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一章

“既然是盛舍利的铁函,那佛牙就是在里面吗?”Peter 摘下墨镜问道。

“没那么简单!”陆飞和葛蓓儿异口同声地说。他俩已经习惯了这种欲现还休式的捉迷藏,至于找到佛牙,恐怕这才刚上路呢。

纪念馆的姑娘眼睁睁看着这三位不速之客奇迹般地从石墩下面挖出了个铁盒子,她认定那是个文物,因为二十年里,这里也曾经出土过不少有关王维的古物。这些都属于辋川,可不能让他们轻易带走!姑娘想到这里,上前一步,凑到三人跟前,瞪大了眼睛,摆出山村姑娘那种天不怕地不怕的劲头儿,大声说:“喂,把它给我!”

全神贯注研究铁函的三个人都被吓了一跳。

“你们不能拿走,把它给我!”姑娘一手叉腰,另一只手伸了过来,“它属于辋川!这里出土的东西,都要留在王维纪念馆!”

“可它并不是王维的遗物……”陆飞转过身来向姑娘解释。还没等说完,他手中的舍利铁函便被葛蓓儿一把抢了过去。

“别多说,快走!”葛蓓儿附在他的耳边低语。

陆飞扭回头,看见她的眼神分明是在说,好不容易找到的线索,怎么可能留在这里呢。她抱着舍利铁函和Peter 已经在朝凤凰号的方向跑去,陆飞欲言又止,耸耸肩,回头看了看,也只好随他们而去。

纪念馆的姑娘气恼地跺着脚,沿着辋水河岸边喊边追。

郭鼎年乘坐直达电梯升到大厦顶层的办公室,他将房间里的百叶窗全部拉合之后,才打开了办公桌上的个人电脑。顶层高管的办公室都和这个房间一样宽敞气派,并且私密性良好。这里每周都要进行全方位的反窃听检查,以确保不会出现监听设备,普通员工未经允许也不能随便上到这一层。这是无奈之举,商业间谍无处不在,竞争对手狡猾异常,这些把戏郭鼎年都曾用过,他害怕对手以牙还牙,反过来用这些招数再来对付自己。

系统下载了上师传来的数据。郭鼎年点上一支高希霸雪茄,审视着依次出现在电脑屏幕上几帧不同角度的人像。一个年轻人,郭鼎年吐了一口烟圈心想,不知道第一卫视的资料库里能不能查到这个人,如果碰巧能的话,可就帮了上师的一个大忙。郭鼎年一边有节奏地轻轻敲打着桌面一边琢磨,让计算机去干这个像大海捞针一样的活吧。

他放下雪茄,拿起听筒,按了1 号键。电话空响了几声,无人应答。郭鼎年这才想起来,他的秘书——那个30多岁的老姑娘——前天请假到澳门度蜜月去了,她好不容易才把自己嫁了出去。郭鼎年按了闪断键,却一下子再也想不出差谁去办这件事了。电话还在空响,他干脆将听筒放下挂掉。

还真少不了那个结婚狂似的老姑娘,郭鼎年心里想着,从椅子上站起来,拾起雪茄放进嘴里,踱出了办公室。心诚则灵,今天他决心要亲自替上师查到这个年轻人。

第一卫视的采编室设在五层,如果是第一次走进这个宽大的能开交谊舞派对的大厅,肯定会有种眼花缭乱的感觉。这里仅操作台就有300 平方米之大,大大小小的屏幕和各种用途的设备遍布每一个角落。一天24小时之内的任何时刻,这里都穿梭着忙碌的身影,记者、编导、制片,还有主持人混杂在一起,鼎沸嘈杂。咖啡、汉堡、快餐盒随处散落,它们和录像带一样,是这里消耗最快最多的物品。这里是个巨大的加工厂,每天的电视画面便是从这个加工厂里源源不断地制造出来,通过卫星信号传输到千家万户。

第一卫视的资料库也设在采编大厅内,那里不但拥有最先进的通讯系统,而且还拥有第一卫视自主开发的一款功能强大的数字资料查询终端——First Find(FF),这里的人都管它叫“狒狒”。“狒狒”终端所连接的数据库不但海量齐全、翔实可靠,而且与BBC 、CNN 实现了高速互联,是第一卫视资讯报道的一大利器。

作为公司高管,郭鼎年平时并不亲自插手具体节目的制作,也很少光临五层这个巨大的加工厂,好多雇员只是在公司年报上见过这位董事的照片。因此,当郭鼎年今天出现在采编室的时候,只有少数几个老员工认出了这位高管,略有些惊讶地向他打着招呼。

郭鼎年手中夹着雪茄烟,一路微微颔首,眼睛瞥向嵌入墙壁的一排排屏幕。财经、访谈、新闻、综艺,不同类型的节目画面,有的已经剪辑好了,有的正在采编。第一卫视近几年规模扩张得很快,后辈新人不但优秀而且敬业,节目制作的水准也日渐精良,郭鼎年看着录像画面满意地想。这个世界需要含氧的新鲜血液,不像自己,已经是循环剩下的静脉血了,夹带着代谢后的废弃物。

他一路巡视,从门口走到资料室。这里全部是开放式办公,与采编大厅只隔着半人高的隔板。资料室里很空,前面几台彭博终端机都黑着屏,处于待机状态。郭鼎年心想,但愿里面的那台“狒狒”也没人在使用。

穿过隔板,他发现自己错了。“狒狒”终端面前坐着一个女人,越过她的背影,可以看到“狒狒”的绿色指示灯一明一暗地闪烁着,表示它正在高速运行之中。郭鼎年站在几米远处吸了一口雪茄心想,不急,反正“狒狒”的速度快得很,普通的搜索查询任务只不过是几分钟的事儿,还是等她干完活走人,这里清净了,自己再来安心执行上师的任务吧。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