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二十五章

“什么?”葛蓓儿不解地问。

陆飞向前看了一眼Peter ,确信他没有注意之后,咳了一声才开口道:“你的电话号码。”

葛蓓儿愣了一下,随后轻轻报出一组数字。陆飞掏出手机,认真地输进里面的电话号码簿,而后满意地朝葛蓓儿眨眨眼睛,坐直身子,继续看窗外远去的云朵。

“喂——”不一会儿,陆飞又把头歪了过来。

“什么?”葛蓓儿心里一阵好笑,看他这回还提些什么小要求。

“我有种预感,这次飞行将会是一场浪漫之旅。”陆飞鼓起勇气,凑到葛蓓儿的耳边,悄悄说出这句话,眼睛却还向前看着Peter ,不敢与她对视。

葛蓓儿的嘴角慢慢、慢慢向上翘动,她没有看他,但心里却涌过一丝说不出的感觉,原来这根木桩也有开窍的时候啊。她突然没由头地想起在杂志上看过的一个统计,上面说男人一生中坠入爱河的平均次数是6 次,并且有44% 的男人曾经一见钟情。那么,身边这个男人又是怎样呢?

“嘟——嘟——嘟嘟——”跟踪系统发出间歇不断的电子哨声。连生上师迅速抬起上眼皮,条件反射式地挺直了陷在藤椅里的上半身。他一直在闭目养神,预先设置的警报提示音惊醒了他。

怎么回事儿?他满腹狐疑。警报提示怎么会响?是跟踪系统出了毛病,还是目标逃出了预定范围?

上师身体前倾,凑近屏幕。代表目标的小红点正在移动,并且移动速度很快,系统只有自动调整尺寸,缩小图例比率才能完全显示目标的位移。红点周围的绿色方框内,一组数字不停闪动变化,数字代表的垂直高度和移动速度都让上师大吃一惊。

目标现在距离地面3000米,每分钟位移80000 米,方向——西南。

上师眉头紧锁,目不转睛盯着屏幕上的那个红点。

这怎么可能?目标竟然在天上飞!他坐了飞机吗?可飞行高度怎么如此之低?而且竟然会是在湿婆瑜伽馆附近起飞……

他这是在继续寻找佛牙吗?难道他掌握了不为我知的线索?抑或这只是个偶然的巧合……

上师恼火不已,一桩接一桩事件,就像是没经过训练的野马总是跑出预定的轨道。他用力按下控制台上一个紫色的按钮,屏幕瞬时切换,Loading 字样闪烁了大约两秒钟,跟踪仪终端传感器返回的资料便在屏幕上形成了目标的影像。陆飞的立体造影出现在显示屏上。

正面,侧面,背面,慢速转动,一行绿色的数字在转动中生成。陆飞的图像转了一圈又回到正面,而后静止、放大,目标的面孔渐渐充满了整个屏幕,直至最终定格。

连生上师面色阴沉,十指交叉支成帐篷状抵在下巴颏上。他绷紧了脸上的肌肉,盯着屏幕上那张年轻、放松,甚至还在傻笑的脸庞,就像一只蹲在角落里的绿眼睛饿狼,虎视眈眈盯着不远处一只正在无忧无虑玩耍着的小羔羊。过了半晌,上师才放松了颧骨上方的肌肉,伸手按了绿色的退出键,数据自动保存,前方那只“小羔羊”悄无声息地消失了。

目标是个关键人物,上师的第六感在说话。

不管他是谁,与佛牙有什么关系,都必须把他抓到手。宁可错杀一千,不可漏网一个。上师心里一边想着,手上一边启动了另外一套程序,那是一套类似于MSN 的即时通讯对话系统。

等待三秒钟后,一排头像出现在屏幕上,头像下方是个人编号和基本资料。又一排头像滚动出来,上师挨个审视着,这些都是皈依于他的密宗弟子,他们分布在天南海北各个角落,从事不同的职业行当,他们是他盯梢的鹰、叼肉的狼,也是他的忠实的狗。他们的个人电脑和通讯装置都与该系统捆绑,通过各种渠道与上师保持密切且畅通的联系。这套系统极为保密,通常只有上师单方面发布讯息指令,头像之间互不知晓,也无法对话。

屏幕上的头像一些显示彩色,大部分则处于黑白状态,说明只有五分之一的头像目前正在线上,当他们开启电脑时,该程序就会自动启动。

上师打开一个对话框,略微沉吟,在Print 后面输入一串指令,然后又调出陆飞的资料,一并存入系统,点击Enter ,指令和附件立即群发给了各个头像。无论他们是否在线,通过各种绑定设置,上师的指令都会在最短的时间内及时送达。几分钟后,头像依次闪动,对话框也不断地弹出,那是讯息已接收后的回复。

渔网撒开了。

连生上师的嘴角向上翘了翘,闪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他将身体慢慢舒展后仰,重新陷进了宽大的背椅中。上师闭上眼睛继续养神,他突然想到汉人对此好像有种说法,那叫什么来着,是以静制动?守株待兔?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