖,而是在暗指苏轼的小妾王朝云,一位美若春园,目若晨曦的女子。”

“王朝云?”葛蓓儿皱了一下眉头。

“她本是一个歌舞伎。苏轼与友人同游杭州,宴饮时招来王朝云所在的班底歌舞助兴。作为领舞的王朝云婀娜多姿,妩媚绰约,看得苏轼瞠目结舌。歌舞声毕,王朝云洗尽脂粉后落座陪饮,却像刹那间换了个人似的,又显得清新秀雅。苏轼随即提笔有感而发,作了这首《饮湖上初晴后雨》。诗里明写西湖,却是在暗指王朝云。自此之后,王朝云便作了苏轼的侍妾。”

葛蓓儿听罢,若有所思地看着他:“这么说,密信里‘西子一解禅’中的‘西子’,就来源于此,暗指王朝云了?”

“嗯。”陆飞点点下巴,“苏轼晚年,只有王朝云陪伴身边,苏轼作诗称,凡是他与王朝云所到之处均是西湖。”

“那么‘解禅’又在暗示什么呢?”

“苏轼曾有众多侍妾,但信佛的王朝云是其中最善解人意的一个。苏东坡喜读《维摩诘经》,所以经常把自己和朝云一起比作维摩和天女,于是就作了咏侍妾王朝云的诗,称‘天女维摩总解禅’。”

原来如此,葛蓓儿恍然大悟。密信里最后一个线索,居然是在暗指一位大人物身边善解人意的小女子!

“那么,这一站是哪里?与‘西子一解禅’对应的地点在哪儿?”

“这就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地方。”陆飞摊开手摇摇头说,“虽然我知道‘西子一解禅’的来历和典故,但密信里这句话并没有说清楚它的具体含义,一个人?一句话?还是某个地方?”

葛蓓儿拿起面前的橙汁饮料杯,又慢慢放下,“也就是说,密信里面五个提示,我们猜到了三个,还有两个不能确定。”她歪头思忖道,“按这首诗中提及的顺序,我们的第一站应该是王维的辋川。喏,这里。”她在桌上顿了顿那杯橙汁,用它代表辋川,接着又将吃了一半的珍宝三角摆在橙汁的右侧,代表南京。“第二站是南京金粟庵,这里。第三站是……”她说着又拉过来已经空了的薯条包,“‘佛眼仙人冢’,这里暂时还是个问号。”

陆飞一口吸干杯中的可乐,将空杯子在桌面上顿了一下,盯着葛蓓儿接过了她的话:“这里是第四站,‘天女散花图’,也是我们目前的位置——北京。”

只剩了一块的麦辣鸡翅成了葛蓓儿眼中最后一个道具,她拿过来摆在自己面前:“‘西子一解禅’,这里还是个问号。”说完,她抬眼瞟了一下陆飞。

餐桌上的食物拼成了一幅寻宝图,橙汁、珍宝三角、薯条、可乐和麦辣鸡翅,代表了破解维摩诘秘密的寻宝路线:

辋川—南京—?—北京—?

三个地点,两个问号,陆飞望着餐桌上的“寻宝图”发呆。辋川—南京—?—北京—?他的视线逐一扫过那堆食物,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我和葛蓓儿现在可能是唯一知道这条寻宝之路的人哪,这条路线几乎贯穿大半个中国……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