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五章

他明白佛牙对上师意味着什么。多年以来,在佛教的显密之争中,密宗总是难以占据主流。密宗派宣称自己的创始人莲华生大士是释迦牟尼转世,而显宗派却对此不以为然,他们认为只有显宗才是释迦牟尼小乘佛教的嫡祖真传。

密宗派若要反驳,显宗派总会振振有词——口说无凭,拿出证据来呀!他们所谓的证据指的便是释迦佛的信物。确实,几乎所有释迦牟尼的印信遗物都掌握在显宗派手中,血舍利、灵光寺的佛牙、法门寺的佛指……

连生上师想要的就是这样一个符号。现在上师距离那个符号只有一步之遥了,只要拥有了佛牙,便足以召示佛界,震慑显宗。郭鼎年想到这里,不由得又是一阵兴奋,他感到一股快感正在脉搏中跳动。这次自己要为上师立上一大功!

电脑屏幕左上方一个圆形的小标志闪了几下,音箱里同时发出“滴——滴——”的提示声。上师要和我通话了。郭鼎年掐灭雪茄,紧了紧领带,点开视频通话器。早些时候,他已将录影拷贝转成了数字格式传送到连生上师那一端,现在终于又盼来了指令。心诚则灵,我是多么的幸运啊,在上师众多的密宗弟子中,只有自己作出了如此重大且及时的贡献,这次一定让上师另眼相待了。郭鼎年有点沾沾自喜,他跃跃欲试,决心要为上师效忠到底。

屏幕上出现了连生上师的头像,他穿着录影带里的那身袈裟,表情阴沉而又严峻:“我看过了录像带。”沙哑的低语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

活佛的心思从来不让人轻易猜到,郭鼎年已经习惯了。他咽了口唾沫,点点头,静候下面的指示。

“那个年轻人和你的人在一起,对吗?”

“是的,他们乘坐了我们公司的直升机,我在总部可以查看到它的飞行状况,随时向您汇报……”

“不用了。”上师一抬手,打住了他的话,“这些我都知道。”

郭鼎年闭上嘴,他不明白上师是怎么知道的。

“你的人一共有几个?”

“两个,一个女记者,她拍下了录像。还有一个我手下的一员干将,是他把拷贝传回了公司。我接到指示就回到公司,正巧看到录像带,就截了下来……”郭鼎年抓住机会极力想表现自己,却再一次被上师的手势打断了。

“这两个人,他们听你的话吗?”

郭鼎年迟疑了一下,虽然自己是上司,但却不敢保证能完全控制Peter 和97,在这方面,他比连生上师可差远了。

片刻的迟疑被上师看在眼里,他向前倾着身子,一直看到对方的眼睛深处,“不听话的孩子就会耍花招。耍花招,你懂吗?”他低吼着。

郭鼎年下意识地向后仰了一下,他感觉到上师的瞳孔深不可测。

“盯紧他们,不要让他们耍花招!”上师用阴沉而又带命令式的口气说。

“是。”郭鼎年连忙点头。

“恐怕你现在已经打草惊蛇了。”上师的身子又向前倾了倾。

郭鼎年吸了口气,有些不知所措,他突然很想吸一口雪茄。

“我们已经掌握了他们的行踪,现在重要的是,要让这些小羊羔安心地干下去,不能有丝毫怀疑……”

“我懂了。放长线,钓大鱼,坐收渔利。”郭鼎年舔舔嘴唇说,他明白了上师的意思。

“嗯。”上师点点头,身子终于向后仰完全靠在了椅背上,“记住,他们现在还有利用价值。要安抚他们,想办法让他们按原计划走下去。一旦小羊羔回到北京,我们就收网……”

郭鼎年心领神会,点头称是。

“随时向我汇报。”上师最后留下一句话,仿佛风云卷过,屏幕上的图像瞬间消失了。

郭鼎年对着空白的屏幕愣了半晌,忽然意识到上师已经离开,他连忙燃上一根雪茄,直至吐出了第一口烟圈,这才感觉到刚才紧绷着的筋骨一阵惬意和放松。

安抚他们,不能打草惊蛇,刚才的对话还在耳边萦绕。上师说得对,郭鼎年眼前闪过了Peter 那双多疑的眼睛。不能让他们起疑心,郭鼎年重重地点了一下头,从座位上站起了身。

Search


Sh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