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书签

第三十七章

陆飞想了一下,在搜索栏里去掉后边三个字,分开查询“佛眼”和“仙人冢”。这回稍微幸运了些,查到了对“佛眼”的解释:佛学词典说,佛眼是智能与慈悲的代表,能看透人间一切非理非法之事。陆飞连续往下翻了三页,脸色更加凝重了,没有更有用的内容。

“让我来试试!”葛蓓儿将电脑转向自己,她在“佛眼”二字后面又敲入三个字:“维摩诘”。

陆飞拍了一下脑袋,对呀,我怎么就没想到呢。“佛眼仙人冢”,我们要找的本来就是与维摩诘有关的人啊,维摩诘的一位Fans。仙人冢,则是他的坟墓。

结果出来,陆飞瞥见搜索到的第一条信息,便闪电般明白“佛眼仙人冢”指的是谁了——

佛教常用青莲来比喻佛眼,这一说法最初见于《维摩诘经》:“佛祖目净广修如青莲。”青莲是印度出产的一种青色莲花。

佛眼——青莲——仙人——仙人冢。没错,肯定是他了!这么著名的人物,怎么到现在才记起来呢?

葛蓓儿看见陆飞黑亮亮的眸子里闪着兴奋的光,急忙问道:“你想到什么了吗?”

“我想我知道答案了。”他一字一顿地说,“‘佛眼仙人冢’,这个人是李白。”

“李白?”葛蓓儿不无惊异地叫嚷。

“是这样。你看,佛教用青莲比喻佛眼,佛眼即是青莲,而李白的字号正是青莲居士。至于后面的仙人冢,就更能说得通了。李白被后人尊称为诗仙,他的坟墓不就是仙人冢了吗?”

“李白——”葛蓓儿暗忖着,自言自语道:“那么他……”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陆飞接过她的话,“你要问的肯定是李白与维摩诘的关系了。青莲居士曾经写过一首很有意思的诗,他路过湖州地界的时候,碰巧遇见了湖州司马,司马问所来何人?李白随口吟了一首诗回答他:

青莲居士谪仙人,

酒肆藏名三十春。

湖州司马何须问,

金粟如来是后身。

金粟如来就是维摩诘。事实上,不单单在这首诗里,在其他很多时候李白都把自己比作维摩诘再世,是他的超级大Fans,这是因为……“

“因为维摩诘辩才无阂,游戏神通。”这次轮到葛蓓儿抢过他的话头了。

“你也学会了。”陆飞笑着说,“不过,诗仙李白是众所周知的放浪形骸、半人半仙,和维摩诘倒也真是像到骨子里了。”

“那么,仙人冢又是在哪里呢?”葛蓓儿问。

“安徽,采石矶。白居易有诗曰:采石江边李白坟,绕田无限草连云。”陆飞答道。朦胧间,他的眼前好像出现了那个雄踞长江南北之险、扼守东西咽喉之川的津梁渡口,那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但采石矶之所以名震四方,千百年来声誉不衰,更是因为它与李白的名字紧紧联系在一起。就像辋川之于王维一样,李白有多达几十首诗词咏颂采石矶,并最终下葬在那里。虽然关于青莲居士的死因是个千古之谜,但李白墓公认是在采石矶,那里至少是个衣冠冢。

“采石矶。”葛蓓儿重复了一遍,“看来我们得调整路线了,瓦棺寺—采石矶—北京。”她低头看了看表,19点43分。“不知道8 小时内我们能否顺利完成这些任务。”她自言自语。

“什么?”陆飞惊得差点儿从座椅里跳起来,是安全带束住了他,“8 小时内?也就是说,我们今晚无眠,要马不停蹄连夜绕中国飞上大半圈了?”

“当然,凤凰号明天上午还有其他任务,所以……”

“你知道我们要去的是些什么地方吗?”陆飞提醒她,“采石矶地势险峻,况且我们还不知道那里都藏着些什么鬼东西!”

“凤凰号曾经到过神农架、罗布泊、泸沽湖,甚至雅鲁藏布大峡谷,所以,我认为它没有问题。”葛蓓儿自信地说。

“有问题的是我们,如果是半夜……”陆飞的声音低了下去,咕哝着说,“我可不喜欢半夜里工作。”他发觉葛蓓儿在盯着自己,也许颠倒晨昏的生活对她来说是家常便饭,可陆飞却曾经有过一段可怕的失眠经历,医生告诫他要注意睡眠规律,他可不想再当回半夜数羊、窘迫无助的不眠人。

“哦,拜托,就一个晚上。你一个大男人还怕熬夜?”葛蓓儿取笑他。

陆飞的视线落在葛蓓儿那张俏脸上,停了半晌,最后才无可奈何地点点头。漂亮的女记者,和她一起度过一个不眠之夜倒还划算,况且想想羊皮纸上令人头痛的密码,估计就算有时间睡觉,恐怕进入梦乡也不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儿了。

“好吧,看来你们第一卫视的人都是工作狂。”他叹了口气。

“不是工作狂,是超级工作狂!”葛蓓儿大笑着说。

Peter 并非没有听见后座两个人的说笑,他只是不想参与,不想理会,这本是他的性格,也是当前的情势。如果知道了郭鼎年插手进来,这两个人就不会笑得这么轻松了,Peter 心想,现在不仅仅是寻宝和解密这么简单,它正在升级为一场战争,一场不小心就会踩到地雷的战争。

嗡——嗡——机舱里响起熟悉的声音,是蜂鸣呼叫器又一次在大叫。Peter皱着眉拉起了听筒,还是Jessica 的声音。

“Peter ,有件事必须告诉你。”

Search


Share